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便是福

一天和朋友聊到電影 Matrix 裏面的一幕:你要吃藍色药丸,還是要紅色的。

吃藍色的,你回到過去一直過著的生活,它雖然只是電腦在人意識中創造出來的幻象,但你可能會活得更安逸愉快。

如果你想要脫離虛幻的枷鎖,去享受自由的話,便吃紅色的藥。但真實的生活,卻可能會十分艱苦。

自由,當然也有真假之分。

問題是,自己分辦不了。因為在網裏面的人,都以為自己正在享受自由。

生活也甚富足,雖然這只是電腦製造出來的假象,但既然你不知道是假象,那麼對你而言便是真實。

而所謂真正的自由,則連正常的食物也沒有。你只可以吃合成的物事。牛扒?想也別想。

這似乎已經變成了原則與實際的考量。

電影裏面便有一個成員後悔,他明明白白的知道,眼前這牛扒,只是電腦在他腦中製造出來的假象。但這美味的感覺,足以讓他出賣同伴,為了只是從新置於網內,繼續中斷了的夢。

原來,無知真的便是福。很多人選擇做一個快樂的奴隸。

如果是你,選哪個?

IMG-20180211-WA0000

Advertisements

失焦

有時候,因為眼睛未對好焦距,看東西會矇矓一片。定一定神,調好焦距,世界突然清晰過來。

這時候才覺得:我看清楚了。

但想深一層,什麼是清楚。

一般的想法是,世界本來就是一個樣子,改變的只是我們的視角。

焦距不對,所以看不清原來的樣子。

但是,我們所謂清楚看到的世界,便是它的「真身」嗎?

假設一個人天生便有近視,在還沒有眼鏡的時代,他看的世界,本就是矇矓一片。

在他而言,世界的樣子,本來便應該這樣。

又或者倒過來說,如果全世界所有人都天生近視,當突然有一個人「視力正常」,他看的世界,應該就是錯的,不清楚的世界。

這個情況也適用於患有色盲,甚至本來生來便失明的人。他們所感知的世界,並不是我們心目中理所當然的那一個。

又或者一些動物,他們靠熱力或者紅外線去「看」世界,難道他們的世界也是錯的?

理論上是同一個世界,但是它給不同的接收者截然不同的呈現。

有些情況下,一方根本不可能向另一方解釋他的世界究竟是怎麼的一個樣子,而另一方亦不可能了解得到。舉個例子,你試試解釋什麼是紅色給一個天生盲人知道。

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好像視乎看的是誰。

“If a tree falls in a forest and no one is around to hear it, does it make a sound?”
– George Berkeley

大逆不道

「孝」,是中國文化十分重要的一環。某程度上,以家庭為核心單位的中國人倫體系,便建基於這個「孝」字上。

《孝經》中便有「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之說。

「百行孝為先」,相信任何一個中國人都聽過。

如何孝?孟子告訴我們:「孝之至,莫大於尊親。」

「尊」,可能是尊敬,可能是尊重,我才疏學淺,沒有研究。

當然,也可能是今天大陸普遍的現象:唯父母獨尊。

在華人社會,尤其是大陸,父母對子女管得實在太無微不至了。生活上、工作上自不用說,交男朋友、結婚這種大事,決定權更加根本不在你。

近日看到網上有個普通人發表一句說話,便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孝」這個東西,在華人社會來說,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那句說話是這樣的:

「中國人應該拋棄『孝』這個字。這個字是中國文化毒性最大的一個糟粕之一。應該撿起『愛』,但反而中國人恥於說這個字。 ​」

對啊,孝是單向的,只需子女孝順父母,父母只是接受方,不需要孝回去。他們賦予子女生命,所以是子女欠他們的。

父母極其量只需要慈祥便成,所以有「父慈子孝」這一說。當然慈祥可以只是他的性格,並不一定是對子女的優待。

如果他並不慈祥,嚴厲對子女的話,他也只是為子女好。正所謂「嚴父出孝子,慈母多敗兒」。這個時候,他甚至不應該慈祥。

要是他真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千錯萬錯,他也是你父親,怎樣也不容許你不孝。

簡而言之,除非父親犯上可稱得上禽獸的罪行,不然,孝是沒有迴轉的餘地。

愛,卻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情感。

它當然也可以是無私的,不論回報的,單向的。

但愛,卻一定是自發的,衷心的,你不能迫我愛你,頂多,你只能迫我假裝愛你。

有一個網民這樣評論:「其實『孝』是比較容易達成的,不需要怎麼動腦,只需用這種道德規範粗暴地強行綁架子女就行了。而『愛』很難,因為要贏得互相尊重。」

我沒有說「孝」是不應該的,我也不敢這麼大逆不道,但當「孝」這個字變成了父母專制獨裁的武器,綁架的手段,那麼或許所有人都應該反思一下。

幸好,在香港大部分家長還是比較開明的。這問題,還是留給大陸的弟兄姊妹去煩惱吧。

見樹不見林

日前看到一篇大陸的評論文章,筆者認為深圳的經濟成功,主要是因為深圳不像其他大陸城市,它奉行小政府大巿場主義的原故。

筆者說當年其他城市的幹部都不願意去深圳,視此為流放,是苦差。

當年去的都是作風比較純樸的東北地區幹部。而因為當時深圳就是一農材,政府十分依賴商家,結果形成了商大官小的現象,而這模式一直維持到今天。

我沒有查究事實,反正這不是我想談的。

文章後有許多評論留言,大致上分為兩派。一派支持筆者論點,希望政府可以干預少一點。另一派認為深圳發展純因為國家政策和資源全面傾斜,凡事都大開綠燈,致有深圳的今天。

有個別留言則認為純粹因為深圳鄰近香港,其地理位置造就了它早期的急速發展。

兩派互相謾罵,你不服我,我不服你。

但其實只要是頭腦清晰的人都知道,這種大課題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說的,都是原因,而且每個原因都有相互的關係。

當大家有預設立場,許多时候便不能作多角度的思考,自然見樹不見林。

本能

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則中國大陸的舊新聞,話說今年 4 月在河南駐馬店市,有一個女子被車撞倒,卻沒有人去幫忙。女子在倒在地上幾十秒後,被另一部車碾過,結果證實死亡。

這其實是 2011 佛山小悅悅事件的翻版。當時 2 歲的小悅悅被車撞倒在路上,幾分鐘內 18 個人路過,其間亦有第二輪車碾過,沒有一個伸出援手。

跟小悅悅一樣,這段視頻在 6 月被公開了之後,幾小時內已經有幾萬評論,網民怒罵當時的目擊者沒人性。

不同的是,今次是一個成年女子,意外發生一個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

我已經不想再談論原因,在小悅悅事件時已說過了,基本上看法不變,也可以套用在這裡。其實現在想想,那些什麼「背負著太多」的原因,也是得先經過思考的。如果助人之心根植內心,本來就不用思考,第一時間已經本能地跳出去救人了。

當有人一拳打過來,你一是揮手擋格,一是側身躲避;當你看到有人將要掉下井𥚃,自然伸手把人拉著。這中間,並沒有思考的空間。

所以雖然當時官方民眾都高叫「請停止冷漠」,但六年過去了,似乎沒有多大的成效。

可能因為,這些本能反應,並不存在於中國人身上。中國人的本能,是置之不顧。

無論如何,今次我其實只想說一些其他的枝節問題。

第一,為什麼白衣女子會站在路中央?如果她不是站在那個位置,這次悲劇根本不會發生。

其中一個可能是她過了一半馬路時交通燈號轉紅,所以被迫留在中央。但如果是因为她不理會交通燈號亂過馬路而被迫留在中央的話,那某程度上她本人也需付上一點責任。

第二當然是關於那部出租車了。

為什麼出租車司機會看她不見而直接把她撞飛?從視頻中看到那個位置光線充足,女子又一身白色衣服,任何一個駕駛者正常情況下沒理由看不見,除非他當時根本沒有在看馬路。

至於司機於撞到人之後並沒有停下而選擇逃離現場,在小悅悅的時候已經談論過了,在此不贅。

第三是為什麼第二輪把已經倒在地上的女子碾過,相信原因和出租車司機大同小異,都沒有在專心駕駛。

據說當時許多人報警了,只是沒有人敢移動女子。

不移動沒錯,但如果人們害怕碰瓷,不碰傷者之餘,也可以選擇其他方式引起車輪的注意,而並非跑得老遠,以表示意外與我無關。

但奇怪是為什麼也沒有人圍觀。正常看到雜碎賣藝也會有二、三十人圍觀的大陸,這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如果有人圍觀,至少第二次的碾過可以避免。

部落格、網誌、博客

Blog 這個東西在 2000 年代初期開始盛行,我也忘了確切在什麼時候開設了我的第一個 blog,猜想可能是在 2005 年左右吧。

香港人一向都直接用 blog 這個名稱,從來都沒有深究它的中文名字究竟是什麼。

在台灣被稱為「部落格」或「網誌」,而在大陸則採用了「博客」一詞。

不論是部落格、網誌或者是博客,香港一直都在亂用,反正大家都知道說的是什麼。

我在 2005 年左右鬧著玩建立了一大堆 blog 如 Xanga, Blogspot, My Space, Geocities, Pixnet, Windows Live Space 等,每一個都有一篇 “Testing 123”。在 2006 年 8 月在 Live Space 上傳了我第一篇雜文至今,轉眼已經超過 11 個年頭。

當時的 Blog 並沒有多什麼功能,都是純文字的。

自 Facebook 在大約 2007 年開始打進香港,很快便取代了 blog 的位置。接著的 Twitter 更限制了字數在 140 個以下。

隨着生活節奏加快,人們再也沒有耐性長篇大論的寫文章。事實上不要說寫,連讀的耐性也消失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正好符合這大趨勢。要不分享了加上一句半句評語,勤力的便寫他一百來個字母。對,是字母,加空格,大約不超過 30 個英文字。

近年人家可能開始發現 140 字實在不夠,又或者他們覺得連要寫這 140 字也已經太麻煩了,所以興起了 vblog 這形式,對着鏡頭說便可,而且還能以此來賺取收入。

當然要言之有物也不容易,在此沒有任何輕視 vbloggers 的意思。事實上我自己也常常會看,好些製作十分花心思。

到了今天仍然堅持寫 blog 的人已經買少見少。在群眾的眼裏,我們是異類。

在轉到 WordPress 之後幸運地遇到好幾個還在用心寫 blog 的朋友,仍然堅持以這種「老套」的方式去表達心情,不能說不安慰。

祝君安好

早前看到一個轉戴自馬來西亞論壇的一篇文章,題為「把妹花費價格表」。

文章把女生簡單的分為三類:

1. 鄰家女孩乖乖牌型

2. 活潑外向小野貓型

3. 校花、網紅、大正妹型

自然,一個比一個的「把妹花費」高。

文章中還列出預算,鄰家女孩的每月費用是馬幣 1,250-1,850,即大約港幣 2,400-3,500。

至於外向小野貓型的則是港幣 6,200-11,000。

大正妹呢,文章筆者估計需要港幣 17,000-34,000 一個月才足夠!

這些數字,乍看之下,似乎很高。不過其實真的要花起上來,實際比這個預算只有高沒有低。

當然前提是,你先要花得起。

不過大家對這個也不會當真,除非你是那種乾爹男找個年輕乾女兒,不然能和你繼續在一起的,通常花費會根據雙方的經濟能力而自然調節的。

事實上,許多時候,是女方不讓你亂花錢,而不是亂花你的錢。

當然也有那種只求拿着數的女子,和希望用金錢來買機會的男子。

老兄你要將金錢倒進大海裏,是你個人選擇。錢是你的,也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

只能說一句,祝君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