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大田,水原

今年才知道,原來韓國也有像日本 JR Pass 一樣的 Korail Pass,有了這個東西,行程便彈性得多了。

我每年的聖誕首爾之遊,從此不必再被困首爾而不知道去那裏好了。一如我遊日本的方式,住在首爾,卻一日一城市的走出去。

由於是凌晨的班次,而我在飛機上又不睡覺,那代表我在星期五早上起床上班之後便一直沒睡,所以通常第一天都只是會在市中逛逛吃吃的,放慢腳步。

今次主要想去的是光州,亦即是南韓民主運動的發源地。老實說我也是看了「的士司機」這部電影,才覺得要來看一看。

根據過往經驗,雖然兩天沒睡覺,睏得要死,但在第一天的晚上不知道為什麼總仍然搞到至少兩、三點才上床睡覺。因此我也不敢訂太早的車票往光州。

從機場到達首爾車站,先把去光州的車票訂好。吃過早餐,才去位於明洞的酒店放下行李。

既然是在市內吃吃喝喝,第一天並沒有什麼好記下的。

第二天早上 7:40 的火車,從首爾到光州車程兩小時多一點,差不多是南韓大陸從最北走到最南了。這時才驚覺,原來南韓面積不大,垂直可能就深圳到桂林的距離而已。

在車上隨意找了兩、三個點,先到光州藝術博物館一遊,然後去到 5.18 民主運動資料館,看到那些圖片,覺得「的士司機」這部電影也算能把當年的情況忠實地呈現出來。


資料館其實不大,但裏面的資料異常沉重,看得令人久久不能釋懷。



資料館不遠處是 5.18 廣場,這裡有一個商區,綜合所見,這一帶應該是光州人主要出去吃飯遊玩的地方。而當年與學生運動有關的地方和建築物,都正正圍繞着這個廣場的四周。

晚上在回首爾的車上,決定了第三天要去的目的地大田。

大田有什麼吸引我呢,老實說並沒有,我只是在地圖上胡亂找一個不太遠又不太近的地方而已。

當是去探險好了。

在車上發現大田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玩的。

先到「銀杏通」商圈找吃,這裏的特色是有一個叫 Sky Road 的半空大螢幕,不過白天的時候沒有運作。

吃過飯後到 Expo Plaza 一帶,這裡亦有一個叫 Hanbat Arboretum 的公園,許多人在玩耍。




.

之後再到另一個公園 Yurim Park 便回到「銀杏通」吃晚餐。這時發現遊人多了,大屏幕亦開始運作。由於今天是聖誕節,屏幕上好像有許多是個人留言,聖誕音樂響起,氣氛非常之好,甚至比首爾的氣氛還要熱鬧得多。


.

第四天選擇了去水原,到達時發現有許多中國人的商店,看來這裏是一個中國人聚居的地方。

在水原最主要看的便是世界遺產「水原華城」,它是一個建於 300 多年前的堡壘,由於遊人不多,感覺十分寧靜。水原華城佔地很大,而現代建設穿插其中,公路就在圍牆下穿過,有種新與舊融合的感覺。其實城市發展呢,並不一定要把舊東西都拆掉的。



接著到「水原世界盃競技場」,是 2002 年世界盃的其中一個比賽場地,現在已經成為了水原三星足球會的主場。不過既然是人家的場地,只可在外觀看而不能入內。

最後一天不走遠了,只是首爾市內喝咖啡、遊藝術館,逛街購物,完結今次的旅程。

Advertisements

本能

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則中國大陸的舊新聞,話說今年 4 月在河南駐馬店市,有一個女子被車撞倒,卻沒有人去幫忙。女子在倒在地上幾十秒後,被另一部車碾過,結果證實死亡。

這其實是 2011 佛山小悅悅事件的翻版。當時 2 歲的小悅悅被車撞倒在路上,幾分鐘內 18 個人路過,其間亦有第二輪車碾過,沒有一個伸出援手。

跟小悅悅一樣,這段視頻在 6 月被公開了之後,幾小時內已經有幾萬評論,網民怒罵當時的目擊者沒人性。

不同的是,今次是一個成年女子,意外發生一個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

我已經不想再談論原因,在小悅悅事件時已說過了,基本上看法不變,也可以套用在這裡。其實現在想想,那些什麼「背負著太多」的原因,也是得先經過思考的。如果助人之心根植內心,本來就不用思考,第一時間已經本能地跳出去救人了。

當有人一拳打過來,你一是揮手擋格,一是側身躲避;當你看到有人將要掉下井𥚃,自然伸手把人拉著。這中間,並沒有思考的空間。

所以雖然當時官方民眾都高叫「請停止冷漠」,但六年過去了,似乎沒有多大的成效。

可能因為,這些本能反應,並不存在於中國人身上。中國人的本能,是置之不顧。

無論如何,今次我其實只想說一些其他的枝節問題。

第一,為什麼白衣女子會站在路中央?如果她不是站在那個位置,這次悲劇根本不會發生。

其中一個可能是她過了一半馬路時交通燈號轉紅,所以被迫留在中央。但如果是因为她不理會交通燈號亂過馬路而被迫留在中央的話,那某程度上她本人也需付上一點責任。

第二當然是關於那部出租車了。

為什麼出租車司機會看她不見而直接把她撞飛?從視頻中看到那個位置光線充足,女子又一身白色衣服,任何一個駕駛者正常情況下沒理由看不見,除非他當時根本沒有在看馬路。

至於司機於撞到人之後並沒有停下而選擇逃離現場,在小悅悅的時候已經談論過了,在此不贅。

第三是為什麼第二輪把已經倒在地上的女子碾過,相信原因和出租車司機大同小異,都沒有在專心駕駛。

據說當時許多人報警了,只是沒有人敢移動女子。

不移動沒錯,但如果人們害怕碰瓷,不碰傷者之餘,也可以選擇其他方式引起車輪的注意,而並非跑得老遠,以表示意外與我無關。

但奇怪是為什麼也沒有人圍觀。正常看到雜碎賣藝也會有二、三十人圍觀的大陸,這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如果有人圍觀,至少第二次的碾過可以避免。

部落格、網誌、博客

Blog 這個東西在 2000 年代初期開始盛行,我也忘了確切在什麼時候開設了我的第一個 blog,猜想可能是在 2005 年左右吧。

香港人一向都直接用 blog 這個名稱,從來都沒有深究它的中文名字究竟是什麼。

在台灣被稱為「部落格」或「網誌」,而在大陸則採用了「博客」一詞。

不論是部落格、網誌或者是博客,香港一直都在亂用,反正大家都知道說的是什麼。

我在 2005 年左右鬧著玩建立了一大堆 blog 如 Xanga, Blogspot, My Space, Geocities, Pixnet, Windows Live Space 等,每一個都有一篇 “Testing 123”。在 2006 年 8 月在 Live Space 上傳了我第一篇雜文至今,轉眼已經超過 11 個年頭。

當時的 Blog 並沒有多什麼功能,都是純文字的。

自 Facebook 在大約 2007 年開始打進香港,很快便取代了 blog 的位置。接著的 Twitter 更限制了字數在 140 個以下。

隨着生活節奏加快,人們再也沒有耐性長篇大論的寫文章。事實上不要說寫,連讀的耐性也消失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正好符合這大趨勢。要不分享了加上一句半句評語,勤力的便寫他一百來個字母。對,是字母,加空格,大約不超過 30 個英文字。

近年人家可能開始發現 140 字實在不夠,又或者他們覺得連要寫這 140 字也已經太麻煩了,所以興起了 vblog 這形式,對着鏡頭說便可,而且還能以此來賺取收入。

當然要言之有物也不容易,在此沒有任何輕視 vbloggers 的意思。事實上我自己也常常會看,好些製作十分花心思。

到了今天仍然堅持寫 blog 的人已經買少見少。在群眾的眼裏,我們是異類。

在轉到 WordPress 之後幸運地遇到好幾個還在用心寫 blog 的朋友,仍然堅持以這種「老套」的方式去表達心情,不能說不安慰。

祝君安好

早前看到一個轉戴自馬來西亞論壇的一篇文章,題為「把妹花費價格表」。

文章把女生簡單的分為三類:

1. 鄰家女孩乖乖牌型

2. 活潑外向小野貓型

3. 校花、網紅、大正妹型

自然,一個比一個的「把妹花費」高。

文章中還列出預算,鄰家女孩的每月費用是馬幣 1,250-1,850,即大約港幣 2,400-3,500。

至於外向小野貓型的則是港幣 6,200-11,000。

大正妹呢,文章筆者估計需要港幣 17,000-34,000 一個月才足夠!

這些數字,乍看之下,似乎很高。不過其實真的要花起上來,實際比這個預算只有高沒有低。

當然前提是,你先要花得起。

不過大家對這個也不會當真,除非你是那種乾爹男找個年輕乾女兒,不然能和你繼續在一起的,通常花費會根據雙方的經濟能力而自然調節的。

事實上,許多時候,是女方不讓你亂花錢,而不是亂花你的錢。

當然也有那種只求拿着數的女子,和希望用金錢來買機會的男子。

老兄你要將金錢倒進大海裏,是你個人選擇。錢是你的,也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

只能說一句,祝君安好。

沙頭角

周末無聊,跑來深圳沙頭角閒逛。

經過沙頭角口岸,一路都是商鋪食肆,路上亦有許多人在推銷中英街通行證,不過並不適用於香港人。

一路走著來到沙頭角的海濱長廊,雖然氣溫轉冷,但仍然有許多人在垂釣、拍拖和享受家庭樂。

一水之隔,只數百米之遙,便是香港的鹿頸。以前曾經到過鹿頸郊遊,從對面看過這邊來。要到渺無人煙的鹿頸,還得大費周章,轉車好幾次。

站在海邊的時候聽到旁邊幾個人在閒聊,一個說對面便是香港了,水中央處以船隻築起的藍色物事便是邊界交界,另一個便說,既然都是中國的地方,為什麼還要隔開?

兩地制度不同,必須分隔開一部份固然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另一方面卻也是實際的需要。兩地簡單如駕駛方向都不一樣,總不成讓所有人自出自入。

深圳的沙頭角邊境一旁雖然在深圳而言並不算很繁榮,但商業活動也著實不少,而且見愈來愈多的豪宅就建在這裏距離邊境只幾百米的距離。反觀香港那一邊,卻全是綠色山野之地。

IMG_0160.JPG
IMG_0161

其實回想一下幾個邊境接壤區如羅湖和福田,深圳這邊都是比較早已經開始發展的,而香港那邊則只一直都是綠色郊野地。

你可能會認為這是大陸比香港發展得好的緣故,但我卻認為邊境本來便不應該有太大的發展。當年深圳的邊境會開始先發展起來是由於與香港鄰近而取其經濟效益,方便香港人過境消費或進行商業活動而導致的歷史原因。當然今時今日這個理論不再有效,但當年確實是這樣。今天,香港的上水區也因為方便大陸人來消費而商業活動增加了,但總不會在太近邊境禁區處。

至於剛剛那個人說為什麼要隔開兩地,我相信應該不會出於一個香港人的口裏。理由很簡單,想要開門的,都是想進去的人,不想開門的,自然是不想過去又或者不想讓人進來的一方。想像一下如果一天南韓和北韓可以隨便通關,你猜是南韓人過去北韓的多,還是北韓跑過南韓者眾?那一方會希望設限?

當年柏林圍牆倒下,還不是東德人湧進西德去?

話雖如此,今時今日大陸富強了,也不見得有許多人會想到香港去定居工作,但如果能自由進出的話,肯定仍然會有許多大陸人會想過去,為不能自由流通的資產作點安排。

順便指出,許多大陸人有誤解,認為香港不讓大陸人進去。但須知香港並沒有出入境管制,設限的一方其實是大陸本身。限制出境人數的是大陸,而非香港限制入境人數。不像去其他國家需要申請當地簽證,大陸人來香港並不需要簽證的,只需港澳通行證。而發出港澳通行證的機構是大陸,而非香港。

至於一個國家為什麼要限制國民出境,原因顯而易見吧。

印象中限制國民出境的國家,除了中國外有北韓、古巴、和某些非洲軍政系統國家。

限制外人進入理所當然,自由離開國家卻早已寫進聯合國人權條約中,是人權之一,不過可能許多人不知道罷了。

桂林

桂林是一個我一直都想去的地方,但由於航班的問題,一直都沒法成事。

一天無意中發現原來有直達高鐵,需時大約三個小時,二話不說,便決定了來一個桂林三天遊。

後來才知道,這一條新的高鐵路線其實已經運行了兩年多,奇怪之前怎麼一直都未有發現。

出發前兩天查一下桂林的天氣,發現第二天便開始降溫,從 25 度急降至最低 8 度,都不知道應該帶上什麼衣服。本來打算輕裝上路,只帶一個背包,厚外衣實在沒辦法,最後決定搏它一把,只帶一件保溫內衣,萬一不成便在桂林買好了。結果到了降溫的那個晚上,發現效果不錯,並沒有感到太冷。

寒冷的氣溫雖然搞定,但這幾天都下雨,對看風景為目的的桂林遊而言,大大的不妙。

從深圳北站乘坐早上 7:21 的高鐵, 大約 10:30 左右到達桂林北站。

火車站不大,一走出來便看見巴士站,難得竟然發現這裏的巴士很多是雙層的,這在大陸算是少見了。桂林市本身不大,桂林北站亦沒有離開市區很遠,就只半小時的巴士路程而巳。

先到位於「正陽步行街」的酒店放下行李,第一時間便出來找吃的。

桂林的地道美食,我只知道有桂林米粉,自然名正言順成為我在桂林的第一餐。

在步行街看到這家「秦皇米粉」便走進去。不像在深圳的,這裡的桂林米粉基本上都是乾撈的,口味也有點偏淡,而最不習慣是米粉帶一陣生面粉味,著實不怎麼喜歡。

吃過後走到步行街的另一端,看到前方有一個湖,湖中有兩座塔,想起曾在地圖上注標了一個什麼雙塔的,便打開地圖查一下,原來這正是「日月雙塔」,整個區域叫「兩江四湖景區」。至於是哪兩條江哪四個湖我便沒有深究了,只想不到原來這麼接近。

在這裏也遇上許多遊客,而且都是大陸遊客,看來桂林主要還是做國內遊客生意。這幾天印象中只看見過不超過五個外國人。說廣東話的也有不少,但聽口音應該是廣東來的。

在湖邊看了一會,沿着湖邊走了幾分鐘,發現「象山」原來也在這裏。可惜灕江水位下降,兩旁河床外露,而且門票要 100 多元,感覺不值。結果便在門外拍一下象山背影便算交代了。

繼續向前邁進,不一會來到桂林兩個步行街中的另一個「西城步行街」,比正陽步行街的規模少得多了。

傍晚回到酒店附近,看到一個仿古小區「東西巷」就在正陽步行街對面,在這裏胡亂逛逛吃吃便回酒店睡覺。畢竟差不多兩整天沒睡覺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看到螺螄粉店和桂林米粉店一樣的多,這才想起柳州不也在廣西嗎,亦勉強算是本地菜式。雖然自己一向對螺螄粉沒什麼好感,但在沒有太多選擇的情況下,它成了我第二天的早餐。

這时候才定下來看一下我注標了的地點,發現「龍脊梯田」一則太遠,二則季節不對,今次是不能去的了。

另外遊灕江山水也應該去陽朔,而非在桂林,陽朔幾乎有 100 公里遠,一樣的不夠時間,再加上下雨,去了也看不到美麗景色。幸好就算只市內的山也足夠我這天的行程了。

「獨秀峰王城」就在正陽步行街 10 多分鐘處,門票 120 大元,但不爽也得給。

所謂的「獨秀峰」其實就是大石頭,高 77 米,到頂可以看到桂林市況。



至於靖王府,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跟著走到「七星景區」,上山下山看桂林,比較特別的是「龍隱岩」,但江水水位低,感覺不對版。


另一個專誠來找的便是「駱駝石」,又稱「酒壺石」,算是桂林地標。一直以為是座小山,奇怪為什麼都沒看到,結果原來只是一個二、三十尺的石頭,難怪在園區內找不到,根本尋找的焦點便錯了。

晚上看到一家「阿甘酒家」,自必去巡視一下業務。味道可以,沒特別。

飯後從另一個方向回洒店,原來就是日月塔的後面,晚上亮了燈,一金一銀,比白天吸引多了,十分漂亮。


第三天本來預定去「疊彩山」、「虞山公園」和「蘆苗洞」,但三天之中今天的天色最差,是那種灰蒙蒙連烏雲都看不到的天色,心情也受影響。結果路過「疊彩山」和「虞山公園」,卻一個都沒有進去。「蘆苗洞」連去也沒有去。


桂林真的很小,單看地圖其實沒有什麼概念,但其實市內的所有景點,我基本上都是用走的,車也不用坐。

是時候安排一下下次陽朔和龍脊之旅了。

言有盡而意無窮

首先聲明,我對語言學沒有認識,這裡寫的只是我的個人感覺。

印象中中文並非一種邏輯精準的語言。中文講求的是表達意境。

所謂「言有盡而意無窮」。

言盡,便俗套了。

正如廣東俗語有云:「畫公仔不要畫出腸」,便是這個道理。

有好些詞彙,如果要你用英語翻譯的話,可能你找了老半天,仍然找不到一個適當的詞,甚至句

其實不要說翻譯成外語,一些日常詞語,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究竟是什麼,原來也不容易。

譬如說「熱氣」,內地叫「上火」。華人自小便在用,每個人都知道是在說什麼的。煎炸食物熱氣,喉嚨不舒服便不要吃熱氣的東西,熱氣了會長痘痘,等等。但如果突然要你解釋一下熱氣究竟是什麼,卻又好像說不上來。

又或者「寒涼」。什麼是寒涼的食物,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否便一定是冰冷的東西卻又不是,寒涼究竟是什麼?其實也不好說。

又有人說鵝肉毒,但什麼是毒。毒還要分濕毒和熱毒,怎樣的毒才是濕怎樣才是熱?誰知道。

老人家很多血氣不足,導致睡不安穩。但又有誰可告訴我,血氣是什麼?

反正這些詞語一直在用,大家又都一樣都好像完全明白。

那怎麼辦?

有什麼怎麼辦的。言盡,便俗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