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就是給女人一個家

看見有餅店為其嫁女餅做宣傳,廣告中寫著:「嫁,就是給女人一個家」。

很久以前,女人一生的使命就是找一個丈夫,全職為他生(男)孩子,兼職處理家中大小事務,報酬嘛,便是這個家。

男人的責任呢,就是給予這個家之後,負責提供物資,讓這個家可以繼續運作。本來,為了讓這個家的成員有安穩的生活而努力工作,本身已是愛的表現,但若果能再加多一點關懷體貼情趣浪漫什麼的,男人便成了世人眼中的好丈夫了。

今天的女人強勢,她們會告訴你,這全是男權主義的廢話。什麼給她們一個家,聽起來倒像是男人的恩賜。

她們會告訴你,她們有自己的家,也有娘家,收下男人「給」的這個家,是賺是賠還說不定。況且,今時今日很多女性的收入比男性來得穩定,這個家是誰給誰的可還言之尚早。

當然,用以前的觀點,娘家,是當年爹給娘的,是娘的家,可不是你的。

但我也覺得,今天男人很難再說給女人一個家(小超人不算),大多數的最多是兩人一起去建立一個家。

況且,今天對家的觀念也很不同。在一個已經沒有人用心而只會用腦袋去愛的年頭。「給女人一個家」,可能我們都應該重新去認知。

Advertisements

路人

你是否試過,在街中碰見到一個走過的路人,雖然感覺很面熟,卻總是想不起是誰,在那裡見過。

很多時候,人早已走了,怎樣想就是想不起來;有些時候,想是終於想起了,卻原來是一個雖曾見過但不認識的人,她可能是書店店員,可能是餐廳侍應,甚至可以是每天早上在巴士站等車的其中一個人。

亦有一些時候,事後想起了,原來是一個舊公司不相熟的同事,或者是多年前的舊同學,既然當年也不熟,今天就是當時記起了也不會跟她打招呼相認的了。但也有小部分的時間,或會有失之交臂的感覺 - 怎不早點想起來可以跟她相認一番呢。

比較少見的情況是,她就坐在旁邊的餐桌,又或者是公車對面的座位,你看著她,感到面熟,一會後想起是誰,亦記得名字,就是拿不十足。你在想,是否應該開口問問,對方又是否都認得自己呢?萬一認錯的話,她會否把你當作登徒浪子?再說,若對方只有一兩個人還好辦一點,一大群友人在一起的話,除非已經有眼神交流初步確認,否則又那會去冒這一個險。

還在考慮,車已到站,結果還是只得個失之交臂。

當然,最常見的,其實是大家都認得卻假裝看不見,避免刻意寒暄的痛苦。

原來,人與人之間,緣份其實常常都在,卻還得看時間地點,和兩人的心態。

誤導?

香港的地產商,在推銷它們的樓盤時,因為多是尚在建築期間已經開始出售,長久以來買家都是只看圖則廣告圖畫而作決定,謹慎的可能還會到地盤看看實際環境,因為大家都知道,在畫中那座群山環抱,眺望維港,方圓十里沒有其他建築物的理想家居,在香港是找不到的。醒目的香港人,怎會不知道理想跟現實,永遠都有一段距離?

近日在將軍澳,長實有一新樓盤開售,其廣告一如所有其他售樓廣告一樣,將一些不論遠近未來的事物都放進去,當中包括架空觀光式鐵路,在山另一邊的將軍澳運動場,及尚未動工的將軍澳跨海大橋。難得的是,業主地鐵公司,出面要求長實改正,長實不單不理會,其發言人更說:「個廣告既繪圖完全冇話係真,冇叫你相信係真,廣告係咁架啦。」

這種回應只適合私底下講,大企業發言人公開的說,也可算罕見了。照理說,公開講稿應該已經過公關同法律部過目批准才能夠出街,可能該發言人即場爆肚也說不定。

先不論有關銷售樓宇的法例,及地產建設商會或香港廣告商會的實務守則,只看看這些廣告,到底有否誤導買家呢?

粗略的說,要構成誤導,需要存有幾個元素。首先一方要作出了失實陳述,之後買家要相信並依賴該陳述而作出購買之決定,最後買家因為該依賴而蒙受損失。

香港人既然老早便習慣了地產商這種銷售手法,會真的去相信一紙圖畫乃事實全部的,我看也沒有多少個。如是,誤導可否成立便難說得很。

再說,我們知適並習慣了,大公司總會在合約中埋藏著小字條款,儘管沒有人會細看。

在該廣告最底部,長實以細字寫上:「這幅發展地盤的相片、圖像、繪圖、素描是按畫家對該發展地盤之想像感覺顯示出來,這圖片並非按照比例及可能經過電腦圖像修飾處理,建議買方作地盤實地考察以獲取對本發展地盤、其周圍地區及環境較佳的了解。」

如果誤導成立的話,買家還得要過免責條款這一關。而免責條款是否有效,便要看在特定情況下是否合理了。

在香港這醒目仔女當道的地方,你既然騙不了人,誤是誤了,卻那有導得了人呢?

這或者解釋了,為何長實的發言人這麼大言不慚了。

7.1 新聞隨想

今年的 7.1 人數比很多人的預期少,應該是高估了 6.4 效應吧。但無論如何,也總有七、八萬人願意在 32 度高溫烈日下暴曬數小時,也算很不錯了,我們總不能要求每年都有三、四十萬人上街罷。

新聞報導有內地當局為防止內地居民來港參加遊行,在 7.1 前先拘捕有意來港的民眾,其中上海五名「中國衛民大同盟」成員相繼被捕,其中四人被行政拘留。當局甚至向被拘者直接明言,拘禁行動就是不想讓他們來港參加 7.1遊行,據說要到 7月 8號才能出來。

這便是富有中國特色的法治精神了。

泛民常說政府總愛在 7.1 前派糖降溫,但有趣的是,每年這時候政府卻總會做些事來刺激民眾。就在 7 月 1 號當日,政府刊憲報公佈授勳名單,唐英年、林瑞麟、李少光、周一嶽等分別獲頒授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及金紫荊星章,惹來泛民議員炮轟。

陰謀論者早懷疑當年董伯伯實為民主無間道,多番失誤志在激起民憤,曲線搞民主。現在老曾所作所為實有異曲同功之妙,莫非……

* * *

港大生陳巧文因不滿警方搶走旗幟同標語,又武力對待,質疑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損害言論、集會及遊行自由,決定入稟司法覆核。為幫補司法覆核費用,親自製作一批「北極有企鵝,香港有民主」磁石貼售賣,以幫補訴訟費用。

遊行到金鐘時看見陳巧文與兩個友人坐在路邊,真人不算漂亮但卻頗吸引,想起認識的人當中,差不多所有女性都不喜歡陳巧文,覺得她的激進只為出風頭,又或另有用心,自己卻沒有這感覺,只覺得她是女長毛的年青版,何以女長毛在眾多女性心中又沒有如此反感。

今天看見陳巧文本人,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 * *

內地原定 7 月 1 號開始,必須在所有出售的電腦上預裝綠壩過濾軟件,但在網民的強烈反對下,終於宣佈押後實施。

很多人認為這是繼鄧玉嬌案後,網民的又一次勝利。

希望是吧。就只怕如果再來一兩次的話,中共覺得丟臉而反彈回應,到時隨非全民齊心反抗,不然很容易一下子便把全部輸回去。

* * *

高考剛放榜,其中一名 6A 狀元岳崢洸來自書香世家,祖父是國畫大師劉海粟的友人、外婆曾任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無奈生活逼人,自幼父母離異,她與母親及妹妹一家三口靠綜援維生。但她沒有放棄,她希望有一天有能力延續去世祖父民辦大專美術學校的工作。

她的爺爺岳韜,是內地藝文界人士,所創辦的上海海粟美術設計專修學院,便是他獲已故現代著名書畫家劉海粟授權冠名創建。

看到這裡,滿心歡喜以為終於第狀元選修藝術科目,誰知她卻希望修讀商科,因為可以「學會管理知識,將來有機會可為祖父的民辦美術學校出力。」

辨美術學校嘛,藝術知識要比商業知識來得重要。既然是美術書香世家,本以為她總充滿了藝術細胞,可惜她生活在香港,飲香港水長大,考了 6A 那還不進商科,以為這便是「成功」的第一步。

或者,如果她考個 BCD 什麼的而「只」進得了藝術系,將來對社會的貢獻可能更大更多。

但現在看來,我們可能又失去了一個藝術界的人才,而中環又多了個金融「精英」了。

* * *

說到藝術,Michael Jackson 的去世真的很突然。他真的稱得上是樂壇神話,可惜這神話為他帶來了太多的金錢,取走太多的空間,最終,神話被神話自己打敗。

那在倫敦舉行的 50 場演唱會怎麼辦? MJ 的家屬要賠訂嗎?舊同學在猜是否當 breach of contract 追討賠償,還是可以賠訂 rescind 那份 contract?

我卻想,這應該是 frustration 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