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戶

「一人戶」、「單身狗」似乎已經是國際趨勢。

在日本便最為明顯,只要看看當地餐廳的座位安排便知道。

而這種單人座,似乎也開始在香港出現,且愈來愈多。

在韓國,據統計在 2,121 萬戶當中,一人戶佔了 739 萬,成為韓國最主流的家庭型態!

誠而,裡面有些是為勢所逼低收入的一群。這些前路茫茫的年輕人,他們自稱為「三拋世代」(拋棄戀愛、結婚、生小孩);近年更變成五拋(人際關係和買房)、七拋(夢想和希望)世代了。

但單身卻確實是大趨勢無誤。

道德綁架法治

一篇大陸「南方周末」的報道《刺死辱母者》,引起大陸各方面的廣泛討論。

事情簡單來說,就是一名山東女商人蘇銀霞,向地產公司老闆吳學佔借了 135 萬,月息 10%。在支付本息 184 萬和一套價值 70 萬的房產後,仍無法還清欠款,結果遭吳學佔及其手下暴力討債。

暴力討債本來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問題是過程極不人道。

他們將蘇和她 22 歲的兒子于歡囚禁在公司接待室,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頭被按到馬桶里逼著吃屎、用煙頭燙胸部等等的屈辱。其間更有人脫下褲子,掏出生殖器在蘇銀霞的臉上磨蹭。而這一切都是當著于歡的面做的。

接到報警後民警到場,卻只是輕描淡寫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便離開。

看著警察離開,情緒激動的于歡站起來往外衝,被吳學佔的手下攔了下來。混亂中,于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刀亂捅,把四個手下捅傷。結果一人死亡,兩人重傷,一人輕傷。

聊城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于歡故意傷害一案。爭議點在於,是故意殺人還是故意傷害,以及是否構成自衛。

法院認為,于歡面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糾纏,不能正確處理衝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鑒於被害人存在過錯,且于歡能如實供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

為何不認定是自衛呢,法院的解釋是,雖然當時于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侮辱和辱罵,但對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于歡及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好了,看到這裏,大家應該都猜到為什麼民眾有這麼大的反應:官匪一家親。

大部分人都認為于歡沒有錯,甚至覺得他有血性。

天道大於法律。當保衛母親等同犯法,可恥的是這個國家的法律。

當然在大陸的制度下,得到這種結論並不出奇。

但假設這宗案件發生在一個法治完整的國家,也撇除警察的異常表現,在法理上這判決雖然有點不近人情,但並不能說十分不正常。

判處傷人而非殺人罪,及不接受自衛這抗辯理由,實在沒有什麼好爭議的。再說,我們並不知道庭上的證據如何。

法律不外乎人情,卻可在判刑上下手。

判無期徒刑,確是有點重,但以道德綁架法治,卻並不恰當。

政治眼鏡

近日幾宗案件,因為涉及年前佔中,各界對判刑都帶上政治眼鏡去看。

判無罪的,又或者判得輕的,那法官便被打成「黃絲」;反之則被視作「藍絲」。

現在連那個狂人總統也將法官的判決政治化。

法官也是人,有政治立場並不出奇。

在其處理案件時有點影響在所難免。

但這和各法官有不同性格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有些是「釘官」,定罪比率偏高,判刑偏高;也有些是笑面虎,有些像母親教子女的,有心軟的。

難道釘官必然是藍絲,心軟便是黃絲?

反過來說如果被告的是警察,釘官又變成黃絲了?

作為業間一員,我仍然對法庭和法官的獨立性有信心。

也不希望看到人把任何判決政治化。

貧富懸殊

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嚴重早非新聞。

立法會選舉後有報章分折不同區域選民的投票意向。

最富有的南豪宅區和最貧窮的天水圍區,投票給建制派的比例皆最高。

其實也不難理解。富有的人多為商人,與大陸關係多密切;至於基層的最重要是「有工開」,亦較容易被小恩小惠影響到,民主法治等抽象概念比較缺乏吸引力。

根據 2011 年人口普查,南區大潭一帶的家庭月入中位數全港最高,達 157,160 元。而最低的天水圍天悅邨、天恩邨一帶,家庭月入中位數只有約 8,600 元,差距 18 倍!

而且這是一個平均數,真實差距必然會更大。

實說 150,000 只能算是中產,大老闆的收入都不是工資。

而 8,600 元嘛,就算是一個人生活都有困難,一家人?吃飯也只是剛剛好。

香港生活質素之差,一絕。

出國旅遊大比拼

暑假剛剛結束,早前讀到報紙文章,報導「出國旅遊」已經成為不少大陸中小學生的「常規項目」。

這,當然也變成同學之間的比拼。

本來,小孩子比拼家世的情況從來都存在,分別只是到了今天,尤其在大陸這個地方,變得過份普遍。

小孩子的價值觀都嚴重扭曲了。

報道中說到其中一位大陸媽媽,本準備帶兩個孩子去大連旅遊。沒想到,她把去大連旅遊的想法告訴女兒時,卻換來女兒的反對。

「孩子跟我說,她不要去大連看大海,要去韓國玩」。

這個女兒才 7 歲!

她的好朋友暑假有去美國的、日本的,也有去韓國的、泰國的,她說:「大家約好都要出國玩,回來還要互相講故事聽呢」。

雖然最終女兒同意了大連之旅,但得向女兒簽寫一張保證書,在寒假一定要帶她出國旅遊。

這位媽媽表示看著這份保證書只好苦笑。

我不知道這媽媽平時如何教導子女啊,又或者日常生活習慣如何,但我想總會對女兒的態度有所影響,不能全怪了社會、學校的不良風氣。

乾隆

近日有一宗新聞,報導深圳一富婆被騙了 4,000 多萬。

本來嘛,除了金額大之外,騙案這回事在大陸沒什麼特別新聞價值。

但主要是這次案中的騙局太「狗血」了。

騙子一共兩人,一個冒充 Soros 的徒弟,向富婆介紹一個大人物 —— 乾隆!

對,清朝那個,皇帝。

是富婆太笨?我沒異議。

值得留意的是如果富婆真的完全是笨還算了,但根據録音,富婆在被告之眼前這個乾隆因為吃了長生藥已經 300 多歲時,她曾經起疑,問道:「你有幾百歲?這不科學啊。」

她也知道不科學,她也不完全相信長生藥。

但她最終選擇相信。

為什麼?

因為貪婪。

因為心存僥倖。

騙子告訴富婆,除了清朝的資產,他們亦控制 3,000 多億美金的基金,他們認識中央軍、政高層。

他們也不是直接向富婆要錢,他們只是叫她買進基金投資。

騙子也誘使可協助她丈夫取得一直想得到的工業地皮。

富婆可能不怎麼相信長生不老,但萬一他們真的有辦法弄到地皮,或投資獲利,乾隆與否又有什麼關係。

白貓、黑貓,乾隆、雍正。

說到底,弄虛作假、靠關係,本就是大陸做生意的不二法門。

只要自己不是最後一個受騙者便成。

外國勢力

早前 Lady GaGa 和達賴喇嘛會面,並將照片上載到網上,即時引起大陸網軍強烈反應。

言論主調也不難猜。

對了,不離那幾句。什麼滾出中國;以後抵制她的作品;不要一邊賺中國人的錢一邊在反中國之類的。

中央當然即時果斷封鎖這個大逆不道的外國勢力。

不過,亦有一些人出來說句公道話:「你們有付出過錢買她的歌嗎,還不是下載盜版?人家壓根兒就沒有賺過你半分錢,也從來沒有放中國市場在眼內。扺制什麼的從何說起?」

大陸人通常用一個叫「酷狗」的手機軟件下載音樂,聽說近月開始有些歌曲要付費才能下載,有人投訴酷狗無良。因為,付錢買正版是想像不到的事。

不過說回來,假設酷狗真的開始和歌手談版權交易的話,我樂於見到這個情況繼續下去。

1468982469_05c1

Taken from Apple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