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台北

上星期日剛從高雄回來,星期一早上,忽然心裏有一把聲音告訴我,何不再來一個快閃,迷迷糊糊中便訂了機票。今天,我來到台北。

朋友看見我連續兩星期都來台灣,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台灣女朋友呢。

來之前已經知道台北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早上起來便走去「劉福記手工傘」買一把傘。其實第一次來西門町的時候已經發現這店,吸引我的是門口那一句「晴天九折,下雨沒折」。今天我當然要付原價。


「國立故宮博物院」是大部份台北旅行團的必然景點,當初來台旅遊的時候並沒有急着要去,怎料結果來過台北已經 N 次,就是一次也沒有去過。所以這次我便決定把這個「缺陷」補上。

博物院的規模比我想像少得多,而且看完之後,我發現除了幾個特別著名的珍品之外,自己對中國藝術的認識,比西洋藝術更不堪。



另外亦去了市立美術館附近的「林安泰古厝」,是一個閩南式的建築群古蹟,經過兩次遷址,才來到現在這個地方。這時看到有一群「龍友」約了模特兒在拍照,似乎比舊屋子更吸引人。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多年沒有來過,這天晚上反正在附近,便走過來逛了一下,感覺改變不是很大,但人比以前多,十分熱鬧。

晚上約了朋友吃飯,飯後逛了一下「樂華夜市」,便回西門町去。

第二天早上打算去「西門金峰」吃滷肉飯,發現他們竟然有賣燉豬腦湯,二話不說,點了一個,味道還真不錯。

吃飽了當然便輪到我的必然行程:「台北當代藝術館」。這次的展覽主題是「災難的靈視」,最令我詫異的是竟然包括了香港近月的社會活動,似乎這個運動確實可以被稱為災難。



在地圖上看見台北車站附近有一個叫「臺灣漫畫基地」的地方,過去一看,入口處又是一堆香港運動的展品。上次到台中看不到大學裏的連儂牆,今次在台北總算一償所望。


快閃台南

安排一個快閃來充實一下生活,星期五下班後直接到機場,坐 9:30 的航班到高雄,凌晨不到便到達位於六合夜市的酒店。

今次快閃的目的地是台南。

查看一下原來上一次去台南已經是三年多前的事,和自己印象差距很大,感覺頂多是一兩年的事。

睡到自然醒,坐火車到台南去。

到達台南火車站便先到一旁的「台南文創園區」看看,然後沿中山路向「臺南市美術館」慢慢走,中途還發現一堆廢鐵,驟眼看還以為是藝術品。


去到美術館,買票的時候服務員跟我說要否要先跑去二館,因為有十分難得表演。雲台舞集來了!一點鐘便截止放人進去,而且二館也已經停止售票,建議我先去看表演然後再回來這裏。看看手錶是12:45 ,二館大約 10 分鐘距離,便先跑過去再算。



來到發現大門已關上,許多人在外面等候免費進場。這個特別表演是在一樓大堂舉行的,並沒有座位,結果所有人都席地而坐,我也傻呼呼的跟着坐下,還是第二排呢。

這時發現表演 2:30 才開始,一直到四點,我想一下,那豈不是要在這裏花上三個小時?

但原來三個小時還是小事,最慘是盤坐在地上幾小時,對我而言實在是酷刑。

雖然舞蹈也算精彩,但我的老骨頭可真受苦了。

美術館二館對面是「臺南地方法院舊院」,現在是一個司法博物館,免費進場,也值得順便一看。


走到「國華友愛新商圈」,主要是去找小卷米粉。小卷米粉是台南著名的食品,在這裡的「邱家小卷米粉」比較出名,通常都大排長龍,幸好來的時候並沒有太多人,而且移動得極快,三數分鐘不到便拿到米粉在吃。


另外也去試試「金得春捲」,裏面放了許多不同的食材,有甜有咸,十分矛盾。

之後再到處逛如「神農街」和「林百貨」之類,吃了一個燒肉飯之後便回高雄。


第二天去「蓬池潭」,環湖走了一圈,計有「龍虎塔」、「慈濟宮」、「春秋閣」、「玄天上帝像」、「左營孔廟」等,另外更有五六座規模比較小的廟宇。






這裏也有一間十分出名的三牛牛肉麵,味道確實不錯。

最後在「駁二藝術特區」,等到日落西山,便乘的士到機場去。


台中

剛過了 10.1 假期,接着又是重陽節假期,只好連續兩周出行。

這次目的地是台中,上次來是三年前的事。

乘坐夜機到台北,在西門町住一晚,到便利店買了明天去台中的車票,準備第二天一早便到台中去。

從台北去台中其實可以坐大巴,台鐵或者高鐵。大巴時間最長,要兩個多小時,台鐵則兩小時左右,高鐵當然最快,只需 50 分鐘,但台中高鐵站遠離市區有 8 到 9 公里,直接坐的士到市區會比較節省時間,否則索性坐大巴睡一覺也可以考慮。

從高鐵站直接到台中國家歌劇院,以前雖然來過,但不知為何都並沒有進去,室內設計的主調是曲線, 十分獨特。地下一層除了售票處之外,亦安排了許多小設計品攤檔,亦有一些小型藝術品展覽。


這裏當然亦有咖啡店,名叫 VVG Labo,環境不錯,價錢卻有點小貴。

接著是之前去過的「台中文學館」,晚上在「一中夜市」逛逛,卻遇見香港青年在這裏示威,看了一會,吃過晚飯後便回酒店休息。

.

第二天去了我一直想去卻沒有去的「彩虹眷村」。這個所謂的村其實只是緊貼著的幾座小建築,但遊人非常多,地方又狹小,令你根本不能好好的看。


看到簡介原來當初靠自己兩手一筆一筆畫出這個村來的老伯伯,是在香港出生的。

晚一點分別去了「東海大學」和「逢甲大學」,看看連儂牆會否仍然存在,結果失望而回。


這天的整個晚上基本上便是在逢甲附近渡過。

最後一天因為從台中飛回港,5 點的班次比平常早,雖然猜想台中機場應該不會很繁忙,但不知道交通如何,便不敢作什麼安排。

聽說有一個新景點「審計新村」或叫「審計368新創聚落」,本來是政府審計處宿舍,1998 年開始空置荒廢,近年開始重新規劃專營文創園區。


地方不大,有些部份仍然在建設中,相信再過一些時候會更加完善。

跟著基本上就在勤美誠品綠園道和金典綠園道一帶活動。

這時在地圖上發現在金典綠園道後面有一條所謂「怪獸街」,原來真的只是幾幅壁畫而已。


我這幾天坐的士的時候,所有的士司機都會跟我聊到香港近日的情況,其中一個比較溫和,說抗議示威可以,破壞東西則不成。另外一個是比較典型的消極態度,告訴我,示威沒用的。他說中國人最喜歡便是鬥中國人,這樣下去會死許多人。可悲的是,年輕人亦明白這個事實,許多亦都已經準備獻出生命,以求改變。

中壢、新竹

有台灣朋友結婚,獲邀到台灣喝喜酒,亦借住這機會到台灣玩幾天。

由於婚宴的場地在桃園,所以我便決定住在桃園中壢。

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曾經來過中壢,不過除了中壢夜市之外都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決定一天留在中壢,另一天新竹,第三天喝喜酒。

星期五晚坐晚上 10:50 的航班,碰上當天機場有示威,便早一點到機場支持一下才進禁區。


到達酒店已經是凌晨兩點,進房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在高聲「做運動」,你叫我一個男人情何以堪。結果當晚整晚還隱隱約約的聽到運動聲,暗嘆他們體能真好。

放下行李跑出去看看還有沒有吃的。這裏不像台北、高雄,食店這個時候都休息了,但幸不辱命,還是在不遠街角處找到一家廿四小時營業的小食店。

早上起來往酒店旁的小河溪方向走過去,名叫「老街溪」,溪旁建了一個小公園,晚上的時間就許多人在跑步運動。


這天天氣超熱太陽超猛的,走在路上非常辛苦,幸好要去的地方不多,走走停停便是。

隨意在地圖上找些景點,「劉氏古厝燃藜第紅樓」是一個。看來是一個有點歷史的紅色建築物,大門深鎖,望向裏面看見有衣服在曬晾,應該是有人在用的。另外兩層的洋樓部份則變成了餐廳。上網查了一下,紅樓是在 1910 年清末中壢總理劉坤之子劉家城所建的,其他沉悶資料便不在這裏重複了。

這時遠處看見一大片雨雲,在這種大熱天氣下極可能是雷暴驟雨,路過一間咖啡店,便趕緊躲進去。果然過了幾分鐘,雷聲響起,外面沙啦沙啦的下着大雨,慶幸自己像農夫一般還會留意天色。

中壢的一個新景點叫阿沐什麼的,我也搞不清楚這建築群到底是什麼,中庭有小型旋轉木馬之類的東西,應該算是打卡好地方。不過我主要是來一試這一家阿沐咖啡,可惜需要訂座,把沒有訂座的我拒諸門外。

回到中壢火車站一帶,逛一下旁邊的「中平商圈」,發現這裏的東南亞人實在多。在中壢火車站一帶,路上有一半都是東南亞人。

商圈內有一個叫「中平路故事館」的地方,是一個日式老房子,本來是公務員宿舍,保存日治時代當地居民的生活。在這𥚃的工作人員聽到我從香港來還有點驚㤉,說很少香港人會到中壢這種小地方旅遊。是嗎?


路過「霸王豬腳」,看來有點吸引,便過去點一份試試,豈料這裡的阿姨好像對我這個人很有興趣,用「你不要點米飯嗎?」打開了話匣,再評論我是否搞美食的,又問我為什麼會來中壢,為什麼單點蹄膀和高麗菜,有沒有覺得很貴,我是怎樣找到這裡的。說着說着他們便索性坐在我對面在審問。看來中壢比南部更熱情。

晚上逛了一下「誠品」和「中壢夜市」,便回酒店休息。

回到酒店看見隔壁的房間有許多警察,然後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床上用被子覆蓋身體,進房的一刻聽到她好像在說泰文。

終於明白昨天晚上在發生什麼事:不是體能了得,而是多人接力賽。

第二天去新竹。

本來要在中壢火車站附近吃台灣早餐店的,卻竟然找不到,結果買了一個飯團在月台吃。

新竹距離中壢不到 40 公里,坐自強號就一個站,車程大約半小時。

先找地方喝咖啡,在 Google Map 上看到一家,卻原來在一條小小巷子裡。我慶幸自己的探險精神,能找到這麼隱秘的咖啡店。

及後向「新竹城隍廟」方向走,最先看到的是「東門城」。據資料,新竹城於 1827 年興工,周圍是城牆,有四座城樓,日治時拆掉城牆與城樓,只存東門了。觀察下,晚上可能會更漂亮。

「城隍廟夜市」就在「新竹城隍廟」一旁,或者確切一點來說,夜市包圍着城隍廟,你要經過夜市才能進入廟的入口。


不遠處有兩個戰爭博物館:「新竹市眷村博物館」和「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大陸的朋友應該不怎麼感興趣。

下一站是「新瓦屋客家文化園區」,是一個被保存舊時客家村落,這裏當然亦有好幾間咖啡店,看來都是打卡的好地方。

晚上回到中壢突然想吃牛肉麵,但又不想上網找,便決定到處亂逛,倒也讓我找到,而且還是兩家並排。一家叫「新明老牌牛肉麵」另一家叫「新明永川牛肉麵」,看來兩家應該有點恩怨。

第三天吃了麵線做早餐,這時忽然想,一般麵線都是用匙羹吃的,但其實用匙羹也不容易吃得到,用筷子便更加不用說了。

再喝了咖啡便到桃園飲喜酒。

臨走時和新人到「古山星辰景觀咖啡廳」聊天看日落,景色十分不錯。



.

時間到了,多謝新人把我送到機場,圓滿結束這一旅程。

快閃台北

這個週末,突然決定快閃到台北。

乘晚上 10:50 的航班,到達桃園機場時發現豬肉檢查仍在進行,過關的時間便延長了。再加上這天非常多遊客,尤其是韓國的(這一兩年突然發現到處都是韓國遊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政府有補貼?),結果雖然我不用等候行李,但去到位於西門町的旅館時已經凌晨兩點。幸好還有食店在營業,把遲來的晚餐吃了。

本來到步才想要去哪已經成慣例,但這次卻有點不同。

這天我睡醒了吃了早餐,竟仍然未去想到底今天要去哪裡。

但也碰巧,我在台灣的朋友本就不多,今次竟然同時有三位朋友提出不如出來一聚,我便更加不用擔心去哪了,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結果這個台北快閃便變成了朋友聚會之旅。

不過我總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便走到大安區喝咖啡,之後走到不遠的國立台灣教育大學的附屬藝術館,展覽的竟然是香港人的作品。


在一旁有個叫臥龍創意園區,卻是空無一物,大家便不用浪費時間了。


接着走到民生東路,這裏也有好幾家咖啡店,選了其中叫 coffee & work 的一家,裏面安靜得像圖書館,確實十分適合溫習和工作。

有趣是我進去時店員跟我說了你好之後轉用英文,那我用中文回答,結果她給我一份日文餐單!難道我的中文有日本口音嗎?

到了傍晚來到吉林路,開始第一個聚會。

在台灣比較少吃熱炒,朋友安排了來這一家名叫「紅翻天」的店,炒了一桌子的菜,三個人也吃不完。

飯後散步到行天宮,然後便去永康街赴第二個約會,政治文化社會經濟什麼都談,直到咖啡店打烊。


第二天到看來是網紅咖啡店 ACME Breakfast Club 吃早餐,它正在我住的旅館樓下。店內氣氛着實不錯,食物口味也可以。不過不知道是否客人太多而且大部份是遊客的關係,這裏的服務員態度都有點冷漠,和我們熟悉的台灣服務態度不同。


之後便到市府站見第三個朋友,吃吃喝喝逛逛聊聊又一天。


這個周末就是這樣過了。

快閃嘉義,高雄

自從上個月試過快閃台北之後,開了頭,很快便又來一次快閃高雄。

由於非洲豬瘟的原故,台灣實施措施檢查所有港澳和大陸遊客行李背包,以防止有人帶豬肉製品入境。雖然檢查得有點馬虎,但由於每個人都必須排隊讓他馬虎一下,排長龍仍然在所難免。

依舊住在六合夜市旁,晚飯之後喝過咖啡吃過蛋糕,回到酒店便得想想:明天去哪裏?

快閃的好處是時間短,沒有選點的煩惱。不過話雖如此,自己始終未能免俗,感覺如果像在深圳般只在市區吃吃喝喝,好像有點浪費。

結果决定了去嘉義。

上午到高雄車站買火車票,碰上指定座都賣光光,只有站立票,雖然中途有空座位可以坐,但也站在車廂路口一個小時以上。雖然站一個小時沒什麼大不了,但車廂狹窄,站在路口妨礙別人,不停移動讓位也很麻煩。

上次去嘉義原來已經是 2014 年了,在搜尋有趣地點時看到「高跟鞋教堂」和「故宮博物館南院」,都十分吸引,可惜距離嘉義市有點遠,就算坐的士來回也會很趕,所以放棄了。

當然,來嘉義自必得吃火雞肉飯,上次吃了「劉里長」,今次試試「民主火雞肉飯」,美味依然。另外點了些滷味,亦十分不錯。



吃過之後走到「舊嘉義監獄」,是日治時代興建運作的監獄,於 2002 年定為市定古蹟。

有導賞團,我跟著人群聽了一會,便獨自到處看。

不知道是為了環保還是省電,監倉部位沒有燈光,份外顯出監獄的陰暗。

上次來嘉義已經來過「檜意森活村」,這次去「北門車站」時經過便重溫一下,感覺商店多了。

這個北門車站也是市定古蹟。

在地圖上見到一個叫「森林之歌」的地方,就在附近,便走過去看看,卻原來是一個大型室外藝術品,以木材、鐵軌、黃藤及石材等素材,象徵神木和阿里山火車鐵軌,也算有趣,在此拍照的人很多。


又到時間找東西吃,向「光華街夜市」出發,吃吃逛逛之後回高雄去。

每二天去橋頭區。

朋友告訴我這個「十鼓文創園區」,距離不遠不近,捷運直接可達,正合朕意。

本來以為十鼓是地方名字,卻原來是一個樂團。

當年糖廠關閉, 十鼓樂團便是在這裡練習,後來十鼓成名了,把這裏發展為文創園區。

其實我在踏進園區的一刻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糖廠⋯⋯

園區和糖廠佔地不少,一家人慢慢玩可以搞上半天。



記得在車站前看到去「橋頭老街」的指示,似乎值得一看,反正來到橋頭區,你不說我也會到處逛的。

這老街,又名「小店仔街」、「橋仔頭街」,清雍正年間巳有記載,但糖廠關閉後,這裏的商業活動減少,老街開始沒落。大約十年前地方政府著手改造,看樣子成效不錯。


在這裏不計算 50 嵐的綠茶,一口氣吃了四家店,飽得肚子都要爆炸。

回到高雄,到 85 大樓附近逛逛,看見對面有一新的建築物,原來是「市立圖書館」,在燈光下十分耀眼。

圖書館頂層開放,可以望到「高雄展覽館」和「新光碼頭」,景色十分美。

至於圖書館內部,有點科幻的感覺,也看見許多年青人在溫習。

因為高雄機場並不繁忙,尤其在晚上,許多時候都只有一兩班航班起飛,所以一般來說十分鐘不到便可以完成整個過關程序。再加上機場距離市區只有十多分鐘車程,所以每一次我都要提醒自己:晚一點才出發到機場。

可是,每次還總是會早到。

從機門關閉到飛機升上半空,全部才花了十分鐘,如果在香港的話,沒有 30 分鐘以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很快,我便回到現實了。

明天上班!

快閃台北

上周有一天忽發奇想,來一個週末快閃,論距離自然是台灣最適合,所以這個週末安排了一個快閃台北。

周五晚上差不多 11 點的航班,到達位於西門町的酒店時已經快 2 點了,而這個酒店接待員亦太熱情了,不停的為我講解酒店的服務。老實說我除了用你的電、床和水之外我什麼都不要,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只好老老實實等他結束。

西門町的好處便是就算晚了也總能找到吃的。結果吃完稍為逛一下,回到酒店已經三點多了,五點多才睡著。

因為自己有一些感冒,睡得不好,大約 7 點便醒來了,就算迫自己也再睡不回去,索性早點出門。

先吃點早餐,然後在咖啡店看地圖找一下今天要去什麼地方。

先到「紀州庵」,一座古老的日本料理屋的修復複製品,現在變成一個文學交流的場所。

然後沿着淡水河走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一個靠山而建的舊村莊聚落,在快要遷拆的時候被保育起來,變成今天的藝術村。

雖然尚有少量房子仍然有人住,大部份舊房子都變成了「展館」,門外有指示是否開放,如果顯示開放的話,直接推門進去便是。


整個村其實不大,離開時從正門出去,就是「公館夜市」了。

走到台大的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充充電,繼續起行。

坐捷運到松江南京站,逛四平街,通化街,然後再到「彰化肉圓」。之前已經來過三次了,都休息沒有吃到,今次來到看見門前排長龍,依我性格,還是下次吧。


行到東區看看有什麼吃的,但走來走去都沒有看到有什麼想吃,這時心想,或者可以去信義誠品一區看看聖誕燈飾,於是又繼續走路。

這裏的聖誕燈飾算不錯,加上人流,氣氛很好。



看看時間才 8 點,便坐的士去萬華區艋舺夜市。

下車時看到「西昌街夜市」,之前都沒有進去過,便去看看。發現裡面全都是老人家,路邊攤像鴨寮街般的賣舊東西。亦有好幾家像香港廟街的歌廳,更有很多上年紀的妓女在路兩旁。一個十分有趣的景像。

吃過晚飯後直接步行回西門町,在路邊買個蔥油餅還遇上「走鬼」,也是我第一次。

這一天走了超多路,晚上回酒店一查,原來超過了 40,000 步!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每次台北遊最後一天的必然行程,這時發現附近開了新的誠品生活,而附近的街區也有好些改變,多了像東區的餐廳食店,下次得好好探一下。


之後想不到要去哪裏,又因為打算試一下新的機場捷運,便留在台北車站附近。

車站後的「華陰街」一帶比較少去,便打算把餘下的數小時花在這,剛好碰上媽袓搬家,有鞭炮又打鼓,熱鬧非常。

.

.

是時候坐機場捷運,覺得速度還滿快的,只半個小時左右便到機場,不像以前坐巴士的話又慢又怕碰上塞車。

台北到這时候才把機場捷運建好,也算慢得過份。

這次快閃之旅,雖然只短短兩天,但反而覺得沒什麼壓力,離開的時候也沒有覺得旅途太短,真奇怪。

可能以後可以多加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