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脾氣

與朋友聞聊,席間説到一些老闆的脾氣一事。

我說好些老闆都有所謂的「少爺仔脾氣」,可能因為其出身背景,反正個人喜惡感覺很明顯,凡事較受當時心情影響,反而不及對事情本質的考慮多。

朋友補充說,其實應該再將之分類為「少爺仔脾氣」與「大少爺脾氣」才對。

「願聞其詳。」我覺得這看法蠻有趣的。

朋友謙虛答道:「以我當『妹仔』多年經驗,脾氣老闆其實有兩種。你所説的確實是少爺仔脾氣,他們好像沒有路數可把握,一切看他當時的心情喜好,但其實一個人心情好壞不難看得出來,重點只是找到適當時機而已。」

「好!那大少爺又如何呢?」

「大少爺嘛,多看不出他心情,影響自然有但卻不明顯。平日你做對了他沒有獎勵,做錯了也不會怎樣罵,但你總能從他的臉色看得出來。這些人心中有一把尺,你跟他的私人關係並不會影響他心裡的尺度。」

「那你覺得比較喜歡那一種老闆?」

「捉心理找時機是我強項,少爺仔會比較易招呼。反而對著大少爺,你總不知他們在想什麼,那把尺放在那裡並不易找。而且就算找到,你也得盡量把工作永遠達標,其實更不容易。」

「兩種老闆都有底線呀,不都是一樣?」

「但少爺仔的底線會受心情影響,心情好的時候就算你跌破底線也可能可以過關,但對著大少爺便不成了。」

「你這樣說少爺仔原來還不錯呢。」

「日常工作確實是,但年終結算加薪升職時,少爺仔便得看當時心情了。大少爺呢,他心裡除了自己的尺外,對每人也有一個分數。可能突然發現自己加薪了,其他人卻沒有,你便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評分了。」

你的老闆,又是什麼人?

Advertisements

桃園、新竹、苗栗

中秋節前大約一星期已得知假日期間可能有颱風來訪,名字叫「天兔」更是應景。

當時擔心的是如果它如預測方向直奔台灣的話,我的幾天假期便全浪費了。

出發前一天看見天兔轉方向到香港,只會經過台灣南端的海面,便放下一半的心。

但天兔果然威力驚人,雖過門不入,但外圍風雨仍對恆、東一帶造成非常大的破壞。

我今次目的地是桃園、新竹和苗栗三個市,幾天中天氣不算差,雖然也有風有雨,但雨勢不大,下的時間亦不長,對行動影響不算大了。只是天色嘛,只有灰暗。

我選擇的酒店在桃園中壢市,打算一天一市,最後一天隨意。

先到新竹的內灣老街,吃吃喝喝。這裡遊客還是頗多的,卻多是台灣其他地區的人,感覺比碰口碰面都是香港、大陸遊客好多了,至少有一種深度旅遊的感覺。

新竹聽說多是客家人,所以也有一些別處較少見的食物。比較特別的有一種叫擂茶的飲料,和咸的湯圓,我兩個都試了,口味卻不大對我的胃。

野薑花粽也是新竹著名的,小小的一個,味道不錯,兩三口便吃完。

傍晚到新竹漁港看看這個歐化的漁港,再到附近的漁市場吃海鮮。

到過幾個不同國家地區的漁市場,老實說我覺得海鮮價格不見得便低,味道更通常造得普通以至不好,實無必要專程去漁市場吃海鮮,以後緊記了。

晚上到市區逛誠品,再到城隍廟夜市吃肉圓、冰品,呀,還有出名的飲品「冬瓜青草絲」,蠻特別的。

第二天早上到酒店旁的便利店學台灣人喝咖啡吃飯團當早餐。

今天本來要到苗栗,但天兔威力最大便是今天,新聞整天都是風暴、水災的消息,便決定調一調行程,先往桃園。

鶯歌老街,又稱陶瓷老街,顧名思義,是陶瓷工藝品的集中地。天氣關係,好些商店沒有營業,街上人亦不多,逛、吃、喝後再到另一個老街:「三峽老街」。

三峽老街「活化」的痕跡較明顯,兩旁商店有點像廣州的「上下九步行街」。


晚上嘛,回到中壢逛「中壢夜市」。因為颱風,許多舖位都沒有開,反而可以見識一下只有兩旁而路中央空空的夜市,感覺還蠻特別的。

來台見過「臭臭鍋」這東西多次,卻一直未曾試過,這次便決定給它一次機會。原來是下了臭豆腐的鍋。如果你接受得了臭豆腐,臭臭鍋不會是問題。事實上味道也不錯。

之後再逛中壢位於 Sogo 百貨中的誠品,然後到酒店附近的商圈吃燒烤,結束第二天。

第三天的目的地是苗栗。

苗栗並非大城市,景點比較遠離,早上先到山上的「勝興火車站」。不似青桐線,其實這車站已經不再運作了,卻被發展為一旅遊景點,遊人自由在路軌上行走,不是常有的感覺。

山上自亦有許多食店,也有號稱百年歷史的,試了一間,我的建議是,下山再吃吧。

龍騰斷橋就在不遠,據說是70年前被地震破壞的鐵路橋。政府在不遠處建了新路軌,這一斷橋卻一直沒有拆掉,漸漸又變成一個景點了。

下一站是南庄老街,到達時碰巧有現代版三太子表演,當地人叫這做「電音三太子」。一直想看,先看這電音版也不錯。

逛老街吃喝便不多說了,此處出名的是豆干,來到便去一試吧。

在街的尾段有一家「抹茶紅豆冰」,本來怕太甜的我不會吃它,但人在旅遊模式,買了再算。怎知一吃,不太甜,味道剛好,驚喜之餘全碗便一滴不剩吃下去。

既然苗栗沒有夜間地方可去,倒不如往台北一走。士林夜巿搬到地下去我也沒到過,對我這台灣夜巿迷而言實在說不過去。

到了士林才發現原來搬的只是捷運站對面自己比較少去的一部份,其他還好好的在街上,老懷安慰。

吃過晚餐後看到不遠處的「咖啡弄」,這店在香港開業以來顧客不斷,差不多一年仍需排隊等候,以致我一直都沒有試過。正身既在眼前,自然一試。

店的裝飾不錯,尤其造得像報紙的餐牌很特別。點了他們的 pancake,一拿上來便發現不對頭了。那有 pancake 這般「實心」的,吃一口試試,未能平反。咖啡弄,見面不如聞名。

轉眼到了最後一天。先到大溪老街,試那「Tina麵包茶屋」的有機麵包,名不虛傳,的確鬆軟可口。這裡還有一家「金字塔三角湯圓」,點了一看也不怎麼三角,味道嘛,還好。

接著到慈湖探望蔣公介石,這裡除了他的陵寢外,亦有一個「紀念雕塑公園」,放了百多個他的銅像,據說是十多年前取消在各學校放置銅像而集中到這裡來的。

今天行程比預期快完成,便到不遠的石門水庫看看,再回到桃園的白沙岬燈塔和風力發電塔,這地區叫觀音,自然有觀音像,而且還有幾層樓的高。

最後到小S老公開的「パン達人手感烘焙」買了幾個「有添加」的麵包,味道可真不錯。

六點,回家的時間終於到了。

轉眼七年

去年這個時候,剛好是這網誌的 6 周年,那時候便寫了一篇短文回顧一下。

不經不覺又是一年。

有否發現,年紀愈大,時間過得愈快。

也不知是否因為離 “deadline” 愈來愈近,所以感到時間走得比以前快。

又或者是因為人大了,少了小時候對「未來」那種期盼,都沒有在數日子,時間自然不知不覺中流走。

反正,任何將來的日子,都總像「攝青鬼」般,會突然出現在你眼前。

好了,發過牢騷,說回這網誌。

去年看到,從 2010 年 9 月起計,到 2012 年 9 月的兩年間,所有文章中閱讀次數最多的是「丹霞山」,一共 237 次。然後是 218 次的「觸不到的戀人」,之後是 209 次「愛.別讓我走」和 204 次「逆權侵佔」。

今年(2012 年 9 月到 2013 年 9 月),最多人看的是「逆權侵佔」,共 412 次;第二是 269 次的「寒戰」;「愛 LOVE」則 146 次,和 110 次的「珠海」。

「逆權侵佔」這篇老文章(23 August 2009),後勁凌厲,只去年一年的點閱率便差不多等如去年一、二位文章兩年總數加起來。

所以三年「逆權侵佔」的總數是 618 次,「愛 LOVE」這影評也以 331 次上升到第二位;第三是 307 次的「觸不到的戀人」;「丹霞山」則以 297 次排第四。

當然這些數據並不完全準確,因為絕大多數的點閱率其實是在「首頁」,共 2000 多次,亦即朋友們如果從首頁進來看最新的文章,並不會算到個別文章的頭上。

但為何「逆權侵佔」這篇特別多人去找它出來看,我也不大弄得明白。近年也不見有什麼特別的逆權侵佔案件。但如內裡寫的東西能令人更明白這法律原理,也總算有點安慰,做了點小貢獻。

ps 下筆時想,blog的中文應該是什麼。大陸叫博客,台灣叫部落格,還是決定用回香港的叫法:網誌。

愛的信徒

這世上,相信愛情的人還是很多。

我並不是說世上無愛,只是認為愛情頂多只是生活的一部份。

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會被人家認為太理智,甚至冷血。

也有人覺得我對愛情的看法太消極,會造成不良影響。

又或者有人會猜,是否如小說情節中的橋段曾傷過一次極深的,以致我對愛情失去信心。

甚至懷疑我是同性戀的。

當然,我最常聽到的一句是:「只因為你還未遇上。」

這句說話很好用,因為對方立於不敗之地。

亦有時朋友會給我送上愛的真實例子,可能以之反駁,又或者是想拉我一把,把我從絕望的深淵中「拯救」出來也說不定。

一次有朋友給我看一個「感人」故事,話說台灣有一對老夫妻,兩個都患有老人痴呆症,其他都忘了,就只記得對方。

這故事在愛的信徒心中,便會理解成「即使遺忘了全世界,也不會忘了彼此。」

不是說愛不可能,只是也未必有如這解讀一般。

本來這病症就是不記得近事,腦海只留下舊時記憶,所以他倆只認得眼前老伴並不為奇。更可能是結婚十年後種種平淡或不快的事都忘了,只停留在最美好的印象。(如果是這樣也不錯)

當然,我這般掃慶,必定又是因為我還未遇上。

受騙源於輕信

大陸總有許多告示標語,好些讓你會心微笑,有的卻會令你無言以對。

像數年前我在羅湖口岸看到的「見義勇為,人民英雄」,便令我感到非常無奈,奇怪為何本應是本能的行為,現在變成了英雄偉績。

在街上放置的垃圾桶上印有這樣的一句:「本材料無盜用價值」,可見官方早已預知,什麼東西放在街上都會有人去打主意,只好盡點綿力,留下感言,希望十個垃圾桶會有三四個能留下來。

今天,我看到的是:「被盜源於輕心,受騙源於輕信。」

以商業為例,本來西方講求合約精神,中國則重人情信任。西方人就是親人也得先來立個約,中國人卻會認為這有失感情,反正「牙齒當金駛」,說了便是。

但時代變了,人與人之間再沒有信任,你受騙是因為你笨,誰叫你隨便相信別人。

況且就算立了約,他們也不會當真。

今天中國的人,其實最不中國人。

Photo 1-9-13 14 05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