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

今年 11 月份的自製三天長周末,決定去高雄。

到台灣我基本上都不會刻意安排行程,一般都是去到哪走到哪。

出發前朋友說我已經很久沒去台灣了,我感覺上雖然沒有以前去得那麼頻密,但也肯定不會很久。不過後來翻查一下,原來上一次來高雄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而且那次還只是住在高雄,目的地其實是台南。

兩年沒有來高雄,簡直不可思議!

周四晚上 11 時左右到達高雄機場,這個海關也真夠慢,原因或許是關員太友善,每個旅客都多用了一點時間,一百多人在排隊的話費時便很大了。結果罕見地行李比我還快到著,老早已在痴痴的等我。

高雄的機場在市區內,不用說自然坐的士。台灣南部人一般都很友善,不認識的也能聊開來,這小黃司機自然話不停。

他一開始便說:「聽你口音你是上海來的吧?」上海口音?我哪來上海口音,分明便是港音好嗎。

九合一選舉將至,尤其高雄今次可能被國民黨翻盤,話題自然離不開它,再加上經濟轉差的高雄,人心思變,倒也把我聊天的興致也挑出來了。

司機大哥說我來得正是時候,因為台灣選舉法規定,選舉日前十天在宣傳上有限制,這周末將是最後機會,稱黃金周末,叫我必定要去鳳山看看這個造勢晚會。聊了一會經濟和他表哥一家人的前世今生後,他又再一次問我會不會去,我說看看吧;他再三強調必須去,我說看看就是不會去,多我一個人多一分力量什麼的。

我只好應承他。

當晚看電視便知道這個突然紅起來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風頭之大,所有節目都在說他,不論贊還是罵。

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計劃,而且又決定了不離開高雄市,所以能去的地方本就不多,親身參與這種造勢晚會也應該會很有趣。之前我便去過首爾反仆瑾惠的示威運動了。

第二天起來先去探店,去一家叫「多一點咖啡」的咖啡店吃早餐,環境不錯,食品也可以,但沒什麼驚喜,這個價位應該可以做好一點。

之後到「衛營里」,這裡住宅的外牆都塗上大型的壁畫,十分特別,而且都很專業漂亮。



接著便履行承諾,來到鳳山區,打算逛到晚上去晚會。在買東西的時候和店員說起大會舉行的確實位置,才知道原來不是今天是明天!想想也是,造勢大會又怎麼會在周五舉行的,只是自己在放假一直沒有想起來。

想了一想,便直接到忠烈祠 Love 觀景台,去看高雄夜色。可惜今天天氣不好,有點朦朧,加上高雄市區本來便不算是燈火燦爛,景色只是一般般而已。

時間尚早,便到高雄愛河之心,打算拍一下夜景,豈料來都是看見正在維修,整個區域都被圍起來了,看來今天運氣不怎樣。

第三天早上看見新聞報道,大清早已經有人前往造勢大會,交通亦已經開始有管制,心想不用這麼誇張吧,但反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便過來鳳山的另一部分都逛逛吧。

鳳山有好幾個古廟,炮台的古蹟,最重要的應該是鳳儀書院了。入場費 65 大元,裏面放了一些可愛版的公仔,為沉悶的書院建築加入了生氣,也變成了一個拍照打卡的好地方。


接著便是去感受一下台灣政黨的造勢大會了,在往「高雄市議會」的路上逐漸看見人流增加,雖然晚會七時才正式開始,五時多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在了。這時的人數正適合我們這種只是來看看,拍拍照的人。雖然仍未開始,但可見人們的氣氛已開始積聚。入口處有職員派發國旗,我也拿了一枝,不過沒有跟其他人一般的揮舞著。



我只是來感受,並不是來支持國民黨的。

我在六時多晚會正式開始前離開,當晚在電視上看到密麻麻的人塞滿了廣場空地和四周的道路,官方公布有 12 萬人到場。也幸好我提早離開,不然我可會被困在哪裏幾小時。

這幾天電視新聞上都是不停的播放有關選舉消息,令國民黨有機會在民進黨票倉翻盤,主要仍然是經濟原因。有說高雄經濟很差,就這幾天的觀察,路上的行人也真的不多,空置待租的店舖亦不少。旅遊熱點也不像以前般擠得水洩不通,至於大陸遊客最喜愛的六合夜市,反而多了許多東南亞的遊客。

不過靠人家放遊客過來救經濟,就像吃鴉片一樣,短期內得到顯著的效果,但別人說抽起就抽起,慢慢失去了自我生存能力。而且人家的經濟一樣可以下跌,你靠他吃飯只會「攬住一齊死」,並不明智。

事實上台灣也有自己的國際品牌,例如華碩、HTC 之類,但光輝不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怎樣去解決,這才是台灣應該考慮去做的。

好了,偏題了。最後一天到新的「MLD台鋁」看看,有展館和書店之類,誠品的風格,遊人頗多的。

當天正好有個紋身博覽,到處都是紋身男女,蔚為奇觀,便付入場費進去見識一下。


之後第一次坐高雄的輕軌,到近日網紅的「光榮碼頭」。這裏景色不錯,而且也有舉辦一些文娛活動,是一個不錯的消閑地點。



.

駁二藝術特區就在附近,輕軌直接可到達,比以前方便得多了。來到的時候發現園區擴充了,新的部份比原本的更大,亦有更多活動,人流亦比以前多得多,看看吃吃逛逛可以花上大半天,為這旅程畫上完美句號。


Advertisements

曼谷

每年 7 月 1 號的港觴日假期之後,便連續兩個多月都沒有公眾假期,得一直等到九月中的中秋節。

所以每年八月我都會拿一天休假去自製一個三天的長周末。

乘坐星期四晚上九時三十五分的航班,到達曼谷是當地時間大約 12 點,經過曼谷超級缺乏效率的海關,我要一個多小時後才踏出禁區,實在難為了在等我的司機大哥。

在酒店放下東西,走到街上吃晚飯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亦即是香港時間三點多。幸好我選的酒店位處不夜天,就在酒店樓下便有許多路邊攤,可解決我半夜才吃晚餐的問題。

今次來曼谷,主要便是為了吃的,在網上找到一些推介,以此為行程骨幹。

第一站是 Rung Rueang 豬肉粉,位於 Khlong Toei 區,在 Phrom Phong BTS 站走十分鐘。店主應該是華橋,不過聽他家說英文那濃得化不開的泰國口音,我猜他們應該不會中文。


因為這既不是食評,我亦不懂得怎樣形容食物,便不詳說了,反正味道不錯就是。

喝過咖啡後的下一站是 Nong Rim Klong,一個以蟹肉聞名的路邊攤。可惜的是我去到的時候發現他在這五天都休息,轉在 Central World 擺攤。Central World 是吧?難不到我的。

接着是另一家看來很有特色的咖啡店:Kid Mai Death Cafe。既然說是 Death,自然和死亡有關,最主要是店內放了一口棺木,讓人睡在裏面感受一下死亡。店內的餐飲名稱也很特別,不過老實說,都是噱頭。



之後到 Wat Arun Prang 的對岸拍一下夜景,便跑到唐人街逛逛。今次來的原因主要是 Khao Tom Pla Kimpo 的海鮮湯。100 泰銖一碗不算便宜,但味道不錯。



在唐人街也發現,這裏用的全都是繁體字。回想世界各地華人用的其實都是繁體字,大陸喜歡說全世界只有香港和台灣仍然用繁體字,指的是官方承認的中文字而已。各地官方反正不用中文,承認什麼對他們來說其實無關痛癢,重要的是民間華人仍然使用的是什麼。

到 Central World 找 Nong Rim Klong。可惜,找不到。結果只好到附近的 Kai Ton Pratunam 紅衣海南雞飯,重溫我第一次來曼谷的遊客經驗。


第三天去 Charoen Saeng 吃他家出名的豬蹄。到店的時候發現坐滿了人,而當中許多是韓國遊客,似乎這店已經被韓國人發現了。

接著是 Kuayjup Mr. Jo 的燒肉豬雜湯,胡椒味十分濃,味道亦不錯。


早前網上流傳一段視頻,有關一個香港男生和一個泰國女生結婚了,決定移居泰國並開了一家小小的貨櫃咖啡店:Meat Friends Cafe & Restaurant。這次便決定去看一下,怎料當天老闆娘生病,休息一天!這店不近呀!


好吧,繼續向北去 Code,吃熔岩厚多士。賣相一流味道不錯,就是塞車塞了我一個多小時。

晚上回到 Central World 再試試找 Nong Rim Klong 但上下走了兩遍仍然找不到,看到一間賣大蝦的不錯便在這裏吃吧。


店主和我閒聊,我便跟他說是否知道有這家蟹肉店,他竟然告訴我店就在前面不遠處,還讓我吃完之後帶我去。

幾經艱苦終於找到,但我這時卻已經吃得十分飽了。但為了心願,仍是點了蟹肉炒蛋和海鮮冬陰公湯。可惜這個攤檔沒有位置,只有放在外賣盒中,賣相差很多。

最後一天在 Case Study Coffee and Eatery 喝過咖啡後,到 Siam Paragon 的 Kyobar 吃藝術甜品。味道一般,但賣相確實有特色。


就這樣,吃吃喝喝了三天。

武漢

今年的七一長周末,本來打算到曼谷的,但我查價錢的當天,竟然發現機票要一萬元!這種價錢實在不可能接受。後來再查了一下台灣,價錢亦偏高,洒店也兩倍,所以便在地圖上找一下大陸的城市。結果選擇了武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隨意。

看了機票和高鐵,高鐵要行車 4 小時 40 分鐘,想想可能仍然比飛機快,而且班次頻密,價格又是飛機的三分之一,更不會斷網失聯,便坐高鐵吧。

至於武漢有什麼呢?到時再說。

早上 7 點的高鐵從深圳北站出發,經過廣州、清遠、韶關、到湖南的衡陽、長沙、岳陽,最後抵達湖北的武漢。

酒店選擇在「江漢路」商區,看來並沒選錯,算是一個十分旺的地方。

江漢路步行街有點像上海的南京路,尢其是在兩旁的一些西式建築,後來查知原來武漢當年是被洋人相中,僅次於上海的「國際」大城市。


這日整天下雨,氣溫便沒有很高。當朋友知道我去了武漢的時候,都在問我去火爐幹什麼。這時才想起武漢有中國四大火爐之一的「美譽」。

特意上網查一下,原來四大火爐包括武漢、南昌、南京和重慶,碰巧除了南昌之外我都去過。但據說根據近年的數據,新四大火爐現在分別是重慶、福州、杭州和南昌;武漢,已經被淘汰了。

回說旅程,在武漢的第一餐自然是武漢特色食品「熱乾麵」。麵條加上醬油和芝麻醬,再將之攪拌進食,有點像上海的冷麵,這卻是熱的。我點的加了肥腸,其實並不正宗,不過味道很香。

接着找咖啡店,亦是在這個時候發現,武漢的咖啡店並不多,反而星巴克卻見過不少。

接着隨意挑些舊街小巷亂走,朝長江大橋方向進發。

先到了橫跨「漢江」的「晴川橋」,從這裡可以看到前方不遠處匯進長江。

再走便是長江一旁的「漢陽江灘」公園,環境不錯,不過地點不方便,當地遊人會來的應該不多。

長江大橋有兩層,上面一層行車,下面一層是火車路軌,看樣子行人是可以走上橋的,但不知為什麼本來大橋兩邊的橋頭堡不再開放,亦即是說,我必須找到半山上的大橋車路才成。當然,這不可能難得倒我,在穿過住宅小區背後的山路和路軌下的隧道後,終於找到這條馬路。走到橋頭堡向下望着不久前自己站著的位置,真的有點恍如隔世。


大橋的另一端便是武昌區(武漢由武昌、漢口、漢陽三部分組成,有點像香港的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最著名的景點應該是「戶部巷」了。可是除了有些吃的攤檔外,整體並沒什麼特別的,實在有點令人失望。而且一邊圍封了在做修復工程,更加沒趣。

提到修復工程,事實上整個武漢市都在大規模的修復重建,規模十分龐大,到處都是已經清理好的地盤或已拆卸了大半的舊房子,圍板處處,十分不便。

「黃鶴樓」和「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亦在「戶部巷」不遠處,不過因為時間缺乏安排的關係,結果三天都未能入內參觀。

武漢感覺基本上頂多算是一個二線城市,大型新穎的商場欠奉,就是小食店也不像其他城市多,反而多是賣衣服日用品的。

最後在「蔡林記」吃了湯包和重油燒賣做晚餐後,回到「江漢路」,稍為逛了一下便回酒店休息。

第二天到新建的商區「楚河漢街」,這裏明顯比其他地區摩登得多,環境乾淨舒適,店舖的種類亦頗多,比較方便遊人。


「武漢大學」就在幾公里不遠處,面朝東湖。而最特別的是在大學「凌波門」前有一用鐵欄圍出來的泳池,算是景點一個。

武漢大學本身亦是景點一個,主要是由於校園內種有櫻花,在櫻花盛放的日子確是遊人眾多。但在這火爐天,自然半片櫻花葉子也沒有。

在江漢路附近有一個舊村「江漢村」,中西風格合併,以前能在這裏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今天當然不再是那一回事。


最近一天先到「古琴臺」,相傳是俞伯牙偶遇鐘子期,及後絕弦的地方。入場費 10 元,算是低級景點一個。

四百年歷史的「歸元古剎」,其規模便大多了,不過亦是在維修。看着維修工人在上漆,心裏不期然想到,你們專業嗎?會破壞歷史嗎?

最後到「一元路」感受一下舊日租界的氣氛。這时候卻下起大雨來,只好提前到高鐵站,踏上歸途。

整體來說,我覺得武漢並不是很適合我的風格,為什麼我也不能準確地說明,可能自己準備不足吧。

巴黎

今年復活節假期一直都想不到要去哪裏,經過多番轉折,最終多拿了兩天年休假期,選擇來到巴黎。

因為自己的假期比較緊張,又或者是自己人比較緊張,一般不會放多過一天的假,所以一直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飛機上。香港到巴黎要坐 13 個小時,來回兩程便多過一整天了,既浪費時間,又坐得難受,再加上時差,首兩天還真的有點辛苦。

晚上 10:50 的航班,大約在法國時間早上 6 點到達巴黎 Charles de Gaulle 機場,因時差關係倒賺了 6 小時。

剛到步機場時便覺很混亂,指示不足,找到機場火車站時又花了些時間才搞清楚怎樣買車票。幸好我單獨出行多,比較勇猛,才不致於坐的士了事。

8 點多到了位於 Madeleine 區的酒店,服務員說可以直接給我客房,省卻了一點麻煩,亦可稍作安頓,洗洗澡,給手機充一下電才出發。

今次行程幾乎沒有半點規劃,只是在出發前於地圖上標示了 20 來個地點,幾天下來發覺走了許多冤枉路,同一區的景點往往分開兩天去,浪費了一點時間。不過幸好都在市區內,頂多半小時的車程而已,而且七天的假期對我來說感到無比的充裕,時間浪費得起。

突然想起要說這個,是因為我連第一天打算先去哪也未決定。走出洒店門時還在想: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為免混亂,以及過長的篇幅,我決定今次不以日記行程形式去記錄這次的巴黎之旅,而是以地點和感想為骨幹。(你看,還未正式開始已經寫了這麼一大堆了)

隨意向著 Eiffel Tower 的方向漫步,一路上眼前盡都是歷史建築,而且保存得很好,也仍在使用,讓人有一種活在歷史中的夢幻感覺,感覺實在非常棒。

可惜遇上看來是巴黎的城市翻新,整個城市到處都是維修工程,而且都在下雨,天色昏暗,實在美中不足。

過了不久 Eiffel Tower 終於出現在眼前了。當然在過後的幾天中還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到她。Place du Trocadero 便是一個極佳的觀看點,而 Pont de Bir-Hakeim 亦十分不錯。



說到 Bir-Hakeim,巴黎的自由神像便在這裡不遠。

之後到訪 Musée de l’Armée 和 Tombeau de Napolean,在不同的天色下感覺也不一樣。


Pont Alexandre III 是一條著名的橋樑,橋的另一端便是 Grand Palais,一個本身便是藝術品的藝術展覽廳。





接二連三的衝擊實在讓我受不了。這雕像,這建築,以前都只有在書本上看到,今天我卻被它們包圍著。都太漂亮了。

目不暇給,應該就是這樣子吧。

幸好這種震撼的感覺在第二、三天開始慢慢減退,不然心臟真的受不了。

可能因為 jet lag 的關係,第二天 5 點便醒來了,坐在床上都不知道幹什麼好,結果便決定出門吧。法國的餐廳開得晚、收得早,凌晨五點多在路上瞎逛,朋友們看見我的 IG 還在為我擔心,都叫我小心安全。

不知怎地走到了 Louvre 來,這時候天也開始亮起來,便在這裏欣賞一下沒有人的 Louvre 和金字塔。當天晚上再來看燈光下不同的感受。



反正時間尚早,這時便決定到Chateau de Versailles 去,車程才半個小時左右,可惜排隊的人成千上萬,只好過門不入,在 Versailles 區逛了一個下午,回巴黎去。


來到巴黎,基本上每天都會經過 Rives de la Seine 塞納河,據說在 Pont Neuf 上看到的景色最美,是否最美我不知道,但夜景確實很美。

Pantheon 據說是至今保存得最好的古羅馬建築之一,很有氣勢。

Cathedral of Notre-Dame 不用我多說,公認是最美的哥德式教堂。



在它的正對面是警察總部,晚上兩起藍白紅的燈光,又是一個景點。

Sainte-Chapelle 和巴黎法院並排在一旁,繼續衝激你的眼球。

Sacre-Coeur Basilica 位於巴黎市區最高點的羅馬天主教堂,但老實說也沒有真的很高,我走樓梯上到去之後才發現原來一旁有吊車服務。遊人一般的多,便沒有進去了。


而 Arc de Triomphe,又怎可以不來朝聖呢?


對很多人來說,來巴黎是為了購買名牌,因此 Lafayette 的名氣不比 Louvre 低。因為朋友告訴我頂樓可以開放給遊人,而且景色很美,可以從遠處看到 Sacre-Coeur,便過來看看。來到的時候嚇了一跳,發現原來 Lafayette 真的已經變成了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說到中國,中國人的足跡遍佈全世界,巴黎自然也有一個華人區,無意中發現這個華人區位於 Choisy 和 Olypiades 之間。一走進來便看見滿佈中文和越南文,去到中菜館和越南菜館,但卻沒有常見的唐人街拱門。

Jardin du Luxembourg 是一個很漂亮的公園,我來的時候很多人在遊戲玩耍,有老有少,氣氛十分好。

這裡的 Luxembourg Palace 亦是法國參議院所在,守衛十分森嚴。


其實巴黎漂亮的建築多都數不清,只是我看到亦有拍照的也不能在此一一盡錄,更不用說看到沒有拍的,和根本就沒有看到的了。

這時候你可能已經發現,所謂必須去的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以及至今提到的景點我都沒有進去,對於一個討厭排隊的人來說,我真的沒辦法。

基本上,巴黎不要說是一線的博物館或藝術館,就算是二線的也總是大排長龍。除了 Louvre 和 Chateau de Versailles 外,我亦去了 Musee d’Orsay 及 Le Centre Pompidou 兩處,人龍說雖不如前者的長期,但總也有百多人在排隊吧。

但巴黎藝術館處處,要找上一兩個沒有太多人排隊的,總仍能辦到。我結果便去了 Marmottan Monet Museum, Picasso National Museum 和 Rodin Museum。




幾天下來對我而言最大的問題是吃。不是因為不習慣吃西餐,而是總不成一天三餐都進正式餐廳吃,但又沒有什麼輕食,整天對著牛角包並不太好受。

另一個問題便是晚上沒地方去,不要說宵夜,就算想買瓶飲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根本沒有便利店!結果要靠地鐵站的售賣機。想吃東西吧,在見到的時候便必須先買下,晚上帶回酒店。

巴黎的物價也高得驚人,一個牛角包便賣 3-4 歐羅,比香港貴幾倍。

這裡的地鐵只在進站時驗票,出站不用,所以有時候會看到有人在出口等候,在閘門關上之前衝進來。

法國人走路也很急速,這令我有點驚訝的。一直以為法國人慢活,但看路上行人半點也不慢。

警號,包括警車或救護車,每天至少聽到五次以上,是治安真的那麼差?還是有關部門濫用了警號?

巴黎養狗的人超多,連許多流浪漢都會帶著小狗一起行乞。因此,路上「地雷」還頗多的。

我有看過好幾次法國人問陌生人拿香煙,我也被問了三次,問的人也不像是流浪漢,他們問得很自然,你不給他們也沒有什麼,一個有趣的現象。

不過除了這些有求於人的,整體而言我覺得法國人算是十分不友善,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不知道是因為他們討厭說英語的人,還是討厭亞洲人,又或者是以上皆是,反正感覺十分不好。

浪漫的城市,在我來說實在感覺不到。

関西

又到了農曆新年的日本之旅,今次輪到落腳大阪,打算向西出發。

當然西面只是一個構思,並沒有實際決定了要去那些城市,唯一一個預定了要去的便是廣島。

照舊的凌晨航班,照舊的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照舊的因為一天沒睡所以全日放慢腳步,什麼地方都不去,只留在大阪市內。

到酒店前在天王寺火車站已經吃了一個早餐,放下行李在心齋橋再吃第二個早餐,然後到「梅林天空大廈」去。這座外型獨特的大廈自己一直都只是從遠處觀看,用來花在旅程第一天最適合。

大廈的 27 樓有一個藝術館,而頂樓的展望台開放給公眾,入場費 1,000 圓,值得與否便見人見智了。



傍晚到車站打算先把明天去廣島的票訂了,卻原來這個 JR West Pass 不可訂位,只能坐自由席。不過實際上對我並沒有影響,人不多車廂自然不會滿座,反正有座位。

晚上重訪「北極星」蛋包飯,簡單直接,沒有新式的花巧,卻一樣的好吃。

飯後在心斎橋稍為逛了一下,到著名的 gram 吃了個甜品,打道回府。

第二天罕有地似乎仍然有點累,反正沒有訂票,便改變行程,去一個近一點的目的地。

之前從書上看到一個十分特別的寺廟,位於淡路島由安藤忠雄設計的「本福寺水御堂」,廟堂是建在地底的,地面是一個尺來高的蓮花池,從中間的樓梯「走進水裡」。到了下面仍要繞一圈才走到水御堂的「入口」。設計卻把天然光引進地底,十分特別。



這「本福寺水御堂」所在說實在也有點奇怪。巴士站渺無人煙,走進去那裡怎看也只是一般農村,卻隱藏着大師的作品。

之後回到神户三宮駅附近的商區、唐人街遊逛,華人的新年醒獅還吸引了一大群人圍觀。

第三天終於輪到廣島了,早上乘新幹線不到兩小時便到達 330 公里外的廣島。

先到「原爆遺跡」,是原子彈爆炸後唯一沒有完全倒下的建築物。一旁是「廣島和平紀念公園」,也算是來廣島必到的地方。



「原爆遺跡」身後有一座新建的「紙鶴樓」,設計特別,頂樓半開放式的,另有一長廊圍著大廈從頂到地下。入場費 850 圓,值得一去。


在「廣島藝術中心」打了個轉後到「廣島城」。一走進內便總覺得怪怪的有點什麼不對勁,猛然想起這座城也在原爆時被摧毀了,這完全就是新建的仿製品,難怪腳下踏著的並非會之之作響的木地板。

「縮景園」據説是仿照杭州西湖的面貌建造的,也算不錯。

在廣島你會發現到處都是代表和平的標語和藝術品,說到底整個廣島當年變毁於一旦,這裡居民嚮往和平的心不難理解。

第四天不想再坐同一路線往西,心想來大阪這麼多次都沒有去什麼和歌山呀,奈良呀,這便到和歌山吧。

和歌山雖比廣島近得多,但可能因為沿途城市比較多,車行不快,所需時間其實也差不了多少。

走出車站時已經覺得人很少,到了三井寺駅更有如死城般。

「紀三井寺」和「紀州東照宮」是在火車上從 google map 上找到的,都是超多樓梯要走的。


從紀三井寺下來時便打算走到東照宮去,打算在路上看到什麼有趣的便吃吧。但一路上飯店十分少,可說根本沒有,結果走了差不多一小時看到便利店便決定不再找了,就在這裡吃吧,反正日本便利店的食物也很有質素。

後來發現溫泉酒店很多,原來這裡主打溫泉,所以逛街的人少吧。

「和歌山城」又是一個特多樓梯的城。為什麼和歌山人這麼喜歡把東西都往山上建去?

早點回大阪,到大阪最高建築「阿部野橋車站大樓」上的 Harukas 300 頂樓觀景台。入場費 1,500 圓有點偏高,不過有時候也該做些遊客做的事,而且從上面看大阪的夜景實在不錯。


如果不想付錢上去的話,在 16 樓的購票大堂也有一個觀景台,完全免費開放,但只限日間。

第五天去的是姬路,主要當然是為了國寶級的姬路城了。姬路城聽說也是眾多日本城之中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個。

火車到站,在月台是已經可以看見遠處的姬路城,感覺好像整個城市都是圍繞着姬路城而建設的。

從火車站走路過去大約十來二十分鐘左右,由於姬路城一直在面前視線之內,感覺並沒有很遠。

來到城下,感覺真的比其他的城規模要大得多。入場券 1,000 圓,算高的了。


姬路城的一旁有一個小庭園名叫「好古園」,反正在此便順道也看了,可惜有點失望。

中午回到姬路駅,試一下「明石燒」。明石燒可能是章魚丸子的前身。上菜時會連清湯一碗,吃法是將之浸在湯裏再進食,特別,但不見得很好吃。

下午的目標是「書寫山圓覺寺」。

在姬路城駅前巴士站一旁的服務處買套票,包括巴士和纜車來回各兩程,合共 1,300 圓。

對,是纜車,因為「圓覺寺」基本上覆蓋整個山頭,雖然我猜想必定有山路可以走上去,但坐纜車上落應該是一個較好的選擇。因為我後來發現就算從纜車站走到上去圓覺寺本堂的路程也不短。

不知道是否時間不對,不論是在姬路城或者是書寫山上遊人都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只有我一個人在山路走,而且山景上的指示並不很清晰,得靠自己的方向感。而且日本太陽下山早,纜車最後一班是五點,所以也不敢太過放肆亂走,此刻回想,其實早上應該先上書寫山,下午才去姬路城,這樣會輕鬆得多。



趁天黑前回到姬路駅,稍作休息乘車回大阪。在大阪駅看見便當店,心想不論是在台灣還是在日本我都沒有試過吃便當,今天便試一下吧,不過感覺普普通通而已,不是我的菜。

最後一天只留在難波附近吃吃逛逛,趁機會整理一下照片,轉眼三時三十分,該去機場了。

桂林

桂林是一個我一直都想去的地方,但由於航班的問題,一直都沒法成事。

一天無意中發現原來有直達高鐵,需時大約三個小時,二話不說,便決定了來一個桂林三天遊。

後來才知道,這一條新的高鐵路線其實已經運行了兩年多,奇怪之前怎麼一直都未有發現。

出發前兩天查一下桂林的天氣,發現第二天便開始降溫,從 25 度急降至最低 8 度,都不知道應該帶上什麼衣服。本來打算輕裝上路,只帶一個背包,厚外衣實在沒辦法,最後決定搏它一把,只帶一件保溫內衣,萬一不成便在桂林買好了。結果到了降溫的那個晚上,發現效果不錯,並沒有感到太冷。

寒冷的氣溫雖然搞定,但這幾天都下雨,對看風景為目的的桂林遊而言,大大的不妙。

從深圳北站乘坐早上 7:21 的高鐵, 大約 10:30 左右到達桂林北站。

火車站不大,一走出來便看見巴士站,難得竟然發現這裏的巴士很多是雙層的,這在大陸算是少見了。桂林市本身不大,桂林北站亦沒有離開市區很遠,就只半小時的巴士路程而巳。

先到位於「正陽步行街」的酒店放下行李,第一時間便出來找吃的。

桂林的地道美食,我只知道有桂林米粉,自然名正言順成為我在桂林的第一餐。

在步行街看到這家「秦皇米粉」便走進去。不像在深圳的,這裡的桂林米粉基本上都是乾撈的,口味也有點偏淡,而最不習慣是米粉帶一陣生面粉味,著實不怎麼喜歡。

吃過後走到步行街的另一端,看到前方有一個湖,湖中有兩座塔,想起曾在地圖上注標了一個什麼雙塔的,便打開地圖查一下,原來這正是「日月雙塔」,整個區域叫「兩江四湖景區」。至於是哪兩條江哪四個湖我便沒有深究了,只想不到原來這麼接近。

在這裏也遇上許多遊客,而且都是大陸遊客,看來桂林主要還是做國內遊客生意。這幾天印象中只看見過不超過五個外國人。說廣東話的也有不少,但聽口音應該是廣東來的。

在湖邊看了一會,沿着湖邊走了幾分鐘,發現「象山」原來也在這裏。可惜灕江水位下降,兩旁河床外露,而且門票要 100 多元,感覺不值。結果便在門外拍一下象山背影便算交代了。

繼續向前邁進,不一會來到桂林兩個步行街中的另一個「西城步行街」,比正陽步行街的規模少得多了。

傍晚回到酒店附近,看到一個仿古小區「東西巷」就在正陽步行街對面,在這裏胡亂逛逛吃吃便回酒店睡覺。畢竟差不多兩整天沒睡覺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看到螺螄粉店和桂林米粉店一樣的多,這才想起柳州不也在廣西嗎,亦勉強算是本地菜式。雖然自己一向對螺螄粉沒什麼好感,但在沒有太多選擇的情況下,它成了我第二天的早餐。

這时候才定下來看一下我注標了的地點,發現「龍脊梯田」一則太遠,二則季節不對,今次是不能去的了。

另外遊灕江山水也應該去陽朔,而非在桂林,陽朔幾乎有 100 公里遠,一樣的不夠時間,再加上下雨,去了也看不到美麗景色。幸好就算只市內的山也足夠我這天的行程了。

「獨秀峰王城」就在正陽步行街 10 多分鐘處,門票 120 大元,但不爽也得給。

所謂的「獨秀峰」其實就是大石頭,高 77 米,到頂可以看到桂林市況。



至於靖王府,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跟著走到「七星景區」,上山下山看桂林,比較特別的是「龍隱岩」,但江水水位低,感覺不對版。


另一個專誠來找的便是「駱駝石」,又稱「酒壺石」,算是桂林地標。一直以為是座小山,奇怪為什麼都沒看到,結果原來只是一個二、三十尺的石頭,難怪在園區內找不到,根本尋找的焦點便錯了。

晚上看到一家「阿甘酒家」,自必去巡視一下業務。味道可以,沒特別。

飯後從另一個方向回洒店,原來就是日月塔的後面,晚上亮了燈,一金一銀,比白天吸引多了,十分漂亮。


第三天本來預定去「疊彩山」、「虞山公園」和「蘆苗洞」,但三天之中今天的天色最差,是那種灰蒙蒙連烏雲都看不到的天色,心情也受影響。結果路過「疊彩山」和「虞山公園」,卻一個都沒有進去。「蘆苗洞」連去也沒有去。


桂林真的很小,單看地圖其實沒有什麼概念,但其實市內的所有景點,我基本上都是用走的,車也不用坐。

是時候安排一下下次陽朔和龍脊之旅了。

雅加達

今年的國慶假期,選擇了來印尼的雅加達。在出發之前,許多人都問我為什麼選擇雅加達,就算我來到之後其中兩個載我的司機也問我相同的問題,好像他們自己也想不到雅加達有什麼好來旅遊的。

事實上,我來之前看過一下有關雅加達的旅遊資訊,結論是其實雅加達真的沒有什麼可以看,比馬尼拉更甚。

馬尼拉至少也有幾個天主教堂,有舊城區,而雅加達卻連教堂什麼的也沒有,有的就只是幾個大型的購物商場。

本來也有嘗試找一下有沒有其他的目的地,但結果不了了之,只好維持原判。

乘坐凌晨的航班,結果延誤了兩小時,兩點多才登機,到達雅加達 Sorkarno-Hatta 機場的時候已經是當地的六點。不過今次的延誤其實對我是有利的,不然四點多到達酒店之後都不知如何是好。

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然後走到附近找東西吃,看到一個賣粥的店客人頗多,名叫 Bubur Aguan,店門口亦有兩三個推車檔的在營業,可能是搭便車吧,這令我對店更加有信心。

走進店內看到他們好像只賣雞肉粥,可加一隻生鴨蛋,亦有滷味小吃,味道不錯。結帳時走到收銀台,那個老婆婆還用 iPad 結帳及打印賬單呢。


在附近逛了一下,天氣炎熱,便向雅加達最大的商場 Grand Indonesia 出發找咖啡店,當然也領略了雅加達塞車之苦。

雅加達的氣溫不是很高,但走在路上就是辛苦,連我也走不了多久便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看見商場、咖啡店便躱進去。

但同時我發現,許多當地人都穿上外套,而且還不是薄薄的用來擋太陽,而是包得緊緊的,厚厚的。完全不能明白。

Photo 30-9-2017, 16 26 34

之後來到「民族獨立紀念碑」,據說頂部火炬是黃金造的。本來可以上去俯瞰雅加達市境,但當天排隊的人太多了,結果當然並未有上去。

在獨立公園逛了一下,再沒有特別地方要去,便隨意跳上一輛巴士,看著哪裡有趣便哪裡下車。這裡的巴士有點像路上的地鐵,車站在路中央,主要幹道上有專用車道,有趣的是男女分隔在兩個車廂,但車廂又互通的。

巴士向西走著走著,這時我看到一條河邊有一塊爛泥地被人改成足球場,甚至沒有路,只是用自製爬梯連結球場和一旁的道路,這時我便下車打算去看看。

查一下地圖知道這區叫 Tambora ,拍了足球場便沿河畔漫步。一路上看到很多小孩子在玩耍,他們都沒有穿鞋子,身子髒髒的,不過他們臉上都是天真的笑容,並沒有因為生活環境不好而感到有什麼不憤。不過也可能只是因為他還年幼,亦未了解生活之苦。

一直走,發現那些所謂的屋子,其實⋯⋯我也不𢤦得怎麼樣形容,反正看得令人心疼。




河的遠處是一個中型商場 Season City ,它的存在活像一個諷刺。

晚上到舊城 Fatahillah ,碰巧在 Batavia 廣場好像在舉辦什麼和警察有關的活動,十分熱鬧。

這時卻下了一場不大的雨,路面竟然便水浸了,看來雅加達的基建水平仍然不成。

第二天本來要去一個跳蚤市場和一家在附近的咖啡館,卻原來是一個外國領事區,那個跳蚤市場也沒有什麼好看的,就賣些舊行李箱、舊唱片之類的東西,結果在咖啡廳花了個下午。晚上去了另一個大型商場 Kota Kasablanka ,整天就這樣過了。

第三天本來想去海邊,結果原來座標了的地方根本是一個地方很大的主題公園,結果進了水族館,再稍微看了一下便離開了。

這時看到遠處有一座清真寺便向那方向走去,結果沿途看見的又是一個又一個的「廢墟」。

又或者,那些其實不是貧民區,而只是雅加達基層的正常居所。




正如兩天前一樣,在不遠處又是另一個中型商場。

結果餘下的時間再沒有遊興,就在那個中型商場裡吃了一個「高級」的晚餐,結束了這一天。

最近兩次馬尼拉和雅加達的旅遊,除了被人取笑是「尋找家傭的旅程」之外,也着實見識了什麼才是真正的貧富懸殊。香港那些所謂的貧窮户,比起他們來說,實在已經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