成功秘訣

一日看到某商業雜誌刊登了一篇著名 CEO 的成功秘訣。

對,和你曾看過那幾百篇大同小異。他(也沒有去留意名字)說,要令你的公司成功,你必須清楚以下三件事。

一,公司的目的是什麼?

這裡說的是目的,不是目標。你為什麼要創立這公司呢?是名,是利,怎樣的名,多少的利。要幫助人?還是推動某些事?

那個 CEO 說要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問問自己,有什麼東西能令你放棄多年的金錢和睡眠時間,去解決眼前面對著的問題,以維持公司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很多時,這個最重要的問題,常常正是最被忽略的,所以很多人抱怨這抱怨那,因為背後沒有了信念的支持,便只會看到辛苦,看不見辛苦的原因。

二,長期目標是什麼?

這個問題也是非常重要,你成立這公司長遠想要得到的回報是什麼?要壯大到什麼程度?生意額希望達到那個水平?只有當你認清了前路,才知道下一步怎樣走。

三,短期目標是什麼?

知道了方向,便需要訂下每一步了。况且,實際情況會改變,你至少得讓公司繼續生存,才有機會走下去。短期目標可以改變,甚至可以放棄,每一步都是一個摸索,一次賭博。一連串的調整,改良,致達到長期目標。

這幾件事,與其説是創立公司的法門,不如説是放諸萬物皆準的道理。

創立我們的人生,不也是一樣嗎?

 

Advertisements

雙重否定

我們説話寫字,偶爾也會用上 double negative (且稱為雙重否定) 的句式,例如「她不是不同意」。又或者是間接否定而不是直接肯定的說法,如「我並不反對」,而不説「我同意」。

這種說法英語中比較常見,中文也不算很罕見。

有些人對此種表達方式大大的不以為然,他們覺得有話便直説,反正負負得正,同意便説同意,何必脱了褲子才放屁,多此一舉硬是要説「不是不同意」?

幾天前讀到作家古德明節錄了 George Orwell 的一篇文章 “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文中如此批評雙重否定:「文意虛偽,文詞即隱晦。所言與所想相違,下筆幾乎就會本能的使用冗長詞語和陳腐成語。」認為雙重否定正是言不由衷文辭的一個特色。

George Orwell 還特別作了這樣的一句: “A not unblack dog was chasing a not unsmall rabbit across a not ungreen field”來諷刺這種語法。

在政治上,Orwell 認為:「英國有些教授,生活舒舒服服,要為俄國獨裁者辯護,不能明明白白說『我認為,求效求益,不妨誅殺反對者』,於是,他們或會說:『我們完全承認,蘇聯政權某些地方令人道主義者失望,但是,有一點我們大概不能不同意,就是…論俄國今天的具體成就,足以證明俄國人民沒有白捱苦。』」

這種官話,不論是來自香港、還是內地,我們都能常常聽到,其頻密甚至到了令人抓狂的程度。

但這種官話的存在,不能便全賴到雙重否定語式的頭上。

就算世上只有「甲」和「乙」,「這是甲」和「這不是乙」的意思,未必便一定是一樣的(或曰『可能是不同的』)。

「告訴我你同意」和「不要告訴我你不同意」兩句話,好像一樣,但又不同。

再看比較明顯的例子,「她漂亮」和「她不醜」的意思並不同。不是醜可以是普通,當然也可以是漂亮,但說她漂亮,就只能是漂亮,不能是别的。

「她不胖」,「他不矮」等,也是一樣。

短話長說,迂迴曲折,務求隱晦等惡評,未必公平。

認識自己

網上流傳著一段叫「認識自己 11 問」的文字。

1:我喜愛做什麼?
2:我擅長做什麼?
3:我本性是什麼?
4:什麼對我最重要?
5:我為何而生?
6:我獨特的才能和天賦是什麼?
7:若不為金錢而生我會做什麼?
8:我生命的特殊目的是什麼?
9:什麼是只能由我來完成的事?
10:什麼是我終生要去完成的?
11:我希望自己的人生最終被怎樣概括?

我沒有打算逐條問題去回答,但當中一些問題確是值得深思。

喜愛做什麼,本來應該是一條很簡單的問題,但其實以我和朋友交談所得,卻發現原來很多人,尤其是年青一輩的,都不知道自己想怎樣。

他們只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卻不知道喜歡什麼。

頂多是,「我想不用工作,能整天玩樂。」

或者我們應降低要求。至少他知道不要什麼。

我們童年時代那些世界和平,再沒種族分岐之類的宏願,今天只會在選美時才聽見。

至於本性呀,為何而生呀這些問題,實不必浪費時間了。誰還理會?

再後面的幾條更只有讀哲學的書呆子才會看,凡人等只想午餐晚飯,不思人生目標。

希望自己的人生最終被怎樣概括?自己的人生,最理想便是被金錢權位女人來概括。

這,便是這個時代。

合理不合理

上班一族,相信都遇到過一些上級或老闆,對下屬或員工的要求很不合理。至少,下屬是這樣想。

不合理的原因,不外乎質量與速度兩個。

速度比較客觀,一小時,一天,一星期。

可惜,雖客觀,卻也可以不合理。

「不趕緊的,盡快好了。」這句語,大家應該不陌生吧。

至於質嘛,各人有異,反正上司脾胃由你去捉摸。

但無論如何,你會發現,你總滿足不了你的上司。

「他的要求真不合理!」

但轉個角度,他身為上司,通常工作能力較強,他的合理,便成為了你的不合理。

對他而言,他總不明白,這麼簡單的工作,為什麼也不能快速地做得好好看看。

他在想,我已經沒有要求做得很出色,難道這還太困難嗎?

結果,上司令下屬抓狂,下級同樣令上司不爽。

這問題如何解決?

天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