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閹

上周說過中國國慶假日幾億人次全國到處遊走,髒亂是難免的了,反正可以清理。

至於較嚴重的破壞文物,過往也已經聽說過多遍了,遍佈全球。今年,在大陸內便有兩件比較矚目的。

先有丹霞,後有西湖。

這個丹霞,不是廣東的丹霞山,而是陝西的波浪谷丹霞地貌景區。以往已經因為遊客常常不理會禁止而越過圍欄踩踏岩石,造成沙化現象。至於隨便刻字的行為更是屢禁不止。這種上億年的地理環境,根本不會自我修復。

而在西湖,一個叫「平文濤」的人一夜爆紅了,因為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假山上,導致杭州人固然氣炸,網上熱議也是一個個的罵,要抓他出來。

不出奇的是,有網民評論:「保護不了就別開放了,總是期望依賴人性自覺,人性是關的住的嗎?抓啊罰啊往死裡教訓啊!」

就算是近月常見的火車佔座個案,公眾評價仍然是「違規成本太低」。

這又回到上周說到的話題了:人民不思自我改變,而選擇閹割自身權利。

當然,在一個你反對我也會管會監控的國度裡,你這樣的要求自然極速實現。

西湖景區公安幾天後便順水推舟,公布加強視頻監控。人民聽到,還在拍手叫好。

中共維穩功力之高,世上無出其右。比北韓之強壓,實在高明太多了。

Advertisements

國慶長假期

過去一周是大陸的國慶長假期,幾億人在國內東奔西跑,人流量之多真不可以說笑。

因為人多,各市車站之類的地方自然會比較髒亂。

電視看到澳門新聞節目,說澳門關閘每天有四、五十萬的人次進出,關閘外的地上到處都是垃圾。

記者還走去訪問正在排隊的大陸遊客對此有什麼看法,各人的意見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有一個是共通的,就是認為澳門應該加強衛生監控和懲罰力度。

我不知道你看後的感覺如何,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為什麼大家都沒有想過從自己做起,而只要求人家加強管理和懲罰?

那是否說,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能否盡公民義務。更有甚者,就算有人監管,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可能一樣會置之不理。

成龍以前說過一句說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當時香港人聽了很不高興,從此把成龍定性為賣港賊。不過如果這句話是今天說的,香港人聽了可能沒什麼,因為成龍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就此事來說,中國人原來便從不介意被人管,甚至希望有人來管,就是放棄自己的自由也不會自律,情願讓官方權力無限放大。

有時候他們維權什麼的,只是因為自己的錢被人家騙了,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權利受到損害,更不會是整個社會的自由這樣的大是大非。

所以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維權,而是輸打贏要。

當年李怡便發現大陸人在大陸和新加坡都沒怎麼搞事的,便說:「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

或許,他們在國內受壓抑太久,一出來便解放壓力,反正「好佬怕爛佬」,撒賴,在文明地區總能拿到一點著數。

東亞史

早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報道台灣教育部打算把高中歷史「中國史」併入「東亞史」。

我聽到時候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有創意!有種!

我對台灣教育部這安排的詳情並不知曉,對歷史學說更沒有什麼認識,所以只是說一下個人感想。

我亦不打算考慮此行動背後的政治意義,藍綠自有一番惡鬥,中共自有一輪漫罵,不必再由我來說三道四。

一個地方有自己的歷史本並無不妥,不一定必須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條村莊,也可以有自己的歷史。

再說,華人散居世界各地,也沒有要跟著讀中國史。馬來西亞的華人讀馬來西亞歷史,美國的華人讀美國歷史,正常不過。他們可以去了解中國史,但不能迫他們只能讀中國史。

如果你想說情況不同,因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沒回應。我早說過不談政治。

我只是在想,這台灣史,他們打算怎樣寫。

是打算從原住民的角度去記錄嗎?原始資料足夠嗎?

但,正如 Joachim Peiper 那耳熟能詳的說話指出:

“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 and histories of the vanquished belong to a shrinking circle of those who were there.”

在台灣,勝利者是當年的國民黨,今天的台灣政府,寫到國民黨「入侵」台灣的時候,又該如何下筆?

希望不會是什麼「解放」台灣。

再說,時間也不長,才幾十年而已。就算從民國開始,也只是 107 年而已。這部分的近代史,以中學課程而言,三個月內應該可以教完。

香港中學的三年中國歷史課程,是又遠古商朝到近代,不知道台灣的課程如何安排。

本能

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則中國大陸的舊新聞,話說今年 4 月在河南駐馬店市,有一個女子被車撞倒,卻沒有人去幫忙。女子在倒在地上幾十秒後,被另一部車碾過,結果證實死亡。

這其實是 2011 佛山小悅悅事件的翻版。當時 2 歲的小悅悅被車撞倒在路上,幾分鐘內 18 個人路過,其間亦有第二輪車碾過,沒有一個伸出援手。

跟小悅悅一樣,這段視頻在 6 月被公開了之後,幾小時內已經有幾萬評論,網民怒罵當時的目擊者沒人性。

不同的是,今次是一個成年女子,意外發生一個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

我已經不想再談論原因,在小悅悅事件時已說過了,基本上看法不變,也可以套用在這裡。其實現在想想,那些什麼「背負著太多」的原因,也是得先經過思考的。如果助人之心根植內心,本來就不用思考,第一時間已經本能地跳出去救人了。

當有人一拳打過來,你一是揮手擋格,一是側身躲避;當你看到有人將要掉下井𥚃,自然伸手把人拉著。這中間,並沒有思考的空間。

所以雖然當時官方民眾都高叫「請停止冷漠」,但六年過去了,似乎沒有多大的成效。

可能因為,這些本能反應,並不存在於中國人身上。中國人的本能,是置之不顧。

無論如何,今次我其實只想說一些其他的枝節問題。

第一,為什麼白衣女子會站在路中央?如果她不是站在那個位置,這次悲劇根本不會發生。

其中一個可能是她過了一半馬路時交通燈號轉紅,所以被迫留在中央。但如果是因为她不理會交通燈號亂過馬路而被迫留在中央的話,那某程度上她本人也需付上一點責任。

第二當然是關於那部出租車了。

為什麼出租車司機會看她不見而直接把她撞飛?從視頻中看到那個位置光線充足,女子又一身白色衣服,任何一個駕駛者正常情況下沒理由看不見,除非他當時根本沒有在看馬路。

至於司機於撞到人之後並沒有停下而選擇逃離現場,在小悅悅的時候已經談論過了,在此不贅。

第三是為什麼第二輪把已經倒在地上的女子碾過,相信原因和出租車司機大同小異,都沒有在專心駕駛。

據說當時許多人報警了,只是沒有人敢移動女子。

不移動沒錯,但如果人們害怕碰瓷,不碰傷者之餘,也可以選擇其他方式引起車輪的注意,而並非跑得老遠,以表示意外與我無關。

但奇怪是為什麼也沒有人圍觀。正常看到雜碎賣藝也會有二、三十人圍觀的大陸,這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如果有人圍觀,至少第二次的碾過可以避免。

稱帝

習近平任內努力誅滅敵人,終於在十九大成功稱帝,威權是近數十年的共產黨領導人中最高的。

軍、政、國營企業包括石油幫的已經在手,聽說下一步他便要向民企大巨頭如阿里巴巴、騰訊開刀了。

朋友說,如果我是他,我猜也會這樣做。

我心想,我可能也一樣。

當然想做和做不做得到是兩回事。習近平之前領導人肯定也想做,但沒有一個成功。

不是想為習近平開脫,只是如果能在中國大陸這個官場中爬上第一人,權鬥手段是肯定要有的了,而這種人,自然也會想得到更多的權力。說到底,是政治生態,而不只是位置而已。

可能習近平野心大,權力慾強;可能習近平想為國家做一點事而必須先排除異己;甚至他可能只是為了保命,而最佳的自保辦法便是把自己的權力擴大,再把敵人消滅。

就算在古時,就算是皇帝,也不是你想幹什麼便能幹什麼,有許多利益集團需要處理。在民主國家,便更加不可能了。請看看特朗普,上任差不多一年,所有的提議,至今沒有一個能正式通過國會的。而他,已經是最不「政治正確」的總統了。

結論是,如果我是身在中國這樣的一個政治環境裡,我是領導人,可能我也會想像習近平這樣做。但如果我生在一個民主地方,想法自然不一樣,插手民企這回事,應該不會想,也不敢想。

活下去

最近看到一則轉載自英國 Daily Mail 的報導。

報導巴西有一名女孩,出生時因爲一種罕見的遺傳疾病,致令面部骨骼發育異常,雙眼、鼻子及口部等都嚴重錯位。雖然醫生認定她沒有可能活下去,但她的父母卻堅持不放棄。

經過八次手術重建五官,女孩算是活下來了,還剛慶祝了她的 9 歲生日。

可惜,因為她的臉,小女孩不單止交不到朋友,而且常常受到歧視和傷害。

網民的反應大都是支持的。什麼生命的價值、生存的權利之類偉大的宣言。

當然也有人直言她父母當年不應該救她,只會害了她,甚至有人認為這雙父母也太自私了。這些人,自然給網民罵死。

亦有人小心翼翼的說句老實話,覺得女孩的人生將會很難過,父母的苦也挺不容易的。結果,仍然被罵。

要頂著那張臉的既不是自己,生命無價這種言論,難免有點說風涼話的感覺。

不知道你的看法是什麼,反正是別人的人生,人家的生命。

對,生命不應該只看外表,我十分認同。

不過,你的看法可能會在看過那女孩的照片後改變。

.
.
.
.

1504233776_cbab1504233757_47861504233778_c00c-1

辱華

今天看到一則發生在美國紐約的辱華報道

事源有一個華人在一間咖啡店消費後,發現收據上收銀員將顧客名字打成 Ching Chong。事主投訴之後,經理發出道歉聲明,並把該收銀員開除。

該則新聞,人民日報的標題是:「解氣!華人不再沈默忍讓,開具『辱華收據』讓她丟了工作」。

歧視,當然不對,尤其是在美國這個什麼都要求政治正確的地方。

他們甚至連「黑人」這個詞也不敢用,只稱他們為「非裔美國人」。

反而我們中國人還是在叫他們做「黑鬼」。

對一般歐美的人,我們也會稱之為「鬼佬」。

但是為什麼,我們從來只會聽見有辱華事件,卻沒有聽說過有辱美事件,辱英事件?甚至辱日事件,辱韓事件也沒有?

是因為從來沒有人侮辱美國人和英國人嗎?

如果你隨便翻一下中國大陸的網上言論,你會發現辱美辱英辱日辱韓事件,每天至少發生幾千次。

但為什麼中國人覺得沒問題。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連外國人亦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當然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你從來不敢在他們面前說,而只在他們背後自己國內的地方說。人家不知道,自然就沒有反應。

但我覺得,可能另有原因。

歧視究竟是什麼?維基百科這樣定義:「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特質,給予不同且較差的對待。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某族群的利益。」

但實際上,歧視者和被歧視者,通常是有「高下」(這高下兩字已經有歧視成份了,但為了表達我想說的姑且一用)之分的。最常見是你有眼疾我叫你死瞎子,給你較低的待遇;又或者你智商比常人低,我叫你低能兒。

但反過來如果你家境富有,外表出眾,人家叫你死富二代,死白富美,那個富二代、白富美會抓狂投訴你歧視他嗎?

說得白目一點,歧視的意思就是一個比自己高層次的人,不照顧你感受直接指出你低層次的言論和行為。

而感到被歧視和侮辱的,通常都真的是覺得自己比較低等的那一個。

舉個例子,如果你和一個小孩子玩遊戲讓他贏了,然後他說他比你利害,幹嘛你這麼笨的,我猜你的反應必然是哈哈大笑,說小孩子真厲害,難道你還真的會覺得他在侮辱你嗎?

但如果說出這話的不是小孩子,而永遠在班上成績都比你好一點點的那一個死對頭同學,突然間,同樣的說話變成了一種挑釁、一種侮辱。

這樣的例子俯首皆是。

感覺上中國人有時候實在太敏感,套用一句大陸用語:㡳氣不夠。

那個投訴的華人對人民日報記者說:「[她父母]會覺得算了,不要找麻煩,所以就不會出聲。我覺得這樣是錯的。因為你不出聲,他不出聲,大家不出聲,人家會覺得還可以欺負中國人。這個不是敏感的東西,很多人會說你太敏感了,這是個小問題。但是你不出聲,大家不出聲,小問題就變成大問題。」

其實中國人是否就沒有出聲?報導標題所謂的「華人不再沈默忍讓」,聽來好像只是第一次反抗似的。事實上,每次都出聲,而且很多时候都上升到外交層面。今次報導的可是中共官媒人民日報,而非一般民眾網上聲討。對方更加不是什麼官方組織,而只是一個收銀員。有必要連這個也利用去為中國人民製造敵人嗎?

至於欺負中國人什麼的?這是二戰思路。今天,誰還會欺負中國?看看南海,中國不去欺負人已經很好了。

當你什麼時候裡裡外外都真的強大了,便不會再介意小孩子的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