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高雄

自從上個月試過快閃台北之後,開了頭,很快便又來一次快閃高雄。

由於非洲豬瘟的原故,台灣實施措施檢查所有港澳和大陸遊客行李背包,以防止有人帶豬肉製品入境。雖然檢查得有點馬虎,但由於每個人都必須排隊讓他馬虎一下,排長龍仍然在所難免。

依舊住在六合夜市旁,晚飯之後喝過咖啡吃過蛋糕,回到酒店便得想想:明天去哪裏?

快閃的好處是時間短,沒有選點的煩惱。不過話雖如此,自己始終未能免俗,感覺如果像在深圳般只在市區吃吃喝喝,好像有點浪費。

結果决定了去嘉義。

上午到高雄車站買火車票,碰上指定座都賣光光,只有站立票,雖然中途有空座位可以坐,但也站在車廂路口一個小時以上。雖然站一個小時沒什麼大不了,但車廂狹窄,站在路口妨礙別人,不停移動讓位也很麻煩。

上次去嘉義原來已經是 2014 年了,在搜尋有趣地點時看到「高跟鞋教堂」和「故宮博物館南院」,都十分吸引,可惜距離嘉義市有點遠,就算坐的士來回也會很趕,所以放棄了。

當然,來嘉義自必得吃火雞肉飯,上次吃了「劉里長」,今次試試「民主火雞肉飯」,美味依然。另外點了些滷味,亦十分不錯。



吃過之後走到「舊嘉義監獄」,是日治時代興建運作的監獄,於 2002 年定為市定古蹟。

有導賞團,我跟著人群聽了一會,便獨自到處看。

不知道是為了環保還是省電,監倉部位沒有燈光,份外顯出監獄的陰暗。

上次來嘉義已經來過「檜意森活村」,這次去「北門車站」時經過便重溫一下,感覺商店多了。

這個北門車站也是市定古蹟。

在地圖上見到一個叫「森林之歌」的地方,就在附近,便走過去看看,卻原來是一個大型室外藝術品,以木材、鐵軌、黃藤及石材等素材,象徵神木和阿里山火車鐵軌,也算有趣,在此拍照的人很多。


又到時間找東西吃,向「光華街夜市」出發,吃吃逛逛之後回高雄去。

每二天去橋頭區。

朋友告訴我這個「十鼓文創園區」,距離不遠不近,捷運直接可達,正合朕意。

本來以為十鼓是地方名字,卻原來是一個樂團。

當年糖廠關閉, 十鼓樂團便是在這裡練習,後來十鼓成名了,把這裏發展為文創園區。

其實我在踏進園區的一刻前,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糖廠⋯⋯

園區和糖廠佔地不少,一家人慢慢玩可以搞上半天。



記得在車站前看到去「橋頭老街」的指示,似乎值得一看,反正來到橋頭區,你不說我也會到處逛的。

這老街,又名「小店仔街」、「橋仔頭街」,清雍正年間巳有記載,但糖廠關閉後,這裏的商業活動減少,老街開始沒落。大約十年前地方政府著手改造,看樣子成效不錯。


在這裏不計算 50 嵐的綠茶,一口氣吃了四家店,飽得肚子都要爆炸。

回到高雄,到 85 大樓附近逛逛,看見對面有一新的建築物,原來是「市立圖書館」,在燈光下十分耀眼。

圖書館頂層開放,可以望到「高雄展覽館」和「新光碼頭」,景色十分美。

至於圖書館內部,有點科幻的感覺,也看見許多年青人在溫習。

因為高雄機場並不繁忙,尤其在晚上,許多時候都只有一兩班航班起飛,所以一般來說十分鐘不到便可以完成整個過關程序。再加上機場距離市區只有十多分鐘車程,所以每一次我都要提醒自己:晚一點才出發到機場。

可是,每次還總是會早到。

從機門關閉到飛機升上半空,全部才花了十分鐘,如果在香港的話,沒有 30 分鐘以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很快,我便回到現實了。

明天上班!

Advertisements

澳門

今年元旦在星期二,因為聖誕剛過,除非元旦在星期五或星期一,否則一般都不會再請假出遊。

但始終有一天假期,心癢癢還是想找個地方去。既然在周末才去過深圳,又想提前一晚出發,又想有個地方可以倒數,結果便決定來澳門。

澳門的酒店房價一向超高,除夕夜當晚更加高得恐怖,竟要 9,000 多元一晚,所以我依舊選擇住在珠海拱北,反正關閘離市中心只十多分鐘的路程。

但想在澳門倒數便變成了一個問題。因為拱北關閘在零晨 12 點關閉,但查一下,原來已改到凌晨一點,即是倒數之後還有 1 小時可以過關, 就算人多也應該有足夠時間。

今年澳門的遊客數量比我想像中來得少,就算在葡京和議事亭前地,都只見熱鬧而不見擠擁,對我來說是剛剛好的。

由於是除夕,我也索性穿便裝上班,下班直接坐船到澳門去,不用回家換衣服,節省了不少時間。

下船後第一樣發現的便是巴士站搬走了,看了幾分鐘都看不到在哪裏,心想時間既然尚早,便打算向市區步行,到後面的巴士站才上車。不過以我性格,很容易便走着走着,結果不知知不覺走到了葡京。

在經過永利酒店的時候還發現原來從這個位置可以看到澳門旅遊塔,更看到門前的水舞秀,效果很不錯。


.

選擇在議事亭前地倒數,是因為方便等候倒數和在倒數後去關閘,不過觀察所見,似乎主要的倒數活動在另一個地方,在這裏只能看電視直播。


無驚冒險,倒數後立刻便找到的士到關閘,住一晚後第二天早上又回到澳門亂逛。

其實澳門真的很小,尤其如果你不去氹仔和路環的話,基本上可逛的地方實在非常有限。

這天也發現大部分店都休息不營業,找個吃的也艱難。

從關閘一直信步亂逛,吃吃停停喝喝看看,竟然什麼交通工具都沒用上,直接走路到外港碼頭,坐船回港。

這樣從北到南加上繞道,也只是不足 20 公里而已。



在此,也向各位朋友說聲新年快樂。

全州,江陵

又到了每年一度的聖誕節首爾之旅,21 號下班之後回家收拾行李,到機場乘坐 22 號凌晨 12:30 的航班,韓國時間早上五時左右到達。

今次我不會再說什麼由於一夜未睡,第一天都留在市區吃吃喝喝了,因為每次都這樣說,看官大人不悶小人也覺得悶了。

在位於明洞的酒店放下行李後,先到小巷子裡的店吃一個豬肉湯飯做早餐,再到咖啡店喝咖啡放鬆一下,順道想一想今天要去哪。

結果是:想不到⋯⋯

那只好先到不遠的「首爾藝術博物館」看看,來到才知道原來十點才開門,我還得在門外吹寒風十五分鐘。

今期展品對我來說沒有很吸引,很快看完便信步亂逛,走到舊首爾火車站,這裡有一個咖啡歷史展,至少有點特別。

在首爾火車站買了明後兩天的火車票後,繼續邊走邊看地圖,來到「戰爭紀念館」。

自己對戰爭館興趣一向不大,在場館外的廣場便放了許多戰機坦克的殺人武器,有些飛機還頗大的,看過之後便沒有興趣進館了。

跟着到東大門的 DDP 看看有沒有什麼展覽,結果是 Keith Haring 展,既然有長人龍,我便不進去了。

之後我都忘記了究竟去了那裏,反正晚飯便在明洞搞掂,早點回酒店休息,為明天早上七時的火車作準備。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 250 公里外的全州 (Jeonju),乘坐 KTX 需時一小時 50 分鐘。

全州主要就是來看「全州韓屋村」,的士大哥把我放在村口,碰巧這裏有一家韓式拌飯店,看來伴飯是全州特色料理,便先來吃一個。


這個全州韓屋村佔地不小,整體感覺亦不錯,人流慢慢越來越多,而且像在京都一般的大部份人都租著傳統韓服,氣氛十足。

「慶基殿」(Gyeonggijeon Shrine) 就在韓屋村中,供奉着朝鮮開國皇帝李太袓的畫像。


在「慶基殿」對面便是「殿洞聖堂」,也是全州史蹟之一。

「全州鄉校」在韓屋村的邊地上,又是另一史蹟。門前介紹這學校本來在慶機殿一旁,但由於古時左廟右社的規定而於 1603 年遷到現址。

從全州鄉校走出來向後面走到大路上,看到馬路對面有古怪。嗯,是一個壁畫村!這個壁畫村很小,半小時什麼都看完了。

之後回到車站附近,雞同鴨講的吃了晚飯,便回首爾去。

自己一直想去京畿道,但因為交通問題並沒有落實。終於這條連接首爾和江陵的高速火車路線在 2017 年底開通,費用 24,800 一程,需時約兩小時。比以前需要坐四個多小時的大巴實在快多了。

所以第三天終於可以了我的心願了。

早上十點準時到達江陵站,因為搞不清楚巴士路線,結果直接跳上的士到「正東津海灘」和一旁的 Hourglass Park。的士司機還搞不清楚我要去哪裏,大家在地圖上指指點點了一會之後,看見最近的「正東津車站」,便叫他先往那裏。這個站他倒是知道的。

來到的時候發現遊人頗多,才知道原來這個正東津站才是這裏的主要景點,旁邊的海灘並不是。

這個車站就在海邊,沿海的車站總是令人着迷。正東津也以觀看日出著名,與這一段海洋列車亦是許多人來的目的。


之後再到了安木海灘 (Anmok Beach) 和鏡浦海灘 (Gyeongpo Beach),環境氣氛都不錯。在鏡浦海灘這裡有一條海鮮街,晚餐便在這裏搞定。


鏡浦海灘旁還有一個鏡浦湖,湖邊有鏡浦台,列關東八景之一,有數百年的歷史,更得不知道是那個皇帝的御詩,及許多文人提字作賦,更加造就了這裏的名氣。


晚上回到首爾,走到清溪川看看聖誕燈飾,十分熱鬧,只是沒有倒數什麼的,一到 12 點竟還把燈都關了。

第四天沒有什麼行程,早上先到弘大的哈里波特咖啡店探一探,發現門前已經排了長龍,以我性格,自然有緣再見。

COEX 的藝術展廳也是我常常會到的,不過這個展覽其實是一個藝術品市場,有些作品兩年前已經見過。而 COEX 今年多了一個網紅點:Starfield Library。Starfield Library 最特別的地方是那些超巨大的書架,造出一個十分宏偉的景象。


最後一天去梨大,時間尚早店都還沒有開,便走上去壁畫村看看,發現人氣大不如前,有些壁畫更已經脫落, 十分可惜。

最後自然是標準節目:國立當代藝術館。

在仁寺洞吃過東西,便向機場出發,回到現實去。

台北

上周有一天忽發奇想,來一個週末快閃,論距離自然是台灣最適合,所以這個週末安排了一個快閃台北。

周五晚上差不多 11 點的航班,到達位於西門町的酒店時已經快 2 點了,而這個酒店接待員亦太熱情了,不停的為我講解酒店的服務。老實說我除了用你的電、床和水之外我什麼都不要,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只好老老實實等他結束。

西門町的好處便是就算晚了也總能找到吃的。結果吃完稍為逛一下,回到酒店已經三點多了,五點多才睡著。

因為自己有一些感冒,睡得不好,大約 7 點便醒來了,就算迫自己也再睡不回去,索性早點出門。

先吃點早餐,然後在咖啡店看地圖找一下今天要去什麼地方。

先到「紀州庵」,一座古老的日本料理屋的修復複製品,現在變成一個文學交流的場所。

然後沿着淡水河走到「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一個靠山而建的舊村莊聚落,在快要遷拆的時候被保育起來,變成今天的藝術村。

雖然尚有少量房子仍然有人住,大部份舊房子都變成了「展館」,門外有指示是否開放,如果顯示開放的話,直接推門進去便是。


整個村其實不大,離開時從正門出去,就是「公館夜市」了。

走到台大的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充充電,繼續起行。

坐捷運到松江南京站,逛四平街,通化街,然後再到「彰化肉圓」。之前已經來過三次了,都休息沒有吃到,今次來到看見門前排長龍,依我性格,還是下次吧。


行到東區看看有什麼吃的,但走來走去都沒有看到有什麼想吃,這時心想,或者可以去信義誠品一區看看聖誕燈飾,於是又繼續走路。

這裏的聖誕燈飾算不錯,加上人流,氣氛很好。



看看時間才 8 點,便坐的士去萬華區艋舺夜市。

下車時看到「西昌街夜市」,之前都沒有進去過,便去看看。發現裡面全都是老人家,路邊攤像鴨寮街般的賣舊東西。亦有好幾家像香港廟街的歌廳,更有很多上年紀的妓女在路兩旁。一個十分有趣的景像。

吃過晚飯後直接步行回西門町,在路邊買個蔥油餅還遇上「走鬼」,也是我第一次。

這一天走了超多路,晚上回酒店一查,原來超過了 40,000 步!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每次台北遊最後一天的必然行程,這時發現附近開了新的誠品生活,而附近的街區也有好些改變,多了像東區的餐廳食店,下次得好好探一下。


之後想不到要去哪裏,又因為打算試一下新的機場捷運,便留在台北車站附近。

車站後的「華陰街」一帶比較少去,便打算把餘下的數小時花在這,剛好碰上媽袓搬家,有鞭炮又打鼓,熱鬧非常。

.

.

是時候坐機場捷運,覺得速度還滿快的,只半個小時左右便到機場,不像以前坐巴士的話又慢又怕碰上塞車。

台北到這时候才把機場捷運建好,也算慢得過份。

這次快閃之旅,雖然只短短兩天,但反而覺得沒什麼壓力,離開的時候也沒有覺得旅途太短,真奇怪。

可能以後可以多加考慮。

高雄

今年 11 月份的自製三天長周末,決定去高雄。

到台灣我基本上都不會刻意安排行程,一般都是去到哪走到哪。

出發前朋友說我已經很久沒去台灣了,我感覺上雖然沒有以前去得那麼頻密,但也肯定不會很久。不過後來翻查一下,原來上一次來高雄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而且那次還只是住在高雄,目的地其實是台南。

兩年沒有來高雄,簡直不可思議!

周四晚上 11 時左右到達高雄機場,這個海關也真夠慢,原因或許是關員太友善,每個旅客都多用了一點時間,一百多人在排隊的話費時便很大了。結果罕見地行李比我還快到著,老早已在痴痴的等我。

高雄的機場在市區內,不用說自然坐的士。台灣南部人一般都很友善,不認識的也能聊開來,這小黃司機自然話不停。

他一開始便說:「聽你口音你是上海來的吧?」上海口音?我哪來上海口音,分明便是港音好嗎。

九合一選舉將至,尤其高雄今次可能被國民黨翻盤,話題自然離不開它,再加上經濟轉差的高雄,人心思變,倒也把我聊天的興致也挑出來了。

司機大哥說我來得正是時候,因為台灣選舉法規定,選舉日前十天在宣傳上有限制,這周末將是最後機會,稱黃金周末,叫我必定要去鳳山看看這個造勢晚會。聊了一會經濟和他表哥一家人的前世今生後,他又再一次問我會不會去,我說看看吧;他再三強調必須去,我說看看就是不會去,多我一個人多一分力量什麼的。

我只好應承他。

當晚看電視便知道這個突然紅起來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風頭之大,所有節目都在說他,不論贊還是罵。

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計劃,而且又決定了不離開高雄市,所以能去的地方本就不多,親身參與這種造勢晚會也應該會很有趣。之前我便去過首爾反仆瑾惠的示威運動了。

第二天起來先去探店,去一家叫「多一點咖啡」的咖啡店吃早餐,環境不錯,食品也可以,但沒什麼驚喜,這個價位應該可以做好一點。

之後到「衛營里」,這裡住宅的外牆都塗上大型的壁畫,十分特別,而且都很專業漂亮。



接著便履行承諾,來到鳳山區,打算逛到晚上去晚會。在買東西的時候和店員說起大會舉行的確實位置,才知道原來不是今天是明天!想想也是,造勢大會又怎麼會在周五舉行的,只是自己在放假一直沒有想起來。

想了一想,便直接到忠烈祠 Love 觀景台,去看高雄夜色。可惜今天天氣不好,有點朦朧,加上高雄市區本來便不算是燈火燦爛,景色只是一般般而已。

時間尚早,便到高雄愛河之心,打算拍一下夜景,豈料來都是看見正在維修,整個區域都被圍起來了,看來今天運氣不怎樣。

第三天早上看見新聞報道,大清早已經有人前往造勢大會,交通亦已經開始有管制,心想不用這麼誇張吧,但反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便過來鳳山的另一部分都逛逛吧。

鳳山有好幾個古廟,炮台的古蹟,最重要的應該是鳳儀書院了。入場費 65 大元,裏面放了一些可愛版的公仔,為沉悶的書院建築加入了生氣,也變成了一個拍照打卡的好地方。


接著便是去感受一下台灣政黨的造勢大會了,在往「高雄市議會」的路上逐漸看見人流增加,雖然晚會七時才正式開始,五時多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在了。這時的人數正適合我們這種只是來看看,拍拍照的人。雖然仍未開始,但可見人們的氣氛已開始積聚。入口處有職員派發國旗,我也拿了一枝,不過沒有跟其他人一般的揮舞著。



我只是來感受,並不是來支持國民黨的。

我在六時多晚會正式開始前離開,當晚在電視上看到密麻麻的人塞滿了廣場空地和四周的道路,官方公布有 12 萬人到場。也幸好我提早離開,不然我可會被困在哪裏幾小時。

這幾天電視新聞上都是不停的播放有關選舉消息,令國民黨有機會在民進黨票倉翻盤,主要仍然是經濟原因。有說高雄經濟很差,就這幾天的觀察,路上的行人也真的不多,空置待租的店舖亦不少。旅遊熱點也不像以前般擠得水洩不通,至於大陸遊客最喜愛的六合夜市,反而多了許多東南亞的遊客。

不過靠人家放遊客過來救經濟,就像吃鴉片一樣,短期內得到顯著的效果,但別人說抽起就抽起,慢慢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而且人家的經濟一樣可以下跌,你靠他吃飯只會「攬住一齊死」,並不明智。

事實上台灣也有自己的國際品牌,例如華碩、HTC 之類,但光輝不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怎樣去解決,這才是台灣應該考慮去做的。

好了,偏題了。最後一天到新的「MLD台鋁」看看,有展館和書店之類,誠品的風格,遊人頗多的。

當天正好有個紋身博覽,到處都是紋身男女,蔚為奇觀,便付入場費進去見識一下。


之後第一次坐高雄的輕軌,到近日網紅的「光榮碼頭」。這裏景色不錯,而且也有舉辦一些文娛活動,是一個不錯的消閑地點。



.

駁二藝術特區就在附近,輕軌直接可到達,比以前方便得多了。來到的時候發現園區擴充了,新的部份比原本的更大,亦有更多活動,人流亦比以前多得多,看看吃吃逛逛可以花上大半天,為這旅程畫上完美句號。


曼谷

每年 7 月 1 號的港觴日假期之後,便連續兩個多月都沒有公眾假期,得一直等到九月中的中秋節。

所以每年八月我都會拿一天休假去自製一個三天的長周末。

乘坐星期四晚上九時三十五分的航班,到達曼谷是當地時間大約 12 點,經過曼谷超級缺乏效率的海關,我要一個多小時後才踏出禁區,實在難為了在等我的司機大哥。

在酒店放下東西,走到街上吃晚飯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亦即是香港時間三點多。幸好我選的酒店位處不夜天,就在酒店樓下便有許多路邊攤,可解決我半夜才吃晚餐的問題。

今次來曼谷,主要便是為了吃的,在網上找到一些推介,以此為行程骨幹。

第一站是 Rung Rueang 豬肉粉,位於 Khlong Toei 區,在 Phrom Phong BTS 站走十分鐘。店主應該是華橋,不過聽他家說英文那濃得化不開的泰國口音,我猜他們應該不會中文。


因為這既不是食評,我亦不懂得怎樣形容食物,便不詳說了,反正味道不錯就是。

喝過咖啡後的下一站是 Nong Rim Klong,一個以蟹肉聞名的路邊攤。可惜的是我去到的時候發現他在這五天都休息,轉在 Central World 擺攤。Central World 是吧?難不到我的。

接着是另一家看來很有特色的咖啡店:Kid Mai Death Cafe。既然說是 Death,自然和死亡有關,最主要是店內放了一口棺木,讓人睡在裏面感受一下死亡。店內的餐飲名稱也很特別,不過老實說,都是噱頭。



之後到 Wat Arun Prang 的對岸拍一下夜景,便跑到唐人街逛逛。今次來的原因主要是 Khao Tom Pla Kimpo 的海鮮湯。100 泰銖一碗不算便宜,但味道不錯。



在唐人街也發現,這裏用的全都是繁體字。回想世界各地華人用的其實都是繁體字,大陸喜歡說全世界只有香港和台灣仍然用繁體字,指的是官方承認的中文字而已。各地官方反正不用中文,承認什麼對他們來說其實無關痛癢,重要的是民間華人仍然使用的是什麼。

到 Central World 找 Nong Rim Klong。可惜,找不到。結果只好到附近的 Kai Ton Pratunam 紅衣海南雞飯,重溫我第一次來曼谷的遊客經驗。


第三天去 Charoen Saeng 吃他家出名的豬蹄。到店的時候發現坐滿了人,而當中許多是韓國遊客,似乎這店已經被韓國人發現了。

接著是 Kuayjup Mr. Jo 的燒肉豬雜湯,胡椒味十分濃,味道亦不錯。


早前網上流傳一段視頻,有關一個香港男生和一個泰國女生結婚了,決定移居泰國並開了一家小小的貨櫃咖啡店:Meat Friends Cafe & Restaurant。這次便決定去看一下,怎料當天老闆娘生病,休息一天!這店不近呀!


好吧,繼續向北去 Code,吃熔岩厚多士。賣相一流味道不錯,就是塞車塞了我一個多小時。

晚上回到 Central World 再試試找 Nong Rim Klong 但上下走了兩遍仍然找不到,看到一間賣大蝦的不錯便在這裏吃吧。


店主和我閒聊,我便跟他說是否知道有這家蟹肉店,他竟然告訴我店就在前面不遠處,還讓我吃完之後帶我去。

幾經艱苦終於找到,但我這時卻已經吃得十分飽了。但為了心願,仍是點了蟹肉炒蛋和海鮮冬陰公湯。可惜這個攤檔沒有位置,只有放在外賣盒中,賣相差很多。

最後一天在 Case Study Coffee and Eatery 喝過咖啡後,到 Siam Paragon 的 Kyobar 吃藝術甜品。味道一般,但賣相確實有特色。


就這樣,吃吃喝喝了三天。

武漢

今年的七一長周末,本來打算到曼谷的,但我查價錢的當天,竟然發現機票要一萬元!這種價錢實在不可能接受。後來再查了一下台灣,價錢亦偏高,洒店也兩倍,所以便在地圖上找一下大陸的城市。結果選擇了武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隨意。

看了機票和高鐵,高鐵要行車 4 小時 40 分鐘,想想可能仍然比飛機快,而且班次頻密,價格又是飛機的三分之一,更不會斷網失聯,便坐高鐵吧。

至於武漢有什麼呢?到時再說。

早上 7 點的高鐵從深圳北站出發,經過廣州、清遠、韶關、到湖南的衡陽、長沙、岳陽,最後抵達湖北的武漢。

酒店選擇在「江漢路」商區,看來並沒選錯,算是一個十分旺的地方。

江漢路步行街有點像上海的南京路,尢其是在兩旁的一些西式建築,後來查知原來武漢當年是被洋人相中,僅次於上海的「國際」大城市。


這日整天下雨,氣溫便沒有很高。當朋友知道我去了武漢的時候,都在問我去火爐幹什麼。這時才想起武漢有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美譽」。

特意上網查一下,原來四大火爐包括武漢、南昌、南京和重慶,碰巧除了南昌之外我都去過。但據說根據近年的數據,新四大火爐現在分別是重慶、福州、杭州和南昌;武漢,已經被淘汰了。

回說旅程,在武漢的第一餐自然是武漢特色食品「熱乾麵」。麵條加上醬油和芝麻醬,再將之攪拌進食,有點像上海的冷麵,這卻是熱的。我點的加了肥腸,其實並不正宗,不過味道很香。

接着找咖啡店,亦是在這個時候發現,武漢的咖啡店並不多,反而星巴克卻見過不少。

接着隨意挑些舊街小巷亂走,朝長江大橋方向進發。

先到了橫跨「漢江」的「晴川橋」,從這裡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匯進長江。

再走便是長江一旁的「漢陽江灘」公園,環境不錯,不過地點不方便,當地遊人會來的應該不多。

長江大橋有兩層,上面一層行車,下面一層是火車路軌,看樣子行人是可以走上橋的,但不知為什麼本來大橋兩邊的橋頭堡不再開放,亦即是說,我必須找到半山上的大橋車路才成。當然,這不可能難得倒我,在穿過住宅小區背後的山路和路軌下的隧道後,終於找到這條馬路。走到橋頭堡向下望着不久前自己站著的位置,真的有點恍如隔世。


大橋的另一端便是武昌區(武漢由武昌、漢口、漢陽三部分組成,有點像香港的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戶部巷」了。可是除了有些吃的攤檔外,整體並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有點令人失望。而且一邊圍封了在做修復工程,更加沒趣。

提到修復工程,事實上整個武漢市都在大規模的修復重建,規模十分龐大,到處都是已經清理好的地盤或已拆卸了大半的舊房子,圍板處處,十分不便。

「黃鶴樓」和「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亦在「戶部巷」不遠處,不過因為時間缺乏安排的關係,結果三天都未能入內參觀。

武漢感覺基本上頂多算是一個二線城市,大型新穎的商場欠奉,就是小食店也不像其他城市多,反而多是賣衣服日用品的。

最後在「蔡林記」吃了湯包和重油燒賣做晚餐後,回到「江漢路」,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到新建的商區「楚河漢街」,這裏明顯比其他地區摩登得多,環境乾淨舒適,店舖的種類亦頗多,比較方便遊人。


「武漢大學」就在幾公里不遠處,面朝東湖。而最特別的是在大學「凌波門」前有一用鐵欄圍出來的泳池,算是景點一個。

武漢大學本身亦是景點一個,主要是由於校園內種有櫻花,在櫻花盛放的日子確是遊人眾多。但在這火爐天,自然半片櫻花葉子也沒有。

在江漢路附近有一個舊村「江漢村」,中西風格合併,以前能在這裏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今天當然不再是那一回事。


最近一天先到「古琴臺」,相傳是俞伯牙偶遇鐘子期,及後絕弦的地方。入場費 10 元,算是低級景點一個。

四百年歷史的「歸元古剎」,其規模便大多了,不過亦是在維修。看着維修工人在上漆,心裏不期然想到,你們專業嗎?會破壞歷史嗎?

最後到「一元路」感受一下舊日租界的氣氛。這时候卻下起大雨來,只好提前到高鐵站,踏上歸途。

整體來說,我覺得武漢並不是很適合我的風格,為什麼我也不能準確地說明,可能自己準備不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