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獨

幾天前讀到吳靄儀一篇文章,提及「慎獨」一詞。

這個詞非日常用語,正常情況下不會記起,更少機會使用。

請教一下 Google 大神,得知「慎獨」出自《禮記.中庸》中的「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意思就是說,「最隱蔽的東西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最微小的東西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靈魂,有道德的人在獨處時,也不會做任何不道德的事。」

《大學》中又說:「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已,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意思是:「使意念真誠的意思是說,不要自己欺騙自己。要像厭惡腐臭的气味一樣,要像喜愛美麗的女人一樣,一切都發自內心。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品德低下的人在私下里無惡不作,一見到品德高尚的人便躲躲閃閃,掩蓋自己所做的坏事而自吹自擂。殊不知,別人看你自己,就像能看見你的心肺肝臟一樣清楚,掩蓋有什么用呢?這就叫做內心的真實一定會表現到外表上來。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李敖更直接的簡化為一句說話:「你不能騙自己,你一個人的時候你是王八蛋!」

當然我們不可能要求每一個人在人前人後都完全一樣,但大方向總得一致。

但很多人在人前是一套,自己心裏又是一套,這可謂正宗偽君子一枚。

不過說回來,表裏如一的人,不論是君子還是小人,其實根本便不需要慎獨。

要慎的話,還是有點自欺欺人。

Advertisements

東亞史

早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報道台灣教育部打算把高中歷史「中國史」併入「東亞史」。

我聽到時候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有創意!有種!

我對台灣教育部這安排的詳情並不知曉,對歷史學說更沒有什麼認識,所以只是說一下個人感想。

我亦不打算考慮此行動背後的政治意義,藍綠自有一番惡鬥,中共自有一輪漫罵,不必再由我來說三道四。

一個地方有自己的歷史本並無不妥,不一定必須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條村莊,也可以有自己的歷史。

再說,華人散居世界各地,也沒有要跟著讀中國史。馬來西亞的華人讀馬來西亞歷史,美國的華人讀美國歷史,正常不過。他們可以去了解中國史,但不能迫他們只能讀中國史。

如果你想說情況不同,因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沒回應。我早說過不談政治。

我只是在想,這台灣史,他們打算怎樣寫。

是打算從原住民的角度去記錄嗎?原始資料足夠嗎?

但,正如 Joachim Peiper 那耳熟能詳的說話指出:

“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 and histories of the vanquished belong to a shrinking circle of those who were there.”

在台灣,勝利者是當年的國民黨,今天的台灣政府,寫到國民黨「入侵」台灣的時候,又該如何下筆?

希望不會是什麼「解放」台灣。

再說,時間也不長,才幾十年而已。就算從民國開始,也只是 107 年而已。這部分的近代史,以中學課程而言,三個月內應該可以教完。

香港中學的三年中國歷史課程,是又遠古商朝到近代,不知道台灣的課程如何安排。

點餐

近日看到一段 youtube 的搞笑影片,是關於情侶在點餐時,男人遇到的無奈。

影片裏面有三個例子。第一個是女生本覺得不餓而沒有點菜,但當男生的食物送到來,她卻又想吃了,而且還把它吃清光。於是男生頭上打雷。

但其實這又有什麼問題?如果女生真的吃光了,再點一個不就成了嗎?而且十之八九女生都只是吃一兩口而已,實在沒必要把這個當作女生的無理,或男生的煩惱。

第三個情況是女生點了一桌子的食物,卻每道都只是淺嘗即止,結果還著男生把所有食物都 KO 掉。於是男生頭上又再打雷。

這個情況確實有可能造成金錢或食物的浪費,不過如果雙方相處一段時間,慢慢便會開始有默契,知道對方吃什麼和吃多少。

以上兩個情況我都沒碰到過,但就算碰上這樣的女生,實不難處理。

至於第二個例子,我倒是遇過的。

情況是兩人點了餐之後,當食物送上時,女生突然發現男生點的菜好像更吸引,結果逼着要與她的交換。於是男生頭上又一次打雷。

這個情況亦有程度上的不同。譬如女生並不是要和你完全交換,而是要你分一部份給她,又或者只是吃你的盤中食物一口兩口。

一如對之前兩個情況,我真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你不就是吃一兩口而已,甚至將食物一分為二再合併為兩份又如何,除非她點的是你完全不吃的東西。

但就算是這樣,吃不飽的話再點一道便是。

女生比較喜歡分享,她覺得好吃的一樣會分給你嚐嚐。

回想當日,我那個朋友還覺得這是一個優點,比他的前度強多了,因為他前度頭上總在打雷。我聽了也不禁失笑。

不過既然有人做影片,這心態應該亦算是常見。在此奉勸各位兄弟,實在不必要在這上頭懊惱,她要吃什麼便讓她吃好了,又不是不能再點,只要她吃不胖便好。

妒忌

有人說,男人是妒忌的動物,要追求男人,令原本對你沒意思的他對你留上心,便必須好好利用這一點。

聽上去好像有點道理似的,但想深一層,又有點似是而非。

要讓一個人妒忌,當事人必須已經有點在意你在先,才會產生妒忌的感覺。

如果他根本不在意你的話,是不會有任何妒忌的感覺的。

在這情況下你的一切行為都只是在做媚眼給瞎子看,人家半點反應都不會有。

就算你看得韓劇太多,難道沒有留意到劇中的男女主角本來便已經互生情愫,這妒忌的手段才會奏效。

妒忌,極其量只能是一個催化劑,卻絕不能無中生有。

不是不能用,但建議先做點前期工作,打好根基吧。

情懷

週末重看了兩部周潤發的老電影,一部是《花旗少林》,另一部是《秋天的童話》。

《花旗少林》於 1994 年上映,《秋天的童話》更久,是 1987 年的電影。

看這兩部電影,滿腦子就只是「溫馨」兩個字。

裡面沒有很催淚的戲情,或震撼的場面,一切都那麼自然,那麼平淡。然後,不自覺地,電影就在你心裡慢慢的生了根。

現在的電影,不要說是港產片,就算是其他電影,也總缺乏這種情懷。簡單來說,都是一些興奮劑電影。是浮燥年代的必然產品。

不知道是否上了年紀的人在懷舊,還是年輕一輩的也會有這種感覺。

反正就是很窩心。

 

吃苦

本來這個星期一直都想不到題材,碰巧與朋友聊天時說到我讀大學時候打工開的士,他的反應很奇怪,覺得我不是去讀書嗎,怎麼變成打工了。

我聽到也感到奇怪,便說讀書的時候課後打工啊。

然後他便說,原來我也是吃過苦。

吃過苦?我瞬間明白,在他眼中,上學是上學,打工是打工,工作只是完成學業後的事。求學時期去打工,已經是一種吃苦了。

這位朋友不是小孩子,也已經有二十多歲了,原來兼讀生這概念,是一個古老遺物。

經濟發展、晚婚和只生一個孩子應該都是原因。

但至少在台灣兼讀仍然十分流行,許多學生都在一邊上課一邊打工賺零用錢。

高中時期也流行做暑期工,一年中有兩個來月靠自己雙手賺錢,也是一種很好的人生段練。

至少個人覺得比去什麼遊學團更有意義。

今時今日物質豐富了,父母有能力去花錢「栽培」孩子學習各種技能。但讓孩子去打工,體驗一下社會實況,明白一下凡事得靠自己,可能令他得益更多。

先下後上

大家都知道,地鐵火車升降機等都有「先下後上」這個規矩。

雖說是規矩,但其實靠的還是人們的自覺性。你不做,也沒有人會來罰你。

先下後上的道理很簡單,你讓人下車,車廂內便有更多空間讓人上車,每個人都能明白。但不知為什麼,能認真實行的人卻非常少。

頂多,他讓最先幾個人下車了,自己便急不及待想擠上車。要不,便是站在出口佔著一旁。這樣做,其實只會減慢乘客下車的速度,而不會讓你上車快了的。

我雖然從來都嚴格遵守先下後上,但我亦心知這個要求其實是有點違背人性的。

尤其如果你站在右邊,左邊的人已一湧而上,你心裏固然不爽,站在你後面被迫遵守規矩的人,可能心裏已把你罵上千百遍。而至少一次,我後面的人並沒有把說話放在心裏,而是罵出口。

既然有違人性,在我曾到過不同的地方,除了日本之外,沒有一個地方的人可以完全貫徹執行。

分別,只是程度而已。

當然,先下後上也不能把所有責任放在等待上車的乘客,下車的乘客也必須盡快下車,但許多時候,你只看到下車的人在施施然的走台步,又或者到了最後一刻才從座位站起來下車。人少時沒關係,人多時卻會令到其他乘客十分不便。

說到底,仍是靠每個人的公民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