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不敷出

記得黃子華在他的棟篤笑中說過這樣的故事。

「我當年收入三千元,生活雖不富裕,但三餐不缺,每月還能儲蓄五百元。當時我心想,如果我收入有六千元便發達了。六千元!怎可能花得完?

過兩年我收入真的到了六千元,卻發現我入不敷出,錢竟然不夠用!」

回想一下,錢賺得少的時候,生活確實還是這樣過。

後來收入高了點,吃的用的好了,金錢卻像比以前更不夠用了。

其實很簡單,每個人都明白,慾望比收入成長得快。

那大富豪應該不必為工作煩惱吧,實情恰恰相反,他們每分鐘都在想如何能再多賺一點,為他的財富再加上一個零。

老生常談。金錢不單只買不到快樂,而是愈多愈不快樂。

金錢,剛剛好再有點剩,最好。

Advertisements

玩具

重看衞斯理的大工程一直繼續著,剛看完了「玩具」,內容是說人類在若干年後被電腦取代,人類一下子便被毀滅了,電腦只留下一些作藍本,以供培育,用來當玩具。電腦的玩具。

1999 年的電影「Matrix 廿二世紀殺人綱路」(這個中文戲名改得也算差了,台灣的「駭客任務」和大陸的「黑客帝國」,雖平淡,總沒有這一大串字那麼差),其背景差不多,但這裡的人類不是玩具,而是電源。

相同的是,人類都是被電腦飼養繁殖的。

而他們都以為自己仍然自由,還是世界的主宰。

卻原來只是⋯⋯

這當然也可以理解為,人類其實是各種枷鎖的奴隸。

道德、教條、社會與別人的期望⋯⋯

反正不是自己。

人活著,都不是為了自己的。

或者,只是以為是。

過境

這個周五去了深圳,周六從蛇口乘船到澳門出席一個非常不錯的音樂會,吃過晚飯後到珠海的酒店住一晚,周日又回到澳門與朋友茶聚,晚上才乘船回港。

突然發現,我三天內進出四個邊境一共五次(或十次如果算上兩邊的海關)!

雖然理論上中港澳三地同屬中國,但各地仍是算境外,還是需要過海關邊檢。

但對香港人來說穿梭其間其實非常容易,只需手持香港身分證及回鄉證便成。

話雖如此,三天過境五次,其實還是有點誇張的。

祝賀

以前在聖誕、新年時節,朋友之間都會互相寄卡再加上致電祝賀,順便 catch up 一下大家近況,許多時候還會趁機相約聚舊。

後來流行手機短信,賀卡自然不會再寄,每人發一條「聖誕快樂,新年進步」,算是大功告成。

自手機能上網後,短信自必然從手機短信轉移到不用額外每條付錢的網絡社交程式去。

再加上智能手機既可 copy and paste 又可一信多投,就算閒雜人等也可一網打進。

但一信多投,還得寫上幾個字,還是太麻煩了。

所以今年我們收到的是圖片轉發!

省時,快捷,連那八個字一個豆號都不必按。

所以我今年也降低自己要求,只要你願意寫上(或貼上)四個字,我都回復。

慶幸的是,我今年還收到一張聖誕卡,是一個年老客戶寄給我的,更寫滿了字!

舊時的東西,好些真的很值得留念。

p.s. 我呢,更差勁,只在社交網絡寫下各位新年快樂便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