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馬六甲

有幾天一位朋友不停在網上分享馬來西亞美食的影片,自己一向喜歡大馬美食,自然看得我心癢難熬。把心一橫,決定星期五放一天假,自製長周末到吉隆坡覓食。

今次主要目標是去吃黑色的福建炒麵和蟹!

18 號星期四晚下班直接到機場,去到位於 Bukit Bintang 阿羅街夜市附近的酒店,便把福建炒麵先吃了。

第二天去 Pulau Ketam 螃蟹島。這裡距離市區 40 多公里,其實也沒有很遠,但馬來西亞的火車車行緩慢 — 是超緩慢,而且停站時間長 — 是超長。到達 Pel Klang 已經花了兩個多小時,再在車站對面的碼頭坐 40 分鐘船,從出發至到達用了差不多四小時。


到達島上進村後發現,這裡有點像香港大澳,房子都建在水上。


不過島上看來居民不少,猜不到學校也有幾家,而且一路上都是穿校服的小朋友。

點了香辣蟹,馬幣 68 元一公斤的價格比外面好像真的低一點,十分美味。

回來時不想再浪費時間坐火車了,便叫 Grab 到 Laman Seni 7 去,一個畫滿了壁畫的小巷子。


看過後再坐 Grab 回到市區唐人街「茨廠街」。雖然我兩次都住在不遠,以前亦已經來過兩次,但都是在深夜店舖已經打烊的時候。這次來到才看到,這個唐人街,唐人並不多,就那幾家華人老字號而已,反而攤檔檔主九成都是印度人,在賣各種冒牌產品。


惦記著「勝記老鼠粉」的燒肉,最後自然再光顧。

第三天去馬六甲。

馬六甲在我第一次來馬來西亞的時候曾去過,但當時是跟旅遊團,並未能好好的看。

先到紅屋拍拍照,然後吃我以前沒有吃到的海南雞飯粒。雞飯粒店在馬六甲有好幾家,聽說中華飯店的最好吃,事實上門前排隊的人也最多。海南雞做得不錯,但在馬來西亞不論在那裏雞都做得好吃。至於雞飯粒,吃下去的感覺並沒有比正常海南雞飯好,結論是:試過便是。



雞場街是馬六甲最旺的商業街區,遊人大多聚集在這裏。來到這家叫「一號咖啡店」的士多,點了著名的 Nyonya Cendol 甜品,口味十分特別。


在一家咖啡店休息一下之後,便花了數個小時到處逛,舊式商店處處,像時光倒流一般。



接着又到吃蟹的時候,這裏的「大三元」聽說很有名,便來試一下他們的鹽焗蟹,馬幣 88 元一公斤,味道十分鮮美。

這時突然想到,馬六甲在海邊且朝西,時間離日落還有一小時,便立即上網查,結果找到這個海邊清真寺 Masjid Selat Melaka,而且趕得及在日落到達,實在幸運。




.

晚餐到「萬里香沙爹朱津」,試一下馬來西亞沙嗲火鍋,自助形式,感覺有點像四川的麻辣燙和串串香混合體。


漏夜趕回吉隆坡,在阿羅街夜市的「黃亞華」吃他家著名的炭燒雞翼做宵夜後,打道回府。

最後一天時間不多,吃過早餐便去了附近的「天后宮」。這個天后宮算是十分宏偉,走到門前竟然看見一旁有個牌子寫着婚姻註冊處的方向。在天后宮竟然也可以結婚,也算神奇。


以前來馬來西亞的時候也沒有留意,今次卻發現兩程飛機的乘客都是上了年紀的。回想一下這幾天當中碰到的年輕旅客似乎也不多。看來馬來西亞並不是年輕人的旅遊首選,但對我這種老人家來說,除了熱一點之外,其實很不錯。

馬來西亞

聖誕節拿了幾天的假期,本來想到哈爾濱看看冰滑滑雪,結果因為時間不合又或爆滿而只好另擇目的地,最終便首次以跟旅行團的方式來個吉隆坡、馬六甲、雲頂五日遊。現在看來實有點塞翁失馬,原來哈爾濱氣溫降到只得零下二十度,應該足夠取我老命有餘。

一向不喜歡跟團,情願自己四處閒逛,感受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遺漏了某些所謂「景點」,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第一天當我表示不打算參與導遊的附加節目時,他可還真有點不爽呢。

首天到雲頂高原,需要從山腳乘吊車到位處山頂的酒店群去。可能因為賭場各處都大同少異的關係,感覺有點像去了覆蓋很大但賭場很小的萄京一樣。幸好到達時已經接近六時,結果只被困了一個晚上。

晚上在各商埸間四處逛,不時有馬伕推銷手上美女,說是從香港台灣中國來的,香港台灣我想就應該沒有了,十成十全部都是內地佳麗吧。中國與各國的貿易逆差,應該以此為最。

第二天來到馬六甲,看的多是殖民時期留下來的建築,聽導遊說故事。這裡的店舖一般八時多便打烊,街上行人不多,只有那些酒店附近打算做遊客生意的店才會開得晚點。記得導遊還恫嚇說這裡不像吉隆坡,公車很難找,儘最後努力希望說服我參與他的附加節目。結果當然不是那一回事,步行的距離不太遠,的士也不難找,議價便隨心好了,反正沒有預先做車費的資料搜集,開什麼價都減半再看對方反應便是。

在街上看到海南雞飯粒的店子,心想去找著名點的那兩家去試吧。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早已休息,幸好另一家還在營業。一個箭步走進去,正想高呼「先來一客海南雞飯粒」,店員竟先我一步用國語冷冷的跟我說:「邁環」!什麼?老遠來到你跟我說「邁環」?想也不想,轉身回原先看到的那一家,心裡為它打氣,不要關門,可惜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幸好最後還試到這度鮮奶炒蟹,甜甜的頗好吃,兩隻肉蟹總有三四來斤,折合港幣才百五元左右,總算對自己有個交代,不然可真的全軍覆沒了。

回到酒店看見領隊獨個兒在大堂酒吧吃飯,便跟他閒聊一下,話題不經意轉到政治文化,他愈說愈激動,原來此君可是個國民黨員。起初還可以,但談下去發覺他實在激進得有點過了頭,竟希望全世界共產黨員和回教徒死光,一下子毓民長毛變成了綿羊。

第三天在馬六甲多走兩個景點,差不多五時才到達吉隆坡,到過雙子塔後便回酒店,之後便是自由活動時間。試跟著地圖找輕鐵站,卻走了不少冤枉路,想不到高速公路旁是可以行人的,更可以橫過之,五分鐘的路程走了大半小時,還途經兩個街頭印度 foodcourt 呢。終於來到唐人街,已經差不多十一時多了,雖然是聖誕節前夕,很多人還在等倒數(是的,他們聖誕節也倒數),部分店舖卻已開始關門。幸好其中兩間較聞名的食店還在營業,也不理能否吃得下,點了菜再作打算。

第四天去導遊帶我們來看這裡的文化博物館,規模既小展品又悶,可真有點失望。之後是自由時間,看了幾個本地人才去的商埸,人流還滿多的,價格比香港平四至五成。但若以血拼來說,曼谷應該更合港人口味吧。

之後走到位處附近的新峰肉骨茶,打算將之和新加波的黃亞細肉骨茶來個比較。新峰的雖還算不錯,但更喜歡黃亞細較濃的味道,配菜也更合適。

最後一天到太子城,再吃過午飯便到機場等候回港。

在馬來西亞常遇到的問題便是,究竟第一句應該用英文國語還是廣東話說出來,很多時用英語的話,看對方回答得有點吃力,接著便見他用國語向人求救;用國語吧,轉頭他又跟你說馬拉話。或者這才是真的華洋雜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