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今年復活節假期一直都想不到要去哪裏,經過多番轉折,最終多拿了兩天年休假期,選擇來到巴黎。

因為自己的假期比較緊張,又或者是自己人比較緊張,一般不會放多過一天的假,所以一直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飛機上。香港到巴黎要坐 13 個小時,來回兩程便多過一整天了,既浪費時間,又坐得難受,再加上時差,首兩天還真的有點辛苦。

晚上 10:50 的航班,大約在法國時間早上 6 點到達巴黎 Charles de Gaulle 機場,因時差關係倒賺了 6 小時。

剛到步機場時便覺很混亂,指示不足,找到機場火車站時又花了些時間才搞清楚怎樣買車票。幸好我單獨出行多,比較勇猛,才不致於坐的士了事。

8 點多到了位於 Madeleine 區的酒店,服務員說可以直接給我客房,省卻了一點麻煩,亦可稍作安頓,洗洗澡,給手機充一下電才出發。

今次行程幾乎沒有半點規劃,只是在出發前於地圖上標示了 20 來個地點,幾天下來發覺走了許多冤枉路,同一區的景點往往分開兩天去,浪費了一點時間。不過幸好都在市區內,頂多半小時的車程而已,而且七天的假期對我來說感到無比的充裕,時間浪費得起。

突然想起要說這個,是因為我連第一天打算先去哪也未決定。走出洒店門時還在想: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為免混亂,以及過長的篇幅,我決定今次不以日記行程形式去記錄這次的巴黎之旅,而是以地點和感想為骨幹。(你看,還未正式開始已經寫了這麼一大堆了)

隨意向著 Eiffel Tower 的方向漫步,一路上眼前盡都是歷史建築,而且保存得很好,也仍在使用,讓人有一種活在歷史中的夢幻感覺,感覺實在非常棒。

可惜遇上看來是巴黎的城市翻新,整個城市到處都是維修工程,而且都在下雨,天色昏暗,實在美中不足。

過了不久 Eiffel Tower 終於出現在眼前了。當然在過後的幾天中還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到她。Place du Trocadero 便是一個極佳的觀看點,而 Pont de Bir-Hakeim 亦十分不錯。



說到 Bir-Hakeim,巴黎的自由神像便在這裡不遠。

之後到訪 Musée de l’Armée 和 Tombeau de Napolean,在不同的天色下感覺也不一樣。


Pont Alexandre III 是一條著名的橋樑,橋的另一端便是 Grand Palais,一個本身便是藝術品的藝術展覽廳。





接二連三的衝擊實在讓我受不了。這雕像,這建築,以前都只有在書本上看到,今天我卻被它們包圍著。都太漂亮了。

目不暇給,應該就是這樣子吧。

幸好這種震撼的感覺在第二、三天開始慢慢減退,不然心臟真的受不了。

可能因為 jet lag 的關係,第二天 5 點便醒來了,坐在床上都不知道幹什麼好,結果便決定出門吧。法國的餐廳開得晚、收得早,凌晨五點多在路上瞎逛,朋友們看見我的 IG 還在為我擔心,都叫我小心安全。

不知怎地走到了 Louvre 來,這時候天也開始亮起來,便在這裏欣賞一下沒有人的 Louvre 和金字塔。當天晚上再來看燈光下不同的感受。



反正時間尚早,這時便決定到Chateau de Versailles 去,車程才半個小時左右,可惜排隊的人成千上萬,只好過門不入,在 Versailles 區逛了一個下午,回巴黎去。


來到巴黎,基本上每天都會經過 Rives de la Seine 塞納河,據說在 Pont Neuf 上看到的景色最美,是否最美我不知道,但夜景確實很美。

Pantheon 據說是至今保存得最好的古羅馬建築之一,很有氣勢。

Cathedral of Notre-Dame 不用我多說,公認是最美的哥德式教堂。



在它的正對面是警察總部,晚上兩起藍白紅的燈光,又是一個景點。

Sainte-Chapelle 和巴黎法院並排在一旁,繼續衝激你的眼球。

Sacre-Coeur Basilica 位於巴黎市區最高點的羅馬天主教堂,但老實說也沒有真的很高,我走樓梯上到去之後才發現原來一旁有吊車服務。遊人一般的多,便沒有進去了。


而 Arc de Triomphe,又怎可以不來朝聖呢?


對很多人來說,來巴黎是為了購買名牌,因此 Lafayette 的名氣不比 Louvre 低。因為朋友告訴我頂樓可以開放給遊人,而且景色很美,可以從遠處看到 Sacre-Coeur,便過來看看。來到的時候嚇了一跳,發現原來 Lafayette 真的已經變成了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說到中國,中國人的足跡遍佈全世界,巴黎自然也有一個華人區,無意中發現這個華人區位於 Choisy 和 Olypiades 之間。一走進來便看見滿佈中文和越南文,去到中菜館和越南菜館,但卻沒有常見的唐人街拱門。

Jardin du Luxembourg 是一個很漂亮的公園,我來的時候很多人在遊戲玩耍,有老有少,氣氛十分好。

這裡的 Luxembourg Palace 亦是法國參議院所在,守衛十分森嚴。


其實巴黎漂亮的建築多都數不清,只是我看到亦有拍照的也不能在此一一盡錄,更不用說看到沒有拍的,和根本就沒有看到的了。

這時候你可能已經發現,所謂必須去的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以及至今提到的景點我都沒有進去,對於一個討厭排隊的人來說,我真的沒辦法。

基本上,巴黎不要說是一線的博物館或藝術館,就算是二線的也總是大排長龍。除了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 外,我亦去了 Musee d’Orsay 及 Le Centre Pompidou 兩處,人龍說雖不如前者的長,但總也有百多人在排隊吧。

但巴黎藝術館處處,要找上一兩個沒有太多人排隊的,總仍能辦到。我結果便去了 Marmottan Monet Museum, Picasso National Museum 和 Rodin Museum。




幾天下來對我而言最大的問題是吃。不是因為不習慣吃西餐,而是總不成一天三餐都進正式餐廳吃,但又沒有什麼輕食,整天對著牛角包並不太好受。

另一個問題便是晚上沒地方去,不要說宵夜,就算想買瓶飲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根本沒有便利店!結果要靠地鐵站的售賣機。想吃東西吧,在見到的時候便必須先買下,晚上帶回酒店。

巴黎的物價也高得驚人,一個牛角包便賣 3-4 歐羅,比香港貴幾倍。

這裡的地鐵只在進站時驗票,出站不用,所以有時候會看到有人在出口等候,在閘門關上之前衝進來。

法國人走路也很急速,這令我有點驚訝的。一直以為法國人慢活,但看路上行人半點也不慢。

警號,包括警車或救護車,每天至少聽到五次以上,是治安真的那麼差?還是有關部門濫用了警號?

巴黎養狗的人超多,連許多流浪漢都會帶著小狗一起行乞。因此,路上「地雷」還頗多的。

我有看過好幾次法國人問陌生人拿香煙,我也被問了三次,問的人也不像是流浪漢,他們問得很自然,你不給他們也沒有什麼,一個有趣的現象。

不過除了這些有求於人的,整體而言我覺得法國人算是十分不友善,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討厭說英語的人,還是討厭亞洲人,又或者是以上皆是,反正感覺十分不好。

浪漫的城市,在我來說實在感覺不到。

拍照

拍照的人,有一派醉心 Photoshop 修改照片,也有一派視修相為萬惡行為,極之反對。

我們常見到一些風景照,美麗得令人震驚。十之九十,是修改後的結果。

大自然,當然也可以很美,但任誰都可以看得出,這些照片是假的。

就像化了妝整過容的女生,可以很漂亮,可是大家明白,這張臉做過手腳。

不正式修相的,現在就是普通的一部手機,也可以為照片加上不同的濾鏡,其用途其實只是為一張失敗的照片作掩飾而已。

有時候,因為鏡頭焦距不夠的原因,可能事後需要裁剪放大想保留的部分,這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

自己也不反對別人修相,事實上修改照片本身也是一門高深的技術,只是我更比較著重看照片的構圖、角度和創意。

一些拍照熱點如天安門、金閣寺等,你會發現差不多每一張照片都是一式一樣的,因為大家都站在同一個地方去拍。

不論你把它如何修改,把遊人刪去,把顏色弄得令人目眩,結果這照片還是沒有生命。

所以每當我看到一些角度獨特的照片時,都會特別喜歡。它不需要華麗,因為它有靈魂。

能從平凡景物找到不平凡的角度,更難能可貴。

當我背著照相機時,就是要從眼前景物中去找那一張照片。大多數時間因能力才情有限,找之不見,也有時候找到了卻拍不出預期效果來,但至少這堅持能訓練自己的心眼。

我們當然不可能每一張拍的照片都是這樣,如旅遊時總有一些記錄照,但得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用自己的心去尋找,拍出屬於自己的照片。

這樣拍照才有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