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

幾天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紀念基本法實施十周年座談會」說:「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特區不存在有「剩餘權力」;要奉行「行政主導」而非「三權分立」;特首對香港負責之餘,也要向中央負責等等。

這裡任何一句說話都足以激起社會討論,何況是在同一場合一次過全說出來,而那場合又是一個正式的官方活動,自引起各方強烈反應了。

撇開自己是一個忠實的自由民主信奉者這事實,和其他對之的一切政治解讀,吳邦國的話儘管不中聽,但卻有其法理基礎。

香港在憲制上只是中國的一個城市,高度自治歸根到底都是一個中央政府賦與香港的權利。等若老闆今天告訴你全權負責一個項目,明天仍然可以把權收回來給另一個同事跟進,你始終是公司的員工,所謂的權利都是公司賦與的。這是一個政治現實。

【基本法】第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司徒華質疑:吳邦國「把『一國兩制』的承諾,置諸何地?」可是這五十年後固然可變,「五十年不變」這承諾難道不又是中央經過【基本法】賦與的嗎?【基本法】是可以修改的。

【基本法】對我們香港在說當然至高無上,但在中國憲制上它的地位並不比內地的任何一條法律高得了多少。它的意義似乎是政治的多於法理的。既然說得出連「剩餘權力」也不存在,那就是說就是「一切照舊」這「權利」也是賦與的,所有都從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重新開始。既是單方面賦與,這甚至沒有違約與否的問題。中國要考慮的只是國際政治壓力而已。

在中國的單一黨政系統下,中國內地一天不變,香港實行真正的全民民主其實是不可能的。那我們這些爭取民主的人是否在浪費時間?

這其實是一個「IS/OUGHT」問題。

吳邦國說是「IS」,一個現況,一個事實,只有正碓與否,沒有好壞之分。而那些所謂的保皇黨正是在這現實下工作,他們重視民生,但求經濟穩定豐衣足食,那些抽象的人權概念有固然好,無亦無妨。

民主派爭取的卻是一個「OUGHT」的制度,他們認為民主制度或有其缺點,但總比一黨專政要好些,一些人權較能受到專重和保護。國家是屬於人民的,政府只是代理執行。英文叫「公僕」,中文卻稱之為「官」,可見中外對政府的角色有很不同的解譯。民主和人權是一些原則性的概念,其實很多社會問題歸根到底都源自其政治體制,但一般人都不容易可以與眼前的民生直接拉得上關係,市民自然不大感興趣,也看不到有何需要。只需看看七一遊行的人數在經濟好轉時下跌使不難看出端倪。

很多爭論其實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在同一平台上。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基本法

  1. Pingback: 過去、現況、理想 | 椅背上的塗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