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歲

每年接近農曆新年,便又到討論太歲的時候。

但太歲是什麼,其實我不很清楚,反正就是每年有某些生肖的人需要做一些儀式去減輕太歲對他的不良影響。

一如任何宗教及迷信的行為,各人對待它的認真程度亦不一樣。

現在生活節奏緊張,舊儀式都簡單化了。許多廟宇,早在多年前已經開始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讓你只需來一次,付了款,其他的工作便都交給他們去辦。至於他們辦什麼,有沒有辦,你不會知道也不會去查,人們只好說句但求心安。

但依小弟淺見,宗教、拜神什麼的,最重要的不是誠意嗎?你連還神做太歲也交給別人去辦,神明真的會保佑你嗎?

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我猜那些沒時間拍拖的人,也可以請代理代為追求女生,代為吃飯看電影,必定也可感動到女生下嫁,再代為結婚生子了。你,只需付費便成。

如果不相信的話便不要做,相信的話便把它做好,這樣半吊子的找人家代做,可能比不做更令神明生氣。

當然他們可能會說:「你怎麼把它當真了。」

但如果你本來便不信的話,又何必去麻煩自己。

img-20190127-wa0000

Advertisements

生活習慣的差異

大陸人出國,許多時候有些行為都會令當地人看不過眼,甚至反感。如果一兩個人的話還好,但他們出外多是跟團,總是幾十人幾十人的一堆,對其他人的影響便會特別大。

最常聽到的便是他們沒有公德心,和沒有禮貌。

當然,許多大陸人也會覺得香港人的態度十分之差。

香港人比較沒耐性,服務態度蓍實一般都不會很好,卻也是事實。只是這不只單單對大陸人才是這樣,對著自己香港人,還不是都一樣?

剛剛在網上便又有一輪批判,一篇投訴香港店員態度不好的文章在網上瘋傳,大陸網友紛紛表示同意。亦有說當你改用英語的話,香港人的態度頓時變友好,是崇洋的表現。至於免費附上的各種國罵,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便不用在這裏重複了。

就我個人的觀察和理解,有時候他們確實並非故意無禮,而是生活習慣。

例如問路,雖然也有先打招呼說句請問的,但十之八九都是突然出現在你面前,說出一句「什麼什麼地方怎麼走」。她問的時候亦不一定會看着你,你只好假設她在向你求助。然後你答了他之後,他便直接離開,沒有一聲謝謝。

這可能是大陸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並沒有故意不禮貌,但對於香港人或其他國家的人而言,難免會感到不爽。同樣的情況一樣可以出現在香港人對日本人,我們以為自己有禮貌,但其實可能已經冒犯了人家也說不定。

就像我以前曾經說過大陸人很喜歡在找換零錢時時將錢丟在桌上,這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十分無禮,甚至侮辱的行為,但在大陸人之間卻習以為常,沒有半點不敬。

聽說韓國人在認識新朋友的時候都會問他的年齡,以確認是否需要用敬語,但這種行為在很多其他人眼中,可能會覺得有點冒犯了。

正如剛剛說到香港人態度差,很可能是因為大陸人在國內習慣了的語氣,令香港人聽了之後反感;另外也可能他們不知道我們習慣了選定菜才叫服務員,沒耐性的香港服務員自然會有點不耐煩。不是說香港人這種態度是對的,但文化差異往往就是這種小東西。

雖然時代進步了,許多大陸人接觸外面的世界多了,但仍然有幾億人對外地的風俗習慣不甚了了,從而不自覺地做出了令別處人不喜的行為。

有許多,可能根本就沒有想過别人會和自己是不一樣。

我不是在為大陸人分辯,但間中反思一下,也至少可以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痰這種東西,真的很奇怪。

根據維基百科:「痰是指肺及支氣管等鼻腔以下的呼吸管道的粘膜所產生的分泌物,用來將包含塵埃、病毒、過敏原等異物排出體外的黏液,也可能是因上呼吸道感染,而經由咳嗽及咳痰所吐出來的黏液。」

那麼痰便是人體生理上的正常產品,外國人不可能沒有,但為什麼中國人好像特別多。

就算在幾十年前的香港,許多酒樓仍是備有痰罐的。

今天又為什麼沒有了?難道今天的香港人生理結構和幾十年前不同了?

至於在大陸,今時今日在街上仍會不時能看見有人隨地吐痰。吐痰的人亦不只限於老人,年輕人一樣會吐。我剛剛兩小時內便看到三個不同年齡層的人吐痰了。

先撇除公德心不論,為什麼大陸人的痰仍然那麼多?

是食品?還是空氣污染?

搞不懂。

愛老攜幼

在大陸,你會看到許多各種有關「文明行為」的標語。

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愛老攜幼,中華美徳」。

就是叫你讓座給老人與小孩。

其實「愛老攜幼」是否「中華美徳」,我也不确定。

純粹以公共交通工具而言,讓座給老人家也就算了,但讓座給小孩子我卻不能苟同。

小朋友本來便喜歡跑來跑去,你給他座位他也不會有半刻安穩,倒不如把座位給其他人坐好了。

如果小孩子本身便已經坐着,倒也不需要叫他讓出來。

我記得我小時候,大人總會叫小孩子把座位讓出來給大人坐,也不一定必要是老人,以示尊敬長輩。今天倒反過來要大人尊敬小孩子了。

就算是老人,也有一些不願意承認年老而不喜歡被讓座。像在日本,讓座給老人家可能會代表對老人家的不敬,所以就算讓,他們都會讓得小心翼翼的。

當然,我不去考慮那些持老賣老強迫別人的老人,或者是抱著小孩便大刺刺的「老奉」要別人讓座的人。

那種人不用費心去想。

痛苦

每年的聖誕節都會讓我不期然想起 Love Actually 這部電影,所以到了 12 月份,我都會把它重看一次。

其中一幕是 Daniel 和他兒子 Sam 的一段對話。

Daniel 見到 Sam 近日常常悶悶不樂的,便問他發生什麼事,Sam 跟 Daniel 說:「我戀愛了。」

Daniel 聽後如釋重負,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Sam 問他父親為什麼,Daniel 便跟他說:「我還以為是更壞的事。」

Sam 奇怪的說:「比在戀愛中所承受的無盡痛苦更壞?」

Daniel 頓時無言。

戀愛,不會只有 agony 的,怎也有快樂的時刻。

但當然,那種痛苦亦通常只有在戀愛中才會出現。

一種像洪水般汹湧而至的感覺,如面對海嘯般無從抵抗,把你沒頂。

這種感覺,真的很可怕。

*****************
完全無關的後記

華為大頭目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本來這種事便不應該太早發出評論,「跟車太貼」,實在不智。

但無論如何,中國上上下下自然各種謾罵,有趣的是中國官媒均在批評加拿大漠視法律和人權。

看到這一句,我口中的飯也差點噴了出來。

先不論拘捕的對與錯,就算我完全站在中國那一方,這句說話由中國說出來,總難免有點喜感。

中英夾雜

香港人講話,總會夾雜著中英文。

不是因為香港人的英語了得,更加不是炫耀英語能力(因為今時今日已經沒有什麼可炫耀的了),而只是習慣了中英夾雜的生活環境。

就像星馬的朋友,說話中夾雜著各種語言一樣。

就算你想以全中文說話,原來也不容易。

例如 “Copy and paste” 這一句,一直都直接說英語,如果忽然要說中文的話,還得去想想 Word 上面的 menu (沒有聽過香港人用菜單)才成。這當然假設你用的是 Word 中文版。

社交 “app” 常會有 “tag” 人這功能,你問我英文是什麼?我只能想到大陸網民用的「艾特」,而艾特本身便已經不是中文了,而是用中文字寫 “@” 出來。至於 “app” 嘛,沒有人說手機程式,台灣也直接說 A.P.P. 的。

食 lunch 常聽,說「食午餐」卻十分罕見。反而早餐和晚飯又比較少用英文。

說 “Whatsapp” 無可厚非,因為本來便沒有中文名字。至於 “Facebook” 則沒有香港人說「臉書」的。

睇 “video” 不會說看視頻或影片。

Join 會籍便 join 會籍,好像沒有說「加入」。

去 gym 雖然也有人說去健身,但 gym 和健身並非一樣。

總而言之,要聽到一個香港人說話五分鐘而一個英文字都沒有的,應該不可能。

係咁㗎啦

香港近年政治氣氛充斥着兩極對立。

但其實中間路線為數不少,而且都有一股無力感。

他們普遍覺得雖然不很合意,但又不至於不能接受,反正人微言輕,改變不了什麼,便嘗試改變自己去迎接新秩序。

他們把注意力轉而放在個人生活層面上,把自己從社會分割出來。

不論社會如何,首先還是要先照顧到自己的錢包,搞定自己的肚子。

很典型的中國人思想。

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不顧公平正義,你猜他們會怎樣答你。

還記得黃子華的金句嗎?

「係咁㗎啦,好出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