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網誌、博客

Blog 這個東西在 2000 年代初期開始盛行,我也忘了確切在什麼時候開設了我的第一個 blog,猜想可能是在 2005 年左右吧。

香港人一向都直接用 blog 這個名稱,從來都沒有深究它的中文名字究竟是什麼。

在台灣被稱為「部落格」或「網誌」,而在大陸則採用了「博客」一詞。

不論是部落格、網誌或者是博客,香港一直都在亂用,反正大家都知道說的是什麼。

我在 2005 年左右鬧著玩建立了一大堆 blog 如 Xanga, Blogspot, My Space, Geocities, Pixnet, Windows Live Space 等,每一個都有一篇 “Testing 123”。在 2006 年 8 月在 Live Space 上傳了我第一篇雜文至今,轉眼已經超過 11 個年頭。

當時的 Blog 並沒有多什麼功能,都是純文字的。

自 Facebook 在大約 2007 年開始打進香港,很快便取代了 blog 的位置。接著的 Twitter 更限制了字數在 140 個以下。

隨着生活節奏加快,人們再也沒有耐性長篇大論的寫文章。事實上不要說寫,連讀的耐性也消失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正好符合這大趨勢。要不分享了加上一句半句評語,勤力的便寫他一百來個字母。對,是字母,加空格,大約不超過 30 個英文字。

近年人家可能開始發現 140 字實在不夠,又或者他們覺得連要寫這 140 字也已經太麻煩了,所以興起了 vblog 這形式,對着鏡頭說便可,而且還能以此來賺取收入。

當然要言之有物也不容易,在此沒有任何輕視 vbloggers 的意思。事實上我自己也常常會看,好些製作十分花心思。

到了今天仍然堅持寫 blog 的人已經買少見少。在群眾的眼裏,我們是異類。

在轉到 WordPress 之後幸運地遇到好幾個還在用心寫 blog 的朋友,仍然堅持以這種「老套」的方式去表達心情,不能說不安慰。

Advertisements

祝君安好

早前看到一個轉戴自馬來西亞論壇的一篇文章,題為「把妹花費價格表」。

文章把女生簡單的分為三類:

1. 鄰家女孩乖乖牌型

2. 活潑外向小野貓型

3. 校花、網紅、大正妹型

自然,一個比一個的「把妹花費」高。

文章中還列出預算,鄰家女孩的每月費用是馬幣 1,250-1,850,即大約港幣 2,400-3,500。

至於外向小野貓型的則是港幣 6,200-11,000。

大正妹呢,文章筆者估計需要港幣 17,000-34,000 一個月才足夠!

這些數字,乍看之下,似乎很高。不過其實真的要花起上來,實際比這個預算只有高沒有低。

當然前提是,你先要花得起。

不過大家對這個也不會當真,除非你是那種乾爹男找個年輕乾女兒,不然能和你繼續在一起的,通常花費會根據雙方的經濟能力而自然調節的。

事實上,許多時候,是女方不讓你亂花錢,而不是亂花你的錢。

當然也有那種只求拿着數的女子,和希望用金錢來買機會的男子。

老兄你要將金錢倒進大海裏,是你個人選擇。錢是你的,也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

只能說一句,祝君安好。

沙頭角

周末無聊,跑來深圳沙頭角閒逛。

經過沙頭角口岸,一路都是商鋪食肆,路上亦有許多人在推銷中英街通行證,不過並不適用於香港人。

一路走著來到沙頭角的海濱長廊,雖然氣溫轉冷,但仍然有許多人在垂釣、拍拖和享受家庭樂。

一水之隔,只數百米之遙,便是香港的鹿頸。以前曾經到過鹿頸郊遊,從對面看過這邊來。要到渺無人煙的鹿頸,還得大費周章,轉車好幾次。

站在海邊的時候聽到旁邊幾個人在閒聊,一個說對面便是香港了,水中央處以船隻築起的藍色物事便是邊界交界,另一個便說,既然都是中國的地方,為什麼還要隔開?

兩地制度不同,必須分隔開一部份固然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另一方面卻也是實際的需要。兩地簡單如駕駛方向都不一樣,總不成讓所有人自出自入。

深圳的沙頭角邊境一旁雖然在深圳而言並不算很繁榮,但商業活動也著實不少,而且見愈來愈多的豪宅就建在這裏距離邊境只幾百米的距離。反觀香港那一邊,卻全是綠色山野之地。

IMG_0160.JPG
IMG_0161

其實回想一下幾個邊境接壤區如羅湖和福田,深圳這邊都是比較早已經開始發展的,而香港那邊則只一直都是綠色郊野地。

你可能會認為這是大陸比香港發展得好的緣故,但我卻認為邊境本來便不應該有太大的發展。當年深圳的邊境會開始先發展起來是由於與香港鄰近而取其經濟效益,方便香港人過境消費或進行商業活動而導致的歷史原因。當然今時今日這個理論不再有效,但當年確實是這樣。今天,香港的上水區也因為方便大陸人來消費而商業活動增加了,但總不會在太近邊境禁區處。

至於剛剛那個人說為什麼要隔開兩地,我相信應該不會出於一個香港人的口裏。理由很簡單,想要開門的,都是想進去的人,不想開門的,自然是不想過去又或者不想讓人進來的一方。想像一下如果一天南韓和北韓可以隨便通關,你猜是南韓人過去北韓的多,還是北韓跑過南韓者眾?那一方會希望設限?

當年柏林圍牆倒下,還不是東德人湧進西德去?

話雖如此,今時今日大陸富強了,也不見得有許多人會想到香港去定居工作,但如果能自由進出的話,肯定仍然會有許多大陸人會想過去,為不能自由流通的資產作點安排。

順便指出,許多大陸人有誤解,認為香港不讓大陸人進去。但須知香港並沒有出入境管制,設限的一方其實是大陸本身。限制出境人數的是大陸,而非香港限制入境人數。不像去其他國家需要申請當地簽證,大陸人來香港並不需要簽證的,只需港澳通行證。而發出港澳通行證的機構是大陸,而非香港。

至於一個國家為什麼要限制國民出境,原因顯而易見吧。

印象中限制國民出境的國家,除了中國外有北韓、古巴、和某些非洲軍政系統國家。

限制外人進入理所當然,自由離開國家卻早已寫進聯合國人權條約中,是人權之一,不過可能許多人不知道罷了。

桂林

桂林是一個我一直都想去的地方,但由於航班的問題,一直都沒法成事。

一天無意中發現原來有直達高鐵,需時大約三個小時,二話不說,便決定了來一個桂林三天遊。

後來才知道,這一條新的高鐵路線其實已經運行了兩年多,奇怪之前怎麼一直都未有發現。

出發前兩天查一下桂林的天氣,發現第二天便開始降溫,從 25 度急降至最低 8 度,都不知道應該帶上什麼衣服。本來打算輕裝上路,只帶一個背包,厚外衣實在沒辦法,最後決定搏它一把,只帶一件保溫內衣,萬一不成便在桂林買好了。結果到了降溫的那個晚上,發現效果不錯,並沒有感到太冷。

寒冷的氣溫雖然搞定,但這幾天都下雨,對看風景為目的的桂林遊而言,大大的不妙。

從深圳北站乘坐早上 7:21 的高鐵, 大約 10:30 左右到達桂林北站。

火車站不大,一走出來便看見巴士站,難得竟然發現這裏的巴士很多是雙層的,這在大陸算是少見了。桂林市本身不大,桂林北站亦沒有離開市區很遠,就只半小時的巴士路程而巳。

先到位於「正陽步行街」的酒店放下行李,第一時間便出來找吃的。

桂林的地道美食,我只知道有桂林米粉,自然名正言順成為我在桂林的第一餐。

在步行街看到這家「秦皇米粉」便走進去。不像在深圳的,這裡的桂林米粉基本上都是乾撈的,口味也有點偏淡,而最不習慣是米粉帶一陣生面粉味,著實不怎麼喜歡。

吃過後走到步行街的另一端,看到前方有一個湖,湖中有兩座塔,想起曾在地圖上注標了一個什麼雙塔的,便打開地圖查一下,原來這正是「日月雙塔」,整個區域叫「兩江四湖景區」。至於是哪兩條江哪四個湖我便沒有深究了,只想不到原來這麼接近。

在這裏也遇上許多遊客,而且都是大陸遊客,看來桂林主要還是做國內遊客生意。這幾天印象中只看見過不超過五個外國人。說廣東話的也有不少,但聽口音應該是廣東來的。

在湖邊看了一會,沿着湖邊走了幾分鐘,發現「象山」原來也在這裏。可惜灕江水位下降,兩旁河床外露,而且門票要 100 多元,感覺不值。結果便在門外拍一下象山背影便算交代了。

繼續向前邁進,不一會來到桂林兩個步行街中的另一個「西城步行街」,比正陽步行街的規模少得多了。

傍晚回到酒店附近,看到一個仿古小區「東西巷」就在正陽步行街對面,在這裏胡亂逛逛吃吃便回酒店睡覺。畢竟差不多兩整天沒睡覺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看到螺螄粉店和桂林米粉店一樣的多,這才想起柳州不也在廣西嗎,亦勉強算是本地菜式。雖然自己一向對螺螄粉沒什麼好感,但在沒有太多選擇的情況下,它成了我第二天的早餐。

這时候才定下來看一下我注標了的地點,發現「龍脊梯田」一則太遠,二則季節不對,今次是不能去的了。

另外遊灕江山水也應該去陽朔,而非在桂林,陽朔幾乎有 100 公里遠,一樣的不夠時間,再加上下雨,去了也看不到美麗景色。幸好就算只市內的山也足夠我這天的行程了。

「獨秀峰王城」就在正陽步行街 10 多分鐘處,門票 120 大元,但不爽也得給。

所謂的「獨秀峰」其實就是大石頭,高 77 米,到頂可以看到桂林市況。



至於靖王府,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跟著走到「七星景區」,上山下山看桂林,比較特別的是「龍隱岩」,但江水水位低,感覺不對版。


另一個專誠來找的便是「駱駝石」,又稱「酒壺石」,算是桂林地標。一直以為是座小山,奇怪為什麼都沒看到,結果原來只是一個二、三十尺的石頭,難怪在園區內找不到,根本尋找的焦點便錯了。

晚上看到一家「阿甘酒家」,自必去巡視一下業務。味道可以,沒特別。

飯後從另一個方向回洒店,原來就是日月塔的後面,晚上亮了燈,一金一銀,比白天吸引多了,十分漂亮。


第三天本來預定去「疊彩山」、「虞山公園」和「蘆苗洞」,但三天之中今天的天色最差,是那種灰蒙蒙連烏雲都看不到的天色,心情也受影響。結果路過「疊彩山」和「虞山公園」,卻一個都沒有進去。「蘆苗洞」連去也沒有去。


桂林真的很小,單看地圖其實沒有什麼概念,但其實市內的所有景點,我基本上都是用走的,車也不用坐。

是時候安排一下下次陽朔和龍脊之旅了。

言有盡而意無窮

首先聲明,我對語言學沒有認識,這裡寫的只是我的個人感覺。

印象中中文並非一種邏輯精準的語言。中文講求的是表達意境。

所謂「言有盡而意無窮」。

言盡,便俗套了。

正如廣東俗語有云:「畫公仔不要畫出腸」,便是這個道理。

有好些詞彙,如果要你用英語翻譯的話,可能你找了老半天,仍然找不到一個適當的詞,甚至句

其實不要說翻譯成外語,一些日常詞語,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究竟是什麼,原來也不容易。

譬如說「熱氣」,內地叫「上火」。華人自小便在用,每個人都知道是在說什麼的。煎炸食物熱氣,喉嚨不舒服便不要吃熱氣的東西,熱氣了會長痘痘,等等。但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熱氣究竟是什麼,卻又好像說不上來。

又或者「寒涼」。什麼是寒涼的食物,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否便一定是冰冷的東西卻又不是,寒涼究竟是什麼?其實也不好說。

又有人說鵝肉毒,但什麼是毒。毒還要分濕毒和熱毒,怎樣的毒才是濕怎樣才是熱?誰知道。

老人家很多血氣不足,導致睡不安穩。但又有誰可告訴我,血氣是什麼?

反正這些詞語一直在用,大家又都一樣都好像完全明白。

那怎麼辦?

有什麼怎麼辦的。言盡,便俗套了。

【喜歡你】

剛看了掛著陳可辛名字的電影【喜歡你】,看來是一部輕鬆愛情小品,本沒有心存厚望,用來周末殺時間卻是不錯,但看過之後覺得還蠻好看的。

金城武飾演一個有強迫症,而對食物又特別挑剔的大老闆,周冬雨則飾演一個很有天份的年輕酒店廚師。

因為要到周工作的酒店考察收購事宜,金安排了三小時去試用洒店餐廳的食物。

可惜所有米其林三星菜單都讓金十分失望,本打算離開的時候,周的一度菜,把他倆的命運拉到一起。

他兩人真實年紀相差 20 年,幸好視覺上也沒有太大的違和感。

金是一個對任何事都很有規矩,又極具原則的人。甚至煮一個即食麵,過了最佳食用時間 1 秒鐘,他也會選擇不吃。而周卻是那種大癲大廢真性爽直的女孩子。電影情節當然會令他們最後戀上,但金卻是得經歷好些內心爭扎後,才讓他的心戰勝大腦。

例如,他一直以來都拒絕和別人一起吃飯,但當他試過和周一起進餐之後,突然間他發現,原來他可能也可以喜歡與人共餐的。

對於一個規矩的人,打開他的心的那一個,許多时候就是這種爽直的人。

對金而言,一切一向都在他掌握之中,但對周的微妙感情卻令他極度的不習慣,所以這個時候,他決定逃避。

可惜人家都已經跑進了你的心,你又能逃得去哪裡?

這天他罕有地邀請性格和他一樣的父親與他一起吃飯,他問父親:「你曾經有喜歡過人嗎?」父親答:「當然有,就是你,雖然你有這麼多缺點,但因為你是我的兒子,我又怎麼能不喜歡你。」

可能因為這句說話點醒了金,儘管周在他眼中有這麼多缺點,但只因為她是她,又怎麼能不喜歡他。

最後金追到周的眼前向她說:「我討厭你腦子笨,說話沒邏輯,做事欠調理,清醒時犯糊塗,喝醉時更糊塗,家裏臟得像豬窩!」「但是我身邊有一個位置給你。」

「你不是說討厭我嗎?你只是喜歡我做的菜而已。要是我不會做菜了,你還會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啊!」「我想像不出來會不會喜歡一個不會做菜的你,就好像我想像不到,會不會喜歡一個不會犯錯的你,因為我沒辦法選擇,只是喜歡你的優點不喜歡你的缺點。」「我根本沒有辦法選擇喜不喜歡你。」

「所以你是喜歡我的了?」

「你是豬啊!」

周本來便愛剎了金,金的間接表白,順理成章讓他倆正式走在一起。

留意的是,金結果還是沒有直接的說一句「我喜歡你」。

這符合金的性格,但以周的性格而言,是早晚都要迫他說出口的。

Photo 18-6-2017, 14 17 15

稱帝

習近平任內努力誅滅敵人,終於在十九大成功稱帝,威權是近數十年的共產黨領導人中最高的。

軍、政、國營企業包括石油幫的已經在手,聽說下一步他便要向民企大巨頭如阿里巴巴、騰訊開刀了。

朋友說,如果我是他,我猜也會這樣做。

我心想,我可能也一樣。

當然想做和做不做得到是兩回事。習近平之前領導人肯定也想做,但沒有一個成功。

不是想為習近平開脫,只是如果能在中國大陸這個官場中爬上第一人,權鬥手段是肯定要有的了,而這種人,自然也會想得到更多的權力。說到底,是政治生態,而不只是位置而已。

可能習近平野心大,權力慾強;可能習近平想為國家做一點事而必須先排除異己;甚至他可能只是為了保命,而最佳的自保辦法便是把自己的權力擴大,再把敵人消滅。

就算在古時,就算是皇帝,也不是你想幹什麼便能幹什麼,有許多利益集團需要處理。在民主國家,便更加不可能了。請看看特朗普,上任差不多一年,所有的提議,至今沒有一個能正式通過國會的。而他,已經是最不「政治正確」的總統了。

結論是,如果我是身在中國這樣的一個政治環境裡,我是領導人,可能我也會想像習近平這樣做。但如果我生在一個民主地方,想法自然不一樣,插手民企這回事,應該不會想,也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