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

朋友年近三十,單身,雖然那些所謂的世俗條件只是一般,但外表還算不錯,只是性格內向,對上一段感情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了。

上星期他與親人隨團到外地旅遊,一團十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青的在自由活動時間自然會相約一起玩耍聊天。

其中一女團友,對他顯然大有好感,第二天便公然向他示好。

在遊覽戶外景點時,她總是走到朋友身傍,表示她有雨傘可以擋烈日,何不一起聯袂。

吃飯的時候,她更會走到朋友的一桌,直接要求他親人可否讓一讓座,以便她可坐在朋友身旁。親人知她目的,故意戲弄她說別桌不是有空位子嗎。那知她臉色轉也不轉,悠然道:「我就是想跟你侄兒坐一塊不成嗎?」親人聽罷,也只好讓座與她了。

晚上喝酒聊天,她自然也坐在朋友旁。一晚借點酒意,把頭枕在朋友肩膀上。朋友一嚇向旁縮開,弄得她就整個人掉在地上。朋友匆忙相扶,她幽幽的望著朋友說:「借個肩膀一用有需要這麼大反應嗎?」

五天的行程匆匆的過去,大家交換了 Facebook 以便保持聯絡。她每天還是電話加短訊不絕。朋友本無意,但現在看來是早晚會被她攻陷。

本來活到一把年紀,直接大膽的女孩總還見過一些,但對比起今天較年輕的一代,那果敢猛進的程度,實不可同而語。她不只是私底下進取,而是在旁人,甚至對象的家人面前,也絲毫不用掩飾,直接了當,誠女俠也。

或者在她們心中,男女既然平等,主動追求自然沒有什麼問題。

此實乃內向男之福音。

Advertisements

不存希望

看到一則四格漫畫,內容是這樣的:

甲:「為什麼你對每件事都能夠無動於衷?」
乙看看他,沒有反應。
「真希望我能像你一樣。」
乙別過頭去繼續工作,若無其事的說:「很簡單,首先就是不要有任何希望。」

有些人,不知怎地就是對任何事情都缺乏一般預期的「應有」反應。

遇到開心的事時,他臉上的笑容無論怎麼看也總是不夠燦爛。

如果你想給他一個驚喜,期待看他雀躍的表情,那你注定要失望。

面對悲傷事情的時候,除了可能有的一絲短暫愁容,你也找不到預期那張苦臉,可能,他還反過來安慰你。

就算身旁突然有人打起架來,他也不會一個箭步躍開三丈之外,而只會不改變步伐先回頭看一看,再行決定。

你固然可以說他處變不驚、臨危不亂,但說他反應遲鈍也無不可,甚至更可以說他鐵石心腸,冷血動物。只不過,他對你評語的反應,多半仍是沒有什麼反應。

你總拿不定,究竟他是真的沒感覺,看得開睇得化,還是刻意隱藏。

可能他小時候讀過太多歷史武俠小說,書裡面的大將,就算在戰場前線都是那副悠然自得、運籌帷幄欠打的樣子。

那些所謂「火燭鬼」急性子的人,在他信念裡連做大將副手的副手也有點夠不上格。這種人只會在危難時令下屬亂上加亂。

然而,他未必如漫畫中人對什麼不存有任何希望。他可能只是已學會了如何處理失望。

得如茶樓

香港愈來愈少傳統舊式的茶樓了,灣仔「龍門大茶樓」年前結業後,更是買少見少了。

乘著佛誕假期,來到位於油麻地的「得如茶樓」嘆茶。

「得如茶樓」,據說已有八十多年歷史,跟另外兩間舊式茶樓「陸羽茶室」和「蓮香樓」不同,這裡看樣子這些年來也沒有怎樣裝修過。天花吊著的仍是那種遠古水晶燈,升降機也是絕跡十多年的老型號。

這裡不是填寫點心紙落單,面前見到的是推著點心車叫賣的阿姐。不單止叫賣,她們甚至推銷,點了蝦餃,她會對你說今天的燒賣很靚,何不也試試山竹牛肉,很新鮮。

但一個地方「懷舊」,不單單只是因為它不翻新,或源用老方式運作而已。這些都只是硬體。

沒有接待處帶位,我一踏進大堂,便有人問我幾位,之後便叫我看見有空位便隨便「搭」吧。

茶客全都是老人家,讀著報紙喝著茶好不寫意,只奇怪為何差不多全都是男的。

這一桌原本已經坐著兩個互不相識的人,我坐下,他們其中一個便不停的跟我說話,後來再加一個,一桌四人全不相識,有三個卻聊個不停。

這便是軟件了。陸羽、蓮香都缺乏的真正懷舊軟件。

澳門

在勞動節的早上,鬧鐘如常在 7:48am 響起,才把它按下,矇矓之間心裡便想,難得假日早起了,不應浪費,該找個地方去才是。

從床裡彈起來,梳洗時努力尋找目的地,「做什麼好?」「去那裡好?」

對了,到澳門去。

匆匆收拾行裝,在便利店買了一本澳門的旅遊書,趕到上環港澳碼頭乘 9:30am 的船出發「過大海」。

一小時多後踏足澳門碼頭,先去找地方吃個早餐。

卻不知澳門生活悠閒,店舖都開得比較晚,很多不到中午是不開門的,結果我的早餐是雪糕!

這間叫「禮記雪糕」的老店,據說已開業 60 年,最具特色的是他們的雪糕磚。點了一個朱古力味道的,外表頗吸引,可惜味道差。奶不夠而水份太多,雪糕口感更像刨冰,第一餐嘛實在有點失望。

到附近的「塔石廣場」和「國父紀念館」看看,便要繼續尋找我的早餐了。中午時候,大部分店也終於營業了,吃了個辣魚丁麵,味道還算不錯。

午餐的目標是「皇冠小館」,介紹說他們的蟹粥很不錯,又在附近,那知來到門口看見一張又一張的「食家」(對,最常見的那幾個都在)照片推介,心便往下一沈。但反正已經來到,便進去確認一下吧。

看樣子,招牌是蟹粥(小碢 HK$148)和蝦子雲吞撈麵(HK$48),便都叫來試試。唔,雲吞普通,麵不好吃,蝦子無味,失敗之作。那個蟹粥嘛,只能算合格。

有了悲憤化為力量的支持,我在烈日底下走上「東望洋燈塔」與「聖母教堂」,休息一會再乘松山纜車回到山腳。

看到介紹「安記麵家」出售牛鞭牛春,本打算不吃也得點來拍張照片,可惜到達時已售罄,店主正在收拾店子了,只好作罷。

轉眼五時,趕到氹仔走一轉。

先看住宅博物館,五幢平房座落在塘邊,屋前是大樹長廊,感覺頗浪漫的。

「鴻彬記小食店」出名的是牛雜,點了一碟小的再加豬皮蘿蔔,不錯,算是整天最對版的一餐。

來到氹仔,當然避不了要吃「大利來記」的豬排包,包送上來時單看外表已不對勁,咬一口後決定再咬兩口算對店家交代。

回到新馬路,吃點小吃休息一下,再到賭場逛一轉,又到時間回港了。

擇偶要求

「其實你究竟想要些什麼?」

對很多單身人士,特別是那些已到了適婚年紀的人來說,這句說話應該已經聽過無數遍了。

對啊,到底想要些什麼?

大部分人總能告訴你一些具體的要求,如身高、體重、髮型、工作、學歷、收入、性格、背景、家庭等等。

也有些人沒有特定想要的,而是反過來說只要他/她不是怎樣怎樣的便成,反正有感覺才最重要。

這些所謂的擇偶要求,都是經過考慮客觀環境實際情況之後,作出理性分析的結論。

他會結婚嗎?他有能力獨力養家嗎?他的媽媽麻煩嗎?他顧家嗎?他愛小孩嗎?他會搞婚外情嗎?

感覺,或愛慕之情,卻是感性的。

那些問題,不是情到濃時會問的。但冷靜下來後,卻無可避免地要面對。

可是,理性與感性,並不是必然地對立相拒。

感覺從何而來?還不是因為眼前人先在潛意識符合了自己的基本要求,然後才對之生出感覺?

近日便有調查指出,好些女性把「會做家務」列為首要條件。這,不會純是感覺吧。

大部分男性將「外貌」列為首要條件。對對對,你們又想說男人膚淺吧。

但這其實不就是浪漫的一見鍾情嗎?

女性比較常見的要求,如細心、善解人意、溫柔等,看仔細一點,其實都不是對方的本質,而是對待自己的態度。

這不是理性要求是什麼?

就像吃東西,每個人都有喜歡吃的,也有一定不吃的,但喜歡不等如只吃一味。大多時候,人們都只吃「略為符合要求並方便就手」的,美其名曰「隨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