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台北

這個週末,突然決定快閃到台北。

乘晚上 10:50 的航班,到達桃園機場時發現豬肉檢查仍在進行,過關的時間便延長了。再加上這天非常多遊客,尤其是韓國的(這一兩年突然發現到處都是韓國遊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政府有補貼?),結果雖然我不用等候行李,但去到位於西門町的旅館時已經凌晨兩點。幸好還有食店在營業,把遲來的晚餐吃了。

本來到步才想要去哪已經成慣例,但這次卻有點不同。

這天我睡醒了吃了早餐,竟仍然未去想到底今天要去哪裡。

但也碰巧,我在台灣的朋友本就不多,今次竟然同時有三位朋友提出不如出來一聚,我便更加不用擔心去哪了,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結果這個台北快閃便變成了朋友聚會之旅。

不過我總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便走到大安區喝咖啡,之後走到不遠的國立台灣教育大學的附屬藝術館,展覽的竟然是香港人的作品。


在一旁有個叫臥龍創意園區,卻是空無一物,大家便不用浪費時間了。


接着走到民生東路,這裏也有好幾家咖啡店,選了其中叫 coffee & work 的一家,裏面安靜得像圖書館,確實十分適合溫習和工作。

有趣是我進去時店員跟我說了你好之後轉用英文,那我用中文回答,結果她給我一份日文餐單!難道我的中文有日本口音嗎?

到了傍晚來到吉林路,開始第一個聚會。

在台灣比較少吃熱炒,朋友安排了來這一家名叫「紅翻天」的店,炒了一桌子的菜,三個人也吃不完。

飯後散步到行天宮,然後便去永康街赴第二個約會,政治文化社會經濟什麼都談,直到咖啡店打烊。


第二天到看來是網紅咖啡店 ACME Breakfast Club 吃早餐,它正在我住的旅館樓下。店內氣氛着實不錯,食物口味也可以。不過不知道是否客人太多而且大部份是遊客的關係,這裏的服務員態度都有點冷漠,和我們熟悉的台灣服務態度不同。


之後便到市府站見第三個朋友,吃吃喝喝逛逛聊聊又一天。


這個周末就是這樣過了。

台北

今次端午節的台灣之旅,本想過去阿里山的,但由於當初訂的機票是往桃園機場,去嘉義玩好像有點傻,所以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早習慣了臨時更改行程,再加上聽到台北這星期都會下雨,所以行程嘛,就決定了沒有行程,幾天到處找尋咖啡館好了。

當我告訴朋友這個咖啡館之旅的時候,還被嗤之以鼻,說我平時不就整天咖啡館嗎,何必花數千元飛到台北喝咖啡?想想為之失笑,也不能說他錯。

無論如何隨遇而安吧。

於 6 月 8 號晚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坐九時三十分的航班到桃園。今天遊人並不多,完全不必排隊直接便通過海關了。儘管如此,到達位處西門町的酒店也十二點多了。

放下行李立即去找吃的,逛了一會發現大部分店都已經休息,商圈也只剩下幾檔路邊攤。

但這又怎麼可能難得到我,結果是找到一家「台南意麵」,還在對面馬路找到魷魚羹當消夜,成績不錯。


第二天開始我的咖啡店之旅。

喔對,這時發現忘了帶台北的悠遊卡,結果只有又再買一張,還是可愛版的,只好用背面拍卡。

早上先都大安區的 Savour Cafe 可惜時間仍早尚未營業,這時看到對面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店叫 Cama 便到那裡喝咖啡吧。

離開時看見 Savour 已經開門了,心想反正一場來到,那有這麼容易放棄的。內部裝修環境不錯,點了雞肉凱撒沙律,味道亦達水準。


跟著到台大逛一下便到附近的「公館商圈」找咖啡店。見到一家叫「湛盧咖啡手沖館」,看來不錯,咖啡選擇也不少。我忘記了點的是什麼了,反正咖啡一杯就是,品質亦可。


來到東區,先到朋友介紹在安東街土地廟前的「彰化肉圓」,可惜因為公休沒有營業。在一旁吃了一碗味道不錯的牛肉麵之後,閒逛間看見一家叫「十八居」的咖啡店,情調不錯,可惜價格高,質素低,有點失望。



接着本打算坐捷運到龍山寺去,怎料老貓燒鬚,坐錯了松山方向,便將錯就錯,去「饒河街夜市」吧。饒河街夜市出名人多,今天也不例外,吋步難行。生平最怕人多,即時轉頭離開,先回西門町再作打算。

第三天早上吃了個福州魚丸做早餐,然後到「台北當代藝術館」去。今天並非假日,人不多,正好可以慢慢欣賞展覽。今天展覽的是史金淞的個人設計展,主旨是建設與自我毁滅,着實有點沉重。

走出本來正下著大雨,看見對面有一家咖啡店叫「貓妝」,便進去避一下雨。這時看見有一隻白貓向我走過來,過了一會更直接跳上桌面,就在那裏一屁股坐下望街沉思,也不必理會我的感受。不過貓嘛,從來都不理人感受。


接着到「清田七六」,出了捷運站發現原來正身處永康街,永康街自從我第一次到台北之後便一直沒有再來過,今次也沒有刻意要在這裏逗留,走着走着看見一家叫「品墨良行」的文具咖啡店,十分吸引,便進去看看。

這店有讓客人自製筆記薄,也有售賣自製蛋糕,味道嘛,普普通通。



接着到附近的「師大夜市」,但因為時間尚早,基本上攤舖都沒開。這裏有一家叫 Vino Vino 的餐室,外型吸引,一直都沒有試過,便趁著這個機會進去一試,可惜失望而回。咖啡食品都不合格。

上網看一下附近有沒有其他選擇,發現不遠處有一家「好氏研究室」,非常特別,裝修得像實驗室的樣子,咖啡也用上了量杯,而且份量由自己決定。我點了鴛鴦,左調右調之後,製成品宣布失敗。

晚上先到「誠品」朝聖,再去華西街艋舺夜市吃晚餐,打道回府。

第四天在台北車站附近發現一家叫 Le Wilbeck Cafe 的咖啡店,走古典路線,感覺不錯,尤其他們的 Tiramisu 造得正統美味,以後在台北車站區終於有一家像樣的咖啡店了。


今天打算到「台北市立美術館」,在圓山站出口處看到這家 Is Taiwan Is Chocolate 的小店很有趣,可惜故作特別,弄得味道怪怪的,有點失望。



美術館今天舉行的是李小鏡個人展,主題比昨天看史金淞的更沉重,看罷還得冷靜數分鐘才能收拾心情,繼續上路。

去過「行天宮」吃過挫冰之後,晚上又回到東區,探探昨晚看見的 Stayreal by Gabee 咖啡店,漫畫人物路線,咖啡食品都不錯。


肉圓、挫冰都吃了,但在台北割包好像並不如南方流行,結果得朋友指點,告訴我近日有一走高檔路線的割包店,在國父紀念館站附近,便安排在最後一天吃吧。

這天早上來到該店門前,說實在你不說的話我也不會聯想到是賣割包的。一般而言割包這地方小吃都是賣 20 到 30 元左右,他們卻叫價 90 大元。我點了套餐,要 390 元,標榜健康食材。味道是不錯的,但 400 元在台灣是「大餐價」,不過顧客不少,都需要排隊候座。




值得不值得,見仁見智了。

之後再試試這家 Cafe Lugo 的韓風咖啡店。味道沒什麼,連鎖味濃。


回到酒店附近,見尚有一小時,便把臭臭鍋也吃了。

昨晚在酒店預訂了車接送到機場,司機卻是一個女的,也不老,傳統智慧告訴我要警覺。她開車比較慢,也平安順利把我送到機場。

這幾天都在下雨,但並不影響到我的咖啡店之行,也是從未試過的沒有半點投訴,半分不爽。

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十時才出門,也是未試過的。怎料睡得多了反而更見累,在飛機上和回家巴士都差點睡著。

看來我這是辛苦命,不能多睡。

花蓮

勞動節三天長周末,再休一天的假,來個花蓮之旅。

上次到花蓮已經是 2011 年的事,出發前花蓮一直傳來地震的消息,亦預報未來一周將會有 5 級以上的地震活動,好些友人更勸我更改行程不要去花蓮了。但一來時間太迫近,二來我也並沒有很擔心,反而有點期待身歷其景,所以行程照舊。結果嘛,據報我離開花蓮的十分鐘後,才有一個感覺得到的地震。

反正行動依舊就是了。在 29 號下班後直接到機場,乘 22:25 航班,大約 12:00 到桃園機場。當晚不知怎地人超多的,結果 1 點多才到達在桃園的酒店。

難得的是,差不多兩點了仍能找到一個街頭小攤,吃台灣的第一餐。

因為五一假期的原因,台灣本地的旅客也非常多,所以去花蓮的火車票一直都買不到,結果只好早上去車站碰運氣,最壞打算是從桃園到花蓮站三個小時。票,總買得到,只是有沒有座位而已。結果買到一張中途才有座位的票,只站了大約一個小時,算不錯了。

上次來花蓮時我租了摩托車,今次自然也需要租車代步。

先重訪車站旁的「金吉利牛肉麵」,味道一般的好吃,價格卻也提了三成。後來發現其他的店五年間價格絲毫不變,回想起來,可能這店在火車站旁,遊人眾多,以致店主有提價的空間吧。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只到太魯閣繞了一圈,便回花蓮市區找吃的。


先吃點滷味,挑著挑著竟然這麼的一大盤,味道還真不錯。

來台多次一直都知道釣蝦場很流行,卻從來未試過,這次玩一下 250 台幣一小時。結果,一小時後我把魚杆交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花蓮本來有數個夜市,但不知道為何當地把夜市合併成一個大型夜市,取名「東大門夜市」。本來這個名字便已經怪怪的沒半分台灣味道,官方又把夜市分成幾部份,各部份又以一個舊夜市命名,舊店卻又不一定分配到該部份去,路確是寬了,但總欠缺了點台灣夜市的風格。

第二天走遠一點,沿海岸南駕,先經過「牛山呼庭」,「新社梯田」,「石門洞」,再到「石梯坪」完成海岸線部份。

「牛山呼庭」是私人渡假村,進不了。

「石門洞」那裡有一家咖啡店,面對大海十分不錯。

「石梯坪」遊人十分多,尤其是大陸旅客,雖未見不文明行為,但人太多本身也可以是一種滋擾。


那個「新社梯田」是一個位於海崖邊一直至公路的稻田,不知道人工打造的成分有多少,反正就是特別的。


之後穿過山區到內陸部分,先到「北回歸線標」,到達看到原來就這樣一座標誌,著實讓人失望。駕一個小時山路半個小時公路專程來的話可以說是非常不值得。

它對面不遠處有一個「掃叭遺址」,看介紹是石器時代遺址。不過就算把這個加上去,特意來這裡仍然不值得。

快六點了,還是回市區吃飯吧。

這兩天發現花蓮食品的價格在這五年都沒有變,以前 30 元的,現在仍然是 30 元。

除了吃,亦重遊了「時光二手書店」,更買了一本二手書,以作支持。

第三天早上先吃了出名的「公正包子店」,在「鯊魚咬吐司」喝咖啡後出發「七星潭」去,還是老樣子。


回市區把其他的出名食店「鵝肉先生」、「花蓮香扁食」和「海埔蚵仔煎」一并搞定,便去車站碰運氣。結果全程無座到台北,喜見晚上乘客不多,可以坐在地上。到達台北已差不多 12 時,幸好「西門町」的路邊小販仍在,以解決晚餐問題。



最後一天到「日星鑄字行」,是我之前在網上看到介紹已經早就式微的活字印刷廠,半轉型至做遊人生意。看到一排排的字粒,不難想像以前排版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

「台北當代藝術館」是我必然到的,奈何卻又總是好事多磨。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遊人超多,那我只好放棄,去吃早餐吧。

在出發前又看到飲食節目介紹巨無霸龍蝦,反正約了聚頭的朋友認識海鮮店主,便請其代訂。

期待已久,單單是臂爪子便如手掌大,吸引了全店的注意力。味道亦做得不錯。


四天,就吃吃喝喝的過去了。

台北

中秋節假期的旅遊目的地仍然是台灣。

出發前只定了一個目標,便是遊一下「北海岸」,其餘都隨意好了。

碰巧這四天的天氣都非常炎熱,太陽又猛烈,人也曬黑了不少。

到達酒店後先吃午飯,然後到朋友介紹的「平安京茶事」吃甜品。這店用日式裝修,賣抺茶的甜品,環境味道都很不錯。

來台北這許多次,從沒有打算上「台北101」的觀景台去看,今次來到見人沒有太多,便乖乖付款,坐號稱全世界最快的升降機到 89 樓的觀景層,再走上 91 樓的露天平台,欣賞台北的夜景。

既然來到這裡,自然到誠品旗艦店報到一下。

晚上到「艋舺夜市」解決晚餐,便打道回府。

第二天早上 8 點在租車公司取車後,便向「淡水」方向出發,從西往東遊北海岸。

「北海岸」指的是由西面的「淡水」到東面的「萬里」。

淡水的「漁人碼頭」和萬里的「野柳地質公園」都是旅遊熱點,但兩者之間的「三芝」、「石門」和「金山」則比較少港人到。

沿途景色非常美麗,天氣亦佳,就是有點太熱了。

進入「三芝區」不遠便可從遠處看到「淺水灣」,接著便是「石門區」的「白沙灣」。這裡亦有一個「石門婚紗廣場」供新人們拍照留念。

在「富基漁港」吃過海鮮午餐後便向台灣最北點「富貴角燈塔」出發。

拍車後到燈塔需要走十來二十分鐘的路,在入口一旁看到「老梅綠石槽」。這石槽在四月份會長滿綠油油的海藻,十分漂亮。在九月時份雖然海藻不多,景色仍然不錯。

最後到達燈塔,對著茫茫大海,感覺非常奇妙。

時間不早,在「金山區」有好幾家海邊咖啡店,選了「洋荳子」,對著大海喝咖啡,夫復何求?

天色慚暗,中秋的圓月已開始可見,便住「金山老街」吃點東西,再到「基隆廟口夜市」逛逛,回台北去。

適逢大黃鴨創造者 Hofman 在桃園舊海軍基地展出新作品大玉兔,為台灣慶中秋,自然不會錯過。展區亦有許多其他展品,最吸引必然是「六道輪迴」這巨型雕像了。

晚上到沒有到過的板橋區看看。這裡主打「林本源園邸」,另逛了兩個夜市,當然還有近日大熱的「新月橋」。

最後一天來到久未重臨的「台北當代藝術館」,碰上「席時斌」作品展,驚嘆此人技巧出眾。

下午到處亂逛,老不情願的還是要到機場,飛回現實。

台北

既然自己定了今年為台灣年,這個復活節,選擇回到台北來。

今次是重溫之旅,絕大部分的地方以前都去過了,幾年過去,回來看一看有什麼改變。

在 18 號早上的飛機罕有地延誤了接近兩小時,打亂了第一天的行程,只好彈性處理。

上次來「九份」已經是 2008 年了,今天重來,店差不多都沒有改變,那時吃過的店今天全都仍在,例如「無敵香腸」的紅花婆婆,旁邊的翡翠螺等,今天再吃,依然美味。

新店不是沒有,只是非常少,整條「九份老街」基本上沒有絲毫變化。唯一的分別是遊人比以前多了許多,旅遊車佔滿了山路,十分驚險。

晚上到「饒河街夜市」以小吃當晚餐後,再到一家近日非常熱的 live bar “EZ5” 感受一下台灣夜生活。這裡請來本地有點名氣的歌手唱歌搞氣氛,台灣人既投入又熱情,只看台上台下的互動也已經十分有趣了。

但這玩意始終不是本人所喜,留了一小時在 “EZ5” 附近發現原來「臨江街夜市」就在不遠,時間已零晨,店舖開始打烊了。從頭到尾逛了一圈,隨便在其中一家坐下,吃了個臭豆腐和抄手,便回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對面的小巷子裡發現許多小店,便選了其中一家吃了個芝士煙肉蛋漢堡,味道不錯。

今天先到「忠烈祠」看軍人換班儀式,再到淡水去。

淡水海邊多建了一個草地,稱為「金色水岸」,大大加寬了遊人活動的空間,非常不錯。至於「淡水老街」則仍是老樣子。

晚上相約朋友聚會,移駕「師大夜市」。奇怪雖然大學就在附近,咖啡店卻不多。看見一家叫「夢駝鈴」的舊式咖啡店,氣氛食品皆一般,但既然主要目的是聚舊,在那裡都一樣。

第三天早上天色看來要下雨了,不過早餐還是要吃的。簡簡單單的買了兩個水煎包,看到在一旁有一家本來只有外賣的咖啡店,卻在店兩旁放著長椅子,覺得這種安排蠻有趣,便帶著水煎包坐下,慢慢享受。

「野柳地質公園」對我而言是新地方,人超多,而且大多是大陸遊客,但除了越欄拍照外,感覺上比我想象已經好多了。話雖如此,想好好的慢慢的看大自然是不可能了。再加上開始下著雨,只好匆匆了事。

午飯在「碧砂漁港」吃海鮮,晚上回東區吃飯,再到「西門町」逛街,夜宵嘛,便在「遼寧街夜市」解決。

最後一天去「菁桐」和「華山1914文創園區」。

菁桐沒什麼改變,「華山1914」則多了些商店,比以前熱鬧了。

四天下來,不知怎樣有點失落,重溫之旅這會事,還是不可再為。

台北

多次到台灣去,台北一直都只充當終轉站的角色,一些台北近郊熱門地點如貓空之類,我反而一直都沒有到過。今次來台,主要目的就是把那些熱門地點都解決掉。

首天打算一探桃園,先把行李寄存在機場,乘巴士到桃園火車站去,到達的時間已經四點了。

一如過往,先找吃的。在車站對面看到一間叫「祿港麵食館」,點了一個「肉羹板條」,味道還算不錯。

怎料這時卻下起大雨來,沒辦法只好在車站附近閒逛。

桃園給我一個驚喜,就是這裡好看的女生還真不少。

數小時後再吃一點麵線什麼的便取行李回台北,時間已不早,只好到西門町逛一會吃點小吃,便打道回府,為明天大清早開始的行程作準備。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陽明山公園,景色還算可以,只是太陽很猛,行山時有點辛苦。

受難之後乘小巴到「硫磺谷」看溫泉源頭,那知只是地上的幾個洞而已,匆匆離去到北投吃飯,便向淡水出發。

淡水以前已經來過,隨便看看便乘船到漁人碼頭等日落。這天那太陽可還真有耐力,一落便落了一個多小時,難為我呆坐海邊。

回到淡水到老店吃這裡的招牌小吃「魚丸湯」及「阿給」,味道可以沒有驚喜。

回台北時已經差不多九點,便到途中的士林夜市逛一會再回酒店。

第三天遊「十分」,一個我想去又一直沒有機會去的地方。從台北先到瑞芳,再轉小火車到菁桐,那天遊人可還真不少。

在菁桐有些許願竹桶,供人寫下願望再把它掛在車站旁,一枝 20 元台幣,「願」者上釣。

鐵路路軌是開放的,遊人自然都在路軌上拍照留念,說到底,這正正是它的賣點。

下一站平溪,吃了一個叫「麵茶」的東西,味道有點怪但還算可口。

吃過早點到十分去,這裡重點當然是放天燈,100 元一個不算貴,在天燈上寫上願望,燃起火種將它放上天上去,遊人都玩得興高采烈。

繼續向前行便是十分的風景區,主要是看那瀑布。雖被稱為大瀑布,但其實不算大,還要收 80 元入場費,有點被「屈」的感覺。

回到瑞芳轉乘巴士到基隆廟口夜市,竟又看見幾樣未見過的小吃,尤其是那叫「鐤邊趖」的小吃,55 元一份,味道不錯。

晚上回到台北,本來要去周杰倫辦的「說不出的秘密」主題餐廳一試,可惜為時已晚,只好隨便找間咖啡店跟台北的朋友碰碰面閒聊一番。

最後一天到貓空坐纜車,選的是水晶車廂,即地板是透明的一種,感覺不算很刺激,可能因為纜車離地面不算太高吧。

貓空看的其實只是一群建在山上的餐廳,但能坐在山中喝茶吃飯,自有它迷人處。

想想十分和貓空,不難看到台灣對發展旅遊「活化」郊區真有一手,香港政府該好好學習一下人家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