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勞動節

上星期佛誕和勞動節連在一起,而且是週四週五,所以製造了一個四天的假期。當然在不能遠遊的情況下,這四天假期着實令人頭痛。

但是不論多麼艱苦,仍然要生活下去。

不過回想一下,最後一次旅遊是二月底三月初的曼谷之旅,到現在才兩個半月。一般人如果一年去三、四次旅行,其實也就是差不多的時間而已。給予大部份人很久沒有去旅行的錯覺,可能只是因為復活節長假期不能外出,而可見未來亦沒有能做什麼計劃,以致感到時間特別長。

好了,回到這個四天假期。

第一天我去了「大尾篤」,為免太快用完我能去的地方,強迫自己不要一直想着要順道去附近其他地方,結果難得在大尾篤海邊呆坐兩個小時等日落。


大尾篤改了名做大美督,可能是為了使之更加文雅,但卻失去了地名的原意。大尾篤,本來指的便是八仙嶺這條龍脈的尾巴,這裏的村莊叫龍尾村便顯而易見了。但大美督?是一個很漂亮的總督嗎?

第二天去西貢「浪茄灣」,西貢是一個幾年都不會去一次的地方,但近兩個月我便已經去了四次。浪茄灣距離比較遠,需要坐快艇,承惠 $150 一程,實在有點貴。由於浪茄灣真的只是一個沙灘,並沒有碼頭,所以快艇只能停在岸邊二十尺左右的距離。你是需要澗水上岸的。沙灘上基本上除了牛便什麼都沒有,電話也沒訊號,好好準備帶上一本書吧。


第三天去了「坪洲」,因為沒有打算爬山,所以很快便逛完,連吃的也因為人太多而放棄了。看見一旁的小碼頭原來有船直接到愉景灣,而我應該有二十多年沒有去過,便到愉景灣一趟。


愉景灣本是住宅區,吃了午飯後便坐船回中環,下船後看見一旁有船去馬灣,船正要開出,心頭一熱便衝上船,結果再去了「馬灣」。馬灣這個小沙灘氣氛也不錯。

最後一天朋友告知有「道風山基督教叢林」這個地方,原來就在沙田火車站一旁,佔據整個山頭。據說當時的傳教士為了更容易讓香港人接受基督教,故意用上中式建築風格,感覺十分奇特。


更難得是四天都天氣十分好,當然代價便是熱,亦為我的皮膚塗上一層黑色。

復活節

有朋友問我這些日子不能外遊,接著又是復活節四天假期,究竟如何打發時間,是否在家煲劇。

不用說四天,就算平常週末也足夠令我十分苦惱了。在人生的三大難題上(一天三餐吃什麼),再加上一條。

上次已經忍不住談過這個話題,今次趁着復活節難關,再 update 一下各位。

煲劇,自然是有,反正自己本來便會常常看電影,劇集雖然少一點,但也並不是沒有。現在當然看的時間比較多。不計電影,劇集也看了好幾套。剛看完一套日劇 The Could’ve-Gone-All-the-Way Committee 和兩套韓劇 Hi Bye Mama 和我的鬼神大人,碰巧都是說鬼的喜劇,而當中「處女鬼」那一個角色更穿越了兩部電視劇。電影則看了 Midnight in Paris,Altered Carbon: Resleeved 和 Crazy, Stupid, Love 三套。

至於在 3 月 1 日曼谷回來之後的五個周末,分別去了「南豐紗廠」,兩次。


「大埔海濱公園」和「科學園」


「志蓮淨苑」、新蒲崗和九龍城


西貢「橋咀島」


山頂、盧吉道和西高山


上水和粉嶺圍


怪獸大廈

大澳



鯉魚門


這些還不計算其中有兩天在市區無目的的趴趴走。

至於復活節這四天假期,第一天選擇了去遊客網紅打卡地「彩虹邨」和「南山邨」,中間加插觀塘裕民坊和觀塘海濱公園。



第二天去荃灣半山的「光板田村」,據說幾年前有一班熱心的義工為這條小村添上顏色,有點台灣眷村的味道。也就是這天重訪南豐紗廠,之後再到「元朗國」花了晚上的時間。



第三天去大埔「林村許願樹」,自己在 2012 年曾經到過。去完林村之後到沙頭角碰碰運氣,不過運氣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在檢查站被海關人員友善地帶了下小巴。




第四天去「東龍洲」,又是 2012 年之後的重遊,當年環島一周,這次決定輕輕鬆鬆,在石灘、懸崖看海看浪看遊人, 也十分寫意。



這時卻有人提醒我四月底的佛誕和勞動節,又是一個四天的假期,額邊頓然出現三條線,自不在話下,

這時我真的開始很羨慕那些「阿宅」。

快閃曼谷

近來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嚴重,雖然老早便訂了機票到曼谷快閃,但也嘗試把機票退掉。

不是害怕在曼谷染病,而更在意受到別人白眼,這樣的旅遊只會是難受。說到底,不是香港人害怕曼谷,而是應該曼谷害怕香港才對。

可惜過了三個星期依然沒有絲毫音訊,到了出發前四天,上網看一下,發現曼谷並沒有排華現象,而且因為遊客鋭減,對於主要靠旅遊的曼谷影響很大,商戶反而都希望有遊客到來。再加上已經困在香港幾個星期,自己實在氣悶得要死,便決定如期出發。

說了一大堆,因為心裏還是有一點歉意,需要一些原因為自己加持。

原本訂的班次和另外一班航班合併了,所以出發時間提早了半小時,不過到達時間都差不多。

到了曼谷這個效率奇差的機場海關,幸好遊客稀少,也不用排多久,當地時間凌晨 12 點左右便步出機場。

今次想改變一下,訂了同區的另一間酒店,不過我的第一餐依然走回去那一個路邊攤搞掂。

本打算不會到處走,所以早上起床第一站便是特意乘座地鐵去探咖啡店。

步出 Sanam Chai 站看見對面的建築有點特別,走過去一看原來是 Museum Siam,是一個小型歷史博物館,入場費 100 銖。

不是那種放滿史前石頭銅器的博物館,而是更着重近代歷史。這天的主題叫 Decoding Thai-ness,展品都是一些泰國常見的日常用品,十分有意義,某程度上更像旅遊宣傳展覽。


在這間網紅 Blue Whale Cafe 喝咖啡,順便把午飯也吃了,之後逛了一下在咖啡店背後的 Tian Market,便進入胡亂到處走模式。途中經過我以前見過又特別喜歡,卻一直再找不到的 Loha Prasat 宮殿,算是一個小驚喜。



在地圖上看見一個新景點叫 Lhong 1919,是一個中國風的新景點,便坐車過來看看。地方不大,看來白天都沒有什麼活動,冷冷清清的,還以為未準備好,但有去過的朋友說早已經正常運作,看來所有活動包括餐廳都是在晚上才開始吧,那只好留待下次。


一直以為自己去過 Train Night Market Ratchada,這次是打算過來重遊的,來到才發現原來自己根本從來未來過。

這裏本來應該是超級擠迫的,對人太多的地方我都會有厭惡症,到過便跑。但這天感覺卻是剛剛好,不是沒有遊客,卻又不會人多到不想逛,可以讓我慢慢的把每一條巷子到逛一遍。而且都是日韓歐美遊客,體驗比較好。

夜市一旁是 Esplanade Ratchadapisek 商場,在這裡試了我在泰國第一次的全身香薰按摩。對,是第一次。我也覺得奇怪,可能自己比較喜歡到處逛,覺得花幾個小時按摩十分浪費時間吧,不然喜歡按摩的我,又怎可能這麼多年都沒有試過泰式香薰按摩。

第二天也沒有去什麼地方,慢吃了一個早餐之後,一如以往每一次,把最後半天都花在 Siam Paragon 和 Bangkok Art and Cultural Centre 一帶,吃過飯後便向機場出發,回香港去。


這幾天發覺泰國人戴口罩的比例還是很高的,總有六到七成左右,在餐廳和地鐵的話比例又再高一點,曼谷的口罩供應似乎也沒有很短缺,不過在路邊擺賣的,相信只有本地人才會買吧。

而我最擔心的白眼,總算沒有碰到。

倫敦、牛津(下)

第三天早上找餐廳吃早餐,看到一間獨立小店,正是我所喜歡的。吃着的時候隨意張望,看到一道牆上放了些照片和留言字句,其中竟然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留言,慶幸我選了這家店。

吃過之後到 Tate Britain 藝術館,怎料 10 點才開放,看看手錶還有 50 分鐘,附近亦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結果便在寒風下呆等了接近 1 小時。

這個藝術館亦是不收費的,但特別安排的展覽卻需要付費,我來的這天是 William Blake 展,雖然要價 20 磅,但考慮到其他部份免費,便乖乖掏出銀包付款。


看過後沿着泰晤士河向國會大樓方向漫步,然後再走到唐寧街。當然閑雜人等是無法找到 10 號的,因為在路口處已經有一個大鐵閘封閉着。

穿過 St James Park 向 Buckingham Palace 繼續走,在到達皇宮之前,看到一個「古裝」遊行匯演,可能是什麼星期天的活動,十分有趣,可惜我上網尋找不到有關的資料。

.

皇宮本身遊人不算太多,可惜這種天氣十分不利拍照。

逗留了一會,下一站是 Brick Lane 這個中東、印度社區。來之前我也沒想到,這裏的壁畫比印度餐廳可能更出名。不是那種經過安排的壁畫小區,你看到的是雜亂無章遍布每一個角落的大小壁畫,中間夾雜着爛了的廣告紙牌,感覺更加原汁原味。




在這裏吃了一頓印度餐,晚上到 London Bridge, London Tower Bridge 和 Millennium Bridge 拍照,然後慢慢走路回酒店。途中看到一條小巷有些可疑,本着追求真理的心,閃身進內調查,原來是一個很有文清氣氛的小角落,叫 Neal’s Yard,不過人太多了。






第四天到牛津。牛津和劍橋都距離倫敦 80 多到 100 公里,時間上只容許我選擇一個地方,結果我還是選擇了牛津。早上在火車站買車票,來回兩程 60 多磅, 1 小時的車程算非常昂貴。

由於牛津採取學院制,各學院獨立運作,所以其實並沒有一個主校園,學院散佈在牛津市的每一個角落。可以說,牛津市便是牛津大學。


當然在牛津大學,中國旅行團是避免不了,幸好他們也不算太吵,不會太過破壞校園的寧靜。

這裡的 The Grand Cafe 於 1650 年開業,是英國第一間咖啡店,只不知道全世界第一間咖啡店又在哪裏,什麼時候開張。進去吃了一個早餐,難得價錢也沒有特別高,和外面吃的差不多。

回倫敦到 Tate Modern 看看,展品都是近代藝術,十分值得一來。當然,亦是免費的。


傍晚到 Harrods 走一圈,雖然我對百貨公司沒有興趣,但就像巴黎的老佛爺一樣,始終必須打一打卡。因為中國的疫情,本來便預期不會有太多中國遊客,結果真的只有在 Chanel 的櫃檯見到一家人,反而整個店都是中東豪客。

據說「旺記」很出名 — 出名服務態度差,這倒是讓我很想見識一下,所以晚上回到唐人街便到旺記吃晚飯。給我的整體印象是三大失望:第一,食品味道不合格;第二,服務員都說普通話,只有老闆說廣東話,失去了傳統海外華埠情懷;第三,他們的態度一點都不差,而且有兩個還非常友善!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根本不會進來吃中餐。

最後一天醒來,竟然出現藍天。實在令我驚恐萬分。

這天晚上八點的飛機,所以只定了兩個目的地。

先到 British Museum 朝聖,不過可能學識不高,未能充分了解展品的價值,或者自己還是對藝術品的興趣大一點。



久聞 King’s Cross 大名,故意來找 Platform 9 3/4,為將來入學 Hogwart’s 作準備。



在附近吃點東西,時間不早,便踏上歸途。

這幾天下來,首先感覺便是倫敦一般建築物不及在羅馬或者巴黎的時候那麼引人入勝

不過英國人表面上比較有禮貌,和法國人比較更是差天共地。

英國飲食則不用多說,反正英國出名沒美食,但其實很奇怪,一個有歷史,亦曾經富強的國家,怎麼會沒有發展出自己的美食?

這次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便是朋友知道我在倫敦,相繼介紹餐廳,有中國餐廳,印度餐廳,泰國餐廳,甚至中東餐廳,就是沒有英國菜。

另外倫敦的物價感覺不高,感覺比巴黎平上一截。

還有,在倫敦最不方便的便是地鐵內是接收不到網絡,倫敦人固然只好在發呆,少數人則在閱讀,但對我需要查看地圖資料便十分不方便,第一次後學乖了,都在踏進地鐵站之前搜索好,保持版面,至少知道在哪裏轉車,坐到那裏,但如果想在途中查看資料,對不起,沒辦法。

倫敦、牛津(上)

一年一度的歐遊,今年被安排在農曆新年期間,目的地:倫敦。

拿了兩天假期,連上公眾假期總共有六天的時間,因為時差,第五天便得飛回來。

13 小時飛機都睡不了覺,尤其是當你需要全程帶着口罩的時候,反而看了六部電影。而且不像去日本和韓國那樣,只有 1 小時的時差,到歐洲雖說是賺了 8 小時,但其實亦等於持續不睡的時間延長 8 小時。預計第一天行程應該放鬆一點,準備早點休息。

入境的時候人不算太多,只是排了幾分鐘而已,當地時間早上七時不到便已經踏出機場。

由於擔心晚上沒地方可去,猜想唐人街一帶的店應該會開得晚一點,所以便選擇住在 Piccadilly 區的酒店,當然後來發現倫敦許多地區晚上路人都不缺,唐人街這一區加上了遊客,更是熱鬧得過分。

從機場來 Piccadilly 可以直接坐地鐵,亦可以坐機場快線。但機場快線只到 Paddington 站,結果還是要轉地鐵再坐 6 個站。時間上差不多,但上上落落比較麻煩,尤其當你拖着行李,所以我還是決定直接坐地鐵,反正車程也不足一小時。當然,以上資訊是我來到之後才知道的,當天落機時我只是隨意看見車站便走進去。

來到酒店打算先放下行李,哪知服務員告訴我可以提前把客房給我,這樣實在太好了,真的是一個好的開始。

放下行李,稍為梳洗一下,出去吃了一個英式早餐,還未想到要去哪裏,便在唐人街附近逛了一圈。時間太早,既沒有人,店亦還未開門。

鼎鼎大名的 National Gallery 便在酒店 5 分鐘步行距離內,便先過去看看,怎料中間還有這個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便先看這個吧。


Trafalgar Square,亦即是 National Gallery 的廣場,正在做大維修,整個廣場被包圍着,而且更是布滿了紅色的賀歲祝福廣告,和廣場有點格格不入。

倫敦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大多免費,實在讓我節省不少。

至於 National Gallery 裏面的名畫,實在不用多作介紹。




之後走到 Covent Garden,是一個小市集,附近亦有許多餐廳,可惜我就是找不到感興趣而又沒有排隊的,便到銀行將 50 磅紙幣換成 20 磅的,因為英國人極之少用 50 磅紙幣,聽說有些人甚至沒見過。再逛了一會便繼續上路。


跟着先看 Royal Courts of Justice,然後把聞名已久的倫敦四大 Inns of Court 全部走遍。

下午四點多天便已經全黑,40 多小時未睡,卻走了34,000 多步 26 公里的路,實在開始有點累了,便吃了一個簡單的晚餐,八點左右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四點多便醒過來,五點多便走到街上去,這麼早店當時都未營業,只得破例在麥當勞吃早餐。

大清早天都未亮,反正沒地方去,便決定走到 Hyde Park,感受一下英倫的公園。不知為何,個人覺得法國的公園氣氛總是更加對板。


在 Hyde Park 內一直走到相連的 Kensington Gardens 和 Kensington Palace,如果天氣好一點會好得多。


Kensington Palace 十點才開放,看一看時間才九點,我當然不會等,直接向 Notting Hill 出發。

其實我去 Notting Hill 並不是因為知道任何資訊或者有什麼目的,純粹因為那部同名電影,讓我想去看一下。

出了地鐵站不久看到一間書店,還在想,這裏是否就是 Hugh Grant 遇上 Julia Roberts 的地方。

繼續向前行的時候,發現許多人都向同一方向前進,卻原來在這裏有一個週末市集,賣各種各樣的產品,算是一個很不錯的驚喜。


接着又去了另外一個公園 Regent’s Park。在地鐵站出來是看見一個福爾摩斯像,旁邊是 Madame Tussauds 蠟像館,不過本人對這等景點興趣不大,便過門不入。


Camden Market 之前本來還以為只是一個類似 Notting Hill 的市集,但原來這裏一帶非常熱鬧,遊人超多。


Camden Market 本身是一個馬廄,被改裝成為消閑購物小區,有點像台北的華山 1914 園區。這裏的人實在多得要命,我根本沒有辦法可以好好的觀看。


晚上到泰晤士河拍一下倫敦眼和國會大樓,結束這一天。


札幌

去過日本好多次,但總是沒有正式到過北海道,唯一一次是為了追雪跑到函館過了一個下午,亦沒有見到真正下雪。

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去北海道的機票實在不合理地貴,許多時候比飛歐洲的價格更高,心理上比較難接受。另外大風雪對航班的影響亦是考慮之一。但想去追雪的念頭始終不變,飛了韓國、日本這麼多年,竟然還是沒有見過一次正式的落雪。上一次去函館便是為了看雪,結果只有雪花。

這次聖誕之旅,決定仿效上次到函館,卻是直接到札幌去,心想反正我總是每天都會選一個城市跑,也得每天花上幾小時,這次只是把時間濃縮在一天。而且我到的時候是清晨六點,把時間花在火車上也不會太浪費,預算午飯的時候應該會到達。

怎料原來我算錯了。北海道是很大的,而且沒有高速鐵路,從函館去札幌竟然也要將近 4 小時。這樣長的時間便完全不化算了。

所以太過隨性不做規劃,也是有後果要負的。

總之 7 點走出成田機場,在東京駅買了 Pass 坐 10 點的新幹線,兩點半到新函館站,然後轉火車。終於在晚上 7 點不到抵達札幌。比我本來的想像長了最少五個小時。

如果只是去函館,我猜是我可接受的極限。

先在札幌車站吃了一個咖喱飯,便到位於 Susukino 的洒店。

這時天便下起雪來,雖然不大,但也𣎴算雪花。雖然和我理想仍有差距,但總算是一個好開始。

在酒店附近也發現了一個商業街叫「狸小路」,就是一條類似心齋橋的商業購物街,附近看到有許多歌舞伎町模樣的酒吧,上網一查,原來這區算是札幌的紅燈區,所以比較熱鬧。


除非你要到近郊或者上山,否則札幌的景點都在市區,坐地鐵應該可以應付得了。第二天先到「二條市場」,就是一個像大阪「黑門市場」的海鮮市場,不過規模較小。吃過海鮮午餐,信步走到札幌電視塔,看了一下經過 Sony 專門店,因為昨天發現耳機丟了,便隨便買一個便宜的用。在日本買 Sony 的產品,就算稅前也比香港還貴。


順路繼續走到「時計台」,有百多年歷史的鐘樓,現在改為歷史博物館。

不遠處是「舊北海道廳」,即舊札幌市政府大樓,以紅磚建成,十分漂亮。拍照的時候見到兩個中年型男美女在正中央拍個不停,我禮貌地站在那裏不耐煩的等,但他倆是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裏。


「北海道神宮」在「圓山公園」裡,只兩三個地鐵站的距離。



這時大約四點,天色己開始暗下來,回到電視塔,五點不到,天巳全黑。

「札幌工廠」本是啤酒廠,現在改建為商場,不過我覺得沒有什麼好看的。

回到札幌站吃晚飯,並買了一張 北海道專用交通卡作紀念,又回到狸小路。

這時又下雪了,而且愈下愈大。這個南方人的願望終於達成了。


.

第三天去小樽市,從札幌坐火車去大約半小時。

小樽市最為人熟悉的應該是它的運河,和玻璃製品。



在市集和運河周圍當然全都是遊客,幸好數量是可接受的程度。不像京都和鐮倉等地方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另外「三角市場」又是一個海鮮市場,裏面通道很窄,但人超多,再加上排隊的人,基本上我看不到有任何理由需要特別在這裏吃。反而在一旁發現一間小店叫「丸味屋」,本來是為客人加工在市場買的海鮮。反正帝王蟹太大,我一個人吃不了一隻,便點三色飯,一碗飯滿足三個願望,而且做得很不錯。



說到海鮮,這兩天發現北海道的價格比東京要高許多,也不知道是否完全因為遊客價錢的關係。

在我走進這店之前,看見旁邊的一條上山小路,而且許多人走上走落,當時心想可能半山上有許多民宿吧。吃飯的時候打開地圖看看,原來這條「船見坂」大有來頭,是經典電影《情書》的一個場景。忘了有沒有看過這部電影,讓我有時間找來一看。


小樽的城市面貌有點像函館,街道佈置十分相似,歐式建築到處可見。

本來我有打算過乘纜車上「天狗山」,但天色不好,是這種城市遠景的大敵,所以放棄了,打算下次在夏天再到北海道時再遊。

回到札幌,本來也是有計劃上「藻岩山」看札幌夜景,但發現札幌 JR 大樓的 38 樓有一個觀景台,距離近點天氣影響會少許多,再加上懶惰,便決定只上觀景台。



吃了晚飯後又回到狸小路逛一下才回酒店。

第四天早上回東京,再次經歷這八個多小時的浪漫火車旅程。

到達東京時花兒也已經謝了一會兒。依舊住在新宿的酒店,放下東西先跑到新宿站去買一張新的 Suica 卡,因為我發現原來現在可以將卡轉移到蘋果手機的錢包,只是我本來的卡太舊不支援轉移,所以便買一張試試。結果當然轉移成功,增值成功,使用成功。

然後在渋谷逛逛吃吃,打道回府。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因為坐的是下午四點的飛機,所以便在品川駅附近流連。

「泉岳寺」距離品川站一公里多一點,慢慢走過來便好。

另外在地圖上亦看見有一座叫彩虹橋,假設晚上應該滿佈燈光,但反正附近沒有什麼地方,我亦走了過來一看。


最後回到品川站吃了個午飯,便向機場出發。

快閃台北

上星期日剛從高雄回來,星期一早上,忽然心裏有一把聲音告訴我,何不再來一個快閃,迷迷糊糊中便訂了機票。今天,我來到台北。

朋友看見我連續兩星期都來台灣,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台灣女朋友呢。

來之前已經知道台北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早上起來便走去「劉福記手工傘」買一把傘。其實第一次來西門町的時候已經發現這店,吸引我的是門口那一句「晴天九折,下雨沒折」。今天我當然要付原價。


「國立故宮博物院」是大部份台北旅行團的必然景點,當初來台旅遊的時候並沒有急着要去,怎料結果來過台北已經 N 次,就是一次也沒有去過。所以這次我便決定把這個「缺陷」補上。

博物院的規模比我想像少得多,而且看完之後,我發現除了幾個特別著名的珍品之外,自己對中國藝術的認識,比西洋藝術更不堪。



另外亦去了市立美術館附近的「林安泰古厝」,是一個閩南式的建築群古蹟,經過兩次遷址,才來到現在這個地方。這時看到有一群「龍友」約了模特兒在拍照,似乎比舊屋子更吸引人。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多年沒有來過,這天晚上反正在附近,便走過來逛了一下,感覺改變不是很大,但人比以前多,十分熱鬧。

晚上約了朋友吃飯,飯後逛了一下「樂華夜市」,便回西門町去。

第二天早上打算去「西門金峰」吃滷肉飯,發現他們竟然有賣燉豬腦湯,二話不說,點了一個,味道還真不錯。

吃飽了當然便輪到我的必然行程:「台北當代藝術館」。這次的展覽主題是「災難的靈視」,最令我詫異的是竟然包括了香港近月的社會活動,似乎這個運動確實可以被稱為災難。



在地圖上看見台北車站附近有一個叫「臺灣漫畫基地」的地方,過去一看,入口處又是一堆香港運動的展品。上次到台中看不到大學裏的連儂牆,今次在台北總算一償所望。


快閃台南

安排一個快閃來充實一下生活,星期五下班後直接到機場,坐 9:30 的航班到高雄,凌晨不到便到達位於六合夜市的酒店。

今次快閃的目的地是台南。

查看一下原來上一次去台南已經是三年多前的事,和自己印象差距很大,感覺頂多是一兩年的事。

睡到自然醒,坐火車到台南去。

到達台南火車站便先到一旁的「台南文創園區」看看,然後沿中山路向「臺南市美術館」慢慢走,中途還發現一堆廢鐵,驟眼看還以為是藝術品。


去到美術館,買票的時候服務員跟我說要否要先跑去二館,因為有十分難得表演。雲台舞集來了!一點鐘便截止放人進去,而且二館也已經停止售票,建議我先去看表演然後再回來這裏。看看手錶是12:45 ,二館大約 10 分鐘距離,便先跑過去再算。



來到發現大門已關上,許多人在外面等候免費進場。這個特別表演是在一樓大堂舉行的,並沒有座位,結果所有人都席地而坐,我也傻呼呼的跟着坐下,還是第二排呢。

這時發現表演 2:30 才開始,一直到四點,我想一下,那豈不是要在這裏花上三個小時?

但原來三個小時還是小事,最慘是盤坐在地上幾小時,對我而言實在是酷刑。

雖然舞蹈也算精彩,但我的老骨頭可真受苦了。

美術館二館對面是「臺南地方法院舊院」,現在是一個司法博物館,免費進場,也值得順便一看。


走到「國華友愛新商圈」,主要是去找小卷米粉。小卷米粉是台南著名的食品,在這裡的「邱家小卷米粉」比較出名,通常都大排長龍,幸好來的時候並沒有太多人,而且移動得極快,三數分鐘不到便拿到米粉在吃。


另外也去試試「金得春捲」,裏面放了許多不同的食材,有甜有咸,十分矛盾。

之後再到處逛如「神農街」和「林百貨」之類,吃了一個燒肉飯之後便回高雄。


第二天去「蓬池潭」,環湖走了一圈,計有「龍虎塔」、「慈濟宮」、「春秋閣」、「玄天上帝像」、「左營孔廟」等,另外更有五六座規模比較小的廟宇。






這裏也有一間十分出名的三牛牛肉麵,味道確實不錯。

最後在「駁二藝術特區」,等到日落西山,便乘的士到機場去。


珠海

因為民主運動開始不久的時候,深圳幾個關口都加強檢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這幾個月都轉移陣地去了珠海過周末。除了九洲港關口幾乎沒有檢查,海路也比較穩陣,以防遇上封站堵路。

以前去珠海都只是為了去澳門時節省酒店房租而住在拱北。雖然以前也去過珠海的一些景點,但就沒有好好的看過這個城市。

這幾個月應該也來過至少七、八次,以探險亂逛找景點的一貫作風,對珠海也加深了認識。

拱北給人的感覺是髒亂的,但珠海其他地方和拱北區的差距很大,雖然不能說繁榮先進,但基本上都乾乾淨淨,感覺舒適。

她有很濃厚的渡假感覺,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她非常長的海岸線,而在海岸線上全都是沙灘。當你走兩步便會看見沙灘的時候,不期然便會產生一種渡假情緒。

商業活動似乎不是很多,勉強來說的那一個商業區也只是有疏疏落落的高樓大廈。

另外和深圳或其他大城市不同的便是,珠海女孩的打扮比較樸素,而且那種小個子偏黑東南亞模樣的面容,十分常見,可能正正就是因為她還沒有太大的經濟發展吧。

釜山、大邱

上次去首爾時發現每年會去韓國兩次的我,今年竟然在 10 月才第一次赴韓。不料突然想在 11 月自製長周末去看紅葉,選擇了釜山。結果一年兩次的習慣得以保存。特此聲明,不是故意,只是碰巧。

照舊凌晨 2 點的航班,當地時間早上 7 點左右步出釜山金海國際機場。因為只三天所以沒有帶行李箱,連酒店也不用先去,直接開始旅程。

首先去到南浦洞,打算去吃我每次都吃的牛肉湯店,來到時看見對面開了一家新的店。常去的那家竟然一個客人都沒有,新的店卻客人眾多,所以便背叛舊店去試一下。吃罷覺得味道幾乎一般的好,價錢卻便宜了三成,難怪客人都跑到對面來。


不過這卻令我想到,在韓國吃牛肉湯,不論在哪裏都好吃,而且味道都差不多,照道理這是不可能的,但事實卻又如此,難道全韓國都由同一家供應商賣牛肉湯料?

吃完飯後走到釜山站買明天的火車票,在地圖上看到附近有一個叫「168階梯」的地方,距離釜山站不遠,自然過去看看。

原來這就只是一條十分常見的長樓梯。不像香港,在韓國住半山的大部份是貧民,許多時都要走一條長樓梯回家,就算年輕人也不容易,對老人家來說會是 mission impossible ,就此不知是誰在這建了一條路軌升降機,亦變成了一個景點。


.

以前去過那一家由舊醫院改裝而成的咖啡店 Brown Hands 也就在這裏,慶幸仍在,正好在這裏休息一下和給電話充充電。

再逛了一下便到洒店把多餘的東西放下,休息一會後再出發。

不知道為什麼以前一直都沒有想過要去夜拍釜山港大橋,這次還是故意上網查一下有什麼拍攝位置,專誠坐了大半小時大巴車去到影島上面的一個海濱公園。這個位置確實不錯,距離大橋十分之近,亦沒有遮擋物。

反正影島回程途經南浦洞,便走到樂天百貨拍一下影島大橋。在樂天百貨頂樓原來有一個三層的觀景台,景色十分不錯。

時間尚早,便再跑到龍頭山公園,影一下夜晚身上佈滿投射的釜山塔後,逛一下便提早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早上八點的火車去重遊大邱,不足一小時便到達。

大家不要以為我忘記了這次來韓國的初衷,就是看紅葉。昨天在釜山已經發現樹木仍然綠油油的一片,頂多有些黃色啡色,就是沒有紅色。大邱地勢比較北,希望為這初衷盡點綿力。

先吃點零食,便出發到「南平文氏本里世居地」,它是一個古村落,網上看到曾有電視劇在這裡取景而令人注意到這個地方。佔地不大,能看的其實不多,如果你對這些興趣不大的話,建議不要特地跑過來,位置有點偏呢。



打算離開的時候看見路牌指向「仁興書院」,就在對面 300 米處,反正來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自然順便也去看一下,卻發現正在做工程,只有最外面的主樓開放。



.

接着去「金光石路」。金光石好像是一個在韓國地位很高的歌手,可惜我聽都未聽過。這本來是一條滿是壁畫的街道,但也造就了整個區域,變成一個藝術休閑區,氣氛非常不錯。



人稱「東城路商圈」是大邱的明洞,就是大邱市人氣最旺的商區,有步行街、百貨公司、戲院、商店、餐廳等,不論是遊客還是本地人都在這裡,十分熱鬧。

大腸是大邱的招牌美食之一,當然要試試,味道不錯。

在「東城路商圈」一旁有「慶尚監營公園」,是 400 多年前慶尚監營原址,公園地方不大,卻為當地居民提供了一個好的休息地方。至於慶尚監營確實是什麼呢?我也查不到。

最後要去看一下「峨洋鐵橋」。坐地鐵出站後便看到峨洋橋,但只是一條普通行車橋,正自納悶,卻看到不遠處另一條有燈火的橋,這橋在 Google Maps 上並沒有記錄,難怪。走近發現應該是這橋沒錯。

這裏原本是一條火車行的鐵橋,原本需要拆掉,但後來得以保存,並變成了大邱的景點。橋上本來有好幾個位置可以看到下面隱藏的路軌,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大部份都給蓋住了,只剩下中間一段還可以看到路軌。



上次去大邱的時候主要是上山,今次逛市內,初步感覺良好,下次到釜山可以直接住在大邱,而不需要以釜山為基地,反正只是一個小時車程而已。

好了,我依然沒有忘記初衷,但沒有忘記不代表願望可成真,全日便只有在其中一條馬路上看到一些紅葉,算是沒有全軍覆沒吧。

第三天照例藝術日,到「釜山市立美術館」,卻是一個芬蘭設計展。步出美術館看到一些 cosplay 的人,便跟著走,原來 Bexco 有 cosplay 活動。





最後在海雲台過了一個悠閑的下午,吃了幾年沒吃但徇眾要求我吃的活八爪魚,太陽下山才出發去機場。


.

這次在釜山第一次在韓國路上碰上扯皮條,看見單身男性便不停的跟你硬銷,以前不會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