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玲

陶傑近日在蘋果日報的專欄寫了兩篇關於林志玲的短文。

在第一篇裡,他認為林志玲之所以能成為電車男的幻想情人,乃因為她的樣貌身材,正正是那種像電腦合成出來的完美,而你卻又明明知道,她不是假的。她卻又清純得像蒸餾水一樣,不帶半點機心;年紀雖不已少,卻仍像個少女般對什麼都沒有立場看法。她沒有今天「現代女性」常見的那種迫人感覺。

老實說,這樣的女人確實容易激起男人保護異性的本能,對電車男來說,今天一般女性可能比他們還要來得剛強一點。林志玲能迷倒這麼多不同類型的男人,正是因為她柔到極處,你不必是個很「男人」的男人,相對上已夠保護她了。林志玲讓今天女性化了的男子拾回一點點的男性尊嚴。

可是若要我和這樣的一個人共渡餘生的話,想必枯燥得想死。凡事無意見,又或順著你裝有主見,這樣又何來有共同話題,又如何相互溝通。太剛強固然不成,柔得過了份一樣要命。這樣的日子,我是一個月也嫌多。

第二篇中,陶傑對一眾女性發出忠告,說道實不必因為自己的男人迷戀上林志玲而感到不快,因為林志玲不會真的變成自己的情敵。男人自己也知道,要吃這隻天鵝,他這頭蛤蟆是門都沒有的。林志玲之於男人,就像小時候喜歡的日本漫晝女主角一樣不切實際,自己想起也會覺得可笑。「因此林志玲是大美人,反倒不足為患。」

陶傑這根本就是暗渡陳倉,打著為女人找個下台階的旗幟,實情是為男人在女伴面前找個藉口繼續當面發白日夢罷。可惜的是,陶傑看漏了很重要的一點。女人其實知道自己的男人跟林志玲連談話的機會也沒有,也知道就是上天眷顧給這男人一個機會,他多半還是不敢造次。但這可不是女人所關心的。真正的問題是,林志玲提供了一個比較的標準。

「好啊,你喜歡林志玲嗎,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嫌棄我腿短。」

「我早知道你喜歡大胸無腦的女人,你走呀,去找你的夢中情人呀,我可不會為你這賤男隆胸。」

女人內心深處,其實也知道愛你跟喜歡林志玲是沒有衝突的,就如她愛家庭丈夫,同時也喜歡梁朝偉、吳彥祖一樣。

但理智歸理智,我從未遇過一個女性會喜歡林志玲的,一個也沒有。單身有伴莫不如是。

因為這已經提升為尊嚴與自信的問題了。

當自己的男人喜歡了敵人的時候,又怎可能要求女人以平常心面對?

和平獎

今年在公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中國維權人士胡佳和維權律師高智晟都被視為熱門。

這可乖乖不得了,胡佳可是我國的政治犯,去年12月才把他拘捕,判監三年半,現在你們想把他捧成和平戰士,那豈不是在曲線罵人?

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未雨先綢繆,避免萬一落實後大家臉上不好看,隨即先發制人表示,若頒獎給他,是(又是)「對中國內政、司法獨立和主權的粗暴干涉」,並說該獎應頒予「合適人選」。

結果胡佳「大熱倒灶」,得獎的是芬蘭前總統阿赫蒂薩里。我對此君並不認識,是否實至名歸無從說起,諾貝爾那班委員是否聽從意見亦不得而知。只是當一個國家,試圖去阻止別人將一項國際榮耀頒給自己國民的時侯,或者真的有點不對勁。

救市?救你?

近日的金融危機成為每天的頭條新聞,美國七千億救市大計被否決後,各路大鱷又再四出尋找老襯幫他們找紅酒魚子醬的數。

今次開聲的不是大摩細摩,不是高盛美林,而是墨西哥電訊大亨,全球第二首富埃盧,他說:「作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的中國,應該扮演領導角色,平息這場金融海嘯。」因為「中國有很好的流通資金、龐大的資源、經常賬有盈餘、和大量流動資本」。

我賭錢贏時不見得有你的份兒,如今輸了你卻因為口袋有錢而要幫我還賭債。

不要開玩笑了,中國有錢是中國的事,若是天災什麼的那當然是義不容辭,你玩火燒人燒己,不跟你計較已萬幸,還能厚著臉皮伸手拿錢,太說不過去吧。

不過話得說回來,手總還是會出的,但卻不是現在。

賭徒要錢,原因總能拿出十來八個。救多少次還要不會學乖。

每次的金融風暴,隨著的便是一個財富大轉移。且等到一天他們死得八八九九的時候再出手執貨,一并接收過來,比現在倒錢落海要化算萬倍。

當然這會為全球經濟帶來很大的影響,但既然是改朝換代,留一點兒血在所難免,且物有所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