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新竹

有台灣朋友結婚,獲邀到台灣喝喜酒,亦借住這機會到台灣玩幾天。

由於婚宴的場地在桃園,所以我便決定住在桃園中壢。

我在 2013 年的時候曾經來過中壢,不過除了中壢夜市之外都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決定一天留在中壢,另一天新竹,第三天喝喜酒。

星期五晚坐晚上 10:50 的航班,碰上當天機場有示威,便早一點到機場支持一下才進禁區。


到達酒店已經是凌晨兩點,進房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在高聲「做運動」,你叫我一個男人情何以堪。結果當晚整晚還隱隱約約的聽到運動聲,暗嘆他們體能真好。

放下行李跑出去看看還有沒有吃的。這裏不像台北、高雄,食店這個時候都休息了,但幸不辱命,還是在不遠街角處找到一家廿四小時營業的小食店。

早上起來往酒店旁的小河溪方向走過去,名叫「老街溪」,溪旁建了一個小公園,晚上的時間就許多人在跑步運動。


這天天氣超熱太陽超猛的,走在路上非常辛苦,幸好要去的地方不多,走走停停便是。

隨意在地圖上找些景點,「劉氏古厝燃藜第紅樓」是一個。看來是一個有點歷史的紅色建築物,大門深鎖,望向裏面看見有衣服在曬晾,應該是有人在用的。另外兩層的洋樓部份則變成了餐廳。上網查了一下,紅樓是在 1910 年清末中壢總理劉坤之子劉家城所建的,其他沉悶資料便不在這裏重複了。

這時遠處看見一大片雨雲,在這種大熱天氣下極可能是雷暴驟雨,路過一間咖啡店,便趕緊躲進去。果然過了幾分鐘,雷聲響起,外面沙啦沙啦的下着大雨,慶幸自己像農夫一般還會留意天色。

中壢的一個新景點叫阿沐什麼的,我也搞不清楚這建築群到底是什麼,中庭有小型旋轉木馬之類的東西,應該算是打卡好地方。不過我主要是來一試這一家阿沐咖啡,可惜需要訂座,把沒有訂座的我拒諸門外。

回到中壢火車站一帶,逛一下旁邊的「中平商圈」,發現這裏的東南亞人實在多。在中壢火車站一帶,路上有一半都是東南亞人。

商圈內有一個叫「中平路故事館」的地方,是一個日式老房子,本來是公務員宿舍,保存日治時代當地居民的生活。在這𥚃的工作人員聽到我從香港來還有點驚㤉,說很少香港人會到中壢這種小地方旅遊。是嗎?


路過「霸王豬腳」,看來有點吸引,便過去點一份試試,豈料這裡的阿姨好像對我這個人很有興趣,用「你不要點米飯嗎?」打開了話匣,再評論我是否搞美食的,又問我為什麼會來中壢,為什麼單點蹄膀和高麗菜,有沒有覺得很貴,我是怎樣找到這裡的。說着說着他們便索性坐在我對面在審問。看來中壢比南部更熱情。

晚上逛了一下「誠品」和「中壢夜市」,便回酒店休息。

回到酒店看見隔壁的房間有許多警察,然後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床上用被子覆蓋身體,進房的一刻聽到她好像在說泰文。

終於明白昨天晚上在發生什麼事:不是體能了得,而是多人接力賽。

第二天去新竹。

本來要在中壢火車站附近吃台灣早餐店的,卻竟然找不到,結果買了一個飯團在月台吃。

新竹距離中壢不到 40 公里,坐自強號就一個站,車程大約半小時。

先找地方喝咖啡,在 Google Map 上看到一家,卻原來在一條小小巷子裡。我慶幸自己的探險精神,能找到這麼隱秘的咖啡店。

及後向「新竹城隍廟」方向走,最先看到的是「東門城」。據資料,新竹城於 1827 年興工,周圍是城牆,有四座城樓,日治時拆掉城牆與城樓,只存東門了。觀察下,晚上可能會更漂亮。

「城隍廟夜市」就在「新竹城隍廟」一旁,或者確切一點來說,夜市包圍着城隍廟,你要經過夜市才能進入廟的入口。


不遠處有兩個戰爭博物館:「新竹市眷村博物館」和「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大陸的朋友應該不怎麼感興趣。

下一站是「新瓦屋客家文化園區」,是一個被保存舊時客家村落,這裏當然亦有好幾間咖啡店,看來都是打卡的好地方。

晚上回到中壢突然想吃牛肉麵,但又不想上網找,便決定到處亂逛,倒也讓我找到,而且還是兩家並排。一家叫「新明老牌牛肉麵」另一家叫「新明永川牛肉麵」,看來兩家應該有點恩怨。

第三天吃了麵線做早餐,這時忽然想,一般麵線都是用匙羹吃的,但其實用匙羹也不容易吃得到,用筷子便更加不用說了。

再喝了咖啡便到桃園飲喜酒。

臨走時和新人到「古山星辰景觀咖啡廳」聊天看日落,景色十分不錯。



.

時間到了,多謝新人把我送到機場,圓滿結束這一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