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圍城

〔十月圍城〕是我在沒有選擇下才選看的,慶幸它比我預期要好。

電影背景是 1905 年的香港,當時孫中山決定來港,與各地革命代表會面商討革命事宜。清朝廷收到風聲,慈禧下令要把孫中山「永遠」留在香港。

當時香港已經是英國的領土,但英政府當然不會跟你拼命,隻眼開隻眼閉的任由清廷派人來港行事。

為了保衛孫中山的安全,一群革命義士決定不惜一切以確保孫的安全。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小時,讓孫能夠完成會議。

除了梁家輝跟他報社的職員和另一留學耶魯大學的年青人外,亦有好些身邊的人主動加入,這些人包括甄子丹、黎明、謝霆鋒、李宇春等,結果無一幸免。

主要角色的這幾個人,他們的加入都各有不同的原因。

好賭的甄子丹是因為前妻和女兒的關係去保護一革命富商,自暴自棄的黎明是因為想借此機會尋死而求一解脫,忠心耿直的謝霆鋒純粹是為了為富商老爺做點事,前軍人戲班班主的女兒李宇春則是為了完成父親的心願。

他們根本不知道在做的是什麼,他們甚至不知道要保護的是誰,也或者是告訴他們也不會理會,只求做想做的事。革命為何物又何必費心。

四萬萬中國人民的命運,並沒有在他們的心中流過。

電影的介紹詞中有寫到:「這些寂寂無名的平凡百姓,在良知與正義的呼喚下,放棄了家庭、愛情、事業、友情,最後,甚至是生命。」實情並不是這樣的。

但正正如此,〔十月圍城〕的壓迫力更大,因為其實實情往往就是這樣。為國家為人民拋頭顱灑熱血不是沒有,卻總是佔少數,大部分都只是隨著別人走。尤其是一般老百姓,多不會為了一些虛無縹緲的理念去費神,這當然不是說他們沒有貢獻,事實上,老百姓往往是成敗關鍵。

借古看今,不是也一般嗎?

poster_baa

Advertisements

快樂

近日嶺南大學一項調查顯示,香港人今年的快樂指數達 70.6 分,較去年的 69.3 分高。香港人快樂了,主要是因為經濟比前有了改善。

細分下,有兩個數字比較有趣。

首先是女性較男性快樂。女性的快樂指數 71.5 分,而男性則只有 69.2 分,調查說兩性差異的原因未明。

另外調查也發現,學歷越高的越較不快樂,具大專或以上學歷人士快樂指數只有 69.6,較小學或以下人士的 69.9 及中學程度的 71.3 都低。

男性的尊嚴多來自事業,經濟不景很多人都憂心裁員減薪,反而女性說到底事業心多沒有男性般強,經濟不景對之影響自然較小。再者,儘管男女經濟愈益平等,但男人作為家庭支柱的觀念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家中女性失業,壓力是經濟上的,但若失業的是男主人的話,除非他是個天生軟飯王,不然對其心理上的壓力必會很大。

至於學歷較高,或因而自以為能力也較高的人,要求自然較高。這要求嘛,可以是對自己成就上的,也可以是金錢上的,又或者是權力上的。只可惜位高權重腰纏萬貫的畢竟是少數,自以為是的又太多;這個行業厭庸俗,那個職位厭低下,結果當然什麼也幹不了,整天對鏡自憐懷才不遇。

反而有些未受過高等教育的,有時卻能實實在在的做點事,也不會厭三厭四,懂得珍惜手中所有,公婆兩人賺得夠吃夠穿夠養小孩,一年還能去東南亞旅遊,生活不知多寫意。

快樂這東西,不在能得到多少,只在想得到幾多。

奉公守法 Law Abiding Citizen

我們常常都可以聽到有人說法律不公平,最常見的原因應該是高昂的訟費吧,往往令人望門而自嘆倒楣,但很多時候也會是程序制度和人事的問題。

普通法的制受下,與訟雙方各自表述,法庭的職責就是確保審訊在既有的規則下公平地進行。理論上,法官充當的只是一個球證的角色。

這些法庭規則,都是歷年來慢慢地演變出來的,差不多每一條都可以究其本源。當然世上沒有完美的法律規則,於是我們便付予法官一定的斟酌權,以其彈性去處理千萬個可能出現的不同真實個案。

但既說是各自表述,雙方律師當初所選定的方向策略,便決定了該案件的結果了。

在《奉公守法》裡,一家三口被兩個兇徒入屋劫殺,只有男戶主生還。長勝的檢控官,認為手上的證據未必有十足把握將兩名犯人入罪,亦不想自己 96% 定罪率受影響,結果他選擇了跟其中一犯人協議,控以較低之罪名,並由他轉證人,以確保能將另一個送上斷頭台。

他面對唯一的難處,便是須要向受害男戶主解釋該決定。男戶主反對,亦不明白為什麼我親眼看著兩人將太太及小女兒殺害,都不足以將兩人同入罪。

「我親眼看見的,他殺了我太太,他殺了我女兒。」
「但你當時昏過去了。」
「我看到的,我知道的,是他。」
「你知道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在法庭證明些什麼。」
「……」

普通法制最公平的優點,有時候也是最為人垢病的缺點。這制度的特色是求審訊對每一方都達到公平,堅持法律的中立,卻不是求真相的地方。 Lord Denning 曾在其判詞中說:”Truth is best discovered by powerful statements on both sides” 。儘管法庭的首要目標不是尋求真相,在公平的制度下,真相總會水落石出。

但人不是完美。戲中的檢控官便是一例,他也想為正義做點事,但同時這其實也是份工作,他一樣有家庭子女需要照顧。他不是英雄片中的超人。”Some justice is better than no justice.” 這正確嗎,這便是 how the system works 嗎?

至於男事主後來 take justice into his own hands 的行動,自然是他對法律感到極度失望的表現。但以暴易暴,並不會比他眼中那腐敗的制度更好。

既然沒有完美的制度,只好兩害取其小吧。

就戲本身,卻只拍成了一套一般的警匪片,是有點捉到鹿唔識脫角,浪費了這大好題材。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