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牛津(下)

第三天早上找餐廳吃早餐,看到一間獨立小店,正是我所喜歡的。吃着的時候隨意張望,看到一道牆上放了些照片和留言字句,其中竟然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留言,慶幸我選了這家店。

吃過之後到 Tate Britain 藝術館,怎料 10 點才開放,看看手錶還有 50 分鐘,附近亦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結果便在寒風下呆等了接近 1 小時。

這個藝術館亦是不收費的,但特別安排的展覽卻需要付費,我來的這天是 William Blake 展,雖然要價 20 磅,但考慮到其他部份免費,便乖乖掏出銀包付款。


看過後沿着泰晤士河向國會大樓方向漫步,然後再走到唐寧街。當然閑雜人等是無法找到 10 號的,因為在路口處已經有一個大鐵閘封閉着。

穿過 St James Park 向 Buckingham Palace 繼續走,在到達皇宮之前,看到一個「古裝」遊行匯演,可能是什麼星期天的活動,十分有趣,可惜我上網尋找不到有關的資料。

.

皇宮本身遊人不算太多,可惜這種天氣十分不利拍照。

逗留了一會,下一站是 Brick Lane 這個中東、印度社區。來之前我也沒想到,這裏的壁畫比印度餐廳可能更出名。不是那種經過安排的壁畫小區,你看到的是雜亂無章遍布每一個角落的大小壁畫,中間夾雜着爛了的廣告紙牌,感覺更加原汁原味。




在這裏吃了一頓印度餐,晚上到 London Bridge, London Tower Bridge 和 Millennium Bridge 拍照,然後慢慢走路回酒店。途中看到一條小巷有些可疑,本着追求真理的心,閃身進內調查,原來是一個很有文清氣氛的小角落,叫 Neal’s Yard,不過人太多了。






第四天到牛津。牛津和劍橋都距離倫敦 80 多到 100 公里,時間上只容許我選擇一個地方,結果我還是選擇了牛津。早上在火車站買車票,來回兩程 60 多磅, 1 小時的車程算非常昂貴。

由於牛津採取學院制,各學院獨立運作,所以其實並沒有一個主校園,學院散佈在牛津市的每一個角落。可以說,牛津市便是牛津大學。


當然在牛津大學,中國旅行團是避免不了,幸好他們也不算太吵,不會太過破壞校園的寧靜。

這裡的 The Grand Cafe 於 1650 年開業,是英國第一間咖啡店,只不知道全世界第一間咖啡店又在哪裏,什麼時候開張。進去吃了一個早餐,難得價錢也沒有特別高,和外面吃的差不多。

回倫敦到 Tate Modern 看看,展品都是近代藝術,十分值得一來。當然,亦是免費的。


傍晚到 Harrods 走一圈,雖然我對百貨公司沒有興趣,但就像巴黎的老佛爺一樣,始終必須打一打卡。因為中國的疫情,本來便預期不會有太多中國遊客,結果真的只有在 Chanel 的櫃檯見到一家人,反而整個店都是中東豪客。

據說「旺記」很出名 — 出名服務態度差,這倒是讓我很想見識一下,所以晚上回到唐人街便到旺記吃晚飯。給我的整體印象是三大失望:第一,食品味道不合格;第二,服務員都說普通話,只有老闆說廣東話,失去了傳統海外華埠情懷;第三,他們的態度一點都不差,而且有兩個還非常友善!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根本不會進來吃中餐。

最後一天醒來,竟然出現藍天。實在令我驚恐萬分。

這天晚上八點的飛機,所以只定了兩個目的地。

先到 British Museum 朝聖,不過可能學識不高,未能充分了解展品的價值,或者自己還是對藝術品的興趣大一點。



久聞 King’s Cross 大名,故意來找 Platform 9 3/4,為將來入學 Hogwart’s 作準備。



在附近吃點東西,時間不早,便踏上歸途。

這幾天下來,首先感覺便是倫敦一般建築物不及在羅馬或者巴黎的時候那麼引人入勝

不過英國人表面上比較有禮貌,和法國人比較更是差天共地。

英國飲食則不用多說,反正英國出名沒美食,但其實很奇怪,一個有歷史,亦曾經富強的國家,怎麼會沒有發展出自己的美食?

這次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便是朋友知道我在倫敦,相繼介紹餐廳,有中國餐廳,印度餐廳,泰國餐廳,甚至中東餐廳,就是沒有英國菜。

另外倫敦的物價感覺不高,感覺比巴黎平上一截。

還有,在倫敦最不方便的便是地鐵內是接收不到網絡,倫敦人固然只好在發呆,少數人則在閱讀,但對我需要查看地圖資料便十分不方便,第一次後學乖了,都在踏進地鐵站之前搜索好,保持版面,至少知道在哪裏轉車,坐到那裏,但如果想在途中查看資料,對不起,沒辦法。

倫敦、牛津(上)

一年一度的歐遊,今年被安排在農曆新年期間,目的地:倫敦。

拿了兩天假期,連上公眾假期總共有六天的時間,因為時差,第五天便得飛回來。

13 小時飛機都睡不了覺,尤其是當你需要全程帶着口罩的時候,反而看了六部電影。而且不像去日本和韓國那樣,只有 1 小時的時差,到歐洲雖說是賺了 8 小時,但其實亦等於持續不睡的時間延長 8 小時。預計第一天行程應該放鬆一點,準備早點休息。

入境的時候人不算太多,只是排了幾分鐘而已,當地時間早上七時不到便已經踏出機場。

由於擔心晚上沒地方可去,猜想唐人街一帶的店應該會開得晚一點,所以便選擇住在 Piccadilly 區的酒店,當然後來發現倫敦許多地區晚上路人都不缺,唐人街這一區加上了遊客,更是熱鬧得過分。

從機場來 Piccadilly 可以直接坐地鐵,亦可以坐機場快線。但機場快線只到 Paddington 站,結果還是要轉地鐵再坐 6 個站。時間上差不多,但上上落落比較麻煩,尤其當你拖着行李,所以我還是決定直接坐地鐵,反正車程也不足一小時。當然,以上資訊是我來到之後才知道的,當天落機時我只是隨意看見車站便走進去。

來到酒店打算先放下行李,哪知服務員告訴我可以提前把客房給我,這樣實在太好了,真的是一個好的開始。

放下行李,稍為梳洗一下,出去吃了一個英式早餐,還未想到要去哪裏,便在唐人街附近逛了一圈。時間太早,既沒有人,店亦還未開門。

鼎鼎大名的 National Gallery 便在酒店 5 分鐘步行距離內,便先過去看看,怎料中間還有這個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便先看這個吧。


Trafalgar Square,亦即是 National Gallery 的廣場,正在做大維修,整個廣場被包圍着,而且更是布滿了紅色的賀歲祝福廣告,和廣場有點格格不入。

倫敦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大多免費,實在讓我節省不少。

至於 National Gallery 裏面的名畫,實在不用多作介紹。




之後走到 Covent Garden,是一個小市集,附近亦有許多餐廳,可惜我就是找不到感興趣而又沒有排隊的,便到銀行將 50 磅紙幣換成 20 磅的,因為英國人極之少用 50 磅紙幣,聽說有些人甚至沒見過。再逛了一會便繼續上路。


跟着先看 Royal Courts of Justice,然後把聞名已久的倫敦四大 Inns of Court 全部走遍。

下午四點多天便已經全黑,40 多小時未睡,卻走了34,000 多步 26 公里的路,實在開始有點累了,便吃了一個簡單的晚餐,八點左右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四點多便醒過來,五點多便走到街上去,這麼早店當時都未營業,只得破例在麥當勞吃早餐。

大清早天都未亮,反正沒地方去,便決定走到 Hyde Park,感受一下英倫的公園。不知為何,個人覺得法國的公園氣氛總是更加對板。


在 Hyde Park 內一直走到相連的 Kensington Gardens 和 Kensington Palace,如果天氣好一點會好得多。


Kensington Palace 十點才開放,看一看時間才九點,我當然不會等,直接向 Notting Hill 出發。

其實我去 Notting Hill 並不是因為知道任何資訊或者有什麼目的,純粹因為那部同名電影,讓我想去看一下。

出了地鐵站不久看到一間書店,還在想,這裏是否就是 Hugh Grant 遇上 Julia Roberts 的地方。

繼續向前行的時候,發現許多人都向同一方向前進,卻原來在這裏有一個週末市集,賣各種各樣的產品,算是一個很不錯的驚喜。


接着又去了另外一個公園 Regent’s Park。在地鐵站出來是看見一個福爾摩斯像,旁邊是 Madame Tussauds 蠟像館,不過本人對這等景點興趣不大,便過門不入。


Camden Market 之前本來還以為只是一個類似 Notting Hill 的市集,但原來這裏一帶非常熱鬧,遊人超多。


Camden Market 本身是一個馬廄,被改裝成為消閑購物小區,有點像台北的華山 1914 園區。這裏的人實在多得要命,我根本沒有辦法可以好好的觀看。


晚上到泰晤士河拍一下倫敦眼和國會大樓,結束這一天。


快閃台北

上星期日剛從高雄回來,星期一早上,忽然心裏有一把聲音告訴我,何不再來一個快閃,迷迷糊糊中便訂了機票。今天,我來到台北。

朋友看見我連續兩星期都來台灣,還以為我交了一個台灣女朋友呢。

來之前已經知道台北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早上起來便走去「劉福記手工傘」買一把傘。其實第一次來西門町的時候已經發現這店,吸引我的是門口那一句「晴天九折,下雨沒折」。今天我當然要付原價。


「國立故宮博物院」是大部份台北旅行團的必然景點,當初來台旅遊的時候並沒有急着要去,怎料結果來過台北已經 N 次,就是一次也沒有去過。所以這次我便決定把這個「缺陷」補上。

博物院的規模比我想像少得多,而且看完之後,我發現除了幾個特別著名的珍品之外,自己對中國藝術的認識,比西洋藝術更不堪。



另外亦去了市立美術館附近的「林安泰古厝」,是一個閩南式的建築群古蹟,經過兩次遷址,才來到現在這個地方。這時看到有一群「龍友」約了模特兒在拍照,似乎比舊屋子更吸引人。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多年沒有來過,這天晚上反正在附近,便走過來逛了一下,感覺改變不是很大,但人比以前多,十分熱鬧。

晚上約了朋友吃飯,飯後逛了一下「樂華夜市」,便回西門町去。

第二天早上打算去「西門金峰」吃滷肉飯,發現他們竟然有賣燉豬腦湯,二話不說,點了一個,味道還真不錯。

吃飽了當然便輪到我的必然行程:「台北當代藝術館」。這次的展覽主題是「災難的靈視」,最令我詫異的是竟然包括了香港近月的社會活動,似乎這個運動確實可以被稱為災難。



在地圖上看見台北車站附近有一個叫「臺灣漫畫基地」的地方,過去一看,入口處又是一堆香港運動的展品。上次到台中看不到大學裏的連儂牆,今次在台北總算一償所望。


中壢、新竹

有台灣朋友結婚,獲邀到台灣喝喜酒,亦借住這機會到台灣玩幾天。

由於婚宴的場地在桃園,所以我便決定住在桃園中壢。

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曾經來過中壢,不過除了中壢夜市之外都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決定一天留在中壢,另一天新竹,第三天喝喜酒。

星期五晚坐晚上 10:50 的航班,碰上當天機場有示威,便早一點到機場支持一下才進禁區。


到達酒店已經是凌晨兩點,進房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在高聲「做運動」,你叫我一個男人情何以堪。結果當晚整晚還隱隱約約的聽到運動聲,暗嘆他們體能真好。

放下行李跑出去看看還有沒有吃的。這裏不像台北、高雄,食店這個時候都休息了,但幸不辱命,還是在不遠街角處找到一家廿四小時營業的小食店。

早上起來往酒店旁的小河溪方向走過去,名叫「老街溪」,溪旁建了一個小公園,晚上的時間就許多人在跑步運動。


這天天氣超熱太陽超猛的,走在路上非常辛苦,幸好要去的地方不多,走走停停便是。

隨意在地圖上找些景點,「劉氏古厝燃藜第紅樓」是一個。看來是一個有點歷史的紅色建築物,大門深鎖,望向裏面看見有衣服在曬晾,應該是有人在用的。另外兩層的洋樓部份則變成了餐廳。上網查了一下,紅樓是在 1910 年清末中壢總理劉坤之子劉家城所建的,其他沉悶資料便不在這裏重複了。

這時遠處看見一大片雨雲,在這種大熱天氣下極可能是雷暴驟雨,路過一間咖啡店,便趕緊躲進去。果然過了幾分鐘,雷聲響起,外面沙啦沙啦的下着大雨,慶幸自己像農夫一般還會留意天色。

中壢的一個新景點叫阿沐什麼的,我也搞不清楚這建築群到底是什麼,中庭有小型旋轉木馬之類的東西,應該算是打卡好地方。不過我主要是來一試這一家阿沐咖啡,可惜需要訂座,把沒有訂座的我拒諸門外。

回到中壢火車站一帶,逛一下旁邊的「中平商圈」,發現這裏的東南亞人實在多。在中壢火車站一帶,路上有一半都是東南亞人。

商圈內有一個叫「中平路故事館」的地方,是一個日式老房子,本來是公務員宿舍,保存日治時代當地居民的生活。在這𥚃的工作人員聽到我從香港來還有點驚㤉,說很少香港人會到中壢這種小地方旅遊。是嗎?


路過「霸王豬腳」,看來有點吸引,便過去點一份試試,豈料這裡的阿姨好像對我這個人很有興趣,用「你不要點米飯嗎?」打開了話匣,再評論我是否搞美食的,又問我為什麼會來中壢,為什麼單點蹄膀和高麗菜,有沒有覺得很貴,我是怎樣找到這裡的。說着說着他們便索性坐在我對面在審問。看來中壢比南部更熱情。

晚上逛了一下「誠品」和「中壢夜市」,便回酒店休息。

回到酒店看見隔壁的房間有許多警察,然後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床上用被子覆蓋身體,進房的一刻聽到她好像在說泰文。

終於明白昨天晚上在發生什麼事:不是體能了得,而是多人接力賽。

第二天去新竹。

本來要在中壢火車站附近吃台灣早餐店的,卻竟然找不到,結果買了一個飯團在月台吃。

新竹距離中壢不到 40 公里,坐自強號就一個站,車程大約半小時。

先找地方喝咖啡,在 Google Map 上看到一家,卻原來在一條小小巷子裡。我慶幸自己的探險精神,能找到這麼隱秘的咖啡店。

及後向「新竹城隍廟」方向走,最先看到的是「東門城」。據資料,新竹城於 1827 年興工,周圍是城牆,有四座城樓,日治時拆掉城牆與城樓,只存東門了。觀察下,晚上可能會更漂亮。

「城隍廟夜市」就在「新竹城隍廟」一旁,或者確切一點來說,夜市包圍着城隍廟,你要經過夜市才能進入廟的入口。


不遠處有兩個戰爭博物館:「新竹市眷村博物館」和「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大陸的朋友應該不怎麼感興趣。

下一站是「新瓦屋客家文化園區」,是一個被保存舊時客家村落,這裏當然亦有好幾間咖啡店,看來都是打卡的好地方。

晚上回到中壢突然想吃牛肉麵,但又不想上網找,便決定到處亂逛,倒也讓我找到,而且還是兩家並排。一家叫「新明老牌牛肉麵」另一家叫「新明永川牛肉麵」,看來兩家應該有點恩怨。

第三天吃了麵線做早餐,這時忽然想,一般麵線都是用匙羹吃的,但其實用匙羹也不容易吃得到,用筷子便更加不用說了。

再喝了咖啡便到桃園飲喜酒。

臨走時和新人到「古山星辰景觀咖啡廳」聊天看日落,景色十分不錯。



.

時間到了,多謝新人把我送到機場,圓滿結束這一旅程。

吉隆坡、適耕莊

馬來西亞因為距離比較遠,以往都不是自己外遊的首選。

但實在太懷念大馬美食,近年馬來西亞已經變成我旅遊目的地的常客,每年總得去一次。

去年十月來吃蟹,今次卻沒有特定目標,見什麼便吃什麼好了。

坐晚上 9:25 的飛機,凌晨 1:40 左右到達吉隆坡機場,在經過超慢的海關,三點多才到 Jalan Alor 夜市吃晚飯,五點才到酒店。到達時酒店的職員確認我的訂單是還說:「先生,你是訂了昨天起三天的房間。」聽後真有點無言。

睡到九點多起床,弄到 11 點才出門,吃了一個砂煲肉骨茶做早餐。雖然一向自己比較喜歡星加坡風格的肉骨茶,不過這個也非常美味,而且除了排骨之外亦有放上一些其他配料,感覺多元化一點。

喝咖啡的時候看到一個西瓜蛋糕,還真的是夾了一層西瓜在中間,但可惜味道沒什麼特別。後來在其他的咖啡店也看見,似乎是大馬新興的款式,店都在賣。

Batu Caves 黑風洞在我第一次來吉隆坡的時候到過,忘了當年有沒有走上山洞去,聽說長樓梯近來加上了顏色,才令我想到可以再來一次。樓梯其實沒有很長,但既斜且窄,大家要小心。


之後在一個朋友介紹下來到《肥佬蟹》吃一個早晚飯,這店五點才開始營業, 我六點來到已經坐滿客人,門外亦已經有十多個客人在等候,幸好結果也不用等多久。

這𥚃基本上只賣蟹,有兩種做法:清蒸和酸辣。另可配炒飯或麵包,蟹非常美味,最少 1.5 kg 售價 90 馬幣。另外店分租了一個小攤位給人做雞翅,味道亦十分不錯,基本上每個客人都會有點。

晚上回到市區,去一個叫 The Linc 的新商場,網上介紹好像有點藝術氣息,來到的時候發現是舊倉庫改變,並不大,地方是不錯,但沒有必要特別走過來看。


晚上再次回到唐人街的《勝記老鼠粉》,吃我喜歡的炒燒肉和生腸。

第二天去 Shekinchan 適耕莊,這裏是一個種稻米的地方,一望無際的稻米田是當地十分著名的景點,但以我的運氣,稻田已經在我來之前兩星期收割了,眼前便只剩下一片唏噓。


想找吃的時候發現其他餐廳都沒什麼客人,唯獨這一家是有客人的,看見是做潮州海鮮的便先坐下再算。看一下原來主要賣的竟然是鯊魚和魔鬼魚肉。點了一個鯊魚粥和炒魔鬼魚肉,鯊魚肉味道普普通通,魔鬼魚肉便真的受不了,未至於難吃,但口感總是怪怪的。


適耕莊還有一個《熱浪海灘》,也是出名的,來到的時候發現沙灘其實很小,嚴格來說根本不能算是一個沙灘,但似乎依然吸引了許多遊人在這裏玩耍放風箏,沙灘旁有許多大排檔,亦有許願樹什麼的。



沙灘一旁是一個海鮮批發中心,都是漁船,過來的時候還看見幾首漁船回來港口。

回吉隆坡前再到一個叫 Sri Shakti Dhevasthanam 的印度廟,外型十分漂亮,可惜不能入內拍照。

回到市區重遊一下獨立廣場,結束這一天。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吃過東西後跑到 National Visual Arts Gallery 看看,外型不敢恭維,當天那一個年輕人藝術展覽卻不錯,展品也算十分特別。


也該回家了。

川越、鎌倉

這個端午節假期選擇了來東京,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六星期前才來過日本,過往很少重複得這麼快。

曾經打算過去看富士山,怎料出發前發現整個關東都會下雨,而且是下整個禮拜,便打消了念頭。

結果天氣預報準確,四天都在下雨,還是整天不停的下,尤幸第二天還算好一點。

第一天早上在新宿的洒店存放行李便依舊的在歌舞妓町的 Doutor 吃早餐,然後在東京都內亂逛。早上先去了台場,八年前曾經去過,除了自由神像之外什麼印象都沒有,但怎料這次去的時間太早,商場什麼的都仍然未營業,結果就只看到自由神像。我對台場的認識並沒有提高。

跟着去秋葉原吃點東西,處理一下公務,稍為逛了一下,來到一個叫下北沢 (Shimo-Kitazawa) 的地方,據說是一個新蒲點。

這裡看來是新發展的,好些建設仍在進行中。小路兩旁都是些小店餐廳,氣氛相當不錯。

晚上回到新宿,吃了個蛋包飯便回酒店休息。

因為臨時取消了去富士山周邊,本來也是去先把這個 JR Toyko Wide Pass 買了再決定,但排隊人多而且慢,結果便索性不買了,打算這兩天找些比較近的地方去,直接用 Suica 卡好了,看看會否令我破產。

要找不太遠的地方也不比找遠的難,第二天便去埼玉縣的「川越市」,距離東京都只 40 多公里,坐火車也要一個小時多一點才到了,承惠 1,200 円左右。

川越有稱「小江戶」,被官方認定為歷史城市,歷史建築大部分得保存。

車站旁有一條商店街 Crea Mall,一直走便是「川越一番街」,亦即是最「江戶」的地方。道路兩旁都是舊建築,當然也少不了各種小吃,我也難得吃了不少。




一番街不遠處還有「喜多院」和「冰川神社」,都是不錯的地方。至於他倆有什麼歷史價值,本人太懶惰,沒有深究了。




第三天重訪鎌倉。

一出車站,便看見左邊一條小巷十分有人氣,走近一看原來叫做「小町通」,走進去發現人超多的。事實上,整個鐮倉比起我八年前來的時候遊人實在多了很多倍。

記得以前來的時候吃過一種叫釜飯的東西,上網找一下,竟然發現我以前吃的那間店便在這裏,但為什麼對這條小町通沒有印象呢?難道是這幾年才發展出來的嗎?

「八幡宮」在小町通的另一端,也是重訪,也值得重訪。


從正門走出來便是「段葛」,是八幡宮正門對出的一條長長的走廊,櫻花盛放的時候應該十分漂亮。

之後慢慢走到「長谷寺」,亦是一個值得參觀的地方。



長谷寺不遠處有一座大佛,既然來到這裏自然一併處理。

最後嘛,做一些遊客做的事,去「鎌倉高校前站」看看。這個站之所以出名純粹是因為一本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所賜,好像是男女主角道別的場面,便是在這裏取景的。來的時候還真的看到許多遊客在等候,本來以為多數是港、台遊客,卻發現大陸遊客佔過半數。


最後一天依然下雨,已經再沒有興趣到處逛,便躲在新宿的商場,直至到時間去機場。

河內、寧平

自己其實蠻喜歡越南的,雖然沒有很多所謂的景點,但每當我踏足越南,便不期然受她感染,放慢腳步,就是坐在街邊喝咖啡什麼都不做,也不會覺得在「浪費」時間。

但去越南的問題便是需要申請簽證,而更大的問題是沒有直航夜機,對其他人沒所謂,對我而言則總覺得少了幾個小時。

上次來河內已是差不多是六年前的事,當時我預定三天的景點,基本上一天半已經全部搞定。所以今次的河內四天之旅,我便決定只是亂逛喝咖啡。

乘坐早上 8:20 的飛機,大約在當地時間(比香港早 1 小時)9 時多降落河內內排國際機場,11 時不到便到達酒店。

上次來河內選擇住在西湖的五星酒店,但距離還劍湖有點遠,而且晚上什麼都沒有,這次便選擇住在還劍湖,晚上熱鬧一點。

由於酒店讓我提前取房,便趁此機會為手機充一下電才出發。

走到街上看到一個街頭攤檔賣一種叫 Bun Cha 的湯粉,便成為我在河內的第一餐,味道還真不錯。


之後當然是咖啡時間,看到這裏好多間咖啡店都有賣一種叫 egg coffee 的咖啡,自然點來一試,原來是以雞蛋打泡,倒在濃咖啡上的飲品。我初時看不到咖啡,還以為就只是一杯雞蛋泡,吃着吃着到底的時候才看到咖啡,因為雞蛋泡已被我差不多吃完,咖啡便有點太濃了。如果當初知道的話,濃郁咖啡伴着雞蛋泡一起喝,味道應該更佳。

之後向還劍湖南邊到處逛,不到兩個小時結果繞了一圈仍是回到還劍湖來。




.

才幾個小時便察覺,就算我打算漫無目的的休息幾天,這樣下去可能會把我悶死,所以便找了一個不遠的城市寧平去。

去寧平可以坐火車、巴士或訂坐 9 人專車。我想感受一下越南的火車,便跑到河內火車站購票。早上去的班次要不便六點,接着便到九點了,這也太過疏落了吧。結果當然買了六點的車票,順道把回程票也訂了。

寧平距離河內只 100 公里左右,車行卻要兩小時 20 分鐘,實在有點慢。座位分為硬座、軟座和兩種臥舖,我買的是軟座,求可更貼近生活。

火車有點舊, 符合我對越南火車的印象,雖然不算舒適,但也不至於不能接受;乘客方面都是些大叔大嬸,赤腳盤足在座位上是常態,而且很吵。這時候有點後悔為什麼不選臥舖。


一步出寧平火車站,走過來兜售的不是的士司機,而是租用電單車,但我的自然反應是對每一個都搖頭。這裏沒有餐廳,在一間旅館吃了一碗麵,老闆娘問我是否需要電單車,吃麵的時候看了一下地圖,發現景點不集中,而且交通不方便,想了一想,便決定租一部電單車玩一下,而且 100,000 盾(約港幣 34 元)的價錢也十分化算。

先到 Tràng An 這個以陸上下龍灣見稱的景點,是一個和桂林陽朔相似的地方,入場費 200,000 盾,包括三小時的舢舨遊,有三條路線可以選擇,主要就是穿過山洞和分布各處的小廟。




.

開首的小時是蠻新鮮有趣的,但之後開始有點悶,而且寧平天色幾乎永遠都多雲灰灰的,對看山水景色大打折扣。

之後到 Tam Cōc 看稻田,原來又是一個兩小時的舢舨遊,天氣太熱實在受不了,便在這裏吃點東西,轉陣到 Hoa Lu Ancient Capital 去。這是越南 900 年前的首都所在,不過當然沒有其他國家的那樣華麗。




寧平的鄉土味也體現在路上的動物,貓狗不算,我便分別看到了羊、牛和馬。

第三天到上次沒有進去的升龍皇城,然後重遊一下附近的 Ba Dình 廣場,文廟之類的。晚上自然又回到還劍湖附近,呆在湖邊看看本地人在乘涼聊天, 也是十分寫意的。






晚上回到老城區,這裡的人超多的,尤其是酒吧街,熱鬧得要命。吃了一個牛油 BBQ 做晚餐,100,000 盾的價錢既不貴,又算是比較特別。

第四天更是無所事事,天氣依然太熱,行不了多久便想找地方坐下。



我一向喜歡吃街頭食品,既不怕熱也不怕髒,在泰國我完全沒問題,但不知為什麼河內這幾天實在熱得過分,溫度雖只 26 – 28 度,也不知道是氣壓還是什麼原因,總是令人十分難受。本已經滿身是汗,就算看見吸引的食物,也無法讓自己坐下去,吃一碗熱騰騰的粉麵。

河內給我的印象是這裏的人都十分友善,但這幾天我發現許多店的人態度都十分冷淡,愛理不理的。本來河內便多背包客,遊客多應該不會是一個原因,難道是突然間多了某些遊客,又或者是那個什麼九段線的衝突導致這個態度的改變?

如果是這樣的話便實在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