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距離產生神秘感,神秘感則放大了恭敬、包容,縮小了要求、挑剔。

像男女關係,初遇時雙方都看不清對方的缺點,也更容易原諒別人在自已眼裡所謂的過失。

在職場中,亦大同少異。

上司與下屬之間,或多或少也會有點距離。可是距離太遠時,合作關係便會純單向而很難做到融洽;太過「兄弟班」的話,不免容易忘記了基本的尊重,也忘記了自己的位置。

適當的距離,有助簡化管理。他們心裡不爽,便由得他們背後說話吧。

自己一直偏向融洽的伙伴關係,可惜這方式有一先決條件,便是各人需心中明白自己的位置。說說笑固然無傷大雅,工作時卻不要忘記了主從關係。

可惜在大部份人心裡,要友善便友善到底吧,不自覺地比對惡上司的要求高出很多。惡上司那天沒罵人已心滿意足,但對著友善的,不要說罵人,便是多說兩句,也心中感到不爽,即時反彈。

其實撒嬌發脾氣什麼的,不是應該帶回家去跟父母男友撒嗎?

當放任而僅靠自律的合作模式行不通時,便只會被迫退回那老模式去,徒失和諧。

Advertisements

誰是禽獸?

本來父母對子女的愛無私奉獻,如果被迫要兩者擇其一,大多數父母都會選擇放棄自己和伴侶的利益,而去成全子女。

但我們總還是不時會聽到有一些母親,為了取悅丈夫而犧牲子女。

近日便有一宗繼父被控強姦繼女兒的案件。只有 17 歲的女兒在庭上供出親母力勸她與繼父發生性行為,又打算在酒店租房以便行事。

她出賣親女兒的原因,是希望藉此能令丈夫能更顧家。

她軟硬兼施要帶她回內地修復處女膜,因為她的丈夫希望能與處女做愛。

繼父等不了安排,就在家中把女兒強姦了。女兒事後告訴母親,換來的只是一句:「你痛不痛?」

第二天,她叫女兒去購買手機以拍攝性感照,甚至叮囑必須要高解像照相手機,因為丈夫喜歡。

當然,案中父母否認指控,我也不是要在這裡查明真相。

只是假設,如果事實當真如女兒所說的話,我們眼前是否一個人間悲劇?

三個人裡,女兒失去親父,而這個母親不用說也不會對她有多好了。在母親心裡,她只是被利用來挽留丈夫的籌碼,是她逝去青春的延續。

而這個母親,已失婚一次,帶著女兒找到另一個男人,心想或許可以安頓下來。但不久,這男人露出真面目,她難道不知這男人不是好東西嗎?心裡可清楚明白得很。她仍然一頭栽進去,自有她理由,但出賣女兒,實在不可接受。

反而這男人,這個繼女跟他並無血源關係,換一個角度看,他並非人神共忿的禽獸,他只是一個賤人。一箭雙鵰吃免費餐,只是賤人之常情。

最可恨的,應該是這個母親。

廣東之恥

內地大款來港消費,一擲千金,而且是現金,這情景已深深植入我們的腦袋裡。

內地人很富有這概念,已變成主調事實。

但如果你去過內地,工作或旅遊也好;又如果你肯離開你住的那間五星級酒店,七星級商場,輕移玉步,走進去看一看這城市真實的一面,你便會發覺,絕大部分人民的生活,雖說不上貧困,但離「小康」總還有一段距離。

不論那個城市,當遇上天災,人民還是需要援助,因為受害的都不是來港「血拼」的一群。

當然,每次天災,應該造就了幾個新的大款,下次自由行來回敬香港經濟。

今年的冬天特別厲害,全球皆受影響,內地自然未能倖免。

不要說西北部偏遠地區,今天報章便報導了在廣東省內某農村的苦況。

那處的小學因為沒有暖氣供應而被迫停課。校長說:「學生來自五條村,有些要走上 40 分鐘的路,不放心那些不到 11 歲的孩子踏著冰雪回校。」 「課室內沒有供暖設備,只能自己帶火爐,100 斤的炭便花上他們 150 元。」但一家「3個人,一畝田」,每年收入僅 3000 多元。

有老村民說,家裏已沒有餘錢買炭,要生火取暖,只好靠孫女上山砍柴。

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曾說過:「最富的地方在廣東,最窮的地方也在廣東,這是廣東之恥。」

全省一億人口中,近 316 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下(年收入低於 1500 元人民幣),其中 225 萬人僅以泥磚茅草屋為家。

貧富懸殊這個「深層矛盾」,內地比香港嚴重得多,只是民情較純樸,聲音不多聽見罷。

這一切,不只是廣東之恥。

愛我還是他

在餐廳聽到一首陶喆的舊歌《愛我還是他》,旋律不錯,歌詞卻沒有詳細留意,就只是不停的聽到他唱著「愛我還是他」。

一個人什麼時候會問這句話?

可能是他處身於長期的一女兩男曖昧關係,終於不能忍受而到了迫她攤牌的時候。他向她發出作決定的最後通牒。你愛我還是他。

更常見的是,她遇上了另一個「他」。

他知道,這個「他」跟以往的不一樣,「他」應該不只是個過客。他感覺到,今次,「他」可能把她帶走。

他裝著不知,暗地裡留上了心她的行程舉動。每次她拿起手機回覆沒有響聲的短訊時,看她帶著微笑的嘴角唇邊,心一直往下沉。

他加倍的體貼關懷,都像倒進黑洞裡去。

他慌了,失了方寸,忍不住迫問她:「你愛我還是他?」

結果不言而喻。

這句說話,本就不應該出口。

她說愛「他」,就是給他即場打包;她說不愛「他」,難道便能真的若無其事繼續相愛嗎?

「愛我還是他」,其實是愛我多些還是愛他多點,也就是兩個都愛。

其實就是兩個都不愛,她只愛自己。

反正她心已出軌,還留著幹什麼?強求只會三方受苦。

拜託,下次不要再問這蠢問題。

新年回顧

每到了新年,我們總喜歡做些回顧,檢討一下過去一年的成績,再為自己來年訂些新目標。

檢討過去,當然要先記得自己去年訂了些什麼目標。可是,應該許多人都沒有能把它記住吧。

如果去年真的有切實地向目標奮鬥過,當然沒有可能忘記。

但說到底,新年回顧,展望來年這回事,誰也不會當真。

目標這東西,訂下容易堅持難。找藉口向來是人類的強項,也不用花多少心思,堂而皇之的「原因」一大蘿,任君選擇。

但至少,他們還肯去找些藉口為自己開脫,還覺得有必要去為之前對自己的承諾負上一點點的責任。

堅持永遠是最難的事,沒有人在旁鞭策著,便只能靠自律,每天跟自己打仗了。

既沒能力又不會堅持的,只好等待鴻運齊來。

所以,一個月後,大家都會互相祝禱「心想事成」、「橫財就手」。

每年一次這點點的堅持,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