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比較

女人喜歡比較,她們會比較不同品牌的產品,也比較不同店舖的價格。而不同朋友的男友老公,當然也會成為比較的目標。

但最令(男)人頭痛的,是當她們在比較自己男人不同時期的表現,所以我們有名句「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變了」。

她們亦很在意男友的前度,所以我們也有另一名句「我在你心裡永遠及不上她的,你去找回她啊」。

同時,她們亦不會忘記把你跟她自己的前度比較,她們一方面希望不會在前度面前失威,另一方面又要證明自己選擇正確,又或者前度選擇錯誤。自然,她也會將自己跟前度的現任去比較,想讓前度知道「走了寶」。

對男人來說最致命的問題:「救你阿媽定係救我?」想必就是從這種心態演變出來的了。

不用奇怪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去問女人「救你阿爸定係救我?」沒有男人會蠢得去自討苦吃。我們都知道,她的父母家人子女,永遠都比自己排名要高。

她們要求你融入外家,只是想把你從經濟客位 upgrade 去頭等,是恩典。

願意不要家人去跟男人走的沒有多少個,就算做了的也總是心裡遺憾,希望一天能改正。反是男人為了女人跟家人鬧翻的却每天都有。

你可以說男人重色不孝,但最少我們沒有再把已經夠煩人的難題再添油加醋。

Advertisements

海南雞飯

今日有一宗頗有趣的新聞,報說馬來西亞旅遊部部長黃燕燕聲稱,海南雞飯、肉骨茶、辣椒螃蟹、啦沙、椰漿飯等實源於大馬,但長久被新加坡等國家「騎劫」,決定三個月內正名,全數申請出處的專利。

此語一出,新加坡各方由飲食業界到文史學齊聲反應大呼荒謬。

業者稱新加坡旅遊局早已在旅遊宣傳資料上說明:「海南雞飯是 50 年代在新加坡『海南街』開始賣的,再由瑞記發揚光大,最後其他籍貫的人也跟著做。」

新加坡文史學者韓山元指出,百多年前,海南人最早在新加坡登陸,馬來西亞硬要把食物的發明權壟斷,恐怕要成為笑柄。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兩國爭奪「正名」十分無謂。本地有食家也認為,美食出自何處無所謂,最重要的是美味。「我覺得最好食的海南雞唔係新加坡,而係香港。因為新加坡用雪雞做,冇晒雞味,香港用新鮮雞,真係好食好多。」

對啊,我們一向實事求是,原則從來都靠邊站,鄧老伯不是曾說過,「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嗎?

就好像港區人大費斐就拒絕聯署去信中央要求跟進新疆武警打本港記者一事說,內地新聞自由已相當開放,「如果唔開放,消息根本出唔到」,又強調一眾人大現時最關注,並不是本港記者遭疆官被屈被打事件,而是「點可以好開心,平平靜靜咁過十.一」。又指內地官員,「較強調國家利益,從整體利益出發」,指自己思維亦一樣,「我們的培訓、思維,就係一切以大局為重」。

大局當然重要,但大原則更不能含糊。「實事求是」很多時候都只是一個堂皇的藉口。

也就是因為這種思維,令到法治這概念,從來未能在中國發芽。

分房

英國 University of Surrey 的專家指出,夫妻同床睡覺有損健康。例如不一樣的睡眠時間、鼻鼾聲、輾轉反側的習慣等等,均會騷擾伴侶。睡眠時經常被騷擾可引發抑鬱症、心臟病、中風及肺部疾病等,甚至導致交通意外,或成為離婚的導火線。他們建議睡眠時經常被伴侶騷擾的夫婦,應考慮分床或分房睡覺。

其實嘛,兩個截然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大考驗。兩個人不論如何匹配,總有相異之處,大如理念價值政見,小如鞋襪牙刷廁板,無不可成為矛盾的源頭。

好些人常說,有爭執時,看在你是另一半的份上便算吧,如果是別人便不會忍的了。但實情是,當關係一開始,距離感便愈來愈少,神秘感消失,忍耐力也相對降低了,要求卻只會愈來愈高。

結果,對著普通朋友毫不介意的事,伴侶做了卻反倒被無限放大。最終到了一天,你突然得到一個驚人的結論 -他不再愛我。他做的一切,忽然間連普通朋友都不如。你還不想放棄,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在有色眼鏡下,原先的結論得到確認。

男女關係就是如此詭譎,比起專家建議夫妻分床分房,毫不遜色。

活化

上過幾年學堂,讀過幾本小書,本來以為總還認得幾個單詞,但今天看到政府要「活化」旺角,可把我弄胡塗了。

字面看「活化」,就是說要給一些已死了或「死唔斷氣」或「唔死都無用」的地區重新注入生命。

旺角,一如其名,旺得要命,甚至旺得令人窒息,當真是「路人你死佢都未死」,只怕生命力太旺盛,從來無懼會有停下來的一日,政府你伸什麼手。

再來活化,就如血氣過盛再進大補之藥,不爆血管才怪。

市建局說,不、不、不,這次「活化」只做些重鋪路面呀、種樹呀、放雕塑呀,把雜亂無章的旺角弄得企理一點罷。

老兄,雜亂無章可正正是旺角的特色,高抬貴手,不要在旺角弄條什麼波鞋大道、金魚大道。我要秩序,可以去中環、尖沙咀。

請留點選擇給我們。

那個傻瓜(又名星月奇緣)

剛看了一套韓劇〔那個傻瓜〕,說的是一個如日中天的女藝人,因為男友父親正在搞選舉,形象問題不能給外界知道他跟藝人的關係,而需要安排一埸假結婚以澄清。況且,男友父親由始至終便覺得女藝人不配。

機緣巧合下,他們選擇了女主角的一個忠實擁戴者。他樣貌平凡而且傻裡傻氣,在郵政局裡當一個小職員,典型就是那種沒有人會多看一眼的人。事實上,他小時候的外號正正是「可有可無」。

他們本來打算,這埸假結婚只會維時六個月。那時候男友父親競選完畢,女藝人便會和傻瓜離婚,之後再公開兩人關係,堂堂正正的在一起。

但結果不用我說,女藝人在經過相處後,漸漸發現他的優點好處,喜歡上了傻瓜,離開了苦戀多年的男友。

暫且先不去考慮現實問題,只童話地去想,在女藝人面前的,一個成功靚仔,也很愛她,只是既是事業型的男人,他自也得考慮大局,也即是一些人所謂的「自私」;而另一分面,外表平凡行為傻氣,實有點出不了場面,他沒有自信,也沒有半點野心,但為人樂觀,而在他心中,沒有什麼比得上他的偶像。

女藝人之所以選傻瓜,劇中自然安排了許多事情去合理化這選擇。

問題是,他們真的能長久嗎?

許冠文在他的 talkshow 裡曾說,女人需要四個丈夫才能夠滿足所有想要的。我覺得雖未必要四個,但至少兩個走不了。

要得到女人的愛,至少總得吸引到她,而男人的魅力,大多來自於自信,而自信又十之八九從他的事業處來的。她在旁靜靜看著男人專注地工作,一顆心不知不覺便繫在他處。女人愛成功有事業的男人,不一定便是貪錢。

可惜,女人在得到那男人後,另一方面的要求又走出來了。她同時也要一個溫柔體貼,什麼都放她在首位的人。可惜的是,他之所以事業有成,乃是因為他將事業放在第一。而當初吸引她的,正是今天她不滿的源頭。

男人其實也是一般。他們想要一個依人小鳥,但又想她在適當時候獨立自主,不要老在煩自己。要一個有思考有理想的,又想要一個心思簡單的,結果還是失望,仍是得不到。

這還未考慮到雙方家長的要求呢。

女藝人今天選擇了傻瓜。

你,知道自己想要些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