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元

對香港男人而言,看有品「味」電影,通常仍是比較喜歡看日本的。

一直都沒有想過這些女優能賺多少。

日本經濟不濟,想來也高不了去哪裡。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說日本福岡縣一家色情電影製作公司,安排了 3 名女子在電車車廂內拍攝色情電影,社長及一名職員被捕。

這兩人涉嫌以約 1 萬日圓的報酬,成功招募 3 名 23 至 28 歲的女子,在行走中的電車上拍攝色情電影,電影於 2014 年 1 月發售,有熱心觀眾舉報後揭發事件。

1 萬日圓,今天只有 620 多港元!

但她們卻被要求在電車上幹那回事。

不難想像在室內拍攝的代價必然會更低。

是我大驚小怪,還是⋯⋯

Advertisements

中央肥胖

看到報章一個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調查,發現大部份人對中央肥胖認知不足,近六成人在添購衣物時才得知自己的腰圍尺寸!

本港原來有近四成人屬超重或肥胖,其中兩個男人就有一個偏肥,比率越來越高。

至於體重指標(BMI)屬超重或肥胖人士當中,近五成受訪者沒有進行減肥,逾半數人認為自己沒有需要減肥。

看到這裡心中納悶,在這個減肥成風的時代,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覺得自己沒有減肥的需要?

事實上應該只有多沒有少吧。

再讀下去,報導說女士情況剛剛相反,約兩成受訪女士以為自己身形適中,但 BMI 指數卻屬於過輕。

原來,上半部說的是男人。

只是男的不覺得自己胖,女的,卻不知道自己太瘦。

這便合理了。

買電腦

一天在吃午飯的時候,聽到鄰座一對中年夫妻在討論買電腦的事。

女:「我朋友有一部舊的電腦,很便宜,買回來讓你加上你說的「補品」,應該能用。」
男:「要先知道是什麼型號,價錢多少,補品也得花一千多元。」
女:「我也搞不清楚,反正還能用。」
男:「你打給你朋友問一下。」

接著女的便致電她朋友,聽到那台電腦要 2,000 元,還有一部高一級的要 2,500 元。

掛上電話後,兩人便在討論應該買 2,000 元的再加上升格組件,還是直接買 2,500 元的。又或者,豪氣一點,買 2,500 的再升格⋯⋯

女:「不要忘記 500 元可是總數的四分之一了,得想清想楚。」
男:「或者我們可以只安裝 500 元的補品,那總價錢便差不多了。」
女:「那會跑得慢點嗎?」
男:「讓我想想⋯⋯」

我吃完飯結賬,他們仍在討論。

當然,那兩夫妻可能不是花不起,他們也有可能有多套物業收租,只是不願花錢在電腦上而已。

但不論如何,仍然覺到自己其實已經很幸運。

和富有當然還有老大一段的距離,但總算小小的衣、食二事還不需要太擔憂。

要是想買部電腦或者什麼電子用品的,應該不會選擇買舊的。

如果不是太貴,多半也不需要考慮太多。

從來沒有想過做富人,但下層的小康生活,應該是最快活的。

六四

每年的六四晚會,今年發生了點內訌。

大專院校和個別團體決定自組集會而不再參與支聯會在維園辦了多年的記念活動。

以前大陸對香港的影響只屬政治層面,比較抽象。但近年不論是遊客、水貨客或雙非等,都走進了一般市民的生活面,自然對大陸不滿情緒日増。

六四晚會其中一個口號是「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喊了十多年,自覺也希望為改變中國做點事。

原來,我也是老一代的思維。

這一代,對中國固然沒有感情,就算有的也只是負面的不滿。

所以,建設民主中國什麼的,半分號召力也沒有。

他們甚至認為,香港人沒有這責任和義務。

香港就是香港,大陸民主與否和香港人沒有關係,更沒有興趣去幫助中國建設民主。

進一步,「平反」六四也受到質疑。

因為「平反」就是叫「犯罪者公開宣佈被害者清白無罪,犯罪者依然無需承擔任何責任」,實本末倒置。我們可「悼念六四死難者,但中共卻不配為六四平反。」

這種反思難得且珍貴,顯示市民普遍開始用心思考這歷史悲劇。

突然想起一個老故事。

希臘哲學家 Diogenes 經常睡在一隻瓦缸內,有一天亞力山大大帝去看他,以皇帝慣用囗吻問他:「你對我有什麼請求嗎?」這位玩世不恭的哲人翻了翻白眼,答道:「我請求你走開一點,不要遮住我的陽光。」

陽光,不是亞力山大大帝可以給的;就像民主一樣,不是大陸政府可以「給予」的。民主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