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道理

看到大陸的微博流傳著這樣的一番話:「一個男人拼命掙錢卻不注意健康,等於是在給另一個男人打工!一個女人拼命省錢卻不注意保養,是在給另一個女人騰地方。」

本來提醒大家注意健康,無可厚非。

但這種提醒,如果不加上一點後果,效力不顯。

但說你老來什麼的,想必也沒有多少人會理會。

所以,對中國人而言,最有效便是恫嚇他,而且是與其面子有關的。

你老婆會帶著你的錢找另一個男人。

你老公會把錢花在另一個女人身上。

所以你要健康,才能霸佔著所有。

為什麼要說得這麼功利?

因為如果你說:「只有你健康,才能照顧丈夫妻兒,給他們一個幸福的家」,現實主義的中國人聽到,十之八九都只會給你一個:「屁!」

這就是所謂的硬道理。

Advertisements

東莞核心價值

過了幾天的藍天日子,天色終於昏暗下來,烏雲蔽日。

上山不是好主意,便坐 30 分鐘火車到東莞走走。

以前東莞的火車站很奇怪。東莞站其實在常平,如果要去東莞,應該在下一個石龍站下車才對,之間相距 40 多公里。

今次再去,發現本來的東莞站已改名常平站,石龍站則被新建的東莞站取代了。

東莞這個城市,大家都知道依靠黃色事業為命脈;亦因為如此,地方政府每到大時大節都會做些功夫,打擊一下,而各老闆為了全年生計,自然也會盡力配合公安。

去年不知道為什麼中央突然透過中央電視台「揭發」東莞的色情事業,一下子東莞變了死城。

說這麼多,是因為我在東莞站前看到好幾個宣傳招牌,標榜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

Photo 18-4-15 17 33 23

很明顯,這是打擊後地方政府的小動作,以示洗心革面,只許男人耕真正的田。

提醒?做戲?

反正,什麼核心價值在大陸你半個都找不到。

我站在宣傳牌前看了一會,只感到荒謬絕倫。

突然記起曾經看過這樣的一段說話:「毀滅一個民族的十四件事:沒有人性的政治;沒有思想的崇拜;沒有人文的科學;沒有道德的商業;沒有良知的人格;沒有真實的歷史;沒有思考的教育;沒有信仰的靈魂;沒有獨立的精神;沒有憲政的法治,沒有民主的自由;沒有民選的任命;沒有勞動的富裕;沒有制約的權力。」

這個民族,早就已經毀了。

旅行方式

幾乎每一次旅行回來,當有朋友聽到我是獨自去的時候,總會萬分奇怪,然後再告戒我說:「這樣很沒趣的,找個伴一起去吧。」

很多時候,同一個人也會每次都說同樣的話。

我喜歡苦行僧般一個人到處亂逛亂闖,你情願花錢花時間飛去外地呆在酒店按摩吃飯看電影完全放鬆神經。

其實嘛,旅行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一樣,亦不必一樣。

大家可以不同意,卻不必嘗試改變別人。

我便從來沒有勸說過別人去試一下獨自旅遊。

也有朋友覺得我好像要找出許多景點,盡量收集似的。

其實我只是走得快一點,一般而言我只規劃方向或主題,實際地點許多時候只在途中時才上網看看,又甚至是在路上才看到的;大部分的,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景點。一直以來,我就是以這種半規劃半冒險式的方式去旅行。

當有朋友聽到這種冒險方式,又開始覺得這樣不會很浪費時間嗎?如果那個地方什麼都沒有怎麼辦?

對我來說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就是喜歡逛民居,鑽小巷而已。突然想起 Alice in Wonderland 裡 Alice 與 the Cat 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Would you tell me, please, which way I ought to go from here?”
“That depends a good deal on where you want to get to,” said the Cat.
“I don’t much care where -” said Alice.
“Then it doesn’t matter which way you go,” said the Cat.

我願意走,喜歡走,沒特定目的的走,只為離開,不為到達某一特定地點,也只是一種旅行方式而已。

一種我熱愛的方式。

東京

東京一直不是我旅遊目的地的首選,上次來時轉眼已經是 4 年前了。

但日本的櫻花卻是我一直想看卻又總碰不上時間的。難得今年東京的花期和復活節相疊,又遇上清明節合共 5 天的假期,二話不說便來東京了。

本來打算像去首爾般一天一近郊,但直到出發仍然未有時間找地點,所以今次基本上都是即興的。

照常是零晨 1 時的航班,早上 7 時左右到達位於新宿的酒店。

可惜這幾天東京都天陰下雨,遊興難免會大打折扣。

由於櫻花早幾天已開始開花,第一天便先在東京市內找,之後再北上追櫻。不過一路上看到櫻花處處,之前的擔心一掃而空。第一站是在往酒店路上看到的「新宿御苑」,第一次親眼看到這麼多櫻花盛開,賞花者帶著小孩在花樹下遊玩,感覺很難形容。

之後到「北之丸公園」,公園面積較大,櫻花則比較散落,又是另一種感受。

公園對面正是久聞大名的「靖國神社」。我不是日本首相,來看一下自然無妨。

之後走到人氣最盛的「上野恩賜公園」,果然有人滿之患,但氣氛亦最好。當然境外遊客也多得多,尤幸也沒有些太擾人的遊人。

看了一整天的櫻花也差不多了,在上野吃過烏冬,晚上重遊一下例牌的渋谷、原宿之類的,便回酒店休息。

這天也是我在日本的第一次乘坐的士,十分鐘不到的路程,價錢可以吃拉麵加飲料加地鐵車費了。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仙台,離開東京 300 多公里,有賴日本的高速鐵路,時間只需 2 小時,但車費好像單程也要 8,000 多日元,幸好花 22,000 日元買了 5 天的 JR East Pass 卷,單機場加上來回仙台的車費已經值回了,再加上包括山手線,部分市區的交通也解決了。

來仙台的一天,亦是全程 5 天唯一看到的藍天。

仙台的主要景點有瑞鳳殿、仙台城跡、大崎八幡宮等,各景點距離不近,幸好有一部市內觀光巴士,大約半小時一班,十分方便。

仙台的牛脷與毛豆米糕也很聞名,自然也不會錯過,好味是好味的,但和造得好的牛脷也沒有什麼分別。

至於仙台黑和牛找了兩家都滿座,誠可憾也。

晚上回到東京,打算到 Tokyo Tower 看看,怎料一路上都是遊客,本著包容之心,和諧之意,便讓給你們吧,我不去了。

咦,好像還沒吃晚餐,在新宿隨便找一家魚生店吃過,逛逛「歌舞伎町一番街」感受一下聲色犬馬後,便打道回府。

第三天實在太累,之前兩天加起來也睡不過四小時,今天便多睡一點,差不多八點才起床,也不去遠,到「成田山新勝寺」(即成田機場那個成田市)看廟,對,又是廟。

成田山前有許多食店,幾乎都是賣鰻魚的,應該是成田特產,但我不吃鰻魚,便不用試了。

回程時在途上的千葉市停留一下逛逛,傍晚時回東京。

昨晚到 Tokyo Tower 去,今天便到有新 Tokyo Tower 之稱的 Tokyo Sky Tree 看看,風格十分不同。在雨夜下有點詭異的感覺。

第四天到新瀉縣高田市的「高田城跡」,也距離 300 多公里。本來這裡特色是夜看櫻花,但時間上不容許,白天也只好張就一下。

看圖畫是一整個城池,但來到才發現其實只剩下一個「三重櫓」,其他部分早已摧毀,這樣的話是否值得花三小時專程來便難說了。

Photo 8-4-15 15 08 05

接著到回程途中的長野市,看「善光寺」,建於 644 年,是日本第三大的木結構建築物,佔地很大,善信亦多,值得一看。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只在上午到巣鴨「本妙寺」看本因坊秀策的墓,再回渋谷的「玄品」吃我上次沒能吃到的河豚刺身。這河豚名聲大,味道嘛,也沒有什麼驚喜的。

聽說這假期到日本的中國遊客破歷年紀録,幸好我去的都不是熱門景點,除了「上野恩賜公園」外,都沒有碰上中國遊客,又或者碰到的都是有質素的,尤可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