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怡保

上一次到馬來西亞旅遊是在 2010 年,轉眼差不多七年了。

由於距離問題,東南亞國家從來都不是我的首選目的地。連曼谷這個種旅遊勝地我也很少去,馬來西亞自然便更加不用說了。但日、韓、台也着實去得有點膩了,所以今年才決定轉一轉模式,多去一些別的城市。

乘坐 27 號上午的航班,大約在下午 1 時多到達吉隆坡國際機場。當天遊人很少,基本上我是唯一一個過海關的人,不用 10 分鐘我已經拿著行李了。

感覺上馬來西亞的景點不多,大部份以前都已經去過,所以今次來馬來西亞的目的,主要就是「吃。東。西。」。

馬來西亞很多餐廳都是以合營或分租的形式經營,一店多攤的,基本上隨便一店都可以滿足你各種需求。

入城後先吃了一個乾撈喇沙 (Sarawak Laksa),然後在旁邊的店再吃了一個豬肉丸粉,味道十分不俗,價錢又便宜,不用港幣 15 元一道。


之後到了一家印刷公司改建的咖啡店 Pulp 去,店內故意留下老舊印制機,環境不錯。喝咖啡的時候旁桌的一對本地人還跟我聊天,又介紹一些咖啡店給我,非常友善。


這天是伊斯蘭齋戒月的第一天,教義訂明教眾由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都不能吃東西,甚至不能喝水。有一些嚴格的甚至不能碰食物,所以在這個月一些原本是買衣服的市場會轉而賣食物,讓伊斯蘭教徒可以到時間便有晚餐吃。

今天便來到位於 Bangsar Baru 的市集參觀一下,並嚐嚐當地的地道小吃美食。


傍晚去到有號稱小印度的 Brickfields 區和一旁的新建商場 Nu Sentral 逛街,晚上到一個多是當地人才去的 foodcourt SS2 為食街吃晚餐。

點了幾款海鮮,價錢都只是十多元港幣左右,而那一份蟹,大大的兩隻,竟只是大約 90 元港幣,真的便宜得很,而且非常好吃。

最後在那裡的人氣咖啡室 Rekindle 吃蛋糕,結束第一天。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檳城,車程四小時左右,早上 5 點便出發。先到 Campbell Street Mall 逛街找吃,卻發現幾乎全部商店都休息。走著走著看到一家叫「桃園」的舊式茶樓賣雞飯、點心的仍在營業,便在這裡吃早午餐吧。

點完菜問了店主,原來這裡的店星期天都休息。看來我是選錯日子了。

檳城有好幾個宗祠,當地人稱之為公司,比較大的那個邱氏宗祠,叫「邱公司 Khoo Kongsi」,可算是當地特色之一。

「姓周橋」本是一個像香港大澳那樣建在水上的民居,被打造成一個旅遊景點。


之後到所謂的市區 Gurney Drive 逛一下,這裡一個商場,因為要遷就一座歷史建築,把一部分包在商場內,算是有點特別。

逛完了當然又到吃的時候,在這裡的市集吃了一個不錯的晚餐。只是在東南亞吃飯總會遇上這種情況,就是幾乎全部都沒有冷氣,實在有點熱。


回到吉隆坡時間已經不早了,便到唐人街的「勝記」吃著名的老鼠粉,口味還成;另點了炒燒肉,卻出奇的好吃。

第三天去怡保,早上 6 點出發,車程約 2 小時。這兩天真的沒時間睡覺,有一天連把 iPad 充滿電的時間也不夠,便又要出門了。

我們常聽到的舊街場白咖啡的舊街場便在怡保。

怡保出名的,便是美食。

直接到舊街場,先看到的是「二奶巷」,現在當然沒有二奶,取而代之的是小店,巷子也不長,慢慢走不用 15 分鐘便從另一邊走出來了。

先在「南香」喝白咖啡和咖哩麵,再加一份半生蛋治,味道不錯。

芽菜雞是另一怡保名菜,來到「老黃芽菜雞」,味道也不錯。芽菜是短短胖胖的,卻別處沒有。

隔壁的「天津茶室」,出名的是他家老師傅堅持親手製作的雞絲河粉,非常不錯。另點了燉蛋,更像布丁。

「靈仙岩」是依石而建的廟,廟的內部基本上就是山洞,可連接樓梯上山頂。不過我沒有走上去,報導不了情況。

回吉隆坡路上有一個古堡 Kellie’s Castle,部分已經在二戰時被破壞,幸好古堡大樓仍然完好。



晚上回到 Bangsar Baru 吃印度蕉葉飯,入鄉隨俗,用手。

襯還來得及,跑到 KL Tower 看吉隆坡夜景。

最後到 Jalan Alor 阿羅街夜市吃了一個冰,早一點回酒店休息。

第四天早上以乾撈雞絲河粉做早餐。肉骨茶還未吃,當然也得安排一下。

最後到雙子塔把最後兩小時殺掉,完成這個馬來西亞美食之旅。


馬來西亞

聖誕節拿了幾天的假期,本來想到哈爾濱看看冰滑滑雪,結果因為時間不合又或爆滿而只好另擇目的地,最終便首次以跟旅行團的方式來個吉隆坡、馬六甲、雲頂五日遊。現在看來實有點塞翁失馬,原來哈爾濱氣溫降到只得零下二十度,應該足夠取我老命有餘。

一向不喜歡跟團,情願自己四處閒逛,感受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遺漏了某些所謂「景點」,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第一天當我表示不打算參與導遊的附加節目時,他可還真有點不爽呢。

首天到雲頂高原,需要從山腳乘吊車到位處山頂的酒店群去。可能因為賭場各處都大同少異的關係,感覺有點像去了覆蓋很大但賭場很小的萄京一樣。幸好到達時已經接近六時,結果只被困了一個晚上。

晚上在各商埸間四處逛,不時有馬伕推銷手上美女,說是從香港台灣中國來的,香港台灣我想就應該沒有了,十成十全部都是內地佳麗吧。中國與各國的貿易逆差,應該以此為最。

第二天來到馬六甲,看的多是殖民時期留下來的建築,聽導遊說故事。這裡的店舖一般八時多便打烊,街上行人不多,只有那些酒店附近打算做遊客生意的店才會開得晚點。記得導遊還恫嚇說這裡不像吉隆坡,公車很難找,儘最後努力希望說服我參與他的附加節目。結果當然不是那一回事,步行的距離不太遠,的士也不難找,議價便隨心好了,反正沒有預先做車費的資料搜集,開什麼價都減半再看對方反應便是。

在街上看到海南雞飯粒的店子,心想去找著名點的那兩家去試吧。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早已休息,幸好另一家還在營業。一個箭步走進去,正想高呼「先來一客海南雞飯粒」,店員竟先我一步用國語冷冷的跟我說:「邁環」!什麼?老遠來到你跟我說「邁環」?想也不想,轉身回原先看到的那一家,心裡為它打氣,不要關門,可惜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幸好最後還試到這度鮮奶炒蟹,甜甜的頗好吃,兩隻肉蟹總有三四來斤,折合港幣才百五元左右,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不然可真的全軍覆沒了。

回到酒店看見領隊獨個兒在大堂酒吧吃飯,便跟他閒聊一下,話題不經意轉到政治文化,他愈說愈激動,原來此君可是個國民黨員。起初還可以,但談下去發覺他實在激進得有點過了頭,竟希望全世界共產黨員和回教徒死光,一下子毓民長毛變成了綿羊。

第三天在馬六甲多走兩個景點,差不多五時才到達吉隆坡,到過雙子塔後便回酒店,之後便是自由活動時間。試跟著地圖找輕鐵站,卻走了不少冤枉路,想不到高速公路旁是可以行人的,更可以橫過之,五分鐘的路程走了大半小時,還途經兩個街頭印度 foodcourt 呢。終於來到唐人街,已經差不多十一時多了,雖然是聖誕節前夕,很多人還在等倒數(是的,他們聖誕節也倒數),部分店舖卻已開始關門。幸好其中兩間較聞名的食店還在營業,也不理能否吃得下,點了菜再作打算。

第四天去導遊帶我們來看這裡的文化博物館,規模既小展品又悶,可真有點失望。之後是自由時間,看了幾個本地人才去的商埸,人流還滿多的,價格比香港平四至五成。但若以血拼來說,曼谷應該更合港人口味吧。

之後走到位處附近的新峰肉骨茶,打算將之和新加波的黃亞細肉骨茶來個比較。新峰的雖還算不錯,但更喜歡黃亞細較濃的味道,配菜也更合適。

最後一天到太子城,再吃過午飯便到機場等候回港。

在馬來西亞常遇到的問題便是,究竟第一句應該用英文國語還是廣東話說出來,很多時用英語的話,看對方回答得有點吃力,接著便見他用國語向人求救;用國語吧,轉頭他又跟你說馬拉話。或者這才是真的華洋雜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