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

國安法引起「人」的強烈反對,共產黨這次決定要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替香港立法,在香港執行。更不可思議的是,它們還會在香港設立執法機構,專責處理有關法例的執法。

大家都知道,共產黨眼中的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罪行」是如何的有彈性,我相信連我這個 blog 的許多文章也已經違反了最少三條罪行,而 WordPress 是外國網站,看來第四條也應該犯了。

以前它們還會厚着臉皮說只是強力部門在香港境內執法,現在索性直接在香港成立執法機關。這條至關重要司法管轄區界線,將會消失。

不過我今次不是想談國安法的影響,因為評論的人已經夠多。我更加感興趣的是,為什麼共產黨會選擇在這一個國際敏感時刻,去推行這個更加敏感的國安法。

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趁機世界各地忙於處理疫情,或沒有餘力去應付中國的「內部事務」,所以快刀斬亂麻,把這件事搞定。

再加上九月立法會選舉,它不想再重蹈區議會選舉的錯判,因為萬一今次民主派大勝,立法會有可能落入泛民手中,在共產黨眼裡,這是奪權。奪權,是不可以接受的。

另一個可能是,共產黨已經感覺到自身的執政危機,臨死前的反撲是不可理喻,且強烈的。

亦有說習近平受極大的內部政治壓力,因為他在修憲永續帝位的時候,曾向黨內元老承諾做出一番成績來,但他上任至今,除了所謂的打擊貪腐之外,政績全無。香港出現反送中運動、台灣蔡英文連任、武漢肺炎疫情導致全球團結起來反共,沒有政積之餘還搞了一個又一個的爛攤子,所以他只好狗急跳牆。如果推行得了,只要反抗聲音沒有比之前更大,至少他可以向元老吹噓,已經成功減輕了香港問題。

當然,國安法本身並沒有通過,理論上還要經過人大常委會的幾個步驟才能成為事實,不排除在未來幾個月仍然會有所改變。

甚至,這可能只是虛招,以試探香港和全世界的反應,主要是做給牆內的人看的。

當然,也可能是經過計算的實招,估計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太大了,不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要給美國有台下,過些時候總會大家假裝冇事。至於嚇走了的香港人,自然有大陸人去填補,要多少有多少。

無論是真是假,如果今次習近平再次失敗,他的政途應該岌岌可危了,但他下台之後,究竟共產黨是變回 20 年前那種相對比較開明的專制政權,還是可以趁這個機會作一些根本性的改變,只好拭目以待。

還是那句,我們不可放棄,香港仍未輸。

垃圾

在香港聽到不堪入耳的新聞,已經不再奇怪。

什麼警監會,沙中綫,無可疑死人案,已經失去興趣評論。當然不評論不代表要去習慣,香港人千萬不可以讓自己像大陸人般習慣這等無稽的事。

但有關 DSE 通識考題這件事,對於官方的回應,真的太混帳了,忍不住要說上兩句。

那條問題是什麼大家是知道的,就是問日本在 1900 至 1945 年間,為中國帶來的影響是否利多於弊。

白痴看一眼也知道,這是用一個看似已經有定論的議題,去激發學生的批判思考。

我相信絕大部份學生都覺得寫弊多於利會比較容易,但問題的本身便正正是考驗學生是否能夠破格思考。

這類問題就像「被強姦的女人自己也需要付上責任」,「華人的數理能力比西方人強」,「男人比較理性所以更適合做管理階層」,「武漢肺炎對美國經濟長遠有幫助」一樣。

中國官方的批評反而沒有令我感到很大的不快,反正狗口長不出象牙,我從來都沒有期望過。

香港教育局亦批評道:「嚴重傷害日本侵華戰爭中受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

這種說法,完全就是大陸官式罵街的一貫風格。

教育局的局長楊潤雄更說:「答案只有弊,不會有任何利」,因此決定要取消這條試題。

什麼叫做只有弊沒有利,所以沒有討論空間?就算太陽是否從東方升起,地球是否圓的,1 + 1 是否等於 2,也可以有討論空間。

歷史,怎麼可能沒有討論空間!

秦朝一統天下,到底是讓中原百姓免於七國之戰,還是把所有人民從一個地獄踢進另一個更殘酷的地獄,也可討論。

進而推之,究竟是一個中國好,還是在這片大陸上分為許多小國更好,也不是鐵板一塊的教條。

假如今次的問題是:「如果當年國民黨打敗共產黨,今天的中國會較好或較差?」還可能會觸及共產黨神經的神經。如今說日本侵華,關你共產黨屁事。

本來共產黨已經有各種各樣的白色恐怖干預世界學術自由,現在更因為一條非常中性的試題大做文章。而香港政府亦跟着起哄,所用的語言又完全是「匪語」,真的越看越生氣。

這種垃圾政權,留在世上只會為害世人。

佛誕、勞動節

上星期佛誕和勞動節連在一起,而且是週四週五,所以製造了一個四天的假期。當然在不能遠遊的情況下,這四天假期着實令人頭痛。

但是不論多麼艱苦,仍然要生活下去。

不過回想一下,最後一次旅遊是二月底三月初的曼谷之旅,到現在才兩個半月。一般人如果一年去三、四次旅行,其實也就是差不多的時間而已。給予大部份人很久沒有去旅行的錯覺,可能只是因為復活節長假期不能外出,而可見未來亦沒有能做什麼計劃,以致感到時間特別長。

好了,回到這個四天假期。

第一天我去了「大尾篤」,為免太快用完我能去的地方,強迫自己不要一直想着要順道去附近其他地方,結果難得在大尾篤海邊呆坐兩個小時等日落。


大尾篤改了名做大美督,可能是為了使之更加文雅,但卻失去了地名的原意。大尾篤,本來指的便是八仙嶺這條龍脈的尾巴,這裏的村莊叫龍尾村便顯而易見了。但大美督?是一個很漂亮的總督嗎?

第二天去西貢「浪茄灣」,西貢是一個幾年都不會去一次的地方,但近兩個月我便已經去了四次。浪茄灣距離比較遠,需要坐快艇,承惠 $150 一程,實在有點貴。由於浪茄灣真的只是一個沙灘,並沒有碼頭,所以快艇只能停在岸邊二十尺左右的距離。你是需要澗水上岸的。沙灘上基本上除了牛便什麼都沒有,電話也沒訊號,好好準備帶上一本書吧。


第三天去了「坪洲」,因為沒有打算爬山,所以很快便逛完,連吃的也因為人太多而放棄了。看見一旁的小碼頭原來有船直接到愉景灣,而我應該有二十多年沒有去過,便到愉景灣一趟。


愉景灣本是住宅區,吃了午飯後便坐船回中環,下船後看見一旁有船去馬灣,船正要開出,心頭一熱便衝上船,結果再去了「馬灣」。馬灣這個小沙灘氣氛也不錯。

最後一天朋友告知有「道風山基督教叢林」這個地方,原來就在沙田火車站一旁,佔據整個山頭。據說當時的傳教士為了更容易讓香港人接受基督教,故意用上中式建築風格,感覺十分奇特。


更難得是四天都天氣十分好,當然代價便是熱,亦為我的皮膚塗上一層黑色。

鑊氣

這天一個三十不到的年輕朋友突然問我,我曾對他說過的「鑊氣」其實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只認識炒菜時的鑊氣,但我說話中的意思明顯和煮食無關。

我當時心裏便打了一個突,向他解釋說鑊氣的意思是有可能會出事了。大鑊,孭鑊那個鑊,亦即是大陸現在流行的「甩鍋」、「推鍋」的鍋。(普通話沒有廣東話那麼多姿多彩,我們有鑊亦有鍋,他們卻都是鍋)當你聞到鑊氣,即是說你已經預見有可能會出問題的意思。

他說他知道「大鑊」,但卻從未聽過有人說鑊氣。

明顯,這裏至少有兩代代溝在裏面。

既然談到這個話題,他便放膽再問我曾經說過的「吊腳」又是什麼意思。

我說吊腳就是位置不方便,不順路的意思。他卻說只知道褲有吊腳,不知道地方也可以吊腳。

情況有點像我已經不會再用「弊傢伙」「冚嘭唥」「蛇gweir」等等的口語,不過我是懂得而非沒聽過這些詞彙,所以頂多只有一個代溝。

原來就算你學會了時下流行的潮語,說話多了一樣可以出賣你的年紀。

你媽死了

早陣子發生了一件有趣的國際「大」事,一件國際趣事。

話說只因為一個泰國藝人,的女朋友,在她的 Twitter 上回應了一句正常人覺得十分正常的留言,便引發起大陸與泰國網民的網上大戰。這留言,還要是兩年多前的!

第一樣有趣的是大陸網軍需要翻牆出去打這場仗,因為戰場在那條 Twitter 下面的留言區,而 Twitter 在大陸是被禁的。所以已失去了場地之利。

第二樣有趣的是,泰國網民似乎沒有什麼痛點。不論中國網軍如何攻擊他們的國家、政府、甚至國王,泰國網軍不單只不生氣,還表示萬分同意,而且他們比大陸網軍罵自己政府罵得更兇。

反而中國的忌諱可多了。不能說防火牆,不能說洗腦,不能說六四屠城,不能說香港,不能說台灣,不能說西藏,不能說新疆,更加更加不能說武漢肺炎。

大陸網民當然不明白,因為他們假設所有人都是小粉紅。他們不會明白為什麼罵泰國政府泰國人沒反應,而為自由反抗中共的香港人,他們也只能理解香港人為的是另一個主子,不論是香港還是美國。所以抗爭的就變成港獨,又或者美狗。

大陸網軍這回沒辦法了,道理既說不上,罵你亦沒反應,到最後只好說「你媽死了」。怎料,連這句也毫無作用,泰國網軍還趁這個機會諷刺一下自己的泰王,說自己有二十個媽,不擔心死去一個兩個。

結果「你媽死了」還返過來被用來諷刺大陸網軍在詞窮的時候只懂得罵人。NMSL 變成了網絡熱搜詞,大陸人也變成了 NMSL-ese,真的佩服泰國網民的幽默感。

這時開始有大陸網民叫停攻擊,說他們的攻擊有如泥牛入海,搔不到癢處,反而被人家改了新名字,呼籲撤退云云。

當港台兩地網民得知消息之後,自然加入戰場幫助泰國,後來更變成了奶茶聯盟:就是泰式奶茶,珍珠奶茶和絲襪奶茶。

看着那些文宣,也好奇台灣和香港人在泰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原來是這樣的。

IMG-20200426-WA0000
IMG-20200426-WA0007
IMG-20200426-WA0002
IMG-20200426-WA0004
IMG-20200426-WA0006
IMG-20200426-WA0003

說回這個泰中戰爭,大陸網軍見大勢已去,攻勢便沒有這麼旺盛了,本以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怎料泰國網民乘勝追擊,帶出另外一個新議題,就是湄公河下游因為中國的水壩而導致乾旱的問題。

EVn-3PdU8AEDDKD
phpkqz60T

這個網民之間的爭執,終於上升到國際關係的層面。美國官員趁機會出招,但印象中中國官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說了句什麼別有用心而已。

本來這等網民爭執,如果在微博、微信的話,外國網民的留言根本就不能被牆內人看見,偏偏你翻牆出去,大陸的手及不到。你看到人家,人家也看到你,沒有辦法瞞著。

這回官方真的多得中國粉紅網軍不少了。

流浮山

這個周末又去了一個香港邊境的地方:流浮山。

香港的海鮮勝地鯉魚門和流浮山,印象中都沒有去過,多虧今次疫情,終於兩個都見識了。

上次去鯉魚門的時候,海鮮酒家全部休業,流浮山卻不一樣,可能新界居民對疫程的態度沒有市區人那麼緊張,照常出外吃飯的人比較多吧,所以雖然客人可能比平日少,但眼見每間餐廳都總有點客人。


走到海邊,看見海的對面便是深圳灣、海岸城那一帶,灰沉沉的,很應景。

流浮山其實很細,看完這個海鮮市場並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逛,勉強看一下那個流浮山警署,吃了一個午餐,便回去市區。


感覺上,鯉魚門最少還有一個三家村,獨特得多了。

復活節

有朋友問我這些日子不能外遊,接著又是復活節四天假期,究竟如何打發時間,是否在家煲劇。

不用說四天,就算平常週末也足夠令我十分苦惱了。在人生的三大難題上(一天三餐吃什麼),再加上一條。

上次已經忍不住談過這個話題,今次趁着復活節難關,再 update 一下各位。

煲劇,自然是有,反正自己本來便會常常看電影,劇集雖然少一點,但也並不是沒有。現在當然看的時間比較多。不計電影,劇集也看了好幾套。剛看完一套日劇 The Could’ve-Gone-All-the-Way Committee 和兩套韓劇 Hi Bye Mama 和我的鬼神大人,碰巧都是說鬼的喜劇,而當中「處女鬼」那一個角色更穿越了兩部電視劇。電影則看了 Midnight in Paris,Altered Carbon: Resleeved 和 Crazy, Stupid, Love 三套。

至於在 3 月 1 日曼谷回來之後的五個周末,分別去了「南豐紗廠」,兩次。


「大埔海濱公園」和「科學園」


「志蓮淨苑」、新蒲崗和九龍城


西貢「橋咀島」


山頂、盧吉道和西高山


上水和粉嶺圍


怪獸大廈

大澳



鯉魚門


這些還不計算其中有兩天在市區無目的的趴趴走。

至於復活節這四天假期,第一天選擇了去遊客網紅打卡地「彩虹邨」和「南山邨」,中間加插觀塘裕民坊和觀塘海濱公園。



第二天去荃灣半山的「光板田村」,據說幾年前有一班熱心的義工為這條小村添上顏色,有點台灣眷村的味道。也就是這天重訪南豐紗廠,之後再到「元朗國」花了晚上的時間。



第三天去大埔「林村許願樹」,自己在 2012 年曾經到過。去完林村之後到沙頭角碰碰運氣,不過運氣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在檢查站被海關人員友善地帶了下小巴。




第四天去「東龍洲」,又是 2012 年之後的重遊,當年環島一周,這次決定輕輕鬆鬆,在石灘、懸崖看海看浪看遊人, 也十分寫意。



這時卻有人提醒我四月底的佛誕和勞動節,又是一個四天的假期,額邊頓然出現三條線,自不在話下,

這時我真的開始很羨慕那些「阿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