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型經濟

有新聞報導指一個求職網站調查發現,今年僱主招聘應屆大學畢業生的意欲較去年增加,其中意欲最強的行業是護理及製藥業,而建造業與傳播業則並列第二位。

這四個行業中又以建造業的起薪點最高,平均達 17,000 元。最低的呢?教育界!中位數僅 10,000 元。

建造業這個水平,其實比許多專業人仕的「入行價」還要高。

經濟轉向知識型,我多年前已經開始叫身邊對讀書沒興趣的朋友去學一門建築手藝。當大學生愈來愈多,願意做建築一類行業的自然會愈來愈少。供求關係下,薪金必然水漲船高。

這還不止,當市場供應少的時候,老闆怕你多於你怕他,態度必然友善親和。

可惜願意聽我說的一個都沒有。

智慧不足的還跳進去所謂的知識型經濟裡,自然混個半死。

當然,有足夠智慧看得通的不會去也不必去,至於不夠智慧看不透的,自也不會懂得走這條路。

結果,造成今天勞動市場沒人,白領市場沒錢。

Advertisements

閘門

去過深圳乘地鐵的,可能會發覺閘門的感應器常常失靈。

但當你走到另一個閘門時,卻會看到別人如常進閘。

那感應器原來運作正常。

有一次工作人員叫我先退後兩步再輕觸感應器,果然又能進閘了。

終於發現,如果你在輕觸時已走進閘門位置的話,感應器便會停止運作。

你必須先輕觸才走進閘門,門才會如常打開。

為什麼呢?

其實是為了防止一票多人衝進閘門這行為的。

為什麼別的地方不需要設有這防護機制,而深圳卻有些必要?

我也不必說出口吧。

穿越沙漠

看到網上流傳今年中國大陸高考的作文考題,各地的題目不同,好些還頗有趣。

其中上海卷的題目是:「你可以選擇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所以你是自由的;你必須穿越這片沙漠,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

我當然沒有按題作文的意思,但這題目卻又令我停下來,想了一下。

穿越沙漠,意喻人生。

你生下來,便開始旅程,沒有選擇(先不考慮自殺)。

但如何穿越,卻在你手裡,所以你是自由的。

當然,所謂的自由,受制於客觀環境。理論上你可以選擇如何穿越這沙漠,但客觀上你不可以選擇坐遊輪。

你自然希望可以用沙漠專用的交通工具,但你沒有足夠的金錢。

那單車吧?似乎也不成。

所以你只可以在有限的資源,環境容許下,選擇最佳的方式。

至於這是否你心目中的自由,答案不在我這裡。

釜山

本來依照原定計畫,今年整年都只往台灣旅遊。

兩星期前問台灣價錢,機票也要 3,500 元,隨口問一下釜山只是 3,900 元多,只差 400 多元似乎去韓國化算一點,更何況是零晨機,時間也賺了,二話不說便決定下來。

上次到釜山剛好是三年前的六月。記得當時熱得要命,今次平均溫度在 17-24 度之間,但釜山的太陽非常猛烈,人在太陽底下感覺像 30 多度,但當走到陰影處又會隨即感到涼涼的有點寒意。

當地時間早上七點左右到達位於「西面」的酒店,放下行李便向第一個目的地出發。

以前的交通卡還能用,先到地鐵站為它充值,乘車到「土城站」(Toseong),再轉巴士上山,參觀這位於山坡上的藝術村落:「甘川洞文化村」(Gamcheon Cultural Village)。

這個村落並非打造出來的人工建築群,而是仍然有人居住的住宅區,是活的。政府鼓勵藝術家到這裡盡情發揮,房屋外牆也塗好了,遠看像卡通片中的村落一樣。

本來打算在這裡吃早餐,但可能因為太早都未有營業,逛了兩個小時,便回到「南浦」(Nampo) 去找回以前吃過的那家「서울깍두기」牛肉湯,湯中有少許麵條和米飯,份量剛好。

上次到「龍頭山公園」(Yongdusan Park) 時並沒有上「釜山塔」(Busan Tower),這次便花 4,000 圜上去看一下吧。

「釜山塔」地勢可能沒有「首爾塔」高,但較靠近城市,看得比較真切。

下山逛「南浦洞」、「光復路」(Gwangbok Ro)、「國際市場」(Kukje Market)、「BIFF 廣場」一帶,再到「札嘎其海鮮市場」(Jagalchi Fish Market) 重溫生八爪魚午餐的滋味。

行程提早完成,才三點便到本來第三天才去的「釜山大學」,順道也逛逛周邊的商圈。

有點像台北的「師大夜市」,這裡也有許多賣時裝或流行玩意的。咖啡店自然也多得不得了,看到一家叫「Cafe de Pain」的名字夠吸引,進去一看價錢又比外面便宜,吃過味道亦不錯,如果不是因為有點遠在這區吃飯閒逛其實比老是逛「西面商圈」(Seomyeon)更好。

兩天沒睡,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中午才喝我的咖啡

今天行程走東邊 2 號線。

先逛「釜山博物館」和「UN紀念公園」,然後坐的士到「釜山市立美術館」,補充一下自己的文藝細胞,再坐的士到「海東龍宮寺」(Haedong Yonggungsa Temple) 參觀這建在海邊的古剎。

上次沒有來是怕遊人太多,但二次重臨也應該要把它包括上了。這裡的遊人多得像新年年宵似的,好不容易到達大雄寶殿,心也不能靜了。

許多人都會沿原路回到入口處,但一旁的石灘經過紅色小橋可以直達「國立水產科學院」(Fisheries Science Academy),可從那裡再乘車回「海雲台」(Haeundae) 或到其他地方。

我的下一站是「機張市場」(Gijiang Market),乘 181 號巴士大約 20 分鐘車程。

「機張市場」是蟹的市場,價錢比外面便宜,點了一隻小的 40,000 圜不到,加 2,000 用蟹殼的膏炒飯,非常美味。

本來打算吃飯後乘韓鐵到「海雲台」,怎料 miss 了車站,而下一站便是我住的酒店旁了,只好留待明天再過去吧。

晩上嘛,仍是「南浦洞」和「西面」解決。

第三天先到這家「Audrey Hepburn Cafe」吃早餐,便回到「海雲台」。今天下雨,兼有點冷,沙灘是沒有人游泳的了。上次來時碰巧是堆沙節,今天來到準備功夫已經在進行了。

既然來了,上次沒有進去「釜山水族館」,今次便付款吧。哼!完全是浪費時間與金錢!

海灣旁的「冬柏島」能沿海邊漫步,風景宜人,繞一圈又回到「海雲台」,慢慢走一小時可完成。

韓國或是釜山 6 月 4 日選舉,這幾天都看到許多助選的在街上鞠躬打招呼,頗有趣的。

釜山人的口音明顯和首爾不同,那種分別有點像大阪之於東京,都是比較懶洋洋點的。

這裡的店總能見到年輕人在打工,不像香港已經很少看見年輕人打工了。回想一下,大陸固然是,台灣、日本又何嘗不是?為什麼只有香港不是呢?

閒話少說,回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