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

今年的七一長周末,本來打算到曼谷的,但我查價錢的當天,竟然發現機票要一萬元!這種價錢實在不可能接受。後來再查了一下台灣,價錢亦偏高,洒店也兩倍,所以便在地圖上找一下大陸的城市。結果選擇了武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隨意。

看了機票和高鐵,高鐵要行車 4 小時 40 分鐘,想想可能仍然比飛機快,而且班次頻密,價格又是飛機的三分之一,更不會斷網失聯,便坐高鐵吧。

至於武漢有什麼呢?到時再說。

早上 7 點的高鐵從深圳北站出發,經過廣州、清遠、韶關、到湖南的衡陽、長沙、岳陽,最後抵達湖北的武漢。

酒店選擇在「江漢路」商區,看來並沒選錯,算是一個十分旺的地方。

江漢路步行街有點像上海的南京路,尢其是在兩旁的一些西式建築,後來查知原來武漢當年是被洋人相中,僅次於上海的「國際」大城市。


這日整天下雨,氣溫便沒有很高。當朋友知道我去了武漢的時候,都在問我去火爐幹什麼。這時才想起武漢有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美譽」。

特意上網查一下,原來四大火爐包括武漢、南昌、南京和重慶,碰巧除了南昌之外我都去過。但據說根據近年的數據,新四大火爐現在分別是重慶、福州、杭州和南昌;武漢,已經被淘汰了。

回說旅程,在武漢的第一餐自然是武漢特色食品「熱乾麵」。麵條加上醬油和芝麻醬,再將之攪拌進食,有點像上海的冷麵,這卻是熱的。我點的加了肥腸,其實並不正宗,不過味道很香。

接着找咖啡店,亦是在這個時候發現,武漢的咖啡店並不多,反而星巴克卻見過不少。

接着隨意挑些舊街小巷亂走,朝長江大橋方向進發。

先到了橫跨「漢江」的「晴川橋」,從這裡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匯進長江。

再走便是長江一旁的「漢陽江灘」公園,環境不錯,不過地點不方便,當地遊人會來的應該不多。

長江大橋有兩層,上面一層行車,下面一層是火車路軌,看樣子行人是可以走上橋的,但不知為什麼本來大橋兩邊的橋頭堡不再開放,亦即是說,我必須找到半山上的大橋車路才成。當然,這不可能難得倒我,在穿過住宅小區背後的山路和路軌下的隧道後,終於找到這條馬路。走到橋頭堡向下望着不久前自己站著的位置,真的有點恍如隔世。


大橋的另一端便是武昌區(武漢由武昌、漢口、漢陽三部分組成,有點像香港的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戶部巷」了。可是除了有些吃的攤檔外,整體並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有點令人失望。而且一邊圍封了在做修復工程,更加沒趣。

提到修復工程,事實上整個武漢市都在大規模的修復重建,規模十分龐大,到處都是已經清理好的地盤或已拆卸了大半的舊房子,圍板處處,十分不便。

「黃鶴樓」和「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亦在「戶部巷」不遠處,不過因為時間缺乏安排的關係,結果三天都未能入內參觀。

武漢感覺基本上頂多算是一個二線城市,大型新穎的商場欠奉,就是小食店也不像其他城市多,反而多是賣衣服日用品的。

最後在「蔡林記」吃了湯包和重油燒賣做晚餐後,回到「江漢路」,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到新建的商區「楚河漢街」,這裏明顯比其他地區摩登得多,環境乾淨舒適,店舖的種類亦頗多,比較方便遊人。


「武漢大學」就在幾公里不遠處,面朝東湖。而最特別的是在大學「凌波門」前有一用鐵欄圍出來的泳池,算是景點一個。

武漢大學本身亦是景點一個,主要是由於校園內種有櫻花,在櫻花盛放的日子確是遊人眾多。但在這火爐天,自然半片櫻花葉子也沒有。

在江漢路附近有一個舊村「江漢村」,中西風格合併,以前能在這裏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今天當然不再是那一回事。


最近一天先到「古琴臺」,相傳是俞伯牙偶遇鐘子期,及後絕弦的地方。入場費 10 元,算是低級景點一個。

四百年歷史的「歸元古剎」,其規模便大多了,不過亦是在維修。看着維修工人在上漆,心裏不期然想到,你們專業嗎?會破壞歷史嗎?

最後到「一元路」感受一下舊日租界的氣氛。這时候卻下起大雨來,只好提前到高鐵站,踏上歸途。

整體來說,我覺得武漢並不是很適合我的風格,為什麼我也不能準確地說明,可能自己準備不足吧。

Advertisements

釜山、大邱、慶州

上次提到的台灣「禁賽令」,始發於前年去台中和釜山的兩個旅程,都突然讓我覺得十分無聊。雖然我沒有把禁賽令伸延到韓國,但碰巧上月去台灣後便隨即再來釜山。

自從有了上次買火車套票的經驗,今次自然繼續此模式,這樣便不會對釜山產生厭倦了。

不過後來算了一下,韓國的火車套票遠不如日本的化算。事實上,如果一天你只坐一程車來回的話,其實買套票更貴,不像日本的隨便坐一程都已經值回票價。

由於去日、韓都是坐凌晨班次,意味着我通宵未睡,所以一般第一天都只會留在市區。

吃過早餐、喝過咖啡之後便到釜山站把明天的票先訂了,然後去「機張市場」吃雪蟹去。

雖然要坐一小時的巴士,既不是特別好吃,價錢也不是特別便宜,但機張就是已經出了名,亦可以為第一天的時間浪費掉一點。

回來時本來打算到海雲台逛一下,但結果去了「釜山藝術博物館」便直接離開了。

下午來到南浦洞,吃了一個超級大盤的炸雞,噢,對不起,應該是「點」了一個超級大盤的炸雞才對。在下不才,三份一也吃不下。

晚上回到西面,吃過晚飯後便回酒店休息。明天還得早起呢。

第二天去大邱,早上 7:58 的火車,六點便要起床。至於大邱有什麼景點,上車才看吧。

一小時後到達東大邱 KTX 火車站,在市區略為看了一下,在「西門巿場」發現一種我未見過的湯麵,樣子有點像麵疙瘩,上桌時樣子清清淡淡的,但當你加上辣醬和豆瓣醬之後,味道還真的挺不錯的。

之後去爬「前山」。上到半山有纜車可到山上瞭望台,從瞭望台再走一公里便到山頂,山路並不難走,景色也算不錯。



下山之後再到處看看,然後便回釜山。

第三天本來要去全州的,但在釜山並沒有火車直達,而需要轉三次車,所需時間比從首爾去更長,所以便臨時改變計劃,去慶州。

在車上看了一下資料,原來慶州有被稱為「沒有牆壁的博物館」,整個城市都是彌漫著歷史。當然在這樣的一個城市,你也別妄想會有什麼大型商場之類。所以如果你對歷史沒興趣的話,慶州會把你悶死的。

慶州的 KTX 車站距離市區十多公里,到站時我還以為自己去錯了地方。另外這種城市也不會有什麼英文顯示,你得有心理準備。





最後一天留在釜山,去了「民主公園」和附近的文化村,跟着回到南浦洞吃吃逛逛,便回西面取行李到機場,踏上歸家之途。




台北

經過 2017 年的「禁賽令」,今年台灣終於可以回復她在我的旅遊目的地候選人的資格了。

乘坐週五晚上 10:25 的飛機,到達位於西門町的酒店時已經大約凌晨一時多了。

放下行李走到街上,凌晨 2 點仍在營業的就只有酒吧了。

幸好酒店對面的魷魚羹小攤仍然在開,買來作宵夜最好不過。所以我繼續住在這酒店是有原因的。

正式的第一天早上在「呻尚寶」吃了一個吐司早餐,然後走過麵店又忍不住進去吃了冷麵和貢丸湯。兩頓早餐下來剛剛好。



下午嘛,探了兩家咖啡店,環境食品都十分不錯。




晚上在板橋逛了兩家誠品,在「湳雅夜市」吃了鴨血臭豆腐與爆槳小籠包兩家店做晚餐。

天氣熱,自然要吃冰。這個烏梅冰,雖然是我至愛,卻是一個就夠了。

第二天又是吃了兩頓早餐。




之後先到「剝皮寮歷史街區」看看。雖然離西門町不遠,但不知為何這麼多年來都一直沒有去過。


然後去爬山,爬虎山。

虎山距離市中心不遠,而且不高, 不用 20 分鐘已經走到山頂了。上山有多條路徑,都可以直達「虎山觀景臺」。這次目的是希望遠眺台北的日落景色,所以我是四點左右才過來的。

反正早到便在那裡等,可惜雲太厚,看不到落日。大約 6:20 太陽下山,7 點左右天全黑,拍完了下山,竟然沒有路燈。




結果只好用電話來照明,反正路也沒有很長。

下山到「幾米月亮公車」拍拍照,順道到誠品看看有什麼可以敗,再到夜市吃晚餐,完成這一天。


第三天只以一碗牛肉麵做早餐,在一家氣氛十分不錯的咖啡店充電之後,向「貓空」出發。

怎料纜車正值維修兩周,又不想坐公車、的士上去,結果原路返回。

改道「松山文代創意園區」,正值幾家大學的畢業設計展,好些設計概念都不錯。園區內亦有一些獨立設計師的攤檔。一旁有一個十分時尚的大建築,是什麼?不就是誠品。


晚上到東區吃滷味,喝咖啡,輕鬆過了這個晚上。

最後一天在永康街吃喝過後,再到「台北當代藝術館」看展覽,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出發機場。


巴黎:再說一點

這次的巴黎之旅,事後工作算是做得最多的了,看看上周的遊記,只是選擇性地記錄一點,篇幅便比以往的長了許多。

處理照片便已經花了幾天的時間,拍了 1000 多張,最終保留了不到 200 張,工程浩大。

拍的照片多,當然主要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到巴黎,要拍能拍的東西自然會比較多。正如我第一次去任何其他的城市一樣。再加上巴黎讓我想拍的建築比其他地方多得多,結果便差點把記憶咭擠滿。

我是一個步行天王,在巴黎的時候更破了歷來紀錄。卻也發現,在巴黎要找洗手間並不是那麼容易。首先他們並沒有什麼公共廁所,要用的話便只有使用吃完飯的餐廳廁所。間中路邊會有一個臨時式的廁所,但因為並不常見,最好還是在每次有機會的時候便先上一下洗手間。在遊客多的區域,都沒有什麼商場,自然也沒有洗手間可以借用。另外一個可能是火車站,但火車站洗手間是收費的,每次盛惠 0.8 歐元,亦不是每個火車站都有洗手間。



說到廁所,第二天我亦發現幾乎所有餐廳廁所都設在地庫,我猜想原因可能是因為巴黎許多仍然源用着舊有的建築,百年前自沒有預期排水系統這東西。到後來城市建設起來後加上去,最方便快捷便宜的辦法便是加建在地底,然後將所有建築都向地底加建一層,接駁上系統。當然如果是新建的大厦便沒有這個現象。

呀,還有,法國人十分不守規則,交通燈號前行人大都不怎麼理會,地上垃圾亦十分多,可能這便是法國人隨性的浪漫吧。

巴黎

今年復活節假期一直都想不到要去哪裏,經過多番轉折,最終多拿了兩天年休假期,選擇來到巴黎。

因為自己的假期比較緊張,又或者是自己人比較緊張,一般不會放多過一天的假,所以一直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飛機上。香港到巴黎要坐 13 個小時,來回兩程便多過一整天了,既浪費時間,又坐得難受,再加上時差,首兩天還真的有點辛苦。

晚上 10:50 的航班,大約在法國時間早上 6 點到達巴黎 Charles de Gaulle 機場,因時差關係倒賺了 6 小時。

剛到步機場時便覺很混亂,指示不足,找到機場火車站時又花了些時間才搞清楚怎樣買車票。幸好我單獨出行多,比較勇猛,才不致於坐的士了事。

8 點多到了位於 Madeleine 區的酒店,服務員說可以直接給我客房,省卻了一點麻煩,亦可稍作安頓,洗洗澡,給手機充一下電才出發。

今次行程幾乎沒有半點規劃,只是在出發前於地圖上標示了 20 來個地點,幾天下來發覺走了許多冤枉路,同一區的景點往往分開兩天去,浪費了一點時間。不過幸好都在市區內,頂多半小時的車程而已,而且七天的假期對我來說感到無比的充裕,時間浪費得起。

突然想起要說這個,是因為我連第一天打算先去哪也未決定。走出洒店門時還在想: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為免混亂,以及過長的篇幅,我決定今次不以日記行程形式去記錄這次的巴黎之旅,而是以地點和感想為骨幹。(你看,還未正式開始已經寫了這麼一大堆了)

隨意向著 Eiffel Tower 的方向漫步,一路上眼前盡都是歷史建築,而且保存得很好,也仍在使用,讓人有一種活在歷史中的夢幻感覺,感覺實在非常棒。

可惜遇上看來是巴黎的城市翻新,整個城市到處都是維修工程,而且都在下雨,天色昏暗,實在美中不足。

過了不久 Eiffel Tower 終於出現在眼前了。當然在過後的幾天中還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到她。Place du Trocadero 便是一個極佳的觀看點,而 Pont de Bir-Hakeim 亦十分不錯。



說到 Bir-Hakeim,巴黎的自由神像便在這裡不遠。

之後到訪 Musée de l’Armée 和 Tombeau de Napolean,在不同的天色下感覺也不一樣。


Pont Alexandre III 是一條著名的橋樑,橋的另一端便是 Grand Palais,一個本身便是藝術品的藝術展覽廳。





接二連三的衝擊實在讓我受不了。這雕像,這建築,以前都只有在書本上看到,今天我卻被它們包圍著。都太漂亮了。

目不暇給,應該就是這樣子吧。

幸好這種震撼的感覺在第二、三天開始慢慢減退,不然心臟真的受不了。

可能因為 jet lag 的關係,第二天 5 點便醒來了,坐在床上都不知道幹什麼好,結果便決定出門吧。法國的餐廳開得晚、收得早,凌晨五點多在路上瞎逛,朋友們看見我的 IG 還在為我擔心,都叫我小心安全。

不知怎地走到了 Louvre 來,這時候天也開始亮起來,便在這裏欣賞一下沒有人的 Louvre 和金字塔。當天晚上再來看燈光下不同的感受。



反正時間尚早,這時便決定到Chateau de Versailles 去,車程才半個小時左右,可惜排隊的人成千上萬,只好過門不入,在 Versailles 區逛了一個下午,回巴黎去。


來到巴黎,基本上每天都會經過 Rives de la Seine 塞納河,據說在 Pont Neuf 上看到的景色最美,是否最美我不知道,但夜景確實很美。

Pantheon 據說是至今保存得最好的古羅馬建築之一,很有氣勢。

Cathedral of Notre-Dame 不用我多說,公認是最美的哥德式教堂。



在它的正對面是警察總部,晚上兩起藍白紅的燈光,又是一個景點。

Sainte-Chapelle 和巴黎法院並排在一旁,繼續衝激你的眼球。

Sacre-Coeur Basilica 位於巴黎市區最高點的羅馬天主教堂,但老實說也沒有真的很高,我走樓梯上到去之後才發現原來一旁有吊車服務。遊人一般的多,便沒有進去了。


而 Arc de Triomphe,又怎可以不來朝聖呢?


對很多人來說,來巴黎是為了購買名牌,因此 Lafayette 的名氣不比 Louvre 低。因為朋友告訴我頂樓可以開放給遊人,而且景色很美,可以從遠處看到 Sacre-Coeur,便過來看看。來到的時候嚇了一跳,發現原來 Lafayette 真的已經變成了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說到中國,中國人的足跡遍佈全世界,巴黎自然也有一個華人區,無意中發現這個華人區位於 Choisy 和 Olypiades 之間。一走進來便看見滿佈中文和越南文,去到中菜館和越南菜館,但卻沒有常見的唐人街拱門。

Jardin du Luxembourg 是一個很漂亮的公園,我來的時候很多人在遊戲玩耍,有老有少,氣氛十分好。

這裡的 Luxembourg Palace 亦是法國參議院所在,守衛十分森嚴。


其實巴黎漂亮的建築多都數不清,只是我看到亦有拍照的也不能在此一一盡錄,更不用說看到沒有拍的,和根本就沒有看到的了。

這時候你可能已經發現,所謂必須去的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以及至今提到的景點我都沒有進去,對於一個討厭排隊的人來說,我真的沒辦法。

基本上,巴黎不要說是一線的博物館或藝術館,就算是二線的也總是大排長龍。除了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 外,我亦去了 Musee d’Orsay 及 Le Centre Pompidou 兩處,人龍說雖不如前者的長期,但總也有百多人在排隊吧。

但巴黎藝術館處處,要找上一兩個沒有太多人排隊的,總仍能辦到。我結果便去了 Marmottan Monet Museum, Picasso National Museum 和 Rodin Museum。




幾天下來對我而言最大的問題是吃。不是因為不習慣吃西餐,而是總不成一天三餐都進正式餐廳吃,但又沒有什麼輕食,整天對著牛角包並不太好受。

另一個問題便是晚上沒地方去,不要說宵夜,就算想買瓶飲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根本沒有便利店!結果要靠地鐵站的售賣機。想吃東西吧,在見到的時候便必須先買下,晚上帶回酒店。

巴黎的物價也高得驚人,一個牛角包便賣 3-4 歐羅,比香港貴幾倍。

這裡的地鐵只在進站時驗票,出站不用,所以有時候會看到有人在出口等候,在閘門關上之前衝進來。

法國人走路也很急速,這令我有點驚訝的。一直以為法國人慢活,但看路上行人半點也不慢。

警號,包括警車或救護車,每天至少聽到五次以上,是治安真的那麼差?還是有關部門濫用了警號?

巴黎養狗的人超多,連許多流浪漢都會帶著小狗一起行乞。因此,路上「地雷」還頗多的。

我有看過好幾次法國人問陌生人拿香煙,我也被問了三次,問的人也不像是流浪漢,他們問得很自然,你不給他們也沒有什麼,一個有趣的現象。

不過除了這些有求於人的,整體而言我覺得法國人算是十分不友善,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討厭說英語的人,還是討厭亞洲人,又或者是以上皆是,反正感覺十分不好。

浪漫的城市,在我來說實在感覺不到。

関西

又到了農曆新年的日本之旅,今次輪到落腳大阪,打算向西出發。

當然西面只是一個構思,並沒有實際決定了要去那些城市,唯一一個預定了要去的便是廣島。

照舊的凌晨航班,照舊的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照舊的因為一天沒睡所以全日放慢腳步,什麼地方都不去,只留在大阪市內。

到酒店前在天王寺火車站已經吃了一個早餐,放下行李在心齋橋再吃第二個早餐,然後到「梅林天空大廈」去。這座外型獨特的大廈自己一直都只是從遠處觀看,用來花在旅程第一天最適合。

大廈的 27 樓有一個藝術館,而頂樓的展望台開放給公眾,入場費 1,000 圓,值得與否便見人見智了。



傍晚到車站打算先把明天去廣島的票訂了,卻原來這個 JR West Pass 不可訂位,只能坐自由席。不過實際上對我並沒有影響,人不多車廂自然不會滿座,反正有座位。

晚上重訪「北極星」蛋包飯,簡單直接,沒有新式的花巧,卻一樣的好吃。

飯後在心斎橋稍為逛了一下,到著名的 gram 吃了個甜品,打道回府。

第二天罕有地似乎仍然有點累,反正沒有訂票,便改變行程,去一個近一點的目的地。

之前從書上看到一個十分特別的寺廟,位於淡路島由安藤忠雄設計的「本福寺水御堂」,廟堂是建在地底的,地面是一個尺來高的蓮花池,從中間的樓梯「走進水裡」。到了下面仍要繞一圈才走到水御堂的「入口」。設計卻把天然光引進地底,十分特別。



這「本福寺水御堂」所在說實在也有點奇怪。巴士站渺無人煙,走進去那裡怎看也只是一般農村,卻隱藏着大師的作品。

之後回到神户三宮駅附近的商區、唐人街遊逛,華人的新年醒獅還吸引了一大群人圍觀。

第三天終於輪到廣島了,早上乘新幹線不到兩小時便到達 330 公里外的廣島。

先到「原爆遺跡」,是原子彈爆炸後唯一沒有完全倒下的建築物。一旁是「廣島和平紀念公園」,也算是來廣島必到的地方。



「原爆遺跡」身後有一座新建的「紙鶴樓」,設計特別,頂樓半開放式的,另有一長廊圍著大廈從頂到地下。入場費 850 圓,值得一去。


在「廣島藝術中心」打了個轉後到「廣島城」。一走進內便總覺得怪怪的有點什麼不對勁,猛然想起這座城也在原爆時被摧毀了,這完全就是新建的仿製品,難怪腳下踏著的並非會之之作響的木地板。

「縮景園」據説是仿照杭州西湖的面貌建造的,也算不錯。

在廣島你會發現到處都是代表和平的標語和藝術品,說到底整個廣島當年變毁於一旦,這裡居民嚮往和平的心不難理解。

第四天不想再坐同一路線往西,心想來大阪這麼多次都沒有去什麼和歌山呀,奈良呀,這便到和歌山吧。

和歌山雖比廣島近得多,但可能因為沿途城市比較多,車行不快,所需時間其實也差不了多少。

走出車站時已經覺得人很少,到了三井寺駅更有如死城般。

「紀三井寺」和「紀州東照宮」是在火車上從 google map 上找到的,都是超多樓梯要走的。


從紀三井寺下來時便打算走到東照宮去,打算在路上看到什麼有趣的便吃吧。但一路上飯店十分少,可說根本沒有,結果走了差不多一小時看到便利店便決定不再找了,就在這裡吃吧,反正日本便利店的食物也很有質素。

後來發現溫泉酒店很多,原來這裡主打溫泉,所以逛街的人少吧。

「和歌山城」又是一個特多樓梯的城。為什麼和歌山人這麼喜歡把東西都往山上建去?

早點回大阪,到大阪最高建築「阿部野橋車站大樓」上的 Harukas 300 頂樓觀景台。入場費 1,500 圓有點偏高,不過有時候也該做些遊客做的事,而且從上面看大阪的夜景實在不錯。


如果不想付錢上去的話,在 16 樓的購票大堂也有一個觀景台,完全免費開放,但只限日間。

第五天去的是姬路,主要當然是為了國寶級的姬路城了。姬路城聽說也是眾多日本城之中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個。

火車到站,在月台是已經可以看見遠處的姬路城,感覺好像整個城市都是圍繞着姬路城而建設的。

從火車站走路過去大約十來二十分鐘左右,由於姬路城一直在面前視線之內,感覺並沒有很遠。

來到城下,感覺真的比其他的城規模要大得多。入場券 1,000 圓,算高的了。


姬路城的一旁有一個小庭園名叫「好古園」,反正在此便順道也看了,可惜有點失望。

中午回到姬路駅,試一下「明石燒」。明石燒可能是章魚丸子的前身。上菜時會連清湯一碗,吃法是將之浸在湯裏再進食,特別,但不見得很好吃。

下午的目標是「書寫山圓覺寺」。

在姬路城駅前巴士站一旁的服務處買套票,包括巴士和纜車來回各兩程,合共 1,300 圓。

對,是纜車,因為「圓覺寺」基本上覆蓋整個山頭,雖然我猜想必定有山路可以走上去,但坐纜車上落應該是一個較好的選擇。因為我後來發現就算從纜車站走到上去圓覺寺本堂的路程也不短。

不知道是否時間不對,不論是在姬路城或者是書寫山上遊人都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只有我一個人在山路走,而且山景上的指示並不很清晰,得靠自己的方向感。而且日本太陽下山早,纜車最後一班是五點,所以也不敢太過放肆亂走,此刻回想,其實早上應該先上書寫山,下午才去姬路城,這樣會輕鬆得多。



趁天黑前回到姬路駅,稍作休息乘車回大阪。在大阪駅看見便當店,心想不論是在台灣還是在日本我都沒有試過吃便當,今天便試一下吧,不過感覺普普通通而已,不是我的菜。

最後一天只留在難波附近吃吃逛逛,趁機會整理一下照片,轉眼三時三十分,該去機場了。

南京

本來每年的元旦假期,因為與聖誕節太接近,就算元旦在周五或周日成一個長周末,我也只會到一些比較近的地方。

今年一樣,一直在找一些大約兩小時火車程的城市。一天在吃長沙臭豆腐時,決定了去長沙。

那知到了可訂票的第一天,卻發現所有票都賣光了。隨即發起救亡行動,可是就算查一些距離差不多但聽也未聽過的城市,結果仍然徒勞無功。

原來大陸也有許多人趁着元旦假期回家短聚。

納悶了半天,想不到能去哪裏,本來台灣最合適,但既然已規定了自己 2017 年不去台灣,只好另找目的地。

最後在沒有特別原因下選擇了南京。

南京我在 2008 年曾經到過兩天,把舊照片對照一下,當年應該有去過「獅子橋」和「明孝陵」。

從地圖上看,南京的景點比較集中在市區,應該很容易便把它們全幹掉。不過後來卻做不到,這是後話。

早上到達「南京祿口機場」,先在地鐵站買了交通卡,一小時左右到達在「新街口」區的酒店。店員讓我早入住房間,便先洗過澡,把帶了衣服都穿上,似乎剛剛好。現在雖 10 度,晚上可能還會再冷一點。

走在路上,除了溫度外,樹葉都是黃黃的落得一地,更像秋天。

這時也見識了大陸的霧霾,手機上的天氣報告也顯示着空氣質素有害健康,雖然我並沒有感到呼吸困難,但第二天卻真的開始有一點咳嗽。



在新街口胡亂吃了一個菜飯之後,找到一家咖啡店,名叫「嶼」,氣氛不錯。他家的招牌咖啡叫什麼「髒咖啡」,分黑白兩款,賣相非常特别,而且味道也好,結果我喝完黑的再點白的,算是一個好開始。

「先鋒書店」在南京有幾家分店,其中一家是地下停車場改建的。地下的行車指示也故意被留下了,綽頭十足,變成了一個打卡熱點。只見有三分一人都帶著相機,九成人是在拍照的。

我略為逛了一下之後,便到附近的「南京大學」補充一點靈氣。這校區卻並不大,老實說沒有什麼看頭。

順着路繼續向「獅子橋步行街」進發,這裡的規模比我記憶中細得多,十分鐘我已經由頭到尾走了兩遍,而且商店並不吸引,可以忽略。

「玄武門」和「玄武湖公園」就在附近,自然一并處理。在這裏我可以看到南京的城牆到處都是,而且規模很大。


今天實在累了,早早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也沒有很早起床,步行到「熙南里」,看來又是一個舊建築群翻新的購物飲食街區。不過規模細小,而且時間尚早,店基本上都還未營業。

不過我來這區的目的本是喝咖啡而已,咖啡店叫「魚缸」,本以為只是一家像樣一點的咖啡店,結果卻有點驚喜。雖然不及昨天「嶼」那麼驚為天人,但也給了我一杯不錯的咖啡和蛋糕。

看過有稱金陵第一園的「瞻園」之後到「夫子廟」,是歷來的文化集中地。這𥚃也是遊秦淮河的一個好去處,遊人,自然也集中在這裏。


由於人多,我也只是略為逛了一會便離開,向「老門東」出發。


老門東自古是傳統的民居。門東,就是「中華門」的東面,現在已變成一個文化街區,除了飲食之外還有許多獨立藝術設計商店在此,感覺不錯。


「中華門」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大的城門,又稱「甕城」,門票 50 大元,可走上城頭漫步。南京的城牆保存得比較好,我沒有把城牆走完,反正我在走回頭的時候仍未看見終點。


夫子廟和老城東距離很近,而兩個的規模都不小,如果真的要好好逛一遍的話,一整天免不了。

吃過晚飯後來到在「總統府」旁的「1912 洒吧街」,晚上十分熱鬧,不過既然我不好杯中物,到此一遊便是了。

看一看手錶已經 11 點多了,便走回去新街口看看有沒有元旦倒數活動,到達時看見滿街都是年青人,我便覺得沒有來錯地方。果然其中兩幢大廈亮起了倒數燈飾,氣氛還是不錯的。

最後一天為了盡量嘗試南京的地道美食,便吃了兩頓早餐,之後到「閱江樓」,希望可以遠眺一下長江美景,可惜那個該死的霧霾把長江藏了起來。


在閱江樓下山隨即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參觀一下。本來我對看這個紀念館並沒有很期待,畢竟南京大屠殺固然是民族悲劇,但每當我想到為什麼比日軍多幾十倍的南京人民都只是引頸就戮而不團結起來抗爭,心裏便總不是味兒。但既然來到南京,不來看一下又好像有點大逆不道。



最後本來打算去的總統府也不夠時間了,只好作罷。

幾天下來,我發現南京的服務態度和上海差不多,都是愛理不理的。不同的是,南京的人說話聲音比較輕,有幾次我都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

南京的景點雖然集中,但規模都很大,一天要跑上三個景點以上實在十分倉猝,就算已經去了的地方也未能好好的看一下,看來可以另擇日子避開人潮再來玩一下。

後記:在上載此文時無意發現南京竟然在下雪,而在我到首爾前兩天也下過一場大雪,看來我真的會下雪無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