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獨

幾天前讀到吳靄儀一篇文章,提及「慎獨」一詞。

這個詞非日常用語,正常情況下不會記起,更少機會使用。

請教一下 Google 大神,得知「慎獨」出自《禮記.中庸》中的「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意思就是說,「最隱蔽的東西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最微小的東西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靈魂,有道德的人在獨處時,也不會做任何不道德的事。」

《大學》中又說:「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已,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意思是:「使意念真誠的意思是說,不要自己欺騙自己。要像厭惡腐臭的气味一樣,要像喜愛美麗的女人一樣,一切都發自內心。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品德低下的人在私下里無惡不作,一見到品德高尚的人便躲躲閃閃,掩蓋自己所做的坏事而自吹自擂。殊不知,別人看你自己,就像能看見你的心肺肝臟一樣清楚,掩蓋有什么用呢?這就叫做內心的真實一定會表現到外表上來。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李敖更直接的簡化為一句說話:「你不能騙自己,你一個人的時候你是王八蛋!」

當然我們不可能要求每一個人在人前人後都完全一樣,但大方向總得一致。

但很多人在人前是一套,自己心裏又是一套,這可謂正宗偽君子一枚。

不過說回來,表裏如一的人,不論是君子還是小人,其實根本便不需要慎獨。

要慎的話,還是有點自欺欺人。

Advertisements

東亞史

早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報道台灣教育部打算把高中歷史「中國史」併入「東亞史」。

我聽到時候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有創意!有種!

我對台灣教育部這安排的詳情並不知曉,對歷史學說更沒有什麼認識,所以只是說一下個人感想。

我亦不打算考慮此行動背後的政治意義,藍綠自有一番惡鬥,中共自有一輪漫罵,不必再由我來說三道四。

一個地方有自己的歷史本並無不妥,不一定必須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條村莊,也可以有自己的歷史。

再說,華人散居世界各地,也沒有要跟著讀中國史。馬來西亞的華人讀馬來西亞歷史,美國的華人讀美國歷史,正常不過。他們可以去了解中國史,但不能迫他們只能讀中國史。

如果你想說情況不同,因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沒回應。我早說過不談政治。

我只是在想,這台灣史,他們打算怎樣寫。

是打算從原住民的角度去記錄嗎?原始資料足夠嗎?

但,正如 Joachim Peiper 那耳熟能詳的說話指出:

“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 and histories of the vanquished belong to a shrinking circle of those who were there.”

在台灣,勝利者是當年的國民黨,今天的台灣政府,寫到國民黨「入侵」台灣的時候,又該如何下筆?

希望不會是什麼「解放」台灣。

再說,時間也不長,才幾十年而已。就算從民國開始,也只是 107 年而已。這部分的近代史,以中學課程而言,三個月內應該可以教完。

香港中學的三年中國歷史課程,是又遠古商朝到近代,不知道台灣的課程如何安排。

點餐

近日看到一段 youtube 的搞笑影片,是關於情侶在點餐時,男人遇到的無奈。

影片裏面有三個例子。第一個是女生本覺得不餓而沒有點菜,但當男生的食物送到來,她卻又想吃了,而且還把它吃清光。於是男生頭上打雷。

但其實這又有什麼問題?如果女生真的吃光了,再點一個不就成了嗎?而且十之八九女生都只是吃一兩口而已,實在沒必要把這個當作女生的無理,或男生的煩惱。

第三個情況是女生點了一桌子的食物,卻每道都只是淺嘗即止,結果還著男生把所有食物都 KO 掉。於是男生頭上又再打雷。

這個情況確實有可能造成金錢或食物的浪費,不過如果雙方相處一段時間,慢慢便會開始有默契,知道對方吃什麼和吃多少。

以上兩個情況我都沒碰到過,但就算碰上這樣的女生,實不難處理。

至於第二個例子,我倒是遇過的。

情況是兩人點了餐之後,當食物送上時,女生突然發現男生點的菜好像更吸引,結果逼着要與她的交換。於是男生頭上又一次打雷。

這個情況亦有程度上的不同。譬如女生並不是要和你完全交換,而是要你分一部份給她,又或者只是吃你的盤中食物一口兩口。

一如對之前兩個情況,我真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你不就是吃一兩口而已,甚至將食物一分為二再合併為兩份又如何,除非她點的是你完全不吃的東西。

但就算是這樣,吃不飽的話再點一道便是。

女生比較喜歡分享,她覺得好吃的一樣會分給你嚐嚐。

回想當日,我那個朋友還覺得這是一個優點,比他的前度強多了,因為他前度頭上總在打雷。我聽了也不禁失笑。

不過既然有人做影片,這心態應該亦算是常見。在此奉勸各位兄弟,實在不必要在這上頭懊惱,她要吃什麼便讓她吃好了,又不是不能再點,只要她吃不胖便好。

妒忌

有人說,男人是妒忌的動物,要追求男人,令原本對你沒意思的他對你留上心,便必須好好利用這一點。

聽上去好像有點道理似的,但想深一層,又有點似是而非。

要讓一個人妒忌,當事人必須已經有點在意你在先,才會產生妒忌的感覺。

如果他根本不在意你的話,是不會有任何妒忌的感覺的。

在這情況下你的一切行為都只是在做媚眼給瞎子看,人家半點反應都不會有。

就算你看得韓劇太多,難道沒有留意到劇中的男女主角本來便已經互生情愫,這妒忌的手段才會奏效。

妒忌,極其量只能是一個催化劑,卻絕不能無中生有。

不是不能用,但建議先做點前期工作,打好根基吧。

情懷

週末重看了兩部周潤發的老電影,一部是《花旗少林》,另一部是《秋天的童話》。

《花旗少林》於 1994 年上映,《秋天的童話》更久,是 1987 年的電影。

看這兩部電影,滿腦子就只是「溫馨」兩個字。

裡面沒有很催淚的戲情,或震撼的場面,一切都那麼自然,那麼平淡。然後,不自覺地,電影就在你心裡慢慢的生了根。

現在的電影,不要說是港產片,就算是其他電影,也總缺乏這種情懷。簡單來說,都是一些興奮劑電影。是浮燥年代的必然產品。

不知道是否上了年紀的人在懷舊,還是年輕一輩的也會有這種感覺。

反正就是很窩心。

 

吃苦

本來這個星期一直都想不到題材,碰巧與朋友聊天時說到我讀大學時候打工開的士,他的反應很奇怪,覺得我不是去讀書嗎,怎麼變成打工了。

我聽到也感到奇怪,便說讀書的時候課後打工啊。

然後他便說,原來我也是吃過苦。

吃過苦?我瞬間明白,在他眼中,上學是上學,打工是打工,工作只是完成學業後的事。求學時期去打工,已經是一種吃苦了。

這位朋友不是小孩子,也已經有二十多歲了,原來兼讀生這概念,是一個古老遺物。

經濟發展、晚婚和只生一個孩子應該都是原因。

但至少在台灣兼讀仍然十分流行,許多學生都在一邊上課一邊打工賺零用錢。

高中時期也流行做暑期工,一年中有兩個來月靠自己雙手賺錢,也是一種很好的人生段練。

至少個人覺得比去什麼遊學團更有意義。

今時今日物質豐富了,父母有能力去花錢「栽培」孩子學習各種技能。但讓孩子去打工,體驗一下社會實況,明白一下凡事得靠自己,可能令他得益更多。

曼谷

每年 7 月 1 號的港觴日假期之後,便連續兩個多月都沒有公眾假期,得一直等到九月中的中秋節。

所以每年八月我都會拿一天休假去自製一個三天的長周末。

乘坐星期四晚上九時三十五分的航班,到達曼谷是當地時間大約 12 點,經過曼谷超級缺乏效率的海關,我要一個多小時後才踏出禁區,實在難為了在等我的司機大哥。

在酒店放下東西,走到街上吃晚飯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亦即是香港時間三點多。幸好我選的酒店位處不夜天,就在酒店樓下便有許多路邊攤,可解決我半夜才吃晚餐的問題。

今次來曼谷,主要便是為了吃的,在網上找到一些推介,以比為行程骨幹。

第一站是 Rung Rueang 豬肉粉,位於 Khlong Toei 區,在 Phrom Phong BTS 站走十分鐘。店主應該是華橋,不過聽他家說英文那濃得化不開的泰國口音,我猜他們應該不會中文。


因為這既不是食評,我亦不懂得怎樣形容食物,便不詳說了,反正味道不錯就是。

喝過咖啡後的下一站是 Nong Rim Klong,一個以蟹肉聞名的路邊攤。可惜的是我去到的時候發現他在這五天都休息,轉在 Central World 擺攤。Central World 是吧?難不到我的。

接着是另一家看來很有特色的咖啡店:Kid Mai Death Cafe。既然說是 Death,自然和死亡有關,最主要是店內放了一口棺木,讓人睡在裏面感受一下死亡。店內的餐飲名稱也很特別,不過老實說,都是噱頭。



之後到 Wat Arun Prang 的對岸拍一下夜景,便跑到唐人街逛逛。今次來的原因主要是 Khao Tom Pla Kimpo 的海鮮湯。100 泰銖一碗不算便宜,但味道不錯。



在唐人街也發現,這裏用的全都是繁體字。回想世界各地華人用的其實都是繁體字,大陸喜歡說全世界只有香港和台灣仍然用繁體字,指的是官方承認的中文字而已。各地官方反正不用中文,承認什麼對他們來說其實無關痛癢,重要的是民間華人仍然使用的是什麼。

到 Central World 找 Nong Rim Klong。可惜,找不到。結果只好到附近的 Kai Ton Pratunam 紅衣海南雞飯,重溫我第一次來曼谷的遊客經驗。


第三天去 Charoen Saeng 吃他家出名的豬蹄。到店的時候發現坐滿了人,而當中許多是韓國遊客,似乎這店已經被韓國人發現了。

接著是 Kuayjup Mr. Jo 的燒肉豬雜湯,胡椒味十分濃,味道亦不錯。


早前網上流傳一段視頻,有關一個香港男生和一個泰國女生結婚了,決定移居泰國並開了一家小小的貨櫃咖啡店:Meat Friends Cafe & Restaurant。這次便決定去看一下,怎料當天老闆娘生病,休息一天!這店不近呀!


好吧,繼續向北去 Code,吃熔岩厚多士。賣相一流味道不錯,就是塞車塞了我一個多小時。

晚上回到 Central World 再試試找 Nong Rim Klong 但上下走了兩遍仍然找不到,看到一間賣大蝦的不錯便在這裏吃吧。


店主和我閒聊,我便跟他說是否知道有這家蟹肉店,他竟然告訴我店就在前面不遠處,還讓我吃完之後帶我去。

幾經艱苦終於找到,但我這時卻已經吃得十分飽了。但為了心願,仍是點了蟹肉炒蛋和海鮮冬陰公湯。可惜這個攤檔沒有位置,只有放在外賣盒中,賣相差很多。

最後一天在 Case Study Coffee and Eatery 喝過咖啡後,到 Siam Paragon 的 Kyobar 吃藝術甜品。味道一般,但賣相確實有特色。


就這樣,吃吃喝喝了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