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藝人房中照愈炒愈烈,想必有人會高呼加強監管,但切記不可因小失大,讓政府借此良機推行網上廿三條。

Advertisements

聖上駕到

大風雪災造成全國的供電與運輸混亂,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各地的車站外多日,溫家寶昨日也得到湖南長沙火車站,向已苦候了數天的旅客表達歉意,希望大家能繼續忍耐一下。說過話後,群眾大聲歡呼叫好,有人熱淚盈眶,有人更說感到陣陣溫暖。時事評論亦一致覺得溫這一手做得漂亮。

中國人真不愧為順民,沒有明確解決方法時限,只要聖上御駕親臨,敬愛之心油然自生,有如暖流遊行全身,頓時精神一振。

中國領導人的質素是提高了,人民嘛,還是幾百年來那老樣子。

男少女長

昨天一名四十二歲女子被她二十六歲的男友殺害,男子之後跳樓自殺。

傳統上的男女關係,男總比女的年紀來得要大上一點。既然要養妻活兒,年長一點總比較容易一些。另一方面,男人比較耐老,年紀相約的女子看上去大多比男人年長,不易為人接受。況且,女性心智也比男人早熟,又性喜依賴,找過比自己成熟實屬正常。

看看各報章的標題。「魚生刀劏女友,26歲男殺42歲女後跳樓死」,「姊弟戀講錢失感情,男斬女跳樓亡」,「奪命姊弟戀,艷婦遷居同廈招殺身禍,男方被拋棄感枉付青春」,明顯對男少女長投下反對票。

不過,原來男少女長愈來愈普遍。據統計處資料,05年四萬對新婚夫婦當中,女長男少的竟有兩成之多。

其實換一個角度看,男比女小也不一定不好。女性生理構造比男性複雜,病痛較多,但卻比男性要長壽上七、八年。一般丈夫比妻子大上三、五年的話,這老婆婆最後的十年便很難過了。反之如果男的比女小十年的話,老來還能互相照顧。

當然,話是這樣說,卻很難叫人接受。況且實際上也不大可行,或者到我們回到母系社會時吧。

農村PK城市

聽到一首內地樂隊〔單行道〕的歌曲〔農村PK城市〕,歌詞很特別,便去把整篇找來。

俺們剛吃上肉你們又吃野菜了

俺們剛娶上媳婦你們又搞獨身了

俺們剛吃飽穿暖你們又要減肥瘦身

俺們剛裝上電話你們又改網上聊天

俺們剛存點錢你們又管銀行借錢了

俺們剛通上電了你們又搞燭光晚餐

俺們剛不用下地幹活流汗你們卻要桑拿健身花錢流汗

俺們剛用玉米喂豬你們又把它當補品了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我們怎麼追怎麼趕也趕不上你們的腳步哦

曾經有人說過:「我們要用農村包圍城市」總有一天我們會比你們過得更好

俺們剛住上樓房你們又度假住草房俺們剛想出國打工你們又要海歸了

俺們剛把茅房改稱作廁所你們又把廁所改稱洗手間了

俺們剛不用爬山挖草藥你們卻要去攀岩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我們怎麼追怎麼趕也趕不上你們的腳步哦

曾經有人說過:「知識青年要到廣闊的農村去接受俺們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我們怎麼追怎麼趕也趕不上你們的腳步哦

曾經有人說過:「我們要用農村包圍城市」

總有一天我們會比你們過得更好

毛主席說過:「我們要用農村包圍城市」

總有一天我們會比你們過得更好

這令我想起另一則故事。

有一個投資顧問到某海灣渡假,看到有個男子坐在海邊的屋子喝酒,便上前跟他閒聊起來,言談間得知他並沒有工作,卻擁有這大幅土地,心想這人甚地如此白白浪費了這大好地段,便跟他說:「先生,這幅土地很有商業價值呢,我可以幫助你把它大大發展起來,成為一個旅遊景點。」該男子問道:「發展了又甚麼了?」「發展了便能賺錢啊。」「是嗎?」「資金多了便能投資更大的項目,或者可以把鄰近的土地也買下來,以賺取更高的利潤。」「賺得更高的利潤又如何?」「那便可把公司上市集資,生意便可愈做愈大。」「生意做大了又怎樣呢?」「之後當然進軍其他行業,建造一個屬於你的商業王國。」「那之後怎樣?」「那你便可以有足夠的金錢去過一個無憂無慮的退休生活啊。」「那又是一個怎樣的生活?」「噢,你可以在一個海邊的大屋裡喝酒,好好地享受人生啊。」那男子不解的道:「我現在不正是這樣嗎?」

可能,農村的生活,本來就已經比城市的好。

人生,總充滿著一個又一個無奈的循環,知道與否,人還是拼命的往裡鑽。

放生

路過碼頭,看見十數人,望海合什,還有幾個僧人在念經,原來他們正在放生。

放生的目的就是作善事積陰德,我就是不明這又是那門子的道理,何以放生會等同做善事。

我先把你活捉,本來你是死定了,但老子今天大發慈悲,且留你狗命,把你買下來,再把你放生。種善因自當得善果,我種了他媽的幾萬元的因,老天爺好歹都識相回點兒禮。不夠誠意嗎,沒問題,我這就去再捉些回來放生就是了。

本來嘛,它們好端端的就在海裡。

信仰與迷信

有很多信佛拜神的人,對佛家教義都不甚了了。

在他們心目中,信佛就是拜神上香,大部份人連這也只是心有所求或大時大節才做。至於佛家精神,不要說做,連知道與否也難說得很。

其實求神保佑什麼事業順利,收入大增,本身就有違佛家無求的精神。這種名利追求正正是佛家希望我們能放下的。

四諦中「苦」、「集」、「滅」、「道」以「苦」諦為首。苦是本相,佛家說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五盛陰」、「求不得」。這八苦包括了人生,故說人生皆苦,快樂只會增加執著,而不會令痛苦消失。

愈是追求,愈受「貪」、「嗔」、「癡」所累,而不能證得涅槃世界。

涅槃就是空,就是寂靜,就是無求。

眾人皆可成佛,有和尚問文偃禪師佛是什麼,答曰:「乾屎橛。」又有人問趙州禪師什麼是祖師西來意,答曰:「庭前柏樹子。」佛是一個境界,而不是真的有個佛讓你去拜去求。

退一萬步說,原來大部份人只是拜神而非信佛,他們仍是應該可了解奉行該神的教義,確實執行,而不是有事才求,靈驗才去還神。

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差。

破事兒

〔破事兒〕是近年一套比較特別的港產片,它由七個短篇故事組成,從不同的角度去表達今天人與人之間日益疏離的關係。

聽說很多人都認為當中以阿嬌與 Stephey 主演的〔大頭阿慧〕最為出色,但自己看罷卻覺得有點平平無奇;故事固然普通,演技亦屬平凡。一個落魄大阿姐跟一個幸運傻丫頭的故事,實在有點老套。不敢說它差,但多半不會是最好的一段。

自己更喜歡〔增值〕,說的其實只是杜汶澤其中一次召妓的經過。既然是其中一次,杜汶澤當然清楚歡場的遊戲規則。整個過程雙方都極之「專業」,除了表面的客套招呼外便沒有其他多餘的交談,大家都在扮演自己應處的角色。

事後當杜汶澤正在離開的時侯,女子因為聽不懂廣東話而要求幫助用電話增值她的電話咭。杜走回來坐在床邊試了數次仍未能成功,女子坐在他身旁,雙雙一同望著電話手機繼續嘗試,她的頭慢慢的擱在杜的肩膀上。身邊的時間停頓下來。

在這一刻開始,他們超越了純專業的關係。

在「專業」的面紗下各人把自己收起來,就像同事之間的關係一樣,儘管相處時間極多,每天共進午餐,看來似十分親密,但下班後大都不會再有任何業務以外的聯絡,就像杜汶澤和妓女原先的關係一樣。

覺得裡面的杜汶澤並非如人們所說的愛上了妓女,只是在那一刻倆人突破了「專業」關係罷,連朋友都還未說得上,如何便這麼容易愛上了?

可悲的是,今時今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絕大部分都停留在業務上的層面,人都不敢打閞心門。難怪真正還稱得上是朋友的,大都是兒時已認識的青梅竹馬一族。

朋友這關係帶來了信任和責任,信任需要勇氣,責任也可以極沉重,在經濟效益掛帥下,朋友變得無利可圖。所以當女子叫杜幫忙時,把他嚇了一大跳。

2008241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