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

過往慣例,去日、韓必坐零晨機,而去其他地方呢,則多選最早的一班飛機。

今次的自製三天長周末,本來想重遊花蓮,但又覺得時間不夠,結果想到墾丁這地方倒是適合短假期,景點都在一起,只要有車便更容易了。

後來發現如果坐早一晚的飛機再加上一晚酒店住宿,價錢竟然會和早機的一樣,雖然要提早收拾行李,但感覺上多了一晚,便如此辦吧。我猜以後都應該會這樣安排。

晚上下班就在辦公室換了衣服直接到機場,坐 9:35 的航班到高雄,因延誤大約 12 時到達高雄的酒店,隨即動身到夜市吃晚餐。

上次到墾丁雖然已經是 6 年前的事,但我想,墾丁這個地方應該不會有什麼改變。

第二天回到機場旁的租車中心取車,向墾丁出發。

途中經過上次到過的海邊咖啡店「三個傻瓜」,這次試一下一旁的「魔幻咖啡」。

當然,口味從來都不是它們的強項。客人到來,只為在海邊閒話家常一番而已。

繼續上路,先到恆春鎮吃午餐,路過一家叫「王家麻醬麵」,客人算不少,便試一下,本來以為是麻辣的麻,卻原來是芝麻的麻。反正味道也不錯。

屏東縣熱是必然的,太陽那狠勁也不必勉強抵擋,這幾天不用說是熱得要命。剛剛一直在車上還没有太大感受,如今在路上走了 20 分鐘,吃過麵後,看到有剉冰,還用等嗎,人早已經坐下了。

店主只說「來一碗?」,看來他們只賣一樣東西。也好,不用想,口味也應該有點保證。店名「(柯)古早味綠豆饌」,賣的是綠豆饌剉冰,味道不錯,料多,一碗 65 元卻不算便宜。

這一天先去恆春半島的西岸,是我上次沒有去過的。

從最南的「貓鼻頭」開始,再向北「關山」移動。

「貓鼻頭」有如許多其他石頭景點,老實說並没有很像,不過風景的確不錯。

算準時間 5 時許到達關山,只為看日落,更有專門名字,曰「關山夕照」。可惜碰巧一大片厚雲擋著了夕陽,美中不足。

晚餐到「後壁湖碼頭」吃出名便宜的魚生。一家叫「輝哥生魚片」的門前都是排隊等候的人。我對排隊有敏感症,便到對面的「褔哥活海鮮」吃晚餐。魚生的確便宜,其他海產則正常價格。

晚上到墾丁大街的酒店,發現墾丁大街比以前更多人,店鋪也多了些,氣氛更加熱鬧。泳衣少女一街都是,為炎夏降一降溫。

第二天向東,順序先到怎樣看也不像船帆的「船帆石」,再到「鵝鑾鼻公園」,之後到上次沒有去的「臺灣最南點」。

這個最南點就在燈塔旁,但路不通,你得離開園區向右方小路走才能到。

再經過「風吹沙」到達「佳樂水風景區」主要是看怪石,風景也不錯,但地方不大,不故意停留的話 20 分鐘便看完了。

看看時間尚早,恆春的周日夜市又還没有開始,便再重遊「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吧。

走走吃吃逛逛便一天。

第三天回高雄,參觀未去過的「打狗英國領事館官邸」,再到「駁二藝術特區」,最後在「三多百貨商圈」殺時間,便踏上歸途。

三天的假期,總是有點太短。

墾丁

上月才去了泰國曼谷幾天,因多是商場,吃的又不怎樣合自己的口味,既不是為了「血拼」才去,儘管已經臨時加碼到華欣一遊,但總覺有點意猶未盡,回來後也沒能夠寫下些什麼,只因除了滿街濃妝艷抹看起來也頗漂亮的美「女」外,實在想不到寫些什麼。

既然意猶未盡,數天前才突然決定利用這長假期到高雄墾丁一遊(其實高雄也是臨時加碼的)。

台灣給我的感覺其實跟大陸很相似,除了中心區的幾條街有些高樓大廈外,不用行多久便全是兩三層高的平房。至於恆春墾丁,更是連高過五層的屋子也沒有。主要街道兩旁,排著一座又一座的平房,上居下舖,甚至既居且舖,晚上從街上望進去,但見成人在看電視,小孩子則在他的小書桌前做功課,玻璃門也不關上,生意隨時可做。街上路人示不多,大部分餐館都很清靜,頂多三兩桌的客人。店主似乎更在意電視上的棒球比賽。

第一天的晚上我便走了恆春和墾丁的夜市,這裡的情況便很不同了,夜市的人多到想用正常步速閒逛也辦不到,間中還得讓路給載著一家三口的摩托車。大多數人都不像在食小吃而是在吃正餐。最受歡迎的,我想應該是牛排意粉吧,單價台幣八十元,可選厚切薄 cut ,也可以叫豬排雞排,麵條河粉,相距不遠便有一檔,多以鐵板上菜,感覺有點像我們荼餐廳有售的鐵板排餐。

除了吃的,也有玩的。小型的彈珠機,網金魚;有釣真的小蝦,也有用磁石釣機械海鮮,拋環射豆槍贏公仔,玩的人著實不少。

至於墾丁的夜市,其實只是墾丁路的一段,規模和食品種類都要比恆春的夜市少一點,飾物記念品等卻較多,可能因為這裡香港遊客比例比較高的緣故吧。

我們以前的大笪地也是這般的,市場很多人,但上環的晚上有多靜,大家都知道。

墾丁其實跟海南島很像,但來得自然一點,多了幾份樸實。

不得不提的是,剛到墾丁大街的時候,不多久便聽到像是雪糕車的聲音從遠處響起,看到才知道是垃圾收集車。原來收集車定時沿著大街上下行駛,有需要便把它截下來,將垃圾袋向車尾拋進去。之後在恆春也見得到,只不知是否同一輪。

至於高雄,當然沒有台北熱鬧,但本質上差不多。街上人少車也不多,總給我一種懶洋洋的感覺,但只有匆匆一個下午,其實也看不了多少。

意外的事情卻發生在機場,原本預早了一個半小時到達,怎知只花了十五分鐘便完成了整個登機與過關的程序,過海關時更只得我一個人,原來四點到八點這段時間就只得這一班航機。本來這也沒什麼,至多去喝杯咖啡便是,怎料裡頭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間免稅店及一間博物館商店。幸好博物館的店員想必也早已悶得發荒,難得有人進店閒聊,時間便這樣打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