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口氣

之前已經提過這次的反送中運動,再次激發起民、警之間的矛盾,市民又再分開了黃、藍兩個陣營。

記得在 2014 年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多中共的介入,但這次不同了,因為矛頭有直指向中共,中共亦害怕運動會燃燒到大陸其他城市去,所以宣傳攻勢十分強勁,當然連帶五毛也空群出動。

真的是空群出動,因為竟然連我也收到一些五毛的光顧,實在深感榮幸。

除了五毛,當然亦引起一些大陸的網友,忍不住在我的 posts 下留言,雖說不一定是謾罵,但敵對情緒十分明顯。

對於這種留言,我一向都採取視而不見,已讀不回的態度,因為絕大多數情況,是不可能好好地溝通的。

以前還曾經會幻想過可能的發生可以改變一些人的看法,但經過幾次大事件之後,我已經可以斷言,大家都改變不了誰,不論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如此,還是省回一口氣好了。

Advertisements

白色恐怖

香港持續示威,除了最初幾天大陸還希望可以壓下消息,到後來發現事情弄得全球皆知,便索性主動水銀瀉地式的大規模報導,爭取早日為事件定性。由不許提變成鼓勵你去討論,不過當然討論內容只能有一個方向。這大家都懂的。

上周新聞報道說有穿黑衣的年青人在羅湖海關被扣查,要求顯示手機內的照片,看看是否反動分子。

我不出門的話便幾乎每周都會往深圳去,認識我的朋友自然會叫我小心行事,甚至把可疑的照片和影片都先刪掉,以防萬一。

本來他們查的應該主要是年輕人,照理不會打擾到年老的朕,但小心駛得萬年船,既然我暫時沒有打算不再去深圳,亦不想與海關有正面衝突,便既不穿黑衣,亦把有可能被認為反動的照片刪除。

和不同的朋友談論說笑,都說不如在背包插上國旗,或者穿着「我愛中國」的衣服過關。越說越開,毛澤東、習近平、列寧、老馬也被捲進來,都要在我的胸口背上佔一個位置。

這時突然間想起,不久前曾經有一名五毛被揭發口是心非,他的經典回答:「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網上和現實中的所謂愛國人士,我猜真正盲目愛國的只佔極少極少數。他們大都只是在工作。

近日便有幾部香港大電影要退出台灣金馬奬,各藝人也都在發表愛國聲明,以示效忠共產黨。

但這樣下去,我們難免都會變成不會主動出擊的低調五毛。像我這樣情況只是到深圳吃飯喝咖啡的小習慣亦有影響,也怪不得在大陸做生意的人會感到難做。

心裏可能在罵中共,身上卻穿着我愛中國的衣服,為免麻煩,沒有人再有膽公開說一句反對話。

久而久之,耳濡目染,便真的成為了共產黨想要的那一個人。

這便是我們所謂的白色恐怖吧。

天造地設

朋友說起某香港藝人和大陸女星離婚的新聞。

這個男藝人在香港也不算大咖,女的卻是大陸一線明星,兩人著實有點世俗的距離。

結婚的時候我相信必然已經有許多閒言閒語了,雖然我當時並沒有留意。如今離婚,自也會招來許多分老婆身家的猜測。

據新聞報道,這幾年男藝人在大陸也賺了不少,雖然和女星保守估計超過 50 億人民幣的家產不能比,但今次看來也並沒有打算要平分女明星身家。

其實每次當人發現男女差距比較大的時候,便總有「求財」的聯想。

如果這差距還除了身家還包括年齡的話,旁人幾乎都便能百分百肯定的了。儘管兩個人之間的真實情況如何,其實旁人根本無法知曉,但至少在別人眼中,表面證供成立。

當然除了金錢之外,當一個高智慧的人選了一個笨笨的做女朋友,旁人一樣會猜想男的只是為了女人的身材面貌,從而斷定這個男人真膚淺。

亦即是說,不論如何,當有「不匹配」的情況出現,別人都會有負面聯想。

就算當兩人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亦一樣會有人說這種高質人過些時間也一樣會搞小三、有外遇。

看來,只有當兩人都一無是處,別人才會說一句:「天造地設」。

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妒忌的理由。

unfriend

大家應該不會忘記,在 2014 年雨傘運動的時候,香港開始分開了黃絲和藍絲兩派。黃絲支持民主追求自由,藍絲擁護建制,支持穩定。

隨着雨傘運動,兩派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嚴重。

那時候不只朋友之間,就算是一家人裏的關係也弄得十分緊張。

在社交媒體上便有一輪互相 unfriend 離 chat group 的情況,大家都實在看不過對方分享出來的東西或想法。

經過那一役,其實雙方的社交圈都已經被「淨化」了,留下來的大都是同路人。

經過了五年,近日開始又有黃、藍分手的情況出現。

而且由於這次並不像 2014 年那一次集中在金鐘和旺角,而是不間斷的持續分區運動,再加上並沒有所謂的「大台」。既然沒有主帥,政府便不能只集中應付活動搞手,而是要滿足市民的訴求。

可惜的是,政府亦授命於大陸中央,就算政府內部有讓步的想法,亦不可行。

看來長期抗爭模式已經正式啟動。

ps 在寫完這篇文章時發生了 7.21 遊行後的上環衝突事件,和一群懷疑黑社會人士在元朗車站追打途人,感覺運動再也停止不了。

.

自閹

上周說過中國國慶假日幾億人次全國到處遊走,髒亂是難免的了,反正可以清理。

至於較嚴重的破壞文物,過往也已經聽說過多遍了,遍佈全球。今年,在大陸內便有兩件比較矚目的。

先有丹霞,後有西湖。

這個丹霞,不是廣東的丹霞山,而是陝西的波浪谷丹霞地貌景區。以往已經因為遊客常常不理會禁止而越過圍欄踩踏岩石,造成沙化現象。至於隨便刻字的行為更是屢禁不止。這種上億年的地理環境,根本不會自我修復。

而在西湖,一個叫「平文濤」的人一夜爆紅了,因為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假山上,導致杭州人固然氣炸,網上熱議也是一個個的罵,要抓他出來。

不出奇的是,有網民評論:「保護不了就別開放了,總是期望依賴人性自覺,人性是關的住的嗎?抓啊罰啊往死裡教訓啊!」

就算是近月常見的火車佔座個案,公眾評價仍然是「違規成本太低」。

這又回到上周說到的話題了:人民不思自我改變,而選擇閹割自身權利。

當然,在一個你反對我也會管會監控的國度裡,你這樣的要求自然極速實現。

西湖景區公安幾天後便順水推舟,公布加強視頻監控。人民聽到,還在拍手叫好。

中共維穩功力之高,世上無出其右。比北韓之強壓,實在高明太多了。

國慶長假期

過去一周是大陸的國慶長假期,幾億人在國內東奔西跑,人流量之多真不可以說笑。

因為人多,各市車站之類的地方自然會比較髒亂。

電視看到澳門新聞節目,說澳門關閘每天有四、五十萬的人次進出,關閘外的地上到處都是垃圾。

記者還走去訪問正在排隊的大陸遊客對此有什麼看法,各人的意見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有一個是共通的,就是認為澳門應該加強衛生監控和懲罰力度。

我不知道你看後的感覺如何,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為什麼大家都沒有想過從自己做起,而只要求人家加強管理和懲罰?

那是否說,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能否盡公民義務。更有甚者,就算有人監管,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可能一樣會置之不理。

成龍以前說過一句說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當時香港人聽了很不高興,從此把成龍定性為賣港賊。不過如果這句話是今天說的,香港人聽了可能沒什麼,因為成龍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就此事來說,中國人原來便從不介意被人管,甚至希望有人來管,就是放棄自己的自由也不會自律,情願讓官方權力無限放大。

有時候他們維權什麼的,只是因為自己的錢被人家騙了,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權利受到損害,更不會是整個社會的自由這樣的大是大非。

所以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維權,而是輸打贏要。

當年李怡便發現大陸人在大陸和新加坡都沒怎麼搞事的,便說:「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

或許,他們在國內受壓抑太久,一出來便解放壓力,反正「好佬怕爛佬」,撒賴,在文明地區總能拿到一點著數。

東亞史

早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報道台灣教育部打算把高中歷史「中國史」併入「東亞史」。

我聽到時候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有創意!有種!

我對台灣教育部這安排的詳情並不知曉,對歷史學說更沒有什麼認識,所以只是說一下個人感想。

我亦不打算考慮此行動背後的政治意義,藍綠自有一番惡鬥,中共自有一輪漫罵,不必再由我來說三道四。

一個地方有自己的歷史本並無不妥,不一定必須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條村莊,也可以有自己的歷史。

再說,華人散居世界各地,也沒有要跟著讀中國史。馬來西亞的華人讀馬來西亞歷史,美國的華人讀美國歷史,正常不過。他們可以去了解中國史,但不能迫他們只能讀中國史。

如果你想說情況不同,因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沒回應。我早說過不談政治。

我只是在想,這台灣史,他們打算怎樣寫。

是打算從原住民的角度去記錄嗎?原始資料足夠嗎?

但,正如 Joachim Peiper 那耳熟能詳的說話指出:

“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 and histories of the vanquished belong to a shrinking circle of those who were there.”

在台灣,勝利者是當年的國民黨,今天的台灣政府,寫到國民黨「入侵」台灣的時候,又該如何下筆?

希望不會是什麼「解放」台灣。

再說,時間也不長,才幾十年而已。就算從民國開始,也只是 107 年而已。這部分的近代史,以中學課程而言,三個月內應該可以教完。

香港中學的三年中國歷史課程,是又遠古商朝到近代,不知道台灣的課程如何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