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

上一次來釜山原來已經是兩年多前了。

釜山不大,像我這種速度的,第一次來的數日間已經在重複地點了,第二次基本上地方相同,只是多走一點,嘗試找出該地方的另一面。

今次嘛,也沒有找到什麼新地點,又不想跑太遠到其他縣市,結果當然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舊地重遊。

這次選了在「西面」排檔街的民宿酒店,網上看見客房的照片不錯,怎料早上到達門前一看,還真嚇了一跳。入口在停車場內,而車場入口半掩著的,這分明就是汽車旅館嘛。不過地點著實方便,可以考慮再來。

第一目標是新建的 “The Sky 101”, 怎料只是一個小小的餐廳建築,有點失望。只好繼續沼海邊行向海雲台,中途和美人魚打打招呼,便在「海雲台市場」挑了一家小店吃午餐去。

順道到「釜山市美術館」,之後到新地點「五六島」。

「五六島」也建了一個 Skywalk, 可惜人超多,向排長龍說不的我自然不會浪費時間,轉身跑上後面的小山丘,從高處欣賞景色。



由於兩天未睡,本就打算早點休息,所以晚上直接回西面,逛了一下吃點東西,九點左右便回酒店。

第二天重遊金井山「梵魚寺」。本來要找個較高的點希望可以拍到寺群全景,怎知愈走愈高愈走愈遠,寺的影兒都沒有。心想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去到「金井山城」吧。


因為天下著微雨,地面濕滑,走路特別費勁,雖只一個小時多的路,還真有點累。

到了山城才發現,原來金井山山頂就在前面,自然再「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山去。

山頂又名「姑堂峰」,景色非常不錯,可惜得原路折返,從另一方向下山要走太遠了。


晚上在「釜山大學」附近搞定,吃的用的穿的都有。

第三天整天在下雨,也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找到一家醫院改建的咖啡店,名 Brown Hands,裝修特意保持破破舊舊的,非常特別,而且融入得十分好。期間沒有客人是坐定的,都在四處拍照。



而 Chinatown 就在一旁,自然也去順便看一下,不過大多數的店都沒有開,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幾天是韓國的長假期。

韓國的四季比較分明,本應是秋天時份,這裡 23-24 度,香港卻仍然是 32 度的高溫。今天下著雨,氣溫下降至 21 度,穿著短衣短褲的我實在有點冷,結果還得買了件衣服保溫。

接著到「南浦洞」亂逛,在「札嘎其漁市場」吃了蟹餐,晚上再回到西面吃排檔夜宵,卻發生了一些事。

話說點了餐之後不久,店主安排了另一個單身女客人搬到我身旁,心裡有點奇怪,又不是沒有空位,可能是在地文化吧,只有四個客人,如果坐在一起可以熱鬧點。我也沒加理會,繼續在忙手機。

這時她說了句「日本人?」,我轉頭望她一眼,說:「我來自香港的。」

「哦,中國。」

「是香港,不是中國。」她也沒深究下去。

「喝白酒嗎?」

我搖頭。

「啤酒?」

「我不喝酒。」

這時我的𧎚上桌,她還驚呼「哇哇哇,好吃的東西!」

我禮貌的請她也吃一點,她卻還真不客氣,把蝦頭都切掉,吃了七隻中的三隻。

既然無話,氣氛便怪怪的。反正有她幫忙,很快便吃完,隨即結賬走人。

之後心想,也不知她是否與店主一伙的,志在多賣一點酒。

最後一天先到「三光寺」,再到「金剛公園」坐吊車,見還有時間到「東萊邑城圵」與「福泉洞古墳群」,作為本次行程的最後點。





這幾天發現剛倒閉的店十分多,就算在「南浦洞」這種旺區也不能幸免,較偏遠的區份更不用說了,不知是否經濟不景生意難做。

釜山

本來依照原定計畫,今年整年都只往台灣旅遊。

兩星期前問台灣價錢,機票也要 3,500 元,隨口問一下釜山只是 3,900 元多,只差 400 多元似乎去韓國化算一點,更何況是零晨機,時間也賺了,二話不說便決定下來。

上次到釜山剛好是三年前的六月。記得當時熱得要命,今次平均溫度在 17-24 度之間,但釜山的太陽非常猛烈,人在太陽底下感覺像 30 多度,但當走到陰影處又會隨即感到涼涼的有點寒意。

當地時間早上七點左右到達位於「西面」的酒店,放下行李便向第一個目的地出發。

以前的交通卡還能用,先到地鐵站為它充值,乘車到「土城站」(Toseong),再轉巴士上山,參觀這位於山坡上的藝術村落:「甘川洞文化村」(Gamcheon Cultural Village)。

這個村落並非打造出來的人工建築群,而是仍然有人居住的住宅區,是活的。政府鼓勵藝術家到這裡盡情發揮,房屋外牆也塗好了,遠看像卡通片中的村落一樣。

本來打算在這裡吃早餐,但可能因為太早都未有營業,逛了兩個小時,便回到「南浦」(Nampo) 去找回以前吃過的那家「서울깍두기」牛肉湯,湯中有少許麵條和米飯,份量剛好。

上次到「龍頭山公園」(Yongdusan Park) 時並沒有上「釜山塔」(Busan Tower),這次便花 4,000 圜上去看一下吧。

「釜山塔」地勢可能沒有「首爾塔」高,但較靠近城市,看得比較真切。

下山逛「南浦洞」、「光復路」(Gwangbok Ro)、「國際市場」(Kukje Market)、「BIFF 廣場」一帶,再到「札嘎其海鮮市場」(Jagalchi Fish Market) 重溫生八爪魚午餐的滋味。

行程提早完成,才三點便到本來第三天才去的「釜山大學」,順道也逛逛周邊的商圈。

有點像台北的「師大夜市」,這裡也有許多賣時裝或流行玩意的。咖啡店自然也多得不得了,看到一家叫「Cafe de Pain」的名字夠吸引,進去一看價錢又比外面便宜,吃過味道亦不錯,如果不是因為有點遠在這區吃飯閒逛其實比老是逛「西面商圈」(Seomyeon)更好。

兩天沒睡,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中午才喝我的咖啡

今天行程走東邊 2 號線。

先逛「釜山博物館」和「UN紀念公園」,然後坐的士到「釜山市立美術館」,補充一下自己的文藝細胞,再坐的士到「海東龍宮寺」(Haedong Yonggungsa Temple) 參觀這建在海邊的古剎。

上次沒有來是怕遊人太多,但二次重臨也應該要把它包括上了。這裡的遊人多得像新年年宵似的,好不容易到達大雄寶殿,心也不能靜了。

許多人都會沿原路回到入口處,但一旁的石灘經過紅色小橋可以直達「國立水產科學院」(Fisheries Science Academy),可從那裡再乘車回「海雲台」(Haeundae) 或到其他地方。

我的下一站是「機張市場」(Gijiang Market),乘 181 號巴士大約 20 分鐘車程。

「機張市場」是蟹的市場,價錢比外面便宜,點了一隻小的 40,000 圜不到,加 2,000 用蟹殼的膏炒飯,非常美味。

本來打算吃飯後乘韓鐵到「海雲台」,怎料 miss 了車站,而下一站便是我住的酒店旁了,只好留待明天再過去吧。

晩上嘛,仍是「南浦洞」和「西面」解決。

第三天先到這家「Audrey Hepburn Cafe」吃早餐,便回到「海雲台」。今天下雨,兼有點冷,沙灘是沒有人游泳的了。上次來時碰巧是堆沙節,今天來到準備功夫已經在進行了。

既然來了,上次沒有進去「釜山水族館」,今次便付款吧。哼!完全是浪費時間與金錢!

海灣旁的「冬柏島」能沿海邊漫步,風景宜人,繞一圈又回到「海雲台」,慢慢走一小時可完成。

韓國或是釜山 6 月 4 日選舉,這幾天都看到許多助選的在街上鞠躬打招呼,頗有趣的。

釜山人的口音明顯和首爾不同,那種分別有點像大阪之於東京,都是比較懶洋洋點的。

這裡的店總能見到年輕人在打工,不像香港已經很少看見年輕人打工了。回想一下,大陸固然是,台灣、日本又何嘗不是?為什麼只有香港不是呢?

閒話少說,回家去吧。

釜山

下班回家收拾行李,趕住乘坐零晨 1 時 45 分的飛機。三個多小時後到達韓國釜山金海機場,當地時間 6 時許。

一個城市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往往來自其機場。這個金海機場嘛,簡陋得像越南胡志明市那個,真有點過份。(後來看到離境那一層完全不同,像樣得多)這個號稱韓國第二大的城市,看來跟首爾還有一大段距離,就讓我用這幾天來印證一下吧。

走出機場巴士站看看,全部韓文(這裡可是機場呀)看不懂,就算看得懂也沒用,因為本人忘記了那個最近酒店的地鐵站叫作什麼,在一夜未睡後的清晨六時,還是「打的」好了,反正應該不是太遠。

經過一番調查究竟我要去的是什麼酒店後,的士司機終於把我安全送到。先把行李寄存,出去找吃的,並計畫一下今天的行程。

在附近找不到適合的食店,只好直接到「南浦洞」再找吧,也好以之作為第一個目的地,那最少頭半天的行程不用再想了。

有人形容南浦洞為釜山的銅鑼灣,可惜我去到的時候是早上七時多,店舖皆未營業,看來遲些要再來一次。

看見這間吃豬骨湯的大清早已有數桌客人,便進去試試。點了一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反正全店只有四款選擇,又全都是豬骨什麼的。送上來的原來是豬骨湯麵加飯。

先嘗一口湯,雖鮮但很淡,原來店主不調味,鹽放在桌上自便。加了點鹽,湯味都給引出來了,真的很不錯。以折合港幣 60 多元來說,雖未至於十分超值,但第一餐總算得到完滿解決。

吃過後走上「龍頭山公園」,看看那釜山塔,再下山回來到那個 PlFF 廣場,可是時間尚早人流不多,沒有什麼看頭。但管他,這裡的重點是「札嘎其市場」。

這個海鮮市場,像東京的「築地市場」。上次去築地吃不到,今次在札嘎其不能再錯過了。

有了上次首爾「鷺梁津市場」的教訓,自不會再點他們放滿一桌子十多碟的魚生餐。

隨便點了三種剌身,那八爪魚上桌時觸鬚仍在蠕動,放進口裡還吸著口腔,怪有趣的。

吃過後乘坐 30 號巴士到影島「太宗臺」。區內不容許車輛駛入,只可乘遊覽專車,我當然是用走的啦。太宗臺其實是個重建的燈塔,那處景色不錯。據說看日落最美,可惜現在才下午 1 時,只好一如過往,放棄沿途未能配合我日程的美景,繼續上路。

先回酒店登記,為電話充充電,到位處於「東萊」的「福泉博物館」,以及不遠處的「東萊鄉校」遊覽一番。看罷便回到地鐵站旁吃點小食喝杯咖啡,休息一下,說到底也已經四十小時未睡過覺。

想想要去的地方本就不多,今日半天又已去了一半,未來三日應該更加可以放慢點行程閒 hea 一下。

選擇了這間有露台的咖啡店,看著街上的路人,店內的客人,手中的書,電話裡朋友的即時訊息,也是一種享受。

晚上到「西面」遊逛夜市再喝咖啡,忽然發現這裡的女孩都不停的照鏡子,有好些更把鏡子放在桌上,離開時才收起;也有一邊走路一邊照的。回想一下,釜山的女孩又真的好像較首爾的平凡一點,不停的照是為了保持競爭力吧。

地鐵車箱內總見有人叫賣小用品,比首爾的要多,也總算是韓國特色之一吧。

這時首爾的朋友發現我到了韓國,要我務必要到首爾一轉,心想釜山景點已走了一半,便到首爾去吧。

第二天乘 12 點的高速 KTX 到首爾,單程票價 400 多港元,車程兩個半小時,還算舒適。

到達首爾車站,正藉繁忙時間,卻已見好些露宿者在席地睡覺,我自然不介意,只是奇怪車站保安何以沒有勸籲他們離開,不像香港的「有效率」。

朋友問我想到那裡要吃什麼,我是沒有什麼特別地方想去的,反正上次已經去過,但卻想試試那個什麼火鍋湯。朋友告之書本上的是改良版,要帶我去老店吃傳統的火鍋湯。這樣正合朕意,即移駕「梨泰阮」去也。

原來以前戰時貧窮很多韓國人都沒東西吃,駐韓美軍便將多出或不要的食物拿出來給貧民充飢。他們把拿到的什麼都放進去煮,慢慢演變成今天的樣子。火鍋湯送上來一看,用料主要是香腸,一些雜菜,面上還放上一塊芝士,已覺得當年這湯應該便是這個樣子的了。

那些街頭帳篷食店,也正好趁有本地人帶路去品嚐一下。在南大門找了一間人多的,味道還可以,價錢不便宜,風味卻十足。你或會說那跟香港的大排檔有什麼分別?咦,那也說得對呀。

閒聊得興起,竟過了尾班車的時間,結果終於把汗蒸幕也一併試了,睡一覺明早才回釜山。

回到釜山,先回酒店換件衣服,今天的第一站是市立美術館,可惜展品一般,雖然有三兩個職員頗為漂亮,也不足以為館平反。

接著是釜山另一個戲肉「海雲台海水浴場」,適逢堆沙節,遊人比平常更多,密密麻麻的只見沙灘傘看不見人,想拍些靚女熱照也不成。

流連了一會,到不遠的「廣安里浴場」,那裡整條街都是咖啡店,前面則對著廣安大橋,跟東京的彩虹橋有點相似。

最後又回到「西面」,正是每晚煞科前浪費時間的好去處。

最後一天了,先去看「梵魚寺」。梵魚寺實是山上的廟宇群,但我既然身在此山中,當然拍不到真面目。

走進寺裡,耳機聽著 Brahms 的第一交響樂,感受一下……咦,慢著,感覺全然不對,拔掉耳機,唔,好多了。

如果以梵魚寺作起點,可以遠足金井山,看金井山城,北門,東門,南門,再從另一邊下山,全程不足 20 公里,應該一試。我卻有事在身,下次請預約。

下一站是在釜山另一邊的「乙淑島侯鳥棲息地」,怎知是日休息!

還有 4 個小時的時間,想起在日、韓常見的中華料理,多只是餃子和炸醬麵,我便趁此機會一試。老闆會說中文,見我是中國人,更特意問我意見,結果本來就沒有期望,吃罷還算滿意。

看看手表已經 8 時,是時候回家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p.s.

2010.03 – 首爾

2013.02 – 首爾

2014.01 – 首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