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有應得

在我認識的「泛黃絲」當中,不論是激進還是溫和的,他們的黃,背後都各自有不同原因。

有些是看不過共產黨的橫蠻,背信棄義,食言無恥。

有些是對近年大陸人、香港政府和建制派反感的累積爆發。

有些是為了保衛香港這個還有點自由的家園。

要保衛卻也可以是為了自由,亦可能是為了經濟穩定,乃一商業考慮。

但也有很多人,只是純粹看不過警察的行為,和政府的偏袒,而被激發出來抗爭的。

這群人其實算是比較容易處理的反對者。只要當初政府相對公平對待,抗爭者對被捕是沒有太大反對的,就正如雨傘運動期間的被捕者一樣,慷慨就義。他們只要求公平處理。

市民犯法要拘捕,警察犯法亦一般處理的話,根本不會落到今天的田地。

他們就算對共產黨有點厭煩,但心裏並沒有深仇大恨,罵警察的時候要比罵共產黨要激動得多。

其他泛黃派也對共產黨沒有好感的,但大多數人並沒有想過要推翻它,更加沒有想過獨立。

又或者有一些人覺得推翻共產黨是不可能實現的任務,所以根本沒有把他納入選項之一。

所以一年前就算你提出獨立,香港人只會覺得你在說夢話。

香港人只希望共產黨 leave me alone。

但當共產黨一直以港獨來定性反抗者的時候,最近似乎有點自製願望成真。越來越多人覺得,獨立其實未必是那麼不可能。

也有些人覺得,反正我有沒有做,你都說我是港獨的了,欲加之罪又何患無辭,想來不化算,倒不如真的去做好了,至少「罪有應得」點。

要香港在共產黨眼底下獨立,比推翻共產黨更難實現,退而求其次,可能更加實際。

ps 在寫這篇文的時候,心裏不期然會想到國安法,而這正正是共產黨立法的目的;它不是需要利用國安法真的去抓人,而是要令我們自動自覺「識做」。事實上我有些朋友已經在刪除舊 posts,亦有些朋友明哲保身,從來不公開 post 任何激進言論。時間一久,我們和大陸人便沒有分別了。

「你聊天好了,不寫出來不行嗎?」,但自我審查正是我最不想看到在香港發生的。

反正它們要是真的盯上了你,你究竟說了什麼,又有分別嗎?

國安法

國安法引起「人」的強烈反對,共產黨這次決定要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替香港立法,在香港執行。更不可思議的是,它們還會在香港設立執法機構,專責處理有關法例的執法。

大家都知道,共產黨眼中的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罪行」是如何的有彈性,我相信連我這個 blog 的許多文章也已經違反了最少三條罪行,而 WordPress 是外國網站,看來第四條也應該犯了。

以前它們還會厚着臉皮說只是強力部門在香港境內執法,現在索性直接在香港成立執法機關。這條至關重要司法管轄區界線,將會消失。

不過我今次不是想談國安法的影響,因為評論的人已經夠多。我更加感興趣的是,為什麼共產黨會選擇在這一個國際敏感時刻,去推行這個更加敏感的國安法。

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趁機世界各地忙於處理疫情,或沒有餘力去應付中國的「內部事務」,所以快刀斬亂麻,把這件事搞定。

再加上九月立法會選舉,它不想再重蹈區議會選舉的錯判,因為萬一今次民主派大勝,立法會有可能落入泛民手中,在共產黨眼裡,這是奪權。奪權,是不可以接受的。

另一個可能是,共產黨已經感覺到自身的執政危機,臨死前的反撲是不可理喻,且強烈的。

亦有說習近平受極大的內部政治壓力,因為他在修憲永續帝位的時候,曾向黨內元老承諾做出一番成績來,但他上任至今,除了所謂的打擊貪腐之外,政績全無。香港出現反送中運動、台灣蔡英文連任、武漢肺炎疫情導致全球團結起來反共,沒有政積之餘還搞了一個又一個的爛攤子,所以他只好狗急跳牆。如果推行得了,只要反抗聲音沒有比之前更大,至少他可以向元老吹噓,已經成功減輕了香港問題。

當然,國安法本身並沒有通過,理論上還要經過人大常委會的幾個步驟才能成為事實,不排除在未來幾個月仍然會有所改變。

甚至,這可能只是虛招,以試探香港和全世界的反應,主要是做給牆內的人看的。

當然,也可能是經過計算的實招,估計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太大了,不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要給美國有台下,過些時候總會大家假裝冇事。至於嚇走了的香港人,自然有大陸人去填補,要多少有多少。

無論是真是假,如果今次習近平再次失敗,他的政途應該岌岌可危了,但他下台之後,究竟共產黨是變回 20 年前那種相對比較開明的專制政權,還是可以趁這個機會作一些根本性的改變,只好拭目以待。

還是那句,我們不可放棄,香港仍未輸。

垃圾

在香港聽到不堪入耳的新聞,已經不再奇怪。

什麼警監會,沙中綫,無可疑死人案,已經失去興趣評論。當然不評論不代表要去習慣,香港人千萬不可以讓自己像大陸人般習慣這等無稽的事。

但有關 DSE 通識考題這件事,對於官方的回應,真的太混帳了,忍不住要說上兩句。

那條問題是什麼大家是知道的,就是問日本在 1900 至 1945 年間,為中國帶來的影響是否利多於弊。

白痴看一眼也知道,這是用一個看似已經有定論的議題,去激發學生的批判思考。

我相信絕大部份學生都覺得寫弊多於利會比較容易,但問題的本身便正正是考驗學生是否能夠破格思考。

這類問題就像「被強姦的女人自己也需要付上責任」,「華人的數理能力比西方人強」,「男人比較理性所以更適合做管理階層」,「武漢肺炎對美國經濟長遠有幫助」一樣。

中國官方的批評反而沒有令我感到很大的不快,反正狗口長不出象牙,我從來都沒有期望過。

香港教育局亦批評道:「嚴重傷害日本侵華戰爭中受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

這種說法,完全就是大陸官式罵街的一貫風格。

教育局的局長楊潤雄更說:「答案只有弊,不會有任何利」,因此決定要取消這條試題。

什麼叫做只有弊沒有利,所以沒有討論空間?就算太陽是否從東方升起,地球是否圓的,1 + 1 是否等於 2,也可以有討論空間。

歷史,怎麼可能沒有討論空間!

秦朝一統天下,到底是讓中原百姓免於七國之戰,還是把所有人民從一個地獄踢進另一個更殘酷的地獄,也可討論。

進而推之,究竟是一個中國好,還是在這片大陸上分為許多小國更好,也不是鐵板一塊的教條。

假如今次的問題是:「如果當年國民黨打敗共產黨,今天的中國會較好或較差?」還可能會觸及共產黨神經的神經。如今說日本侵華,關你共產黨屁事。

本來共產黨已經有各種各樣的白色恐怖干預世界學術自由,現在更因為一條非常中性的試題大做文章。而香港政府亦跟着起哄,所用的語言又完全是「匪語」,真的越看越生氣。

這種垃圾政權,留在世上只會為害世人。

你媽死了

早陣子發生了一件有趣的國際「大」事,一件國際趣事。

話說只因為一個泰國藝人,的女朋友,在她的 Twitter 上回應了一句正常人覺得十分正常的留言,便引發起大陸與泰國網民的網上大戰。這留言,還要是兩年多前的!

第一樣有趣的是大陸網軍需要翻牆出去打這場仗,因為戰場在那條 Twitter 下面的留言區,而 Twitter 在大陸是被禁的。所以已失去了場地之利。

第二樣有趣的是,泰國網民似乎沒有什麼痛點。不論中國網軍如何攻擊他們的國家、政府、甚至國王,泰國網軍不單只不生氣,還表示萬分同意,而且他們比大陸網軍罵自己政府罵得更兇。

反而中國的忌諱可多了。不能說防火牆,不能說洗腦,不能說六四屠城,不能說香港,不能說台灣,不能說西藏,不能說新疆,更加更加不能說武漢肺炎。

大陸網民當然不明白,因為他們假設所有人都是小粉紅。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罵泰國政府泰國人沒反應,而為自由反抗中共的香港人,他們也只能理解香港人為的是另一個主子,不論是香港還是美國。所以抗爭的就變成港獨,又或者美狗。

大陸網軍這回沒辦法了,道理既說不上,罵你亦沒反應,到最後只好說「你媽死了」。怎料,連這句也毫無作用,泰國網軍還趁這個機會諷刺一下自己的泰王,說自己有二十個媽,不擔心死去一個兩個。

結果「你媽死了」還返過來被用來諷刺大陸網軍在詞窮的時候只懂得罵人。NMSL 變成了網絡熱搜詞,大陸人也變成了 NMSL-ese,真的佩服泰國網民的幽默感。

這時開始有大陸網民叫停攻擊,說他們的攻擊有如泥牛入海,搔不到癢處,反而被人家改了新名字,呼籲撤退云云。

當港台兩地網民得知消息之後,自然加入戰場幫助泰國,後來更變成了奶茶聯盟:就是泰式奶茶,珍珠奶茶和絲襪奶茶。

看着那些文宣,也好奇台灣和香港人在泰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原來是這樣的。

IMG-20200426-WA0000
IMG-20200426-WA0007
IMG-20200426-WA0002
IMG-20200426-WA0004
IMG-20200426-WA0006
IMG-20200426-WA0003

說回這個泰中戰爭,大陸網軍見大勢已去,攻勢便沒有這麼旺盛了,本以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怎料泰國網民乘勝追擊,帶出另外一個新議題,就是湄公河下游因為中國的水壩而導致乾旱的問題。

EVn-3PdU8AEDDKD
phpkqz60T

這個網民之間的爭執,終於上升到國際關係的層面。美國官員趁機會出招,但印象中中國官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說了句什麼別有用心而已。

本來這等網民爭執,如果在微博、微信的話,外國網民的留言根本就不能被牆內人看見,偏偏你翻牆出去,大陸的手及不到。你看到人家,人家也看到你,沒有辦法瞞著。

這回官方真的多得中國粉紅網軍不少了。

走難

上星期廣東封關,大批在澳門的大陸人趕在最後一刻湧回大陸去。

對,真的是湧。

三文魚那樣的湧。

當然,廣東不像香港,不會先給你三天時間去準備。這次是晚上 9 點多才公布的,在第二天早上 6 點便生效,由於大部份大陸口岸並非 24 小時通關,要趕回大陸的人在收到消息後也真的只有兩三個小時可以趕回去,這自然造成大量人集結在口岸。

但就算不計今次,以往見到的情況,儘管有足夠時間,仍然會看到有如走難般的情況出現。

就算是歡天喜地的回家過年⋯⋯

就算是在折扣店開門的一刻⋯⋯

就算是上到站但沒人的巴士⋯⋯

搶閘,爭先恐後,似乎蘊藏在中國人的血液裏。

就算簡單如去旅行,中國人帶的行李總是特別多的。至於到了國外瘋狂購物,一箱出去三箱回來,更充滿着準備長久抗戰的決心。

即使相對比較西化的香港人,亦未能免俗。

我可沒有看見過美國人去到巴黎會搶購一箱箱的法國名牌,去英國買薯片,去日本買藥品,去韓國買辛辣麵什麼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到華人普遍有這種心態,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洗手,洗手,洗手

香港對疫情「慢九拍」的反應,老早已引起公眾的不滿。幸好香港人本身防疫意識強,處理得好,才沒有令疫情大爆發。可惜在外國人眼中,這都變成了香港政府的功勞。

記得在 SARS 時期,是政府牽頭要求市民加強防疫意識的。董太那句「洗手,洗手,洗手」,可能也造就了後來「重要事情要說三遍」的潮流。

可見這個香港政府,就算如何不濟,也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一切以政治掛帥;而且不是香港政治掛帥,而是以大陸的政治掛帥。任何措施政策,都必先考慮中共的立場、形象、意願。

又或者,以前大陸用其影響力左右香港政策,但近大半年來,大陸已經全面接管香港,一些具體指令,發出的其實並不是香港政府。

許多人猜測,第一個被全面接管的部門可能是香港警察,真正的決策者(不是意義上的而是實際上的決策者),已經是大陸機關了。

凡事開頭最難,既然開了個頭,繼續接管其他部門便會變得十分順理成章。

可能自己仍然不想相信香港政府已經爛透,讓我向大陸學習,把一切腐敗源頭都丟給別人,希望實情確是這樣。

建立一個相對遵守程序公義的社會,尤其是華人社會,並不是數十年便可以辦到的事。香港人的普遍思維比其他華人社會更著重契約精神而非倚賴關係,是經過百多年「洗腦」的結果。

但香港人血液裏仍是華人,當社會共識被破壞,很容易便會回到老路子去。

這雙開始沾回華人惡習的手,真的要洗三遍,洗三遍,洗三遍。

無恥

政治從來都不純潔,全世界的政府都會為政治目的撒政治謊言,分別只是程度,和有否相應的制約機制而已。

今次的疫情波及全球, 正好為此作一個試金石。

所有政府在疫情開始時都會淡化其嚴重性,以求穩定民心,分別是到了什麼時候才公布和警告市民,以至於實情有多少隱瞞。

某些政權比其他國家遠為無恥,本是意料中事,但最近兩周實在到了一個新高度。

本來還打算先敘述一些情況,但越看越氣,半點也不想寫出來。

結果,連談論的興致都失去了。

只看到他的好

大陸武漢肺炎的消息被迫公開承認後,武漢於 2020 年 1 月 23 號封城,幾天後正月初三李克強便去了當地「考察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但開了幾次會議之後他便消失了,可能因為習近平要自己領功吧。又或者有一說,其實是黨內人迫習近平認頭的:有功的你便領,但要是「鑊」的話自然也得由你去揹。

但老說是習近平親自領導,他人卻總不見,後來更失蹤了一周,網上開始出現對習近平不滿的文章和評論。這在大陸媒體上是很罕見,甚至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對大陸有點認識的都知道,真會怪習近平的人本就不多,夠膽說出口的更少,你看他們就算接受一般網上民間訪問時的態度便知道。難得有一個夠膽說句真話(也不一定便是反動的話),都會要求遮掩容貌和處理聲音。現在白紙黑字寫在微博上,實在已經難以想像。而這些文字竟然並沒有被和諧掉了,更是令人費解。

幾天前習近平終於動身去武漢,有不識相的媒體發現,官方照片和影片,與實際情況大有出入,懷疑習近平根本沒有去武漢,或者就算去了也只是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總之就是他沒有去過雷神山醫院,這一切都只是一場造假秀。

但盡管如此,我在微博上找不到半句酸話,看到的都是歌功頌德的留言。

似乎對他有什麼不滿,都因為他的出現而煙消雲散, 14 億人都突然之間只看到他的好。

這奴性真強大。

中緬關係永遠友好

昂山素姬一直都是爭取民主的象徵,在許多人心目中,她幾乎就是緬甸的甘地,是「和理非」的長老級人馬。

她被緬甸軍政府軟禁了十多年,期間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套用今天中共的話,就是外國勢力干預緬甸內政。

她的外表、神態優雅,說話帶英國口音,兼長期被軍政府軟禁,更加容易贏得其他人的支持。

最終和理非抗暴成功,她於 2010 年被釋放,在 2016 年當上外交部部長及緬甸總統府辦公室部長,亦成了緬甸的實質總理。這可以被視為一次民主抗爭的重要勝利。

昂山素姬認為不能用以暴制暴的方法來解決國內的問題,因為這種方法表面上看最有效果,實際上卻讓自己墮落為與軍政權同樣的地步。

可惜的是,她當權不久,便爆出緬甸軍政府以殺害、強姦、洗劫及放火等不人道手段,對緬甸境內的穆斯林少數族裔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清洗。

昂山素姬對此卻一直採取迴避的態度,保持沉默。

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她終於回應說:絕大多數的羅興亞村落並沒有被暴力影響,緬甸軍方被指示「嚴格遵守行為準則」且「行事自制」。

外界對她十分失望,相繼公布褫奪以前曾經頒授給他的各種和平獎項。

今天在電視上,看見大陸地區領導人習近平訪問緬甸,與昂山素姬會面,昂山素姬亦表達中緬的關係永遠友好之類的官方說話。

看着電視畫面,突然間有一種很荒謬的感覺。

906A43E5-53D7-4544-9EDF-83AFE9147D2C

譴責

在這幾個月裡,我們聽得最多的詞彙,可能是「譴責」。

政府譴責示威者暴力,民間團體譴責警方濫權,粗暴對待志願團體,中國外交部譴責西方國家干預中國內政,西方國家譴責中方港府用不人道手段對付民間訴求。

有譴責,便有遺憾和失望。各方對各事都表示既遺憾,又失望。

理所當然,這必須要經過嚴正聲明來表達,去反對。

希望不需要太久,邪惡勢力倒台,我們可以再次聽到正面的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