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樣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說,男人無腦,只懂得用生殖器官擇偶,外表乃一切,不理會內涵。對方只要是「樣靚身才正」,有前有後再加天使面孔,便那管她智商是否只得六十九。

但不要告訴我女人便一定比男人清高有品味。君不見在台下高叫 「XXX 好靚仔呀!」的總是女性,追星追車樣樣齊,我可不相信她們都與明星相處過而被他才華情操所吸引住。

「以貌取人」或者不該,但卻誰不以貌取人。有說求職面試,開首的兩分鐘已決定了成敗,印象分其實佔了絕大部份,這不是以貌取人又是什麼?

曾有人研究某一段時間的刑事案件,發現較漂亮的被告人,入罪率比相貌平庸的要低數十個百份點;而那些入罪了的,較漂亮的判刑又低數十個百份點。

女性相信一見鐘情,感覺多浪漫;很多男性也喜歡對另一半說:「我當天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便知道是你了。」卻從不見那女子這時候會罵他一句膚淺,質問為何不先了解我內涵,而只懂戀上我的樣。

再說,你讚她十句聰明,不及說她一句美麗,說到底,男男女女那個不是戀樣。

誠而,女性擇偶,「內涵」的重要性是比男性高的,但這只是因為比男性「成熟懂事」的她們來說,伴侶的「前景」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因為就算她的收入已比他高,「老公養」這概念永遠丟不了。相比下,既然男人找老婆時很少已經一早打定主意吃軟飯,女性的內涵便相對不被看重了。

當然,外表不是一切,相處一段時間後被對方性格打動的,我猜想還是佔多數,但對外在美的要求,總還是有條底線。

戀樣其實未必便是膚淺,說這話的,可能心裡都有點酸。

Advertisements

不進則退

中央領導告誡香港,說道:「香港的金融中地位不可取代,但面對競爭,不進則退。」

老實說,回歸以來我實在想不出香港有什麼是進步了的。董伯伯的百年大計沒有一個走得到尾,科技港又只是個地產項目,其他大部分都只聞樓梯聲而矣。唯一確實推行了的,便是教育改革,至於這教育八萬五成效如何,實也不用我多說。

黎民觀在專欄批評香港這十餘年只是在食老本和等運到,也可說是一針見血了。

其實這也是大部份港人的心態。以前內地人窮,香港人個個都自命不凡看不起人家,「大陸人」一詞差不多已經可以用來罵人了;後來一部份內地人,跟隨中央懿旨先行富裕起來。港人心裡想的,一方面是盤算如何賺他們的錢,而另一方面則安慰自己說我們英語較強國際視野較寬(其實這現在也難說得很),卻從來不去想想應如何保持僅有的優勢,只懂得張手向中央要。CEPA 跟直通車什麼的,骨子裡還不只是向娘家裡拿著數。

香港一直靠的是完善的法律制度,金融之可以國際化,清晰可靠的法制是必須的。很多外資亦已在港紮根多年,這方面,上海應該短期內都不可能追上來的。新聞自由也是外接國際不可或缺的一大優勢,這方面更不知比內地優勝不知多少年。

香港不好好利用這些優勢,卻只掛著向中央要著數,要得急了,中央只好再贈港人一句,「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是靠確定,而是靠市場競爭」。這句話由一向靠「確定」的中央,向一直標榜市場的香港人說,也應該讓政府臉紅上那麼兩三秒吧。

新加坡

踏出新加坡機場,第一樣發現的,便是這裡很多樹。不只是郊區的高速公路兩旁,就是在市區內,沒有一條街道不是種滿了樹的。數目多到每次當我想拍下某一座大廈的時侯,都要嘗試避開大樹儘量找個角度,而很多時候,整座大廈根本就被路邊的大樹擋住了。

這裡沒有很多高樓大廈,離開了市中心更大多是五六層高的平房,空地也很多,一點都沒有香港那種壓迫感。新加坡的面積與人口比例跟香港差不了多少,可見政府政策影响多大。

一如過往,我到步便四處找那些本地人常去的食店,卻發現新加坡人日常外出吃飯,原來都只是去 foodcourt 的。這裡每一區都有一個商場,商場裡當然都有一個 foodcourt,而這個商場便照顧了一個市區內居民的日常所需了。幸好除這些 foodcourt 外,還是能找到一些不在商場內的熟食檔,感覺像有頂的大排檔,雖然非百分百的街頭,但也可以滿足一下自己了。

只是這種設計,對像我這種遊客來說卻造成不少麻煩。商埸的設計非常相似,它們都是兩座大廈中間建一個玻璃天幕,天幕下一片空間,空間中央有個像東涌廣場外那樣的噴水池。結果弄至常常迷路要不停看地圖,每一區看來都是一個樣子的。

另外我還發現,這裡的女子很多都頗好看,平均質素比中國和台灣的要高出不少。這裡天氣炎熱,再加上這幾天是假期,女孩子的打扮都很隨便,不多見化了妝的,我看到的應該是「真身」吧。雖未至於美女處處,但對比起到台灣時的失望,也可說嘗心樂事啊。

富有的灣仔

統計處最近發表了 08 年《按區議會分區劃分的人口及住戶統計資料》,灣仔蟬聯最富有區域,區內住戶月入中位數較前年增加 2,000 元,達 30,000 元。18區中仍以深水步最貧窮,北區則成為唯一月入較往年減少的區域,月入中位數為 13,800 萬元。

有趣的是,最富有的灣仔區,單身人士比率同時亦是全港最高。區內有 143,500 名 15 歲以上人士,當中 49,900 人從未結婚,佔總數達 34.8%;區內未婚女性比率達 34.6%,亦為全港最高,這可還未把離過婚的計算在內。至於未婚男性比率則以黃大仙的 37.7% 為最高。

香港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你要想賺到錢,符合普遍香港人對所謂「成功」的定義,便要投入百份之二百的時間心機(絕大多數人就是投入了也不見得便能成功),家庭愛情什麼的,自然得靠邊站,待有空時才再作打算。尤其是女性,她們對一份工作,一般都比男性要來得專注。她們全程投入工作,自然相對忽視了感情生活。一個女孩二十二三歲踏出校門,滿腔熱血的希望學以致用,努力工作十年八年不知不覺爬上高位,名利都開始有點的時候,才忽然驚覺,或者是時候要找個伴兒。曾有人說過,要一個女人不胡思亂想,不要讓她空閒下來便可以。說的也是,工作已令她們忘記了去「胡思亂想」。

男人的情況則有點不同了。未婚比例最高的並非最富裕的地區,可以想像,或者他們並不全都是「自願」單身的。而那些灣仔區的富裕男性,也可能早已跟事業心不那麼強的女子結婚了。

其實不論自願與否,香港人遲婚已成主流,只希望不要連西方既要生孩子又多離婚的風氣也接收過來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