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難

上星期廣東封關,大批在澳門的大陸人趕在最後一刻湧回大陸去。

對,真的是湧。

三文魚那樣的湧。

當然,廣東不像香港,不會先給你三天時間去準備。這次是晚上 9 點多才公布的,在第二天早上 6 點便生效,由於大部份大陸口岸並非 24 小時通關,要趕回大陸的人在收到消息後也真的只有兩三個小時可以趕回去,這自然造成大量人集結在口岸。

但就算不計今次,以往見到的情況,儘管有足夠時間,仍然會看到有如走難般的情況出現。

就算是歡天喜地的回家過年⋯⋯

就算是在折扣店開門的一刻⋯⋯

就算是上到站但沒人的巴士⋯⋯

搶閘,爭先恐後,似乎蘊藏在中國人的血液裏。

就算簡單如去旅行,中國人帶的行李總是特別多的。至於到了國外瘋狂購物,一箱出去三箱回來,更充滿着準備長久抗戰的決心。

即使相對比較西化的香港人,亦未能免俗。

我可沒有看見過美國人去到巴黎會搶購一箱箱的法國名牌,去英國買薯片,去日本買藥品,去韓國買辛辣麵什麼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到華人普遍有這種心態,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不像你

一直都有上載照片到社交網站的習慣,平時用手機亂拍的放 instagram,相機拍的會選擇一些放在 Facebook 上,當然在這個 blog 上你也會看到一些和內容相關的照片。

Post 了 N 年的照片,這天突然有一個朋友留言說:「你拍的照片真的不像你這個人」。

我當時心想,在這個朋友的心目中我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而我的照片又給人一個怎麼樣的印象?

她究竟是指照片的風格,還是我選擇的題材?

我給人的印象,相信會因為與朋友不同的認識途徑而有所分別。例如在工作上認識的人、以前認識的和近年認識的,都會有不同的印象。

如果是經過這個 blog 認識的朋友,可能又會是另一個印象。

當然基本性格仍是我,但總也有一些具體細節的分別。

例如一些舊朋友,他們可能會覺得我是一個喜歡玩的人,和博物館藝術院怎樣也連不在一起。

近年認識的人,又可能會覺得我是一個十分嚴肅的悶蛋。

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的照片給人一個怎樣的印象,但照片中總常有一些藝術品,這可能會讓某一些朋友覺得奇怪,和他印象中的我有點格格不入。

無線耳機

許多人都會有用手機聽音樂的習慣。以前用有線耳機的時候,人們都是在車上或室內坐下才拿耳筒出來聽的。後來藍牙耳機開始流行,不需要連着一條電線,人們開始不論在聽音樂與否,都把耳筒掛在頸上。

後來蘋果推出自家的「真」無線耳機,反倒促進了平時不怎聽音樂的蘋果用戶也加入這行列。

更有甚者,因為它只是一小粒耳筒掛在耳朵,變相令人在路上也會帶着耳機。

說了一大段還未入主題。我想說的是我自己一向都有用耳機的習慣,不論是以前有線的,後來的藍牙無線,及近期的所謂真無線,我都習慣只聽一邊耳。

尤其現在新款的都有 noise canceling 功能,幾乎把你隔絕於外邊的世界。

個人就算在咖啡室的時候,也極少會把兩隻耳筒都帶上,總覺得,必須與世界有那麼一點的聯繫才安心。

咎由自取

上個星期我跑了去長洲,上傳了一些照片。有朋友評論說以前他會在夏天去長洲游泳什麼的,便已經很滿足了。

這個朋友不是年輕人,他的「以前」,應該和我的「以前」差不多。

老人心態上身,又在想從前。

以前的日子很簡單,放學和朋友去碼頭閒聊,天南地北,甚至大家都不說話,轉眼便是幾小時;又或者在大家樂、麥當勞乾坐,一點都不會覺得悶。

回家吃飯看無線電視劇,每年的幾個高潮便是台慶、歡樂滿東華、香港小姐,這些話題便可以說上兩星期。

關鍵是,大家並不是因為找不到東西做才這樣,而是根本沒有要去找。

到了今時今日,至少以個人而言,無時無刻就是要找些事來做,就算在咖啡店坐上兩小時,所謂的休息一下,其實也只是在忙碌其他東西:回覆網上留言訊息,瀏覽社交媒體,整理剛拍的照片,尋找下一個目的地等等,反正就是沒一刻安寧。

但如說是被迫的卻又不是,而是自己自然地便會這樣做。

遠的不說,就這兩個星期,上星期六去了長洲,星期日跑了去赤柱;這個星期六去了蒲台島,回來後去了深水埗街拍。今天,在寫到這一個字的時候,正剛剛從勵德邨走出來:一個存在我面前數十年都沒有去過的地方。很明顯,我是不停的找地方去。


長洲


赤柱



蒲台島


深水埗


勵德邨

我常常很羨慕那些可以發呆的人們,他們在今時今日這個社會環境,其實真的很幸福。

又或者,我是咎由自取,自討苦吃。

旅行的真諦

雖然香港人普遍熱愛旅遊,但我也認識一些香港朋友對旅行一點興趣都沒有。

言談中你會發現,在他們的眼中,許多地方看來都跟香港並沒什麼分別,從而得出沒有必要去的結論。

另外那些喜歡去旅行的,也各有所愛。有些人覺得旅遊最重要的不是別的,而只是購物,去景點打卡只是附屬節目,拍一兩張照片證明一下自己來過而已。他們甚至會認為那些去旅行而不購物的人簡直就是瘋子。

當然亦有一些人去旅行就像景點集郵,到過拍了照便走,主要是為了吃。

至於近年所謂的深度旅遊,說穿了也只是找一些還未出名的景點去集郵而已,並不是真的去體驗或感受什麼本地風土人情。

更有些人旅行期間八成時間都留在酒店,享用酒店的高尚設施,這是否仍算得上旅行我也不能肯定。

不過許多外國人也是採用類似的旅遊方式,兩口子就在渡假屋裏看書游泳,盡情放鬆。

每個人要求不同,金錢和時間都是他們的,也來不到別人去說什麼。

像近日武漢肺炎疫情這人禍,令喜愛旅遊的香港人都被困香港。有留在家中的,有在香港找地方去的,正如他們去旅游時一樣。

旅行的真諦,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要你管?

拿筷子

除了吃東西時發出咀嚼聲音之外,我對一個人懂不懂正確地拿筷子亦有點小執着。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見一個成年人不懂拿筷子,心裏總有點輕微的不爽。

而且,不懂拿筷子的人數量着實不少,一桌子十人總有那麼三、四個。

其實學用筷子本身確實有點違反常理。正常學用筷子必須由小學起,大了要改會十分困難。

但小孩子對手指的控制本就沒有很好,再加上小朋友手指短,短短的手指根本不可能以正確的方式拿到筷子。

結果是,你必須有至少十歲左右才可以勉強以正確方式拿筷子,但那個時候拿筷子的習慣已經定型,除非父母十分堅決,否則大部份小朋友都不會再改變。

但雖然如此,大部份人還是懂得用筷子的,明顯執着的父母還是佔多數。

99ffdf95a6a03fab23bd98d5b3b75604

帶病上班

近日天氣忽冷忽熱,一天穿大衣一日著短衫,很多人都「中招」感冒了。

只要不是太嚴重,香港文化多是帶病上班的。

以前嘛,同事的態度通常是關心一下你的情況,叫你去看醫生並早點回去休息。

但近年的普遍趨勢似乎變成把你當帶菌者,生人勿近的。說你既然有病便不應該回公司,再把口罩什麼的丟在你桌面,甚至在你身旁定時噴霧殺菌。

今時今日,患病還上班是大罪。當然老闆不會這樣想。

可能經過禽流感之後,香港人變得敏感。公司是一個密封的地方,而且長時間近距離相處,同事有所擔憂是可以理解的;再加上近日武漢疫情傳到香港,反應自然也會大一點。

但把人當麻瘋愛滋病患者般對待,卻也不必。

只要病者做了應有的防範,既不同枱更不會向你咳嗽打噴嚏,大家應該懂得互相尊重。說笑可以,玩得太過分只會令人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