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數則

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大部份人都覺得美國對華態度會有所改變,特朗普會受到民主派的箝制。

我之前看過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國兩黨的對華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只是沒有人願意做「醜人」而已。現在特朗普願意做,而且也受到美國人民普遍的支持,所以選舉後會改變的機會並不大,這個看法其實也有道理。

* * *

語不驚人誓不休的蔣麗芸元秋指美國選舉昂貴,叫人反思民主背後代價。

如果說民主國家選舉的費用大,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中國的維穩費開支了。

有說 2018 年美國中期選舉開支大約是 52 億美元,即大概 360 億人民幣,中國人的維穩費呢,2017 年為 12,600 億人民幣。

* * *

上月底有一個在美大陸人的影片給台灣傳媒報道了,內容是關於中國和台灣是兩個不同的政府,習近平管不了蔡英文,蔡英文也管不了習近平,等等。

看了一些他的 youtube,其實他發佈類似的影片已經很久了,而且很多比這一個說的要大膽得多。但之前沒紅,還未吸引官方注意而已。

其中一個影片說到這樣的一個觀點:人流的方向就是美好的方向。

他說其實並不需要比較兩個地方的什麼基建和經濟,只需看看人的流向便知道哪一個地方比較好。

在鄉村的向小鎮跑,小鎮往二線城市,二線城市到一線城市去。你很少看到一個上海人會去江門市打拼。

那麼一線城市的人去哪裏?去美國,去加拿大,去澳洲。

那個地方好,不是官方說的算。人民嘴巴說的實惠,雙腳卻很誠實。

* * *

有在看我的文章的朋友,應該都會覺得我對大陸有點不滿,甚至很不滿。

但我重讀了一些自己以前的舊文章,發現我對香港人這個身份那時並沒有太執着,甚至把自己放到中國同一邊。

例如在一篇 2008 年寫的文章《救市?救你?》中便很明顯把立場等同於中國去。

另一篇 2009 年的《不進則退》,更是因為大陸官員的一些說話而表達自己對香港政府缺乏遠景作出投訴。

是什麼令我的態度有所改變?

Advertisements

金庸

幾天前突然傳來金庸去世的消息。

金庸可算是近代最後一個文學大師,也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的離去,實在令人惋惜。

不過金老也已經 90 多歲,人總是逃不過這關。

這幾天陸陸續續都看到有些年青的朋友表示難過,我看到也十分欣慰。

但多說幾句便發現,他們懷念的原來只是電影、電視劇、主題曲等等。

沒有一個看過原著小說!

那些電影、電視劇,哪能代表原著,價值哪及原著的萬一。

由我中四時首次接觸原著開始,幾十年下來他的小說我都重看過多次。

作為金庸粉絲,自然推薦這些年輕人也看看,怎料他們直接便拒絕了。

因為,太長!

至少他們坦白。

以前也曾提到過這個問題,當時的理由是覺得金庸題材的作品已經看太多了,認為沒有必要再去看原著。

今天再加上一個「太長」的原因。

說的也是,在網路時代長大的孩子,已經習慣了簡短、直接而密集的訊息。

要拿起一本厚厚的書慢慢細味,簡直不能想像。

更何況是一部又一部厚厚四到五册的巨著?

金庸的小說,希望不要這麼快便被丟進博物館。

平分陽壽

周末看了一部舊日本電影《鎌倉物語》,是一部日本風格的魔幻電影。

電影中的鎌倉是一個人、妖、鬼和平共處的地方。

本來,在特殊情況下,剛去世的靈魂可以「靈魂管理局」申請,繼續留在人間一段時間。

但因為申請的靈魂太多,「靈魂管理局」已經沒有陽壽存貨可以放出來了,所以申請者必須有親人願意提供陽壽才可以批准申請。

女主角因意外去世,他卻不想用丈夫的陽壽留在陽間,所以不告而別,獨自坐陰間列車到黃泉去。

男主角不甘,自然跑到黃泉去找他的老婆,要把她救出來。

我不是要評論這電影,只是在想:如果你真的可以考慮把陽壽和你的另一半平分,假設不是太早太短的話,而雙方又真心相愛,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當然我假設兩人都沒有什麼不能放下的責任,例如需要照顧的家人之類的要承擔。

許多時候如果兩個都是中老年人,一個走了留下另一個孤伶伶的,也實在十分可憐,甚至過不了多少時候也會跟着走;反而如果一方把餘下的十年八載和老伴平分,那时候便真的能執子之手,與子皆老了。

IMG-20181028-WA0001

自閹

上周說過中國國慶假日幾億人次全國到處遊走,髒亂是難免的了,反正可以清理。

至於較嚴重的破壞文物,過往也已經聽說過多遍了,遍佈全球。今年,在大陸內便有兩件比較矚目的。

先有丹霞,後有西湖。

這個丹霞,不是廣東的丹霞山,而是陝西的波浪谷丹霞地貌景區。以往已經因為遊客常常不理會禁止而越過圍欄踩踏岩石,造成沙化現象。至於隨便刻字的行為更是屢禁不止。這種上億年的地理環境,根本不會自我修復。

而在西湖,一個叫「平文濤」的人一夜爆紅了,因為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一假山上,導致杭州人固然氣炸,網上熱議也是一個個的罵,要抓他出來。

不出奇的是,有網民評論:「保護不了就別開放了,總是期望依賴人性自覺,人性是關的住的嗎?抓啊罰啊往死裡教訓啊!」

就算是近月常見的火車佔座個案,公眾評價仍然是「違規成本太低」。

這又回到上周說到的話題了:人民不思自我改變,而選擇閹割自身權利。

當然,在一個你反對我也會管會監控的國度裡,你這樣的要求自然極速實現。

西湖景區公安幾天後便順水推舟,公布加強視頻監控。人民聽到,還在拍手叫好。

中共維穩功力之高,世上無出其右。比北韓之強壓,實在高明太多了。

國慶長假期

過去一周是大陸的國慶長假期,幾億人在國內東奔西跑,人流量之多真不可以說笑。

因為人多,各市車站之類的地方自然會比較髒亂。

電視看到澳門新聞節目,說澳門關閘每天有四、五十萬的人次進出,關閘外的地上到處都是垃圾。

記者還走去訪問正在排隊的大陸遊客對此有什麼看法,各人的意見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有一個是共通的,就是認為澳門應該加強衛生監控和懲罰力度。

我不知道你看後的感覺如何,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為什麼大家都沒有想過從自己做起,而只要求人家加強管理和懲罰?

那是否說,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能否盡公民義務。更有甚者,就算有人監管,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可能一樣會置之不理。

成龍以前說過一句說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當時香港人聽了很不高興,從此把成龍定性為賣港賊。不過如果這句話是今天說的,香港人聽了可能沒什麼,因為成龍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

就此事來說,中國人原來便從不介意被人管,甚至希望有人來管,就是放棄自己的自由也不會自律,情願讓官方權力無限放大。

有時候他們維權什麼的,只是因為自己的錢被人家騙了,而不是因為自己的自由權利受到損害,更不會是整個社會的自由這樣的大是大非。

所以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維權,而是輸打贏要。

當年李怡便發現大陸人在大陸和新加坡都沒怎麼搞事的,便說:「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

或許,他們在國內受壓抑太久,一出來便解放壓力,反正「好佬怕爛佬」,撒賴,在文明地區總能拿到一點著數。

槳湖

上周的東京遊記遲了幾天才完成,亦即是本來上周的小文脫期了。

當然,每次出現這種情況,我都會在周中多寫一篇,補回對自己一周一篇的承諾。

周二回港,一般我都會盡量在兩天內把照片整理好和將遊記寫好上傳。

這次未能做到,主要是因為新手機周一送到辦公室,周三晚便在家設定手機,沒有去弄照片。新機到手,總是想第一時間用到。

周四卻真的是偷懶了,那天晚上雖然繼續在寫遊記,卻並沒有整理照片。

就在這月黑風高的晚上,一個朋友催促怎麼遊記還沒有影蹤,我只好告訴朋友周五將會把照片整理好,遊記得待在周末去完成了。

她問我怎麼脫期了,我回答說:「人在『槳湖』,身不由己」。

這,亦變成我這個周中補文的主題。

我以前便說過多次,「沒時間」從來都不是藉口,時間是由自己去安排的。

身不由己什麼的,當然也只是藉口。

我周三在設置新手機,是自己的選擇,因為想盡快可以用。

周四的小偷懶,是因為當天我已經打算週末才把文章寫完。

因為周六早上有工作,這個周五便能晚上留在家把照片整理完。

既然周五才整理照片,自然也不必急著要周五晚把文章寫完。

以上的,不是解釋,而是一系列的選擇。

在『槳湖』裡,便是要做選擇,由不由己,其實由己。

慎獨

幾天前讀到吳靄儀一篇文章,提及「慎獨」一詞。

這個詞非日常用語,正常情況下不會記起,更少機會使用。

請教一下 Google 大神,得知「慎獨」出自《禮記.中庸》中的「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意思就是說,「最隱蔽的東西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最微小的東西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靈魂,有道德的人在獨處時,也不會做任何不道德的事。」

《大學》中又說:「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已,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意思是:「使意念真誠的意思是說,不要自己欺騙自己。要像厭惡腐臭的气味一樣,要像喜愛美麗的女人一樣,一切都發自內心。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品德低下的人在私下里無惡不作,一見到品德高尚的人便躲躲閃閃,掩蓋自己所做的坏事而自吹自擂。殊不知,別人看你自己,就像能看見你的心肺肝臟一樣清楚,掩蓋有什么用呢?這就叫做內心的真實一定會表現到外表上來。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哪怕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也一定要謹慎。」

李敖更直接的簡化為一句說話:「你不能騙自己,你一個人的時候你是王八蛋!」

當然我們不可能要求每一個人在人前人後都完全一樣,但大方向總得一致。

但很多人在人前是一套,自己心裏又是一套,這可謂正宗偽君子一枚。

不過說回來,表裏如一的人,不論是君子還是小人,其實根本便不需要慎獨。

要慎的話,還是有點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