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名古屋

通常九月的中秋節和十月的重陽節,由於太接近我都只選其一出國,但今年卻都出去了。

今次目的地是日本,城市選定名古屋,但直飛名古屋的航班不夠好,而我是有時間便玩盡的人,既然名古屋離大阪只一小時車程,便乾脆乘午夜航班到大阪,算來其實還有賺。

再加上擔心名古屋支持不了我整整五天的需求,便決定先在大阪留兩天再到名古屋去吧,反正上次到大阪時也只留了一天半。

零晨 1 時 45 分的飛機,到達日本時間早上大約 6 時,步出機場時才 6 點 20 分。太好了,整整的一天開始。

上次來大阪是先直接到京都去,朋友告之從關西機場到位於心斎橋的酒店乘巴士比較方便,在機場出囗處買了巴士票,卻發現是半小時後的班次,便走到火車站買票出發,平白浪費了 1000 円。

放下行李,在心斎橋隨便吃點早餐,抬頭一看,是最漂亮的藍天,結果便在道頓堀橋看天看了半小時。


第一站先到四天王寺,在藍天的襯托下更顯莊嚴。寺前都是小賣檔,賣書、小吃,甚至蔬菜,後來發現原來所有的寺院都如此。

走到附近的新世界區,本打算找點吃的,但之前吃過的牛肉烏冬店還未開門,又找不到想吃的,便隨意閒逛一直到難波區,看看手錶才12點。心想便去大阪港吧。

這裡有水族館,日本最大的摩天輪和日本環球影城等,也可坐帆船遊大阪港。大阪 5 時左右已經開始日落,便回到梅田區,心想原來還未吃過午餐,可惜人超多的,隨便走進一家叫「魚心」的魚生店吃魚生。

回到心斎橋、道頓堀一帶,上次來時也不覺得,怎麼街上有這許多濃裝女子在推銷,我便被問了 6 次了,本來以為是妓女,但看來又不像,可能是妓女中介吧。

第二天吃過早餐,開始我的寺院旅程。其實,如今想想根本全程都是寺院之旅嘛。難波神社和天滿宮是今天主打,晚上又回到道頓堀,決定一試「金龍拉麵」,可惜不是很合我口味,湯底還好,麵的味道卻不很喜歡。

第三天早上出發到名古屋去,十時多在酒店放下行李後,先去犬山,國寶級犬山城是現存最古老的天守閣,一旁的針綱袖社跟它應該也差不多老吧。犬山城規模比較少,上落的樓梯很斜,看著那些老人家真有點擔心。

在這裡當然有我喜歡的火車路軌,總覺得那叮叮咚咚的警告聲很令人安寧。結果在這裡看了五班火車。

回來到名古屋城,外型和大阪的很相似,只是少了些黃金。總算收集完成三大古城了。

「榮」和「久屋大通」一帶有說是名古屋的銅鑼灣,但老實說並非很旺,也沒有什麼好逛的。

在名古屋的幾天都搵食艱難,食店集中而人亦集中,又不想跟著排隊輪候,結果自然是沒飯吃。逛著逛著竞給我發現有路邊排檔,坐下原來是台灣人開的台灣鹵肉拉麵!但也餓了,味道還可以。

第四天向南先到蒲郡,這裡有科學館和水族館,但重點是竹島。連接竹島的橋有被稱作姻緣橋,島上建「八百宮神社」。竹島一帶環境非常好,可以讓你在這裡發呆而不自覺。


接著是豐橋,這裡還有路軌電車,150 円一程。到豐橋公園看吉田城。據說城旁的大樹和城本身同樣珍貴,詳情便沒有去查究了。

最後到豐川,在這裡等著我的是有稱三大神社之一的「豐川稻荷」,果然不負眾望,站在那裡看著神社,那感覺恕我不懂表達。

晚上回到大須區創業 120 年的「一八」吃味噌扁麵,味道很濃,甚至有點咸。

名古屋有幾樣出名的食品,鰻魚我不吃便不用試了,味噌豬排卻不能不試,雞翼亦非常不錯,但兩樣食品對我來說都仍是有點咸。日本人可能比較重口味吧。

最後一天沒有特別目標隨意逛。

幾天下來,我發覺這裡的咖啡店賣的早餐都只是多士,沒有別的了,奇怪我之前來日本也沒有這感覺,但卻想不起我以前是吃什麼當早餐的。

關西口音和我們比較熟悉的東京口音不同我之前就發現了,但今次再發現側聽下有點像中文。許多次我好像聽到有中國人或香港人在身邊說話,但隨即發現原來是大阪人。

關西地區在電動梯是像香港般左行右企的,到名古屋即變成左企右行。有時候看見有日本人站在右邊,便會猜他是否大阪來的。

至於靈活的香港人,自然要左得左,要右得右。

Advertisements

京都、大阪

早上十時的飛機,一踏出關西機場便即乘 JR 直接往京都,到達酒店時,也已經五時多了。

房間,是名副其實的單人房,即是站多一個人也有點難度的單人房。不過早有心理準備,反正留在酒店的時間不會很多。

晚上走到京都的中心區四條町,先找點吃的再算。吃什麼?自然先吃魚生。看見這間日本人多點的便進去一試。點了幾款,雖然新鮮但也不見得有什麼特別,3000 日元吃了五碟,雖比想像平宜,卻也比想像普通。

算了,再四處逛逛吧,十一時之前還要回酒店看世界盃,在這裡我可找不到有直播的餐廳酒吧。

第二天清早出發,看了好幾個寺院,但因為時間過於緊迫,原定的所有目的地都未能完成。

第一站先到金閣寺,名乎其實,金閣寺真的很漂亮。那天下著毛毛細雨,否則在太陽底下一蒸,必定會更耀眼。但既然是寺院,璞實一點不是更合適嗎?在金光下,心又如何能靜?

所以更喜歡龍安寺,尤其那石庭,院庭佈滿了白色小石子,上面放上幾顆大石,便渾然天成,有一種寧靜平和的境致,更合佛法自然之旨。可惜既是旅遊景點,滿庭遊人,要想參襌嘛,想都別想,就是只想感受一下那感覺也有所不能。

晚上到祇園看藝妓表演,沒有驚喜。說到底這種流水作業式的遊客表演,便將就一下,怎樣說也是一個經驗吧。

京都的火車站不算多,但卻有不同班次行走同一條路線,什麼普通、快速、新快速、區間快速、急行、特急、準急、你急、和我唔急多種,停的站都不同,我第一天便連環中計,愈走愈遠。再加上同一個站名可以包括了幾條不同的路線,要找也不是容易。

第二天吃了兩碗拉麵,醬油湯底味略為濃了一點,對我來說有點太鹹;反而第二碗路邊的凍食撈麵,很有驚喜,十分好吃。

關西很多地方都實施了室外禁煙,室內反而可以抽煙,香港其實可以考慮學習。

有人說關西人的口音跟東京不同,我不懂日語,但與日劇中聽到的比較,京都的口音真的有點不同,感覺上懶洋洋一點,大阪則聽不出有什麼分別了。

第三天回到大阪,酒店處於長堀橋站,與心齋橋只差一個站,本來應該很方便,可惜不論轉車站或者是梅田、難波等站都同在紅色的御堂筋線,而長堀橋同時在長堀鶴見綠地線和堺筋線。本來轉車沒有什麼大不了,問題是在心齋橋由御堂筋線走到長堀鶴見綠地線,急行也要五分鐘,到了長堀橋時我酒店的出口位於堺筋線,又走十分鐘的路,拖著行李上上落落可不是有趣。所以第四天我已經決定直接由心齋橋步行回酒店,才十分鐘的路程,沿途又有看的,比轉車方便有趣得多。

放下行李即時向神戶出發,去同和牛玩遊戲。13000 日元的和牛套餐,不是說它超值,但吃得很滿足。

晚上十一時左右回到大阪,到梅田區四處遊逛,不知是否周末的關係,滿街是人,令人透不過氣來。由梅田至心齋橋到難波,店舖林立,吃的、看的、玩的都有,就可惜全部一個樣子,看一篇就夠。

第四天到大阪城,建築仍是走華麗一路。有城河與內城河,最外圍還有一條河,卻不知是否那時便存在。

午餐到難波吃長腳蟹,也算不錯,但不知怎樣總有點連鎖店式的機械感,或者下次要去北海道吃才成。

晚餐到北極星吃蛋包飯,其實只是距離蟹餐才兩三小時左右,著實肚子還脹脹的,心想叫了才算吧。平常已不多吃飯,這個蛋包飯卻還是給我吃光。飯每粒都分得清清楚楚,同時又黏黏軟軟的,值得一試。

這裡不多街頭小吃,頂多是燒墨魚丸,有生之年吃墨魚丸的次數不超過三次,今次在大阪當宵夜買回酒店,五百日元十四顆一客,料足皮薄,也算不錯了。但沒有小吃,我總不成整天進店吃麵,結果吃得比在韓國時還少,更不用跟台灣比較了。

第五天到新世界吃牛肉烏東,幾十年的老店,質素很不錯,味道一樣的濃。

日本女人化妝,韓國女人易容,不分高下,但論皮膚日本女人輸給韓國女人九條街。每天化著濃妝,皮膚不差才怪,倒不如整容而淡妝,皮膚還「耐用」一點。

這裡的咖啡店大都是連鎖形式的,減少了我進去的意欲。其實在咖啡店坐上一個小時,對認識一個地方,可比走五六個所謂景點更多。

在日本,我還是被人問路了三次。一次遊客兩次當地人,我至今仍不明白為什麼我這麽受歡迎。

聽到要去日本旅行,女性的反應總來得雀躍點,但不怎麼購物的我,對來日本的衝動,在今次一行後,已大大減退。台灣可能更適合我的風格,或者去北海道吃海鮮還會留在議程上,但東京嘛,再考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