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網誌、博客

Blog 這個東西在 2000 年代初期開始盛行,我也忘了確切在什麼時候開設了我的第一個 blog,猜想可能是在 2005 年左右吧。

香港人一向都直接用 blog 這個名稱,從來都沒有深究它的中文名字究竟是什麼。

在台灣被稱為「部落格」或「網誌」,而在大陸則採用了「博客」一詞。

不論是部落格、網誌或者是博客,香港一直都在亂用,反正大家都知道說的是什麼。

我在 2005 年左右鬧著玩建立了一大堆 blog 如 Xanga, Blogspot, My Space, Geocities, Pixnet, Windows Live Space 等,每一個都有一篇 “Testing 123”。在 2006 年 8 月在 Live Space 上傳了我第一篇雜文至今,轉眼已經超過 11 個年頭。

當時的 Blog 並沒有多什麼功能,都是純文字的。

自 Facebook 在大約 2007 年開始打進香港,很快便取代了 blog 的位置。接著的 Twitter 更限制了字數在 140 個以下。

隨着生活節奏加快,人們再也沒有耐性長篇大論的寫文章。事實上不要說寫,連讀的耐性也消失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正好符合這大趨勢。要不分享了加上一句半句評語,勤力的便寫他一百來個字母。對,是字母,加空格,大約不超過 30 個英文字。

近年人家可能開始發現 140 字實在不夠,又或者他們覺得連要寫這 140 字也已經太麻煩了,所以興起了 vblog 這形式,對着鏡頭說便可,而且還能以此來賺取收入。

當然要言之有物也不容易,在此沒有任何輕視 vbloggers 的意思。事實上我自己也常常會看,好些製作十分花心思。

到了今天仍然堅持寫 blog 的人已經買少見少。在群眾的眼裏,我們是異類。

在轉到 WordPress 之後幸運地遇到好幾個還在用心寫 blog 的朋友,仍然堅持以這種「老套」的方式去表達心情,不能說不安慰。

Advertisements

祝君安好

早前看到一個轉戴自馬來西亞論壇的一篇文章,題為「把妹花費價格表」。

文章把女生簡單的分為三類:

1. 鄰家女孩乖乖牌型

2. 活潑外向小野貓型

3. 校花、網紅、大正妹型

自然,一個比一個的「把妹花費」高。

文章中還列出預算,鄰家女孩的每月費用是馬幣 1,250-1,850,即大約港幣 2,400-3,500。

至於外向小野貓型的則是港幣 6,200-11,000。

大正妹呢,文章筆者估計需要港幣 17,000-34,000 一個月才足夠!

這些數字,乍看之下,似乎很高。不過其實真的要花起上來,實際比這個預算只有高沒有低。

當然前提是,你先要花得起。

不過大家對這個也不會當真,除非你是那種乾爹男找個年輕乾女兒,不然能和你繼續在一起的,通常花費會根據雙方的經濟能力而自然調節的。

事實上,許多時候,是女方不讓你亂花錢,而不是亂花你的錢。

當然也有那種只求拿着數的女子,和希望用金錢來買機會的男子。

老兄你要將金錢倒進大海裏,是你個人選擇。錢是你的,也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

只能說一句,祝君安好。

沙頭角

周末無聊,跑來深圳沙頭角閒逛。

經過沙頭角口岸,一路都是商鋪食肆,路上亦有許多人在推銷中英街通行證,不過並不適用於香港人。

一路走著來到沙頭角的海濱長廊,雖然氣溫轉冷,但仍然有許多人在垂釣、拍拖和享受家庭樂。

一水之隔,只數百米之遙,便是香港的鹿頸。以前曾經到過鹿頸郊遊,從對面看過這邊來。要到渺無人煙的鹿頸,還得大費周章,轉車好幾次。

站在海邊的時候聽到旁邊幾個人在閒聊,一個說對面便是香港了,水中央處以船隻築起的藍色物事便是邊界交界,另一個便說,既然都是中國的地方,為什麼還要隔開?

兩地制度不同,必須分隔開一部份固然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另一方面卻也是實際的需要。兩地簡單如駕駛方向都不一樣,總不成讓所有人自出自入。

深圳的沙頭角邊境一旁雖然在深圳而言並不算很繁榮,但商業活動也著實不少,而且見愈來愈多的豪宅就建在這裏距離邊境只幾百米的距離。反觀香港那一邊,卻全是綠色山野之地。

IMG_0160.JPG
IMG_0161

其實回想一下幾個邊境接壤區如羅湖和福田,深圳這邊都是比較早已經開始發展的,而香港那邊則只一直都是綠色郊野地。

你可能會認為這是大陸比香港發展得好的緣故,但我卻認為邊境本來便不應該有太大的發展。當年深圳的邊境會開始先發展起來是由於與香港鄰近而取其經濟效益,方便香港人過境消費或進行商業活動而導致的歷史原因。當然今時今日這個理論不再有效,但當年確實是這樣。今天,香港的上水區也因為方便大陸人來消費而商業活動增加了,但總不會在太近邊境禁區處。

至於剛剛那個人說為什麼要隔開兩地,我相信應該不會出於一個香港人的口裏。理由很簡單,想要開門的,都是想進去的人,不想開門的,自然是不想過去又或者不想讓人進來的一方。想像一下如果一天南韓和北韓可以隨便通關,你猜是南韓人過去北韓的多,還是北韓跑過南韓者眾?那一方會希望設限?

當年柏林圍牆倒下,還不是東德人湧進西德去?

話雖如此,今時今日大陸富強了,也不見得有許多人會想到香港去定居工作,但如果能自由進出的話,肯定仍然會有許多大陸人會想過去,為不能自由流通的資產作點安排。

順便指出,許多大陸人有誤解,認為香港不讓大陸人進去。但須知香港並沒有出入境管制,設限的一方其實是大陸本身。限制出境人數的是大陸,而非香港限制入境人數。不像去其他國家需要申請當地簽證,大陸人來香港並不需要簽證的,只需港澳通行證。而發出港澳通行證的機構是大陸,而非香港。

至於一個國家為什麼要限制國民出境,原因顯而易見吧。

印象中限制國民出境的國家,除了中國外有北韓、古巴、和某些非洲軍政系統國家。

限制外人進入理所當然,自由離開國家卻早已寫進聯合國人權條約中,是人權之一,不過可能許多人不知道罷了。

言有盡而意無窮

首先聲明,我對語言學沒有認識,這裡寫的只是我的個人感覺。

印象中中文並非一種邏輯精準的語言。中文講求的是表達意境。

所謂「言有盡而意無窮」。

言盡,便俗套了。

正如廣東俗語有云:「畫公仔不要畫出腸」,便是這個道理。

有好些詞彙,如果要你用英語翻譯的話,可能你找了老半天,仍然找不到一個適當的詞,甚至句

其實不要說翻譯成外語,一些日常詞語,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究竟是什麼,原來也不容易。

譬如說「熱氣」,內地叫「上火」。華人自小便在用,每個人都知道是在說什麼的。煎炸食物熱氣,喉嚨不舒服便不要吃熱氣的東西,熱氣了會長痘痘,等等。但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熱氣究竟是什麼,卻又好像說不上來。

又或者「寒涼」。什麼是寒涼的食物,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否便一定是冰冷的東西卻又不是,寒涼究竟是什麼?其實也不好說。

又有人說鵝肉毒,但什麼是毒。毒還要分濕毒和熱毒,怎樣的毒才是濕怎樣才是熱?誰知道。

老人家很多血氣不足,導致睡不安穩。但又有誰可告訴我,血氣是什麼?

反正這些詞語一直在用,大家又都一樣都好像完全明白。

那怎麼辦?

有什麼怎麼辦的。言盡,便俗套了。

炸鴨

有一個周六我碰巧吃了兩次炸雞,吃了炸雞扒之後不久又吃了鹽酥雞。朋友問我,怎麼你整天在吃炸雞,熱氣又重複。

我笑答道炸雞好吃啊,不然吃炸鴨麼?

這時突然想起,除了炸雞外,印象中又真的似乎沒有炸鴨扒或鹽酥鴨這類東西。

為什麼呢?

上網查了一下,原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像中菜中的香酥鴨便是一例,不過在香港通常會加上芋頭。

IMG-20171022-WA0000

而印尼也有炸鴨這菜色,一般是伴白飯吃。

IMG-20171022-WA0001

不過雖說是油炸,畢竟和炸雞扒不一樣。

而且看上去乾巴巴的。

想到這裏,便知道為什麼炸鴨扒沒有炸雞扒這麼常見和流行。

主要應該是因為肉質。

油炸就是要把外面弄得微焦,以達到香脆口感,而內裏卻保存滑嫩多汁。

雞的皮和肉,便最適合油炸處理了。

反而鴨肉比較粗糟緊實,鴨皮也感覺炸了之後會變得太乾硬,所以就是炸,也要以酥炸的方式才成。

另外當然是鴨子比較貴,因成本考慮而未能普及。

至於鹽酥鴨什麼的,鴨肉感覺做鴨肉塊也沒有雞肉好弄。

好了,胡思亂想完畢。

太後駕到

簡體字中有很多單字,其實在繁體字中本來便存在並運用的,所以有時候不論是「簡體人」嘗試以繁體字寫作,又或者是在電腦上直接由簡轉繁,這些字的出現,便顯示了作者本是是「簡體人」,或文本本是簡體字。

比較常見的例子是簡體字中「前后」的「后」字,繁體字作「後」。

當你看到以下的句子,便會知道原始文件是簡體字的。

「啟稟皇上,太後駕到!」

對,繁體寫法應該是「太后駕到」。

「后」同時也是繁體字。「后」和「後」是兩個不同的繁體字。

至於太后的後面是否跟着皇后和各後宮佳麗,便是另一回事了。

另一句可能會看到的是:「陳家村就在正北方五裡處。」

「里」的繁體寫法是「裡」或「裏」。

但「里」也是繁體字的距離單位。

五里,就是五里,不要糊裏糊塗的把它寫成五裡。

有一個簡體字「干」,更麻煩。

干净是干,乾淨是乾。

能干是干,能幹是幹。

枪干子又是干,槍桿子卻是桿。

栏干仍是干,欄杆應是杆。

但「干」字,在繁體字中原是有用到的,如干涉,干預等。

寫簡體字的朋友可能會認為這麼多不同的「干」是幹(干)嘛的,不是更複雜難學嗎?

但華語本來就已經常有一字多義了,現在再把更多不同的字寫成一樣,你真的肯定沒有令之更複雜混亂嗎?

寫簡體字的人常說文字語言在歷史上不停的演變,簡體化是文字演變進步的表現。

正常演變當然可以,但今天的簡體字是政府行政決定,和文字演變無關。

再說,簡化漢字是當年洋務西化的第一步,為了把漢字最終全面拼音化的過渡措施。今天,大陸強了,是否仍趕著要全盤西化亦未可知。

有多少人仍然記得當年簡化漢字的初衷?若然有記得的,是否仍能高叫簡化是中國文化歷史演變的過程?

簡化,本就是全面否定中國文化的結果。

演變什麼的,從何說起。

規矩

最近看到一個北京朋友分享了一篇文章,「在北京,這叫規矩! 在這生活就得守規矩!」。

看到這裡,熟悉我的朋友都應該已經知道我想說些什麼了。

是的,每個城市都有它的特色和風俗習慣。古語有云「入鄉隨俗」,就說明了這道理並不新鮮。

當一個以外人身份來到某一地方,便應該去認識並去跟從當地的風土人情,生活習慣。

好些大城市,可能會有一些自身的優越感,像北京和上海這兩個城市,便基本上是歷史冤家。

這篇文章的標題,便已經充分的表現了其北京的優越感。

至於當北京人去到別人的地方,是否也會跟從人家的規矩,卻不怎麼能肯定了。

香港的情況便更敏感了,你一說叫人家在香港便要守香港的規矩,反應一定是香港是中國的,不喜歡便滾出去!

那四川人去到北京,北京人叫他們守北京的規矩,四川人是否又可以說北京是中國的,不喜歡便滾出去?

又或者北京人去到四川,看見人家說四川話感到不爽,是否也可以叫四川人不說普通話便滾出去呢?

沒有,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只證明,香港確實和北京、四川不一樣。香港,並不只是一個中國的城市。

該文章的評論,大都是慨嘆北京老傳統快將淹沒,外地人搶奪了北京人的資源等等。這些評論,着實似曾相識。

不過這種評論,要是由香港人的口中說出,大陸人的反應,十之八九,還是叫我們滾出去。

事實上,就算香港是中國的,就算香港和北京沒有兩樣,外地人來到這裏,不爽這裏的規矩,叫香港人滾出去,怎也說不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