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店

廣州的一本雜誌《新周刊》,最近刊出一封面專題叫作「可怕的大學」。它列出了三十個令中國大學可怕的原因,包括:

校長官員化、行政官僚化、評估泡沫化、建築浮誇化、人際厚黑化、排名黑幕化、資源集權化、招生產業化、擴張盲目化、文憑貶值化、財政腐敗化、監督無力化、授課形式化、學術邊緣化、科研虛偽化、精神犬儒化、姿態保守化、文化表面化、教旨雷同化、大綱統一化、設科短視化、教授娛樂化、學者江湖化、教師妖魔化、學生墮落化、學社商業化、作弊正常化、情愛遊戲化、暴力頻繁化、心理危機化。

文章稱,以上之三十化,皆是當今中國大學的普遍毛病,甚至著名大學也未能幸免。

不要說只是中國,其實世界各地的大學,又有那裡能獨善其身?

其實仔細看看這三十化,不難想到所有問題的源頭,正是教育商業化。

大學「賣」的是教育,產品是知識,看不見,摸不到。名氣,便成為了首要條件。

漸漸,大學排名變得愈來愈重要。

要排名便一定要有準則,這些準則,慢慢地反過來影響評審大學教員表現的機準。

於是大學錄取愈多非本地學生愈好,以顯其國際化;教授們的好壞則決定於他們發表了多少論文,在那裡發表,被引用過多少遍。

評分愈好排名便愈高,這所大學便愈好。

這所大學真的好嗎,誰理會?

反正要進大企業便要從排名高的大學畢業,哈佛牛津的學位,跟庸記、北京樓、鼎泰豐,沒有兩樣。我們未必要吃燒鵝、填鴨、小籠包,就是他們做的牛雜、車仔麵、漢堡包都理應高人一等。

說到底,讀一個學位的投資著實不少,那能不考慮經濟效益。大學要吸引客戶,自然要投其所好。

教育學店化,能有回頭路嗎?

Advertisements

世界盃的考驗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於上周開幕,加上球賽時間適合香港觀看,所以不論平時是否已習慣看球賽的,也總會看上一兩場。就是女性,也可能會應節一下,去看看有靚仔球星的賽事。

但始終,足球仍是男人的運動,與奧運會不同,喜歡看足球的女性只是極少數。

對於標準球迷來說,一天三場全看並非難事。而只看頭兩場的,即使不是球迷也應該沒有難度。

一場也不看的話,又那有話題。

料不到,這原來是對夫妻情侶的一個大考驗。

深圳有一個球迷,自世界盃開始除了每天的三場賽事,連之間的評論都不放過,這段時間幾乎足不出戶。太太看在眼裡不爽,結果忍耐了四天後留書出走,字條上寫著:「你跟球過吧,我走了,請你不要再找我,找到了也是我的屍身。」後來大伙兒發現妻子在河邊痛哭,經過各方多番努力,妻子最終破涕為笑,跟丈夫回家。只是不知談判條件包括些什麼。

看來如果想做一個稱職細心的丈夫,可能要放棄頭兩場賽事來陪伴妻子了。只看深夜那一場,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杭州的一個球迷,正是如此打算。他說:「我做得蠻好的,只等老婆睡覺後才看世界盃的。」「為免老婆生氣,上周六晚阿根廷對尼日利亞一場賽事也沒有看,只陪著老婆看電視,待她睡覺後,才偷偷起起床,觀看周日凌晨英格蘭對美國的比賽。」

結果,天不從人願,第二天早上妻子叫他起床吃早餐,他太累沒有理會,妻子便開始罵他,愈罵愈兇,他忍不住起來還罵,還推了妻子一下,妻子大怒,拿起菜刀往自己手腕切下去……

有事發生,當然便有專家走出來說話,指兩夫妻為避免鬧矛盾,其實可以在世界盃期間約法三章,否則隨賽事越趨緊湊,衍生出來的問題將更趨嚴重。

事實上,這些可能只是一些極端例子,這兩對夫婦嘛,問題應該早已存在,世界盃什麼的,只是導火線矣。

兩個人在一起,不論多貼身的人,總需要些私人空間吧。難得世界盃殺到,喜歡的便陪丈夫看兩場巴西、英格蘭,其他時間便是自己的了。如果平時還要回家煮晚飯,這數星期更是放假的好日子。

要把看球視為忽略自己,把私人空間當作孤單獨處,是心態的問題。

當然,心態的形成也可以是丈夫平日表現才致。

結果還是把責任互推,誰都不願退一步想想,進一步行動。

第 2 回合我愛你

我們一生,經歷了許多事,作過許多決定,有一些引以為傲,但更多,回想起來,總覺得如果能讓我回去再做一次的話,必然可以做得更好。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所以,人生便總有許多遺憾。

〔第 2 回合我愛你〕是一部典型的台灣生活愛情小品劇,劇中男主角「小任」,正跟女主角「妙妙」在辦離婚。當初結婚時,他是有點被迫的,今天要離婚了,也就不怎樣悲傷,他只是奇怪,為何會弄到這個田地。

無意中他發現了一部時光機,可以讓他回到過去作出修補,他只需選定時間,按下 Ctrl-Z 鍵,便能回去那一天,去從新再過一遍。

小任覺得導致今次離婚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沒有能力繼續養妙妙的金毛犬,而要把它送人所致。他決定回到遇上金毛犬的一天,阻止太太遇上它。他成功了,但最後兩人還是因為別的事情鬧離婚。

小任不明白,再走到時光機前,努力回想過去的每個細節,想回去修正那該死的「轉捩點」。

他想到了,回去修正,結果還是離婚。他再選另一個時間,再回去,再成功修正,還是再鬧離婚。

雖然還是未能改變結果,但每一次的重活過去,都讓他能從另一角度看同一事情。他開始明白別人的處景,體諒他人的苦衷。

他亦終於明白,根本就沒有這個轉捩點。

這時,他回去的目的已不再只是為了援救婚姻,他回去,是為了保護妙妙,免她再受傷害,讓她過得快樂。他,學懂了如何去愛。

人生,本來就是經驗的累積。只是,從每次經驗學來的,從來都不能用在同一個人身上。我們,都只能活一次。

過去,顧名思義,已經過去。

5362449-2259621

提不起勁

間中,我們總會遇到做什麼事也提不起勁的時候。

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不如意事,也未必是工作過累所致,更不是作病。

總之就是提不起勁,只想做一天爛泥。

這兩年因工作關係時間少了,不能像以往想到寫些什麼就寫什麼,一星期下來平均也能寫兩三篇網誌。所以便給自己定個小目標,不論工作生活如何,每星期都要寫一篇。不然,幾個月下來這網誌便會自然死亡,無疾而終。

間中,會沒有特別題目想寫,更多時侯,是有題材卻沒有心機寫。

就像今天。

本來嘛,我又不是寫專欄的,也不是專業作家,寫來只為自娛,提不起勁便別寫吧。反正走他一兩個星期,也不見得有人發現。

但既已跟自己約定了,總得負責。

況且,我常常跟在進修要做功課的朋友說,只是起頭難,不要只望著材質發愁,結果只會永遠停留在計畫計畫再計畫的階段。只管下筆,寫了個開頭,字,自自然然會流出來。

拿起筆,還是提不起勁,還是不想寫原定的題目。

那寫些什麼好,六四剛過,我有很多話想說。

歐洲經濟與歐元危機,也想討論一下。

近日工作上遇到的,亦有很多感想啊。

姪兒小一派位也是一個好題材。

今天有個小女孩自殺了,才十四歲,應該是評論的焦點。

但寫了兩句,又打住了。

還是提不起勁,怎麼辦?

自律最難,只好不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