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平的

Thomas Friedman 認為,在全球一體化下,世界各地的經濟活動無可避免地都連在一起。

如客戶服務熱線,一方在美國打出,另一端接電話的卻原來遠在印度。在香港的,大部分其實老早已北移到廣州,取其成本低,口音接近。

另外如會計、圖則等,一些比較刻板的工序亦早已外判到其他成本較低的國家去。

我們面對的競爭,再不限於身邊的人,而是全世界。

卻原來,一體化除了影響經濟外,連男女關係也逃不了。

不同地方的人結婚,本來就已經是愈來愈普遍。就香港而言,男性北上取個內地妻子,數字上早幾年已超越本地人仕結婚了。純以經濟上來說,有一部分的本地男性,在香港找另一半有點困難的同時,發現在內地女子面前較容易找到失落了的尊嚴,轉投他處自無可厚非。

好了,「外資」湧入,本土經濟頓感壓力。但既然世界是平的,出路總能找到。

所以近年,內地一些比較低薪的民工,開始流行到越南、緬甸娶妻。

有民工認為,當地女子因經濟貧困而養成溫順賢慧性情,沒有本地女生那樣傲慢勢利,是適合的妻子人選。

其中一個民工洪林,才 22 歲,自初中畢業後,好不容易儲了一萬多元,想找個太太安家。但他看上的女工都沒有答應;即使經親戚朋友介紹的也多失敗,原因是他民工的身份。

洪林說,越南當地打工一族的平均收入約 100 萬越南盾,折合人民幣約 370元,他月入 2,000元,應該算是個大款。

但洪的母親卻感到無奈,「出去找,別人都說不可靠,我們也不曉得怎麼辦?」

先不論這與事實是否相符,心態上跟香港人卻不謀而合。

而另一方面,越南男女比例達 3: 5,據說當地有許多女子都願意嫁到外地。近年來,部份國家更組相親旅行團。

就如本地人覺得客戶服務熱線乃比較基層的工作,在內地和印度卻是好工,應徵者都是高材生。成本較低質素心態卻好得多,工作自然流向他處。

全球一體化,影響面原來這麼廣。

photo

Advertisements

咖哩魚蛋

一天在灣仔的街頭,迎面有一外籍男仕,看見他邊行邊吃,右手拿著一串咖哩魚蛋,45 度角往嘴裡送,食得津津有味的,不知為何總覺得這畫面有點彆扭。

當然,如果他吃的是雞腳,效果必定會更加震撼。

世界國家種族文化眾多,各有特色異同,之間差別可以很大。我們見多了,自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畢竟香港華洋雜處,身邊總有各國人種,早習以為常。但當兩種文化合在一起出現在一個人時,感覺又自不同。

例如所謂的「香蕉人」,黃皮白肉只懂洋文的我們早已見慣,但每次聽到還是忍不住多望兩眼。

包頭的印度人,掩面的回教徒,我們都未必會怎樣留意,但如果看到的是包頭的中國人,穿袈裟的美國人,難免會吸引你多看幾眼。

多看幾眼就是多看幾眼,沒有價值觀在內。

告示

很多時候,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文化,留心一下那處的告示牌,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方法。

走進我們中國人的洗手間,不論在香港或者是內地,總能找到「用後請沖廁」的告示提醒用者。也有一些以較輕鬆的手法,例如「來也匆匆,去也沖沖」,讓你心裡好過一點,不要以為在干預你如廁的內政。只是不明白,何以在外地的洗手間卻看不見這類貼心提示,難道他們都不用沖廁的嗎?真沒有公德心呢。

在深圳的警車兩旁,都會看到四個大大的字:「文明執法」,以確認他們的文化水平。他們一定會文明地執法,絕無貪贓枉法,決不欺負百姓,守法守禮,文質彬彬,以保護市民為己任。中國最引以為豪的便是凡事都「依法辦事」,這四字常常掛在口邊,以警惕自己提醒外人,我們乃法治之邦。反之老外諸國皆從未如此確認過,可見其法治精神的薄弱。

這還不止,深圳的垃圾桶,還有這樣的一句告示:「本材料無盜用價值」。看,我們就是知道,百姓貧窮盜賊猖獗,但本著愛民如子一視同仁的心,怕你偷了回家卻得物無所用白費心機,倒不如早點讓你省些時間,另找目標吧。

在網絡上,有很多網民分享別人的知識產權,電影歌曲軟件應有盡有。但在一個以法立國的地方,人民都具點法律知識,所以在分享的同時,總不忘加上一段話:

免責聲明:
[1] 僅供網路頻寬測試及相關程式研究教學或試聽用途,請於下載後24小時內刪除,切勿用於商業用途。
[2] 倘使內容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本人。本人將立刻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緻上最深的歉意!
[3] 僅供個人或家庭為非營利之目的;下載者若觸犯法規,本人不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於內容滿意者,請購買正版並尊重智慧財產權。
[4] 如不同意以上聲明,請立即刪除檔案,切勿使用,謝謝合作!
[5] 發佈者發佈之檔案與本網站並無關係,任何版權責任需自行負上

看,盜亦有道,打架要說「請」,打劫要講「『唔該』攞晒啲錢出嚟」。彬彬有禮,才是大國之風啊。那像番邦外族般 ‘No Smoking’ ‘No Parking’ 那樣硬幫幫的沒半點溫馨。

ps 走文至此,聽到曾鈺成說年青人要「依法」表達意見,不應包圍立法會,因為議員官員都只是「依法」執行職務。執行職務自然是「依法」的了,何需重申。回歸之前從未聽到如此說過的,可見中港早已一體化,凡事都要此地無銀的強調依法辦理。

學習英語

記得小時候學習英語,因為香港不像內地是不教拼音的,只好靠死背硬記,串法讀音意思皆如此。遇到較長有好幾個音節的英文字時,頭痛之餘便只好將整個字切開數截,以便較容易記住其讀法。沒有拼音的基礎,那時自然不知道其實長字才更易拼。

記憶中最初碰到的長字應該是歷史課的 civilisation 吧。老師說時我們總認得,回家與它獨處時卻怎也記不起是什麼「賴」那個「純」。大刀一揮,將它切成 ci | vi | li | sa | tion 的五塊,至少讓自己看起來容易處理一點,也記得此字有五個音。

也有些時候會在旁邊用中文字寫上讀音,civilisation 嘛,便寫上「仕花賴死純」,方便重拾記憶。

當然這只是私底下做,雖然家中長輩不反對,但老師不會教也不準做,只是她們既不教拼音,難道要我們死背英文單字發音三百個嗎?咦,說不定這正是港式英語教學的精神,我們學中文字不正正是要死背單字的寫法讀音嗎?

這種見不得人的方法,最近終於得到官方認可了。

內地搞世博,要求人民文明一點,要文明嘛,自然得要求人民學點英語。早前便有單位製作了一個《盧灣區迎世博雙語指南》的小冊子,教市民幾句常用的英語旁旁身,包括早安,晚上好等句子。

早安應如何說呢?指南有分教:

Good morning 的漢語發音標注乃「古的貓寧」。

這比我以前用的要先進準確得多。至少我是不懂得將那個 D 音也寫進去。

另外也有 Good evening ,應讀作「古的衣服寧」;而 Bye Bye 則是「白白」。

這個「白白」是有點多餘的了,拜拜老早已成為中文的一部分,實不用再加進去,可見父母官體貼愛民之心昭如明月。

這還不止呢,如果指南中的英語都用不上,它還贈你一句百搭以應付各種有可能出現的情況:

I’m sorry, I can only speak a little English 「俺麼搔瑞,挨坎翁累死鼻科額累偷英格歷史」。

問你死未。

馬來西亞

聖誕節拿了幾天的假期,本來想到哈爾濱看看冰滑滑雪,結果因為時間不合又或爆滿而只好另擇目的地,最終便首次以跟旅行團的方式來個吉隆坡、馬六甲、雲頂五日遊。現在看來實有點塞翁失馬,原來哈爾濱氣溫降到只得零下二十度,應該足夠取我老命有餘。

一向不喜歡跟團,情願自己四處閒逛,感受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遺漏了某些所謂「景點」,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第一天當我表示不打算參與導遊的附加節目時,他可還真有點不爽呢。

首天到雲頂高原,需要從山腳乘吊車到位處山頂的酒店群去。可能因為賭場各處都大同少異的關係,感覺有點像去了覆蓋很大但賭場很小的萄京一樣。幸好到達時已經接近六時,結果只被困了一個晚上。

晚上在各商埸間四處逛,不時有馬伕推銷手上美女,說是從香港台灣中國來的,香港台灣我想就應該沒有了,十成十全部都是內地佳麗吧。中國與各國的貿易逆差,應該以此為最。

第二天來到馬六甲,看的多是殖民時期留下來的建築,聽導遊說故事。這裡的店舖一般八時多便打烊,街上行人不多,只有那些酒店附近打算做遊客生意的店才會開得晚點。記得導遊還恫嚇說這裡不像吉隆坡,公車很難找,儘最後努力希望說服我參與他的附加節目。結果當然不是那一回事,步行的距離不太遠,的士也不難找,議價便隨心好了,反正沒有預先做車費的資料搜集,開什麼價都減半再看對方反應便是。

在街上看到海南雞飯粒的店子,心想去找著名點的那兩家去試吧。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早已休息,幸好另一家還在營業。一個箭步走進去,正想高呼「先來一客海南雞飯粒」,店員竟先我一步用國語冷冷的跟我說:「邁環」!什麼?老遠來到你跟我說「邁環」?想也不想,轉身回原先看到的那一家,心裡為它打氣,不要關門,可惜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幸好最後還試到這度鮮奶炒蟹,甜甜的頗好吃,兩隻肉蟹總有三四來斤,折合港幣才百五元左右,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不然可真的全軍覆沒了。

回到酒店看見領隊獨個兒在大堂酒吧吃飯,便跟他閒聊一下,話題不經意轉到政治文化,他愈說愈激動,原來此君可是個國民黨員。起初還可以,但談下去發覺他實在激進得有點過了頭,竟希望全世界共產黨員和回教徒死光,一下子毓民長毛變成了綿羊。

第三天在馬六甲多走兩個景點,差不多五時才到達吉隆坡,到過雙子塔後便回酒店,之後便是自由活動時間。試跟著地圖找輕鐵站,卻走了不少冤枉路,想不到高速公路旁是可以行人的,更可以橫過之,五分鐘的路程走了大半小時,還途經兩個街頭印度 foodcourt 呢。終於來到唐人街,已經差不多十一時多了,雖然是聖誕節前夕,很多人還在等倒數(是的,他們聖誕節也倒數),部分店舖卻已開始關門。幸好其中兩間較聞名的食店還在營業,也不理能否吃得下,點了菜再作打算。

第四天去導遊帶我們來看這裡的文化博物館,規模既小展品又悶,可真有點失望。之後是自由時間,看了幾個本地人才去的商埸,人流還滿多的,價格比香港平四至五成。但若以血拼來說,曼谷應該更合港人口味吧。

之後走到位處附近的新峰肉骨茶,打算將之和新加波的黃亞細肉骨茶來個比較。新峰的雖還算不錯,但更喜歡黃亞細較濃的味道,配菜也更合適。

最後一天到太子城,再吃過午飯便到機場等候回港。

在馬來西亞常遇到的問題便是,究竟第一句應該用英文國語還是廣東話說出來,很多時用英語的話,看對方回答得有點吃力,接著便見他用國語向人求救;用國語吧,轉頭他又跟你說馬拉話。或者這才是真的華洋雜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