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點

政治上時機與靈活最重要,同一件事同一番說話,在不同的時候會有很不一樣的效果。

地震首數天罵工程偷工減料的也被人罵得最兇,什麼「沒人性」、「不是人」,國難當前還說這種話,差點沒給拿了去槍斃。

好了,幾天後,群眾定過神來,也開始罵偷工減料的「沒人性」、「不是人」。

時機重要,想到也千萬要看清楚才好說。

靈活者,轉軑要快,要若無其事。眾人善忘,很快又變回一條好漢。

副局長的雙國籍問題,首天民建聯態度強硬,叫人不要說三道四。但只一天功夫,市民友黨輿論一面倒,態度即變為個別黨員的個人決定而拒絕評論,再交波給政府指其政治敏感度不足。

政府有時或真的會政治遲鈍,但觀乎曾特首公怖名單時的苦情臉孔,看來今次這「政治交易」並不怎如他的意,出事後也沒有出來說什麼,以基本法沒有明文規定來解釋更只是火上加油,位置安排上又極度不稱職。曾生應該還未至於這麼蠢。

陰謀論一點說,曾特首可能是故意不提,讓這班人去碰一臉灰,以消消氣也好。位置既已產生,這班人又出師不利兼職責錯配,將來要把他們拉下來換上自己的人也就容易得多了。

難為他們還放棄加拿大國籍來混這淌水,是得是失便看他們造化了。

四成,8%

杜蕾斯一年一度的全球調查指出,香港又再一次在二十六個地區中取得倒數第一。

調查發現香港只有四成男性經常獲得性高潮,女性更只有8%,比日本和中國更差!

「專家」認為工作壓力乃主因,原來香港的壓力已超過日本了。

但內地的工作壓力也比日本高嗎?

考其原因其實都是性觀念的問題。

中國人至今仍覺得性是禁區,談不得,提起也變淫娃蕩婦。這還好,問題是這觀念完封不動帶進房裡,兩夫婦間亦絕口不提,久而久之,房事變成苦差,草草了事,又如何能好好享受,更勿論高潮了。

開放一點不等同隨便,不要弄錯。

既說是「做愛」,便是愛的一部分,有何羞恥?

放膽去愛吧。

【香港今昔】

近來書店的架子上多了一類香港專題書籍,為數著實不少,一時間大伙兒都齊來「閱讀」香港。

香港的中學歷史課程都只到清末民初而止,亦不包括本地的歷史。九七之後,香港人對自己的身份問題終留上了心,愈來愈多人發現,對這城市的認識原來還留在「水深港闊的轉口港」那階段,大家開始有興趣想更加認識這城市。

讀過幾本從政治或社會學的角度去看香港的書,今次讀的【香港今昔】卻是一本圖文並茂的通俗歷史書,讓我認識了很多以前不知道或一向沒有留上心的事。

像我們今天常稱土地為地皮,原來當時土地擁有多是「一田二主」的,分地面的耕種權和地底的土地權,地面便是叫作「地皮」,地底乃「地骨」。

張保仔便是於1809年在赤立角海面被廣東水師大敗,並於次年向官方投誠,從此這一帶轉趨太平,「硬頭山」亦因而改名「大平山」。

圍村正是當時村民為求自保而由各村莊組成的,康熙年間(1688)有十九條圍村,到嘉慶時(1819)已增至二十九條。

地方的徵賦治安都由鄉村組織負責,當時鄉村施行保甲制,以十戶為一排,十排為一甲,十甲為一保,由父老推舉。勢力較弱的使組成聯盟從對抗有勢力的大族,例如有元朗十八鄉,沙田九約,荃灣四約等。

另外還有九龍城寨的由來、香港淪陷、英政府歷來的基建政策等。短短百多頁紙,照片比文字還要多,三四小時已可讀完,有心人應找一本來看看。

宜家

曾經買過「宜家」傢俬的都知道,東西拿到回家惡夢才正式開始。

那一張裝崁指示,照跟著做而能成功的就必須集常識、創意、對土木工程的基本認識,物理力學的知識、靈活而有力的身手,不怕流血的氣魄、和運氣等等於一身,再加點蠻來,才有機會完成任務。當然,那葉門還是差那麼一點點才能完全合上。這樣也好,至少教曉我們「日盈昃,月滿虧蝕」,知足的人生也容易美滿一點。

可是東瀛官府對此卻非如此看待,數天前一男子明顯未受甲賀忍者訓練,安裝時竟弄傷了眼睛,更驚動了工業部。部長出言要求「宜家」給予較詳細的裝崁指示和適當警告云云。

其實今時今日 handyman 已經絕種,工作時間長了,壓力也大了,娛樂又更多元化,還可能要找點時間來進修保持競爭力。,那裡會還有人會像老爸那年代的在家裡將那陳年風扇拆了再合上。指示再詳細,還不如付上一百幾十看他們表演吧。

柏楊

才剛跟友人說起柏楊,兩日後便聽到他去世的消息。

「醜陋的中國人」我是大約在八六年中五時候讀的,當時覺得很震撼,亦有點痛心。跟中文老師談論起,他說書中立論偏頗,要我小心的讀,大了再重讀。

十年後重讀,明白老師心意。

二十年後重讀,震撼沒了,心卻只有更痛。

1288696760f4dd5

奧運聖火

電視直播奧運聖火傳送,聽說一百二十多個火炬手中只有三十個運動員,其他的「社會縮影」都是傳統左派,連自由黨也沒有份兒,更不要說民主派別了。

看到的那一段,是什麼集團總經理,跟著是什麼總裁,再見到曾老坐著輪椅被人推著的傳他那一棒,只好苦笑。

感覺很像在看籌款活動,富豪吃飽了飯找事做,花一百萬籌二十萬,都只是遊戲。

什麼奧運精神不該政治化?奧運本來就最政治化,中國本來便早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