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勢力

早前 Lady GaGa 和達賴喇嘛會面,並將照片上載到網上,即時引起大陸網軍強烈反應。

言論主調也不難猜。

對了,不離那幾句。什麼滾出中國;以後抵制她的作品;不要一邊賺中國人的錢一邊在反中國之類的。

中央當然即時果斷封鎖這個大逆不道的外國勢力。

不過,亦有一些人出來說句公道話:「你們有付出過錢買她的歌嗎,還不是下載盜版?人家壓根兒就沒有賺過你半分錢,也從來沒有放中國市場在眼內。扺制什麼的從何說起?」

大陸人通常用一個叫「酷狗」的手機軟件下載音樂,聽說近月開始有些歌曲要付費才能下載,有人投訴酷狗無良。因為,付錢買正版是想像不到的事。

不過說回來,假設酷狗真的開始和歌手談版權交易的話,我樂於見到這個情況繼續下去。

1468982469_05c1

Taken from Apple Daily

人老了

本來周中時想到一個想寫的題目,今天要寫之際,發現已經忘記了到底是什麼題目。

其實這情況已經發生多次了,大不了寫寫別的題材便是。

反正又不是考試,沒有既定題目。

問題是今天也沒有想到有什麼特別要寫的。

只好公開人老了記憶衰退這一事實。

《中國是誰的?》

在讀范疇的《中國是誰的?》。

沒有亂罵,亦感到范氏對中國的前路仍然存有一絲樂觀的希望。

偷偷懶,分享書中幾段文字。

(一)

「然而隨著中國現代化的進程,一黨專政的正當性越來越受到質疑及挑戰。中國百姓中絕大多數其實並不那麼在意「被專政」,因為數千年來皇朝專政已經習慣了。他們目前爆發的怨氣,主要來自因專政而導致的特權橫行以及權貴經濟。」

就我觀察,大陸人民對權貴橫行確實非常痛恨。當然,如果他們自己也有機會變成權貴時會怎樣,你自己去猜。

***

(二)

「瑪雅懷特應邀到上海,以西方人力資源專家的身分演講。第一次到中國的她,驚訝的發現上海的公路比波士頓還要好,華廈天際線驚人,夜間燈火耀眼。錯愕之餘,她問隨行的中國人:中國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建設成這樣?中國人回答:威權式民主。

百分之百被折服的懷特,回到美國後就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對威權式民主的讚嘆》。她認為,美國之所以能夠成為經濟強國,必須感謝二戰後的威權式企業文化,但後來的種種「主管人性化」,「員工參與化」價值觀,使得企業開始民主化大大損害美國企業的競爭力。懷特呼籲美國企業應該重返威權式管理,她並以自己的運動員經驗指出,所有的冠軍都是在嚴師帶領下養成的。

懷特的反應,應該是只來過中國一次,且只在上海待三天的西方人反應。」

***

(三)

「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實質上是寫入憲法的,我不期望它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夠改變,事實上我也不認為它應當很快改變,凡是在中國大陸做過廣泛深入旅行的人都知道,七、八億農民還未意識到現代文明生活的可能模樣,兩億多進城打工的農民工也多半還在生存線上下掙扎。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城市的物理現代化。完全是少數菁英操作超過十億基層人口的成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一小步一小步地解決溫飽乃至小康,這絕對是一場世紀工程。」

上面兩段可一并來看,觀點我是完全同意的,之前也曾寫過了。

***

(四)

「從種種現實條件來看,世人不要期望中國出現兩黨政治或美式民主,更佳方案是一黨專政下的黨內民主,讓實質的民主機制在黨內實現。世人在看中國時不應該被「一黨」的死概念拘束,要知道這「一黨」就有七千萬人,七千萬個頭腦,七千萬張嘴,那可相當於一個法國啊。法國七千萬人容得下幾派意見競爭,為什麼中國共產黨的七千萬人容不下幾派意見競爭?」

這個想法其實不錯,而且也容易為當權者接受。事實上權力角力一直都有,一黨可以分兩派便可以分三派,再分裂成兩個黨三個黨也不出奇。

***

(五)

「一位女牙醫為我看牙到半途突然有個看來和她關係很好的病人闖進來,說他今天沒有掛號,想拿某種藥,女牙醫打開抽屉,拿了幾管藥給他然後回過頭極其自然地問我,你的費用能報銷嗎?我說我是自費,不是公費。她說:「哦,那你就負擔一部分就好了。」我開始不太明白,等我去付費領藥時,才恍然大悟。女牙醫把剛才給出的人情藥,一部分算到我頭上了,她很自然地認為,我已經和她熟到可以參加她的人情圈,而且我也應該明白,下次她會用某種方式補償我的人情。顯然這是無需言明的。」

這種關係網人情圈,大家不會陌生,至少也聽到過。

***

范也提出「網絡民主」這概念,說現在基本上是一事一公投,比起傳統的選舉更有效率。四年一次的投票,就像以前趕集一樣。

他甚至認為,中國可能第一個能直接跳過代議制民主,而直接到「數位民主」,靠的,便是在網路時代出生的一代。

我希望他猜中。

9789868790636z

虎爸虎媽

朋友聚餐,除了我這個怪人,基本上大部分都結婚生子了,分別只是孩子有多大而已。

席間難免會聊到教育小孩子這頭上。

有趣的是,大家竟然都在比拼,誰的小孩子「課外活動」比較少!

你說我家女兒只學游泳、跳舞等等;他說他的兒子只學西班牙文,你又回他家兒子好像還有在學鋼琴,你家女兒也沒有。

突然,每個人都像是很怕被定為虎爸爸虎媽媽。

其實虎爸虎媽這概念出現了好一段時間,形象亦愈來愈負面。

本來這是好事,可惜到了最後,眾人的結論仍是:每個人都在做,每個小孩子都 72 技懂七八樣精兩三種,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結果,還是人在江湖,不到你選擇。

看來,最佳選擇便是不要小孩。你既不用煩惱,小孩更不必受苦。

廈門

這個七一假期本來訂了機票去高雄的,但由於下一次旅遊也是台灣,如此一來我便會連續去台灣四次了,所以決定改變目的地,去廈門。

於 2010 年時曾因為取道廈門去金門而逗留過兩小時,坐過環鼓浪嶼的船而已,對廈門什麼印象也沒有。

廈門距離香港比台北遠一點,機程一般的一小時多。忽發奇想,何不試試乘坐高鐵?上網查了一下,車程三小時四十分鐘,就算把深圳北站和廈門北站離市區的距離一并考慮,時間上也不會比坐飛機加上等候時間慢,亦可避免大陸飛機延誤的問題,沿途又沒有飛機上的電子用品限制。而且,時間選擇多,價錢更隨時是機票的十分之一。這樣又怎可能不選擇高鐵呢。

在 30 號早上坐 7 點的高鐵,歩出廈門北站拍照時還只是 10:45 左右,比預期還早了一點,十分不錯。半小時後到達位於「中山路步行街」的酒店。


只見天色蔚藍,老懷自必安慰。事實上天公造美,四天的天氣都非常好,就只是熱了一點。

第一餐自必是廈門的「沙茶麵」和「土笋凍」。上網看到一家叫「大中沙茶麵」的店評價不錯,更正正在中山路,自然先吃為快。一碗 15 元,味道還算不錯。


廈門另一出名的是海鮮,不過這幾天吃了兩次,實在沒有什麼特別。既沒有很便宜,也沒有很好吃。

下午去「南普陀寺」參觀了一下,遊人以大陸的標準來說也不算太多了。


在來程車上看到一個叫「貓咪博物館」,便走回去看看,原來只是一家貓主題的咖啡店,帶旺了四周形成的小區。

到達「廈門大學」時已經差不多 5 點了,發現原來大學已經成為廈門的景點之一,每天還設有訪客管制,人數上限 250 個。當我走近大門入口時,更有人上前向我兜售入場權利,我當然沒有理會。

最後去到一個叫「沙坡尾藝術區」的地方,不過規模細小,沒什麼看頭。

晚上自然回到中山路解決。

上下走一次,發現整條中山路都是台灣產品和小吃。例如蚵仔煎,廈門叫海蠣煎,其他如巨型魷魚、大腸包小腸,鳳梨酥等等皆到處可見。

事實上經過幾天觀察,廈門人的口音和台灣非常相似,有時候連語氣也頗像台灣人,可能是因為距離和文化源頭比較接近吧。

第二天的早餐到這家有點名氣的傳統食店「黃則和花生湯」搞定。點了燒肉粽,麵線糊(即廈門版台灣麵線),曲曲龜(即客家粿),可惜味道一般,可能是店的問題吧。這時你應該已經發現,我竟忘了點花生湯!幸好鄰桌點了幾碗,我便隨即拍照留念,味道如何,恕我無法奉告。



今天的目的地是「鼓浪嶼」,環島的話其實是兩、三小時的事而已,但實在太熱,「日光石」我便不走上去了。

碼頭附近是店家所在,商業味道頗濃。民宿那一塊給我感覺好一點,甚至可以考慮在這裡住上一個晚上。

島上有許多歐式建築,有些還有人在住,在前園掛滿衣服,一種很矛盾的和諧。




晚上去「曾厝垵」,本來以為只是一個夜市步行街,去到才發現是一個市集,地方頗大,也有許多民宿,附近又是水上活動集中地,活像大幾倍的墾丁。




下午才想過可以試一下鼓浪嶼的民宿,晚上去過曾厝垵之後,又何必還需要去鼓浪嶼呢?要住,便應該選這裡。

第三天爬山,吃過早餐後到「廈門園林植物園」,山並不高,只是天氣熱了點。上到山頂可看到廈門市景色。至於園區其他所謂的所謂有趣點乏善足陳,不提也罷。

之後回到廈門大學附近吃午餐,點了廈門的薑母鴨和一種叫封肉的紅燒肥豬肉,也點了廈門炒米粉,味道還算不錯。


吃過之後再到廈門大學碰碰運氣,結果順利進入校門。廈門大學出名校園漂亮,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之後到「胡里山炮台」,路經「白城浴場」(看,連名字也用浴場而棄海灘)時被大媽說服租了電動單車玩玩,租金 70 元兩小時,應該是遊客價,不過速度還是挺快的。


這裡就在曾厝垵隔壁,晚上自然又回到這裡來,更發現了原來另一旁還有一大塊昨晚沒發現的,佔地比想像更大。

最後一天到「集美大學」、「陳家庚故居」和「鰲園」,便到火車站準備回家了。



這幾天除了發現廈門和台灣很相似之外,亦發現他們的店很喜歡玩字音,例如有一店名曰「張三瘋」,冰店取名「范冰冰」,酒吧叫「帶我走Bar」,亦有什麼鷺人甲、卡灰等等。


珍珠店亦是到處都是,我不懂珍珠,不知道是平是貴是好是壞,反正十步一家跑不了。

廈門其實是一個頗適合放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