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早兜把星

Morning Glory 不知是誰主意把片名中譯作〔晨早兜把星〕,真的想給他一個兜把星。

電影大意是說女主角 Becky(Rachel McAdams 飾)乃是一個很有熱誠也很努力的早晨電視節目監製,可惜她沒有亮麗的背景。她在學位是從「野雞大學」取得的,她過往只在二、三流的公司工作,她可能是最努力的一個,但卻也是裁員中被請離去的第一個人。

她從小相信父親的教誨,只要努力,即使沒有亮麗背景也可以成功。

最後,憑著努力與堅持,成功挽救持續低收視的早晨節目,甚至得到全國第一節目的招手,向她獵頭。

但她最終決定留下來,與這一家人共同進退。

故事十足就是一部典型日本勵志電影。

在女主角被裁員時,她媽媽曾想安慰她說,可能爸爸給她對現實太大的期望:”You had a dream, that was great. When you were 8, it was adorable; when you were 18, it was inspiring; at 28, it’s officially embarassing.”

夢想,是否應該有一個期限,是否只是年少時的專利?

成年人還說夢想,是否就真的那麼可笑?

當 Martin Luther King 向人民訴說 ”l have a dream” 時,是多麼的振奮人心。那年他 34 歲。

John Lennon 的 Imagine 歌詞裡有這樣的一句,”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他當時 31 歲。

周星馳也在「少林足球」中如此說:「如果一個人無理想,咁同一條鹹魚有咩分別?」 他 39 歲。

傳統智慧告訴你不要再傻下去,沒有錯,因為比較安全;但成就大業的,總是夢想者,總是別人眼中的傻瓜。

如果你曾經有過夢想,告訴自己,不要把它忘記。

觸不到的戀人

幾年前看過「The Lake House 情流戀屋」,知道是美國翻拍韓國的「觸不到的戀人」,便一直想把它找來看看。

前晚終於找來影碟,發現原來竟是 2000 年的作品,足足 11 年了。

劇情相信大家都已經耳熟能詳了,金恩澍(全智賢飾)和韓星賢(李承宰飾)身處在同一空間卻分別在不同時間,那海邊小屋的一個郵筒,卻把兩個人連繫起來了。陪著他們一起的,還有那隻流浪狗。

兩人以書信來往,由最初互不相信,到後來暗生情愫。

恩澍要求星賢幫助尋回兩年前在火車站失去的隨身聽。那次,是星賢第一次看見恩澍。

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交換照片,所以恩澍由始至終都不知道星賢長成什麼樣子。

或者女孩子比較浪漫,想為這個「觸不到的戀人」保留一點神秘感吧。

其實,恩澍曾見過星賢幾次,最後一次更是親眼看著星賢被車撞倒,臨死前的四目交投。只是那時,恩澍還不認識星賢,更加不會知道,那幾次的相遇,都是兩年後的自己所安排。

據說電影有兩個結局,一喜一悲。 喜的是恩澍成功阻止星賢跑到她跟前度分手的地方,以避過那致命車禍。

最後,星賢走到小屋前,對著恩澍問:是否願意聽一個難以令人置信的故事。

暫且容許我剎剎風景,試想如果在火車站星賢看到的恩澍一點都不漂亮,甚至有點醜,星賢這情種是否還有興趣繼續發展下去。

又或者走到小屋前問星賢的,是個糟老頭或者是宅男之類,恩澍還真的能笑得出來嗎?

如何總也有點失望吧。

罵我膚淺,浪漫愛情故事需要俊男美女,是有原因的。

後話: 星賢首次碰上時空交錯的時候,曾在網絡上尋找 M.C. Escher 的圖形。M.C. Escher 是荷蘭藝術家,以其具數學概念(尤其是其中的 symmetry 相稱性)的畫作聞名,較為人熟悉的作品是 Relativity 和 Waterfall,即那張永遠只有上行卻又首尾相接的樓梯。

導演在戲中加進 M.C. Escher 的作品,不知是有心或無意,為這身處於不同時空的俊男美女做個注腳。

學到什麼?

本來還在考慮下月到仙台旅遊,在確認機票的前一天,便傳來日本東北發生巨型地震,觸發大海嘯,仙台市大部份樓房都被海嘯沖走,全市幾近掩沒……

日本是一個位處地震帶的島國,日本人都有點朝不保夕的感覺。他們愛櫻花,正好是寫照。

近日電視上整天都是有關的新聞報導,看到視象,發現情況比想像中來得更嚴重。

但如果你留心一點,你會發現日本災民雖然悲哀,但整體還能保持冷靜,發揮互助精神。

災難中,有時就算言行過了火,我們都能明白體諒。

災難中,人們再沒有時間偽裝。

那我們今次看到些什麼?

鐵路有限地恢復運作,滯留多時的日本人都趕著乘車回家,他們是耐心地排隊的。

災民都趕到商店搶購食物,但他們竟然仍是耐心地排隊……

有人轉寄處身日本的中國人一則微博,內容是這樣的:「幾百人在廣場避震完畢,整個過程,無一人抽煙,服務員在跑,拿來一切毯子、熱水、餅乾,所有男人幫助女人,跑回大樓為女人拿東西,接來電線放收音機。 3個小時後,人散,他媽的,地上沒有一片垃圾,一點也沒有。」

這些,我們連平日帶著偽裝的時候都做不到!

就算你是少數想堅持的,又有多少次被朋友親人取笑破壞?

中國人要是不排隊,如果被迫排的話也會兵分幾路,每人佔一條,走得最前的排到最後都會呼叫隊友歸隊,你不過去還得捱罵,說你這笨蛋不思進取,拖累全家。

災難之後,我們也沒有聽到有人趁火打劫,看到的卻是黑幫分子開放各處堂口作庇護中心,提供食宿。

我相信之後也應該不會有貪污扣起救援物資的消息傳來。

不論平時穿得如何華麗,舉止多麼優雅,也比不上在災難面前,靜靜的排隊來得高貴。

在稱頌日本國民質素高的同時,我們能從中學到些什麼?

有人喜歡藍

男性與女伴的收入高低,是否相處的決定因素,仍難說得很。

但要長久,兩個人總應該有些真正的共通點。

我說是真正的共通點,可以是共同興趣或理念,而不是被熱戀蒙蔽了的接受一切,亦不是一方刻意遷就或假裝出來的感興趣。

況且,假裝出來的,可能更令人生厭。

〔有人喜歡藍〕裡 Cindy (Michelle Williams 飾) 和 Dean (Ryan Gosling 飾) 的情況,和〔枕邊冇情人〕的一對有點相似。

Cindy 本來打算成為一個醫生,可惜還在求學時碰上兩個男人。一個令她懷孕,一個在她最徬徨的時候出現給她所需的承諾愛護。

雖然 Dean 不學無術,也沒有理想,但他愛 Cindy。他甚至不知道女兒的經手人是否自己,仍對兩人呵護備至,視女兒如己出。

但幾年過去,Cindy 開始不耐煩。怎麼這個丈夫總還像個大男孩,整天跟女兒玩耍,也沒有正式的工作。

他們除了玩樂,平日沒有對話,缺乏共鳴。

Dean 說,他的終身職業便是當妻子的丈夫,女兒的父親,世上沒有比他更幸福的人了。

可惜,單靠愛並不足夠。最少,對 Cindy 來說是。

一天 Cindy 發現,她對 Dean 的愛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又或者,從未有過愛。她只是今天才願意面對自己,不再嘗試將感激當作愛情。

甚至,她心底裡可能覺得,六年夫妻關係已足夠報 Dean 的恩。

有人說:「我們來自不同的世界,走在一起,不是大家都多了一個世界嗎?」

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