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方便

于人方便,或施點小恩的人,大都沒有想過要別人做什麼回報。

通常,一句謝謝或一個微笑便已經足夠。

當然,成人世界裏,有來有往是必須的禮貌。不是要這餐我給了 500 元,下一頓你也得付回 500 元才成,反正你付一下我付一下,大家高興。

又或者你要求人家幫忙,也懂得有些表示才對,人家可不是必須幫助你的。

不是刻意去計較,但這種只有付出沒有回報的行為,過了一些時間你總會驚醒過來。

最令人討厭的便是那種奉旨接受的人。

呀,不是,最令人討厭的應該是人家付出了還厭不夠多不夠好的人。

所以為了避免失望,如果不是有必要,一般我都盡量避免提供任何幫助,你要說我自私我也沒辦法。

至於吃飯,我卻比較遲鈍,總記不起上次誰付款。

Advertisements

漢服

一直奇怪華人傳統服飾為什麼不像其他國家一樣得到某程度的保留。

好像在日本,雖然平常很少人還會穿著和服,但在重要的日子如婚禮,他們仍然會穿上和服。

或者在韓國,韓國傳統民族服裝仍然會在特別的日子裡看到。

但在華人社會,不要說古代漢服了,連民初的中山裝也只有靠陳真在電影裡穿。就算在最隆重的場合如結婚的時候,華人都只是穿西洋婚紗禮服。雖然也有穿龍鳳掛和旗袍,但穿的時間短,似乎只是為了叩頭上茶拍照。而且,旗袍算不算得上是傳統漢服也難說得很。

當然,什麼才算是漢服也有其定義上的問題,但這卻不是我智識所及可討論的了。

前陣子在網上看到近年大陸有年輕人提倡回歸漢服,本來也沒有留意太多,有時在街上看到,也以為是有什麼 cosplay 表演。但當我在廣州街頭連續兩天內看見兩次,在深圳的地鐵也見過好幾次後,我開始懷疑,這個運動原來已經成氣候了。

至於這究竟是大陸式的斗音 Cosplay 還是傳統文化的重生,我們便拭目以待吧。

.

超能力

不知道是否看得電影太多,小時候總會希望自己有超能力。

後來這個想法進步了,開始在想,如果我只可以有一種超能力,我會選擇怎麼樣的超能力。

那時候還沒有《復仇者聯盟》可以參考,所以都是在想什麼隱形呀,瞬間轉移呀,隔空打人呀之類的能力。

我也當然問過朋友,結果都是能變出金錢或預言明天六合彩或股市之類的能力,可見本人確實生活在一個商業社會裏。

如果是你,你又會想擁有什麼能力?

商場的小貓

這天在深圳,從一個比較小的入口步進在地下的商場。通道一邊的上行自動電梯停了,我自然走樓梯下去。突然聽到幾下十分響亮的貓叫聲,隨意回頭張望未有發現,沒有多想便繼續前行。

這時又傳來幾聲貓叫,叫聲有點凄厲,便再找一下,卻把我嚇了一跳。只見有一隻小貓看來像被扶手電梯夾着,所以才導致電梯停止。我望着小貓,小貓雙眼死命的盯著我,有如在向我求救。

走下商場,沒有看見任何工作人員。這個當然,你要找的時候總是沒有的,心裏不期然著急起來。看到一個店舖的服務員在派傳單,便問她管理室在哪裏。

結果帶著管理員去到電梯,小貓不知是否受驚了,看見兩個男人走近,掙扎了幾下,竟然掙脫了,然後向上逃走。看樣子,他受的傷並沒有很嚴重。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我問那個服務員管理室在哪裏的時候,也告訴她有隻小貓在電梯卡住了。她雙眼一睜,說「你的貓?」我說不是我的貓,她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奇怪,這才向後方一指。

接著我看到一個貌似管理室的地方時,由於看來實在不像,我便問唯一坐在那裏的年青人這裏是否管理商場的管理室。他頭也不枱,說:「怎麼了?」好像預期又有另一個無理客人在投訴一樣。

但當我告訴了他情況之後,他便立刻和我一起走到扶手電梯去,而且他是越走越快。到小貓掙脫逃走之後,他由衷的向我說了聲謝謝,我亦拍一拍他膊頭道謝。

很明顯,他其實也是一個善良的人,但為什麼一開始便要築起防線,甚至好像覺得我在沒事找事似的?

或許,在那個地方⋯⋯

IMG-20190602-WA0003

斑馬線

今時今日,感覺斑馬線已經越來越少了。但其實,班馬缐是一樣很有趣東西。

它不像交通燈般紅綠分明,指示清晰。叫你走便走,叫你停便停,如果不停,便收罰單。

斑馬線,卻建基於司機和路人雙方各自對路面情況的形勢判斷和相互的心理對戰。

如果你是司機,看到有人想踏出馬路卻又未踏出去,究竟你是要慢下來,還是繼續前進。

如果你是路人,你一樣會嘗試判斷正在駛來的汽車,究竟是要停,還是不停。

當然倒過來說,也有司機和路人,不理三七二十一,斑馬線在他們眼中並不存在。

大家也得去想另外一個情況,便是有時馬路比較繁忙,司機停下來了,行人便相繼橫過馬路。但觀察所見,當路人多的時候,過馬路的陸續不斷,反過來便會堵塞交通。

個人有時過馬路的時候,如果從遠處看見行人已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話,我會選擇讓汽車通過一會才再踏出去,

這種互相禮讓應該是雙向的,你可以在斑馬線過馬路,汽車一樣可以過,互相尊重下,雙方都能合理地分配使用,才是最好。

胖子

自己對胖子本身並沒有大情緒,不會特別喜歡胖子,但也當然不會討厭他們。

不過,在一個特定情況下,如果身邊有胖子,的確會令我感到有點不自在。

這情況便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例如某些地鐵的座位是沒有明確指定幾人座的,只是有一張平滑長凳。如果本來可以坐六個人,一個胖子坐下去,現在頂多只能坐五人,甚至只容得下四個人。

那也算了,大不了站立一下便是。

最難受卻是坐飛機的時候。

眾所周知,經濟客位的設計,猶如假設了全世界都是瘦人。不要說大胖子,只要身材比較魁梧健壯,這個經濟座都會太窄。

自己固然坐得很辛苦,旁邊的人也會受影響,因為胖子的身體手臂都會無可避免的伸到了你的座位,佔據了你旁邊座位的「領空」,甚至臀部的範圍。

也就是說,他付出一個座位的金錢,卻佔了最少 1.25 的位子加上中間一吋左右的空間。相對上,你便只剩下 0.75 個座子,而且還可能在哪數小時裡,兩人的身體是貼著的。

所以每次我在飛機上坐好的時候,都會很在意的等待,接著上來坐我旁邊的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同時,也在祈禱。如果是長途機的話,還得求家中祖上幫忙保佑。

其實,如果行李超重便得給付加費,太大的手提行李不能攜帶上飛機的話⋯⋯

IMG-20190519-WA0000

中國公民

在羅湖口岸,過關本來一直是大陸人走二樓,香港和外國人走三樓的。

以人流數而論,這個分流最合理。

當然,給外國人用的閘口其實不需要這麼多,本來便沒有這許多外國人經羅湖過關。但不知道是否要顯示深圳是一個國際化城市,雖然沒有人用,但分配給外國人走的通道和香港人走的數量基本上一樣。

但數月前各深圳關口開始改變安排:外國人走一層,「中國公民」都走另外同一層。

對,在大陸的定義,中國公民包括「港、澳、台同胞」!

這麼一來,所有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的人都走到一起排隊。

但問題是他們用的證件並不相同,尤其台灣人的,結果過關的時間變長,人卻更多了。

另外一層外國人專用的,當然水靜河飛,許多時候基本上一個人都沒有。

不用明眼人,就算瞎子也看得出,這動作純粹是政治任務,置合理人流管制于不顧。

其實這也未必是做給港澳台的人看,而是可能要做給大陸人看的,讓他們不會忽然想到,怎麼港澳台和大陸人走的通道不一樣,從而產生無謂的聯想,醍覺起來。我以前便在關口聽過有大陸人說,「香港不是中國的嗎,怎麼還要領證過關?」

至於這種自 high 的行為,大陸還有許多。老實說,它要怎樣分流,完全是它權力範圍內的事。它甚至可以不理國籍證件,從明天起決定,男的走一層,女的走另一層,你也對它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