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

今年的中秋假期在周一,造就了一個長周末,左思右想,決定去佛山。

佛山距離其實不遠,但因為珠江河套的關係,如果從深圳去的話陸路一是坐火車到廣州再坐地鐵去佛山,一是坐巴士経虎門大橋、南沙,順德再到佛山。兩者皆需時兩個小時多一點,但怕大陸假日塞車嚴重,所以還是取火車一途。

從香港可以坐船到中山再坐車到佛山,可能更直接一點。

早上從深圳到廣州東站,轉乘地鐵到西朗站,再換廣佛線,在祖廟站下車。祖廟區當然有「祖廟」,而新浦點「嶺南天地」亦在此,自然先吃點東西再說。

「嶺南天地」令我想起「上海新天地」,都是由傳統建築改建而成中西合壁的休閒活動區域,有各種食店酒吧,氣氛十分好。

佛山的天氣感覺比香港熱,這兩天煙霧重卻又有陽光,既熱又不利拍照,正自發愁,不如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涼涼冷氣吧。

走到「嶺南天地」的另一端看到一家餐廳叫做 Three Drops,感覺不錯,便進去吧。

店內特意保留了舊房子的特色,又加上現代的裝修,很有風味。點了一個薄餅,味道亦很不錯。再上一個甜點亦是水準之作,可惜實在吃不下了。

逛了一會來到「祖廟」,是一個始建於宋朝完工於清初的廟宇,地方不是很大,但建築物基本保存原本樣子,沒有太大的加工,這裡有許多老人家在打牌聽戲,亦不多遊客,感覺安靜祥和。

「黃飛鴻紀念博物館」亦在廟區內,不過裡面也沒有什麼看頭,卻碰上醒獅表演,令已經不貴的門票更值回票價。

之後到「南風古灶」,是自古以來的陶瓷製品集中地,但 25 元的門票有點砍客的感覺。

在悶熱的天氣裡人特別容易累,所以還是先到酒店拿房間,休息一會,再出去吃晚飯。

在網上找了一下,看到一家叫「錦綉農家莊園」的店很得好評,結果嘛,有點失望已經是善心了。

在附近逛逛,感覺佛山仍不是很商業化,民風非常純樸。和肇慶相似,因外人來打工不多,基本上粵語通行。


第二天在酒店附近吃了地道的早餐、點心卻不好吃,就是便宜而已。

先到不遠的「梁園」,是一個清朝富人所建,為廣東四大名園之一。雖說不錯,但自問不懂欣賞。不就是莊園一個?

「葉問紀念館」聽說沒有什麼看頭,黃師傅看了,李小龍不在佛山,不如到順德大良看「清暉園」好了,說到底都是中國 4A 級旅遊景區。

坐了一個多小時巴士,車就停在「清暉園」門口,下車便直接進去買門票。

這又是廣東四大名園之一,比「梁園」大多了。據說是因為順德明朝建縣後第一個高中狀元的順德人黃士俊光宗耀祖而建的,亭台樓閣,假山魚池,如果天氣不是這麼熱,遊人不是那麼多,漫步亭廊,倒也不錯。

出來在附近吃了個十分好吃的牛雜湯,再在附近的步行街逛了一會,吃杯咖啡,便坐電單車到「寶林寺」。

原名「柳波庵」,建於南漢,已有千年歷史。宋代時重修,清朝才易名「寶林寺」,佔了整個山頭,如果在遠處看應該更能體會其佈局。

可惜一如其他大陸的佛寺,商業味太重。寺內有不下 8 棵「許願樹」,更有連心鎖出售,弄得這千年古剎有如首爾南山塔般。

最令人失望的是,寺裡到處都是大型廣告推銷 3,500 元一尊的金佛像,也有推銷什麼 2,800 元便擁有一塊貼在寺中屋頂的金箔。而當每個人走進大殿時,那些穿著和尚服的知客便會在「功德箱」輕毃數下,提醒善信,和尚也得吃飯跑業績。

至於那些遠距離人肉 walkie talkie 的人們反正見怪不怪,沒有令「寶林寺」再被扣分。

遊興至此而盡。

Advertisements

幻覺

幻覺,在維基百科上是這樣定義的:「幻覺是指在沒有客觀刺激作用於相應感官的條件下,而感覺到的一種真實的、生動的知覺。」

跟錯覺不同,錯覺需要有外在刺激,而作出錯誤反應的認知。

正常人,可能從來都沒有試過有幻覺。 就算吃了毒品,也可能只是迷幻自 high 的,未必算得上是幻覺。

不過既然幻覺是腦袋在沒有客觀刺激下的知覺,而真正的知覺仍然是來自腦袋的話,那一個人自己是不可能知道這是否幻覺還是真實的。

正如做夢時不會知道這是夢,醒來了,才想起那原來是夢。

即使如此,也仍不能確定,荘先生的理論沒有在此生效。

究竟是夢醒了,還是夢中的我醒來了。

焉知,我現在在寫東西,其實不在夢裡?

故事一則

「話說某富翁想娶妻,現有人選三個。

富翁給了三個女孩各一千元,請她們把房間裝滿。

甲女孩買了很多棉花,裝滿房間的一半。

乙女孩買了許多氣球,裝滿房間三分之四。

丙女孩買了一根蠟燭,讓光充滿了整個房間。

最終,富翁選了胸部最大的那個。」

本來只是一個笑話,嘲諷男人只看外表擇偶。

傳統智慧嘛,男人等如膚淺。

這個傳統智慧,固然可以適用於男人,但為何便不能也適用於女人呢?

女人看到俊男,不也一樣瘋狂?

甚至比男人看到美女更甚。

女人擇偶,不也會以其經濟能力為首要考慮因素嗎?

不是說一定要選個最富有的,但至少也要達基本要求,不能整天憂柴憂米才成吧。

當然,在女人來說這是現實問題,與男人的膚淺不同。

結果,當然仍然是男人的錯。

一個老掉牙的問題

我們常常都會猜想,又或者準確一點說,幻想,如果一天「怎樣怎樣」,我便會「如何如何」。

最常見的怎樣怎樣,可能是中了六合彩吧。

朋友間互相交換心得,分享會如何使用這筆大橫財。

甲會買樓,一自住一收租;

乙會買超級跑車,再環遊世界;

丙則說會存起來,繼續過正常日子。

雖然沒有什麼結果,但也不失為一個好話題。

某程度上還可以讓你更了解對方。

另一個同樣常見的是「怎樣怎樣」,應該是「如果你有一個願望,你會想要得到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各人的答案其實分別不大,不外乎是有花不完的金錢之類。

可以是一個取之不竭的錢包,反正本質一樣。

當然也有聽說過希望有叮噹(哆啦A夢)的百寶袋,亦不失為好主意。

願望,當然是想要自己沒有的。如果大富豪之間也會討論這的話,他們想要的應該是長生吧。

自己沒有想過長命百歲,也沒有希望擁有花不完的金錢。

但既然傳統智慧有云,願望說了出來便不靈驗,以防萬一,我當然不會在這裡公開。

你的願望,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