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

上一次來釜山原來已經是兩年多前了。

釜山不大,像我這種速度的,第一次來的數日間已經在重複地點了,第二次基本上地方相同,只是多走一點,嘗試找出該地方的另一面。

今次嘛,也沒有找到什麼新地點,又不想跑太遠到其他縣市,結果當然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舊地重遊。

這次選了在「西面」排檔街的民宿酒店,網上看見客房的照片不錯,怎料早上到達門前一看,還真嚇了一跳。入口在停車場內,而車場入口半掩著的,這分明就是汽車旅館嘛。不過地點著實方便,可以考慮再來。

第一目標是新建的 “The Sky 101”, 怎料只是一個小小的餐廳建築,有點失望。只好繼續沼海邊行向海雲台,中途和美人魚打打招呼,便在「海雲台市場」挑了一家小店吃午餐去。

順道到「釜山市美術館」,之後到新地點「五六島」。

「五六島」也建了一個 Skywalk, 可惜人超多,向排長龍說不的我自然不會浪費時間,轉身跑上後面的小山丘,從高處欣賞景色。



由於兩天未睡,本就打算早點休息,所以晚上直接回西面,逛了一下吃點東西,九點左右便回酒店。

第二天重遊金井山「梵魚寺」。本來要找個較高的點希望可以拍到寺群全景,怎知愈走愈高愈走愈遠,寺的影兒都沒有。心想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去到「金井山城」吧。


因為天下著微雨,地面濕滑,走路特別費勁,雖只一個小時多的路,還真有點累。

到了山城才發現,原來金井山山頂就在前面,自然再「既然如此便繼續」上山去。

山頂又名「姑堂峰」,景色非常不錯,可惜得原路折返,從另一方向下山要走太遠了。


晚上在「釜山大學」附近搞定,吃的用的穿的都有。

第三天整天在下雨,也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找到一家醫院改建的咖啡店,名 Brown Hands,裝修特意保持破破舊舊的,非常特別,而且融入得十分好。期間沒有客人是坐定的,都在四處拍照。



而 Chinatown 就在一旁,自然也去順便看一下,不過大多數的店都沒有開,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幾天是韓國的長假期。

韓國的四季比較分明,本應是秋天時份,這裡 23-24 度,香港卻仍然是 32 度的高溫。今天下著雨,氣溫下降至 21 度,穿著短衣短褲的我實在有點冷,結果還得買了件衣服保溫。

接著到「南浦洞」亂逛,在「札嘎其漁市場」吃了蟹餐,晚上再回到西面吃排檔夜宵,卻發生了一些事。

話說點了餐之後不久,店主安排了另一個單身女客人搬到我身旁,心裡有點奇怪,又不是沒有空位,可能是在地文化吧,只有四個客人,如果坐在一起可以熱鬧點。我也沒加理會,繼續在忙手機。

這時她說了句「日本人?」,我轉頭望她一眼,說:「我來自香港的。」

「哦,中國。」

「是香港,不是中國。」她也沒深究下去。

「喝白酒嗎?」

我搖頭。

「啤酒?」

「我不喝酒。」

這時我的𧎚上桌,她還驚呼「哇哇哇,好吃的東西!」

我禮貌的請她也吃一點,她卻還真不客氣,把蝦頭都切掉,吃了七隻中的三隻。

既然無話,氣氛便怪怪的。反正有她幫忙,很快便吃完,隨即結賬走人。

之後心想,也不知她是否與店主一伙的,志在多賣一點酒。

最後一天先到「三光寺」,再到「金剛公園」坐吊車,見還有時間到「東萊邑城圵」與「福泉洞古墳群」,作為本次行程的最後點。





這幾天發現剛倒閉的店十分多,就算在「南浦洞」這種旺區也不能幸免,較偏遠的區份更不用說了,不知是否經濟不景生意難做。

Advertisements

汕尾

這個周末忽然想找個地方去一下,記得上次從廈門乘高鐵回來時經過汕頭、汕尾等地,上網查一下,到汕尾的車程大約一小時,便這麼決定吧。

星期六乘坐早上 8:42 的高鐵,大約 10 時到達汕尾火車站。為安全起見還是先去買明天回程的車票,也幸好如此,不然不會發現原來星期天全日的火車票已售清,只剩下早上 9:06 的班次還有少量車票。當然這亦代表我只有一天的時間。

汕尾是一個漁港,到處都是海鮮、海味店。但由於時間緊迫,這天安排不了吃海鮮了。


汕尾的食店都集中在「二馬路」,我自然也選擇住在這裡。

亂逛的時候發現賣牛肉的店舖不比海鮮酒樓少,看見一家店顧客眾多,便坐下點了一碗牛雜河粉,味道果然不錯。

在網上找到幾種汕尾的特色小吃,其中一個叫「菜茶」的東西,是骨湯中放進青菜、花生,然後再在表面放上一層脆米,味道十分不錯。店主又向我介紹他們的糯米飯,點了一碗味道確實不錯,簡簡單單的不像香港某些店舖那般硬硬的。有驚喜。



另一特色小吃是「鹹薄餅」,據說沒有特定食材,我點的那一個基本上是把炒雜菜包在麵皮內,味道一般。反而他們另外賣的甜薄餅看來不錯,可惜肚容量有限,只好留待下次。


最後一種是「菜粿」,味道也算可以。

在這種小城市,對我來說最麻煩的便是找咖啡店。只見大都是台式奶茶店,咖啡的選擇十分少。

汕尾市區也沒有什麼景點,只去看了天后廟和天后像而已,反正只是一天美食之旅。星期天大清早便坐火車離開,回香港投下我神聖的一票。



台南

台南,對外地遊客而言,從來都不是主要目的地。通常都是路經順道參觀一下安平區的古堡和老街而已。

我雖遊台多次,也只正式來過台南一次。

就算今次,亦只是臨時決定的。

自己慣例都是一次桃園機場一次高雄機場這樣梅花間竹的訂機票,訂了之後才決定最終要去哪兒,反正在訂酒店前決定便可。

但今次卻是訂了高雄的酒店後才決定來台南。不過從高雄到台南坐自強號火車只需 30 分鐘左右,也還可以接受。

台南相對其他台灣城市而言發展度沒有很高,因此很多舊建築都得以保存。再加上日治時期台南地位不低,日式西洋風建築比比皆是。

比較著名的當然是「文學館」、「吳園」和「林百貨」了。

亦有一些日式民居轉型咖啡店,今次便專程去了這家叫「鹿角枝」的咖啡店。屋子本已空置,數年前租給店主開了這家店。店內裝修一應古舊,感覺還不錯,就是冷氣不夠,尤其這兩天氣溫高太陽猛,並不好受。更可惜的是食物咖啡口味一般般,雖然賣相還算不錯。

之後重遊「赤崁樓」和「神農老街」,傍晚到「大東夜市」搞定,坐 20:18 的火車回高雄。

第二天睡晩一點,到台南後先到「吳園」打卡,之後便去安平。「安平老街」以前去過了,「安平古堡」卻只在門外而未入內,這次便付 50 元進去看看,其實也沒什麼特別。

「安平樹屋」也是沒有進去過的,入場卷一樣是 50 元,這棵大榕樹基本上佔領了整座大屋,如果不是人為加固的話屋子要倒的部分應該更多。


回到「赤崁樓」附近,吃了牛肉湯和擔仔麵,味道都不錯。

隨便逛逛,又到時間回高雄了。

最後一天按例美術館日,中午到「三多商圈」的大遠百逛誠品。行行坐坐吃吃喝喝就是一天。

今次重遊台南,才發現市區可看的真不算多,尤其對我而言,總覺得沒有地方去。幸好(?)超熱的天氣,人只想躱在室內,沒有地方去也有它的價值。而台南許多其他的有趣點,沒有車的話要到哪也有點麻煩。

這天碰巧 Pokemon Go 在台灣正式開通,街上都是訓練員,十分有趣。

廈門

這個七一假期本來訂了機票去高雄的,但由於下一次旅遊也是台灣,如此一來我便會連續去台灣四次了,所以決定改變目的地,去廈門。

於 2010 年時曾因為取道廈門去金門而逗留過兩小時,坐過環鼓浪嶼的船而已,對廈門什麼印象也沒有。

廈門距離香港比台北遠一點,機程一般的一小時多。忽發奇想,何不試試乘坐高鐵?上網查了一下,車程三小時四十分鐘,就算把深圳北站和廈門北站離市區的距離一并考慮,時間上也不會比坐飛機加上等候時間慢,亦可避免大陸飛機延誤的問題,沿途又沒有飛機上的電子用品限制。而且,時間選擇多,價錢更隨時是機票的十分之一。這樣又怎可能不選擇高鐵呢。

在 30 號早上坐 7 點的高鐵,歩出廈門北站拍照時還只是 10:45 左右,比預期還早了一點,十分不錯。半小時後到達位於「中山路步行街」的酒店。


只見天色蔚藍,老懷自必安慰。事實上天公造美,四天的天氣都非常好,就只是熱了一點。

第一餐自必是廈門的「沙茶麵」和「土笋凍」。上網看到一家叫「大中沙茶麵」的店評價不錯,更正正在中山路,自然先吃為快。一碗 15 元,味道還算不錯。


廈門另一出名的是海鮮,不過這幾天吃了兩次,實在沒有什麼特別。既沒有很便宜,也沒有很好吃。

下午去「南普陀寺」參觀了一下,遊人以大陸的標準來說也不算太多了。


在來程車上看到一個叫「貓咪博物館」,便走回去看看,原來只是一家貓主題的咖啡店,帶旺了四周形成的小區。

到達「廈門大學」時已經差不多 5 點了,發現原來大學已經成為廈門的景點之一,每天還設有訪客管制,人數上限 250 個。當我走近大門入口時,更有人上前向我兜售入場權利,我當然沒有理會。

最後去到一個叫「沙坡尾藝術區」的地方,不過規模細小,沒什麼看頭。

晚上自然回到中山路解決。

上下走一次,發現整條中山路都是台灣產品和小吃。例如蚵仔煎,廈門叫海蠣煎,其他如巨型魷魚、大腸包小腸,鳳梨酥等等皆到處可見。

事實上經過幾天觀察,廈門人的口音和台灣非常相似,有時候連語氣也頗像台灣人,可能是因為距離和文化源頭比較接近吧。

第二天的早餐到這家有點名氣的傳統食店「黃則和花生湯」搞定。點了燒肉粽,麵線糊(即廈門版台灣麵線),曲曲龜(即客家粿),可惜味道一般,可能是店的問題吧。這時你應該已經發現,我竟忘了點花生湯!幸好鄰桌點了幾碗,我便隨即拍照留念,味道如何,恕我無法奉告。



今天的目的地是「鼓浪嶼」,環島的話其實是兩、三小時的事而已,但實在太熱,「日光石」我便不走上去了。

碼頭附近是店家所在,商業味道頗濃。民宿那一塊給我感覺好一點,甚至可以考慮在這裡住上一個晚上。

島上有許多歐式建築,有些還有人在住,在前園掛滿衣服,一種很矛盾的和諧。




晚上去「曾厝垵」,本來以為只是一個夜市步行街,去到才發現是一個市集,地方頗大,也有許多民宿,附近又是水上活動集中地,活像大幾倍的墾丁。




下午才想過可以試一下鼓浪嶼的民宿,晚上去過曾厝垵之後,又何必還需要去鼓浪嶼呢?要住,便應該選這裡。

第三天爬山,吃過早餐後到「廈門園林植物園」,山並不高,只是天氣熱了點。上到山頂可看到廈門市景色。至於園區其他所謂的所謂有趣點乏善足陳,不提也罷。

之後回到廈門大學附近吃午餐,點了廈門的薑母鴨和一種叫封肉的紅燒肥豬肉,也點了廈門炒米粉,味道還算不錯。


吃過之後再到廈門大學碰碰運氣,結果順利進入校門。廈門大學出名校園漂亮,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之後到「胡里山炮台」,路經「白城浴場」(看,連名字也用浴場而棄海灘)時被大媽說服租了電動單車玩玩,租金 70 元兩小時,應該是遊客價,不過速度還是挺快的。


這裡就在曾厝垵隔壁,晚上自然又回到這裡來,更發現了原來另一旁還有一大塊昨晚沒發現的,佔地比想像更大。

最後一天到「集美大學」、「陳家庚故居」和「鰲園」,便到火車站準備回家了。



這幾天除了發現廈門和台灣很相似之外,亦發現他們的店很喜歡玩字音,例如有一店名曰「張三瘋」,冰店取名「范冰冰」,酒吧叫「帶我走Bar」,亦有什麼鷺人甲、卡灰等等。


珍珠店亦是到處都是,我不懂珍珠,不知道是平是貴是好是壞,反正十步一家跑不了。

廈門其實是一個頗適合放鬆的地方。

台北

今次端午節的台灣之旅,本想過去阿里山的,但由於當初訂的機票是往桃園機場,去嘉義玩好像有點傻,所以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早習慣了臨時更改行程,再加上聽到台北這星期都會下雨,所以行程嘛,就決定了沒有行程,幾天到處找尋咖啡館好了。

當我告訴朋友這個咖啡館之旅的時候,還被嗤之以鼻,說我平時不就整天咖啡館嗎,何必花數千元飛到台北喝咖啡?想想為之失笑,也不能說他錯。

無論如何隨遇而安吧。

於 6 月 8 號晚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坐九時三十分的航班到桃園。今天遊人並不多,完全不必排隊直接便通過海關了。儘管如此,到達位處西門町的酒店也十二點多了。

放下行李立即去找吃的,逛了一會發現大部分店都已經休息,商圈也只剩下幾檔路邊攤。

但這又怎麼可能難得到我,結果是找到一家「台南意麵」,還在對面馬路找到魷魚羹當消夜,成績不錯。


第二天開始我的咖啡店之旅。

喔對,這時發現忘了帶台北的悠遊卡,結果只有又再買一張,還是可愛版的,只好用背面拍卡。

早上先都大安區的 Savour Cafe 可惜時間仍早尚未營業,這時看到對面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店叫 Cama 便到那裡喝咖啡吧。

離開時看見 Savour 已經開門了,心想反正一場來到,那有這麼容易放棄的。內部裝修環境不錯,點了雞肉凱撒沙律,味道亦達水準。


跟著到台大逛一下便到附近的「公館商圈」找咖啡店。見到一家叫「湛盧咖啡手沖館」,看來不錯,咖啡選擇也不少。我忘記了點的是什麼了,反正咖啡一杯就是,品質亦可。


來到東區,先到朋友介紹在安東街土地廟前的「彰化肉圓」,可惜因為公休沒有營業。在一旁吃了一碗味道不錯的牛肉麵之後,閒逛間看見一家叫「十八居」的咖啡店,情調不錯,可惜價格高,質素低,有點失望。



接着本打算坐捷運到龍山寺去,怎料老貓燒鬚,坐錯了松山方向,便將錯就錯,去「饒河街夜市」吧。饒河街夜市出名人多,今天也不例外,吋步難行。生平最怕人多,即時轉頭離開,先回西門町再作打算。

第三天早上吃了個福州魚丸做早餐,然後到「台北當代藝術館」去。今天並非假日,人不多,正好可以慢慢欣賞展覽。今天展覽的是史金淞的個人設計展,主旨是建設與自我毁滅,着實有點沉重。

走出本來正下著大雨,看見對面有一家咖啡店叫「貓妝」,便進去避一下雨。這時看見有一隻白貓向我走過來,過了一會更直接跳上桌面,就在那裏一屁股坐下望街沉思,也不必理會我的感受。不過貓嘛,從來都不理人感受。


接着到「清田七六」,出了捷運站發現原來正身處永康街,永康街自從我第一次到台北之後便一直沒有再來過,今次也沒有刻意要在這裏逗留,走着走着看見一家叫「品墨良行」的文具咖啡店,十分吸引,便進去看看。

這店有讓客人自製筆記薄,也有售賣自製蛋糕,味道嘛,普普通通。



接着到附近的「師大夜市」,但因為時間尚早,基本上攤舖都沒開。這裏有一家叫 Vino Vino 的餐室,外型吸引,一直都沒有試過,便趁著這個機會進去一試,可惜失望而回。咖啡食品都不合格。

上網看一下附近有沒有其他選擇,發現不遠處有一家「好氏研究室」,非常特別,裝修得像實驗室的樣子,咖啡也用上了量杯,而且份量由自己決定。我點了鴛鴦,左調右調之後,製成品宣布失敗。

晚上先到「誠品」朝聖,再去華西街艋舺夜市吃晚餐,打道回府。

第四天在台北車站附近發現一家叫 Le Wilbeck Cafe 的咖啡店,走古典路線,感覺不錯,尤其他們的 Tiramisu 造得正統美味,以後在台北車站區終於有一家像樣的咖啡店了。


今天打算到「台北市立美術館」,在圓山站出口處看到這家 Is Taiwan Is Chocolate 的小店很有趣,可惜故作特別,弄得味道怪怪的,有點失望。



美術館今天舉行的是李小鏡個人展,主題比昨天看史金淞的更沉重,看罷還得冷靜數分鐘才能收拾心情,繼續上路。

去過「行天宮」吃過挫冰之後,晚上又回到東區,探探昨晚看見的 Stayreal by Gabee 咖啡店,漫畫人物路線,咖啡食品都不錯。


肉圓、挫冰都吃了,但在台北割包好像並不如南方流行,結果得朋友指點,告訴我近日有一走高檔路線的割包店,在國父紀念館站附近,便安排在最後一天吃吧。

這天早上來到該店門前,說實在你不說的話我也不會聯想到是賣割包的。一般而言割包這地方小吃都是賣 20 到 30 元左右,他們卻叫價 90 大元。我點了套餐,要 390 元,標榜健康食材。味道是不錯的,但 400 元在台灣是「大餐價」,不過顧客不少,都需要排隊候座。




值得不值得,見仁見智了。

之後再試試這家 Cafe Lugo 的韓風咖啡店。味道沒什麼,連鎖味濃。


回到酒店附近,見尚有一小時,便把臭臭鍋也吃了。

昨晚在酒店預訂了車接送到機場,司機卻是一個女的,也不老,傳統智慧告訴我要警覺。她開車比較慢,也平安順利把我送到機場。

這幾天都在下雨,但並不影響到我的咖啡店之行,也是從未試過的沒有半點投訴,半分不爽。

每天都睡到第二次的自然醒,十時才出門,也是未試過的。怎料睡得多了反而更見累,在飛機上和回家巴士都差點睡著。

看來我這是辛苦命,不能多睡。

花蓮

勞動節三天長周末,再休一天的假,來個花蓮之旅。

上次到花蓮已經是 2011 年的事,出發前花蓮一直傳來地震的消息,亦預報未來一周將會有 5 級以上的地震活動,好些友人更勸我更改行程不要去花蓮了。但一來時間太迫近,二來我也並沒有很擔心,反而有點期待身歷其景,所以行程照舊。結果嘛,據報我離開花蓮的十分鐘後,才有一個感覺得到的地震。

反正行動依舊就是了。在 29 號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 22:25 航班,大約 12:00 到桃園機場。當晚不知怎地人超多的,結果 1 點多才到達在桃園的酒店。

難得的是,差不多兩點了仍能找到一個街頭小攤,吃台灣的第一餐。

因為五一假期的原因,台灣本地的旅客也非常多,所以去花蓮的火車票一直都買不到,結果只好早上去車站碰運氣,最壞打算是從桃園到花蓮站三個小時。票,總買得到,只是有沒有座位而已。結果買到一張中途才有座位的票,只站了大約一個小時,算不錯了。

上次來花蓮時我租了摩托車,今次自然也需要租車代步。

先重訪車站旁的「金吉利牛肉麵」,味道一般的好吃,價格卻也提了三成。後來發現其他的店五年間價格絲毫不變,回想起來,可能這店在火車站旁,遊人眾多,以致店主有提價的空間吧。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只到太魯閣繞了一圈,便回花蓮市區找吃的。


先吃點滷味,挑著挑著竟然這麼的一大盤,味道還真不錯。

來台多次一直都知道釣蝦場很流行,卻從來未試過,這次玩一下 250 台幣一小時。結果,一小時後我把魚杆交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花蓮本來有數個夜市,但不知道為何當地把夜市合併成一個大型夜市,取名「東大門夜市」。本來這個名字便已經怪怪的沒半分台灣味道,官方又把夜市分成幾部份,各部份又以一個舊夜市命名,舊店卻又不一定分配到該部份去,路確是寬了,但總欠缺了點台灣夜市的風格。

第二天走遠一點,沿海岸南駕,先經過「牛山呼庭」,「新社梯田」,「石門洞」,再到「石梯坪」完成海岸線部份。

「牛山呼庭」是私人渡假村,進不了。

「石門洞」那裡有一家咖啡店,面對大海十分不錯。

「石梯坪」遊人十分多,尤其是大陸旅客,雖未見不文明行為,但人太多本身也可以是一種滋擾。


那個「新社梯田」是一個位於海崖邊一直至公路的稻田,不知道人工打造的成分有多少,反正就是特別的。


之後穿過山區到內陸部分,先到「北回歸線標」,到達看到原來就這樣一座標誌,著實讓人失望。駕一個小時山路半個小時公路專程來的話可以說是非常不值得。

它對面不遠處有一個「掃叭遺址」,看介紹是石器時代遺址。不過就算把這個加上去,特意來這裡仍然不值得。

快六點了,還是回市區吃飯吧。

這兩天發現花蓮食品的價格在這五年都沒有變,以前 30 元的,現在仍然是 30 元。

除了吃,亦重遊了「時光二手書店」,更買了一本二手書,以作支持。

第三天早上先吃了出名的「公正包子店」,在「鯊魚咬吐司」喝咖啡後出發「七星潭」去,還是老樣子。


回市區把其他的出名食店「鵝肉先生」、「花蓮香扁食」和「海埔蚵仔煎」一并搞定,便去車站碰運氣。結果全程無座到台北,喜見晚上乘客不多,可以坐在地上。到達台北已差不多 12 時,幸好「西門町」的路邊小販仍在,以解決晚餐問題。



最後一天到「日星鑄字行」,是我之前在網上看到介紹已經早就式微的活字印刷廠,半轉型至做遊人生意。看到一排排的字粒,不難想像以前排版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必然到的,奈何卻又總是好事多磨。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遊人超多,那我只好放棄,去吃早餐吧。

在出發前又看到飲食節目介紹巨無霸龍蝦,反正約了聚頭的朋友認識海鮮店主,便請其代訂。

期待已久,單單是臂爪子便如手掌大,吸引了全店的注意力。味道亦做得不錯。


四天,就吃吃喝喝的過去了。

常平

這個周末去了常平一轉,算是希望以改變了一下地點,可以感覺上更加放鬆。放鬆,本來就是心理上的事。

東莞其實地方不小,除了東莞市區外還有常平鎮和樟木頭鎮,分別有三個同名的火車站,相距數十公里。

老實說我以前也給搞亂了,尤其當時不知道什麼原因東莞火車站其實在常平,而在東莞市那個火車站卻叫做石龍站。

就是到了今天,我仍要閉目靜心想一想,才分得清楚我想去的地方究竟是哪一個火車站。

現在想想,以前東莞的黃色事業應該都集中在常平和樟木頭,而不是在東莞市。

經過兩年前的央視高調報導東莞色情場所之後,今天的常平水靜河飛,有如半座死城。雖然在百花廣場附近日間仍然人流眾多,但晚上卻是另一遍光景。而且看來多是本地人,而不是來玩樂消費的。

當然我也可以說一些老學究的話,說東莞終於再也不那麼烏煙瘴氣了,但有時候坐在露天咖啡店,看著路上濃妝艷抹衣著性感的美女處處,燈紅酒綠的,也是一種感受。

只怪東莞做得太出格,哪還有不打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