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

過去幾個農歷新年時都在首爾渡過,突然想到新年時份冬季已過,總碰不上下雪,故打算把首爾之遊提前到聖誕節,希望可以提高機會。

結果,根本就未開始下雪,連地上積雪也還沒有!

希望,只好留待下一次。

首爾已經來過多次,也就沒有什麼規劃行程了,隨便走走逛逛停停吃吃就好。

再說,雖然沒有雪但氣溫也維持在 -10 到 3 度左右,在戶外實在有點冷。結果在街上走不了多久又想躲進室內去,幾天下來基本上都只是從一家店走到另一家店,逛得十分少。而一天 3 杯咖啡,跑不了。

之前發現了原來香港人也可以在韓國申請自動過關系統,這次便去把我的指模留下。回程時首次使用,沒有人不必排隊,不用 10 秒便過去了,十分快捷。

Photo 25-12-2015, 05 58 45

到韓國我都是乘坐 Asiana Airlines 的,因其商務票的價錢只比普通等貴一點,而且如果機型對的話,更可以選坐頭等機倉,今年便來回兩程都坐頭等了,非常伐算。

Photo 25-12-2015, 01 24 42

這次旅程看了兩個展覽。第一天的時候到 Seoul Museum of Art 看了一個紀念大導演 Stephen Kubrick 的展覽,展品包括他多部影片的道具和介紹,大師的粉絲應該會興奮非常。

Seoul 2015-12-25 07

第四天是星期一,我又忘記了藝術館都在星期一休息,只好去東大門的 DDP 碰碰運氣,結果有 Stephen Reuben 的 Sculpture in Motion 的展覽,十分不錯。

Seoul 2015-12-28 02

這個旅程唯一安排了的是到南、北韓邊境 DMZ 參觀。參加了旅遊團,進出軍區都要軍方帶領。整個軍區只有三數個地方容許拍照,下車時還要維持隊型,拍照只可以向前方,甚至不可蹲下,更𣎴可有大動作,活像北韓會隨時向我們開槍似的。

Seoul 2015-12-26 04Seoul 2015-12-26 07Seoul 2015-12-26 21Seoul 2015-12-26 23

有趣的是,這裡的軍人就像韓風藝人一樣的帥哥,大群女團友圍著他們問問題!

Seoul 2015-12-26 13

吃午餐的時候被安排到一桌獨行俠去。四個人也沒說話氣氛十分尷尬。最終忍不住破一下冰,眾人像鬆了一口氣終於等到了,結果話匣子打開一發不可收拾。一個是新加坡的舞台劇藝人,一個是上海的年輕股票分析員,一個是立陶苑在日本大學的交換生。

那個上海小伙子口氣大又有點咄咄逼人,大家都沒興趣跟他聊,還是我故意問他問題,可惜他的說話仍然保持作風。

去過惠化許多次,今次終於有機會去「梨花藝術村」遊逛一下。一如其他藝術村,村內有各類小店和咖啡店,壁畫等。地方不是很大但感覺不錯。

Seoul 2015-12-27 03Seoul 2015-12-27 04Seoul 2015-12-27 05Seoul 2015-12-27 06

回程難得航班沒有延誤,算幸運了。

Advertisements

荳芽夢

近日看了幾部電影,題材不約而同都是校園回憶愛情故事。

先看了「我的少女時代」,接著是「匆匆那年」,最後是「五月一日」。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對感情這回事比較理性,好些朋友甚至覺得我有點冷血。

他們可能認為我不相信世上有愛情這回事。

其實我並沒有一刀切的認為世上沒有愛。

只是在成人的世界裡,找到電影、小說中展現的那種愛情,機會,接近零。

反而,在少年時代的日子,機會可大得多了。

不必考慮,沒有負擔,敢於承諾,除非你信口開河,不然真的只有少年時候才成。

成年人如果也這樣做,多半沒有實行的打算,那些男人,只是想盡快騙你上床。

 

讀書

不久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在一公開場合告訴世人,知識很重要:所以大學畢業後,他堅持每月讀 30 本書。

沒錯,是 30 本。

平均一天一本。

之後人們對該言論的反應也不難想像,結果吳局長澄清,三十本書包括期刊雜誌。

可惜的是,就算包括通俗雜誌,這數字也有點高。

除非只是拿到手裡翻一翻書頁。

當然這還算不算「讀」了也有商榷。

黃山谷說:「人不讀書,則塵俗生其間,照鏡則面目可憎,對人則語音無味。」

閱讀我也認為是必須的,我也同意沒有必要只看嚴肅學術的,而應該也對時下流行的東西有點認識才是。

自己從小就有閱讀習慣,每月可能讀那麼的幾本。工作後呢,閱讀時間確實少得多了,但袋中仍然必有一書,數十年不改。現在手機上更可以存上大量小說什麼的,想看什麼也成。

至於網上的資訊便十世也看不完。

但一個月就是計算上雜誌頂多也不會超過三、五本讀物吧。

三十本,囫圇呑棗,意義在哪呢?

這不是讀書,是「睇」書。

拐帶

拐帶小童,到了今時今日,在大陸仍然是常見的新聞。

在香港,拐帶小童已經許久沒有聽過了。

回想一下,少時侯大人仍然會以「拐子佬」來嚇小孩子,可見拐帶小孩在數十年前的香港是有發生的。

今天沒有了,想必與市場需求有關。

現代城市人對生孩子不像以前般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必然。

根本不想要小孩子的也比比皆是,誰又會去偷人家的孩子回家養。

大陸則不同。傳宗接代這觀念仍然根深締固,許多人仍然相信沒有孩子便不成家。

所以有錢的買,無錢的偷。

拐帶孩子這回事,可能要多等數十年才能在大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