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

今年的七一假期落在星期六,亦即是等於少了一天假期,但因為自己的旅遊慣性,仍然拿了一天休假,自製一個三天長周末。

因為今年故意不去台灣,看了幾個地方之後,最後還是決定去曼谷好了。

星期五晚上下班後直接到機場,本來 21:30 的航班延誤到 23:05 ,到曼谷酒店時已經兩點多(當地時間一點多)了,放好行李出去吃了一個路邊河粉,十分美味。

上一次來曼谷是 2011 年 7 月,剛好六個年頭。奇怪為什麼重遊一個地方總是相隔六年的,我可沒有故意去安排。

雖然是晚上的航班,但是遊人仍然十分多。觀察所見大部份是外國人和韓國人,反而香港或大陸的遊客為數不算很多。

入境時感覺曼谷海關的效率不高,以一個旅遊城市來說,應該可以做得好一點。

聽說泰國的的士司機比較蠱惑,尤其在深夜沒有其他交通工具的時候,朋友便介紹我預約專車接送。步出機場人生第一次看到司機拿著寫有我名字的紙牌等著我。

而亦因為此,在泰國我也第一次使用 Uber 叫車,可能會貴一點但至少不用嘗試解釋目的地。

來曼谷基本上都不需要什麼計劃,尤其是一個三天的短假期,見步行步就是。

正式的第一天是廟宇日。先吃了一個雞肉飯做早餐,然後便向 Wat Arun 出發。之後坐渡輪重遊 Wat Pho 和臥佛寺。




跟著地圖再看了幾個廟宇,其中一個叫 Loha Prasat 的最特別,是由 37 個金屬塔組成,非常美且獨特。

另一個 Wat Sraket 位於小山丘上,幾鈴聲響遍四周,突然一陣強風還會有一輪嚎叫,有點嚇人。


.

本來今天打算晚上留在 Khaosan 夜市的,但我走得太快,下午 3 點多已經到達這裡了,吃吃逛逛一會等不了便走到 Siam 市中心亂逛。

晚上到一個新的夜市 Talad Neon 看看,其實就是大空地放上一排排的攤檔,感覺人工味實在太濃了一點。

回到酒店附近的 Patpong Night Market ,情況便不一樣了。賣食的穿的玩的用的,也有賣勞力士的,賣肉的,推銷賣肉的。如果走到一旁的另一條街,路邊坐滿了衣著性感的女孩或偽女孩,至少比較有生氣。

第二天是藝術日。

先到 Bangkok CityCity Gallery 卻沒有開放。坐摩托的士去另一家叫 100 Tonson Gallery 卻碰上一新系列的前奏,展出一個空房間和一塊告示!

.

結果還是回到 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re 比較穩妥,而結果這次看到的幾個展覽都不錯。


吃過午餐後到比較遠的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去。場地大,而且展品吸引,不枉我花了幾百元坐了大半個小時的車過來。


回程時的車明顯經過改裝,招搖過市幾分鐘後吸引到警察的注意,結果給攔住搜車。

之後到另一個新的夜市 Asiatique the Riverfront。

剛到的時候還真有點驚為天人,感覺像神戶港一般,但當你看看這裡的店的價錢時,便知道整個地方根本就是給遊客的,而且還是不熟行情的遊客。

第三天隨便吃喝,沒什麼好記的。

泰國多男人想變女人誰都知道,但同時許多女人又十分男性化,為什麼如此呢?或許應該去找些相關文獻來看看。


最高工時

勞方爭取最高工時,或現被政府稱為標準工時多時,可是政府至今仍拒絕立法規管。

最新的方案是要求規管僱主與月薪低於 11,000 元的僱員簽訂書面合約,列明每周工時及加班補水方法,而加班可獲不少於原時薪或相應補假作償。

消息傳出之後各界反應大都是負面的。

最明顯便是 11,000 元這一個分水嶺,理論上雇主只要將薪金加到 11,001 元便可避開管制。

如果員工本來的薪金和 11,000 元差很遠的話,雇主便可以利用所謂協商的方式令雇員就範。

政府說這個安排是有效的,因為如果其他僱主的條件比較好,苛刻的雇主便不可能招聘到員工。

但最終可能仍然是市場氣氛與勞動力的供求去決定雙方的最終安排。

市場自由經濟與保障勞方基本權益之間的平衡,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處理的問題。

我自然也沒有答案。

怎樣死?

忘記了是什麼原因,一天和朋友閒聊中提到死亡。

當時我說,最辛苦的應該是在死前還得承受重病的折磨吧。

如果拖得太久的話,連家人也一拼被拉進去受苦。

而最爽快的,想必便是意外死了。一剎那間未回過神來便已經死了,一點痛苦都沒有。

但意外的突然死亡,對死者固然是最爽快,對其親友而言,打擊卻是最大。

早上還目送出門上班,忽然間卻又傳來噩耗,打擊可不能說小。

而且,既是是突發事件,自必連最基本的身後安排也來不及做。

例如,連電話電腦所設置的密碼也沒有人知道,自然沒有人可打開它們。

又或者自己的約會沒有人知道,那個朋友,也只能發短信給自己問幹嘛失約。沒有自己電話密碼的親人,就是想替自己回答也辦不到。

反而遺產什麼的,倒容易辦。

如果患的是重病,醫生告訴自己剰下的時間,不論多短,想必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去處理和安排事情。

當然承受重病的折磨,最好不要太長,我猜大約一兩個月便足夠安排了。

這讓我想到,原來意外死也不是最好。最好的原來是末期重病,轉眼便得走。

不勞而獲

動物心理學家 Glen Jensen 在 1960 年對 200 種動物做了一輪實驗,發現除了一種動物之外*,如果讓它們選擇從一個盆子裏不費吹灰之力取食物,或是要按一下按鈕讓食物掉下來的話,竟然全部動物都選擇按鈕,而並不是留在盆子裏享用食物。

Jensen 的結論是,動物都比較喜歡以努力去取得成果,他稱此為 Contrafreeloading。

這個結論好像和常識相違背。怎麼會放著免費午餐不吃,而去靠勞力賺取食物。

但如果仔細想想,假設你過去一個月費盡心思在一項工作上,它可以是一份計劃書,又或者一篇打算發表的論文。完成之後你老闆收下,但告訴你計劃告吹,已經用不着了,不過他也看過了,覺得你幹得很好,你人工當然也照支。但如果一次如此,兩次也如此,你難免會疑惑,花這麼多心思時間有意義嗎?每月拿工資時亦絲毫沒有滿足感。

又或者你是作家,寫好了的稿,出版人收下,錢照付,但你知道他會把稿子丟掉,你真的會沒有半點失落?

人,可能並不真的喜歡不勞而獲。運氣好,事半功倍,就好了。

*那唯一一種動物,是貓。

在馬來西亞旅遊的時候,天氣固然熱。

怎料回到香港之後,第二天也開始轉熱了。

我一直對夏天又愛又恨。愛的是我喜歡的藍天大都只會在夏天出現,而恨的當然就是滿身大汗淋漓的感覺。

因工作需要我都穿着西裝,在香港這種濕熱的天氣,實在很辛苦。

就算是在周末穿着短衣短褲,那種全身黏黏的感覺,實在令人覺得不快。

就此刻而言,氣溫是 34 度,濕度是 85 個百分點。

絕對不是一個舒適的天氣。

至少對我而言。

檳城,怡保

上一次到馬來西亞旅遊是在 2010 年,轉眼差不多七年了。

由於距離問題,東南亞國家從來都不是我的首選目的地。連曼谷這個種旅遊勝地我也很少去,馬來西亞自然便更加不用說了。但日、韓、台也着實去得有點膩了,所以今年才決定轉一轉模式,多去一些別的城市。

乘坐 27 號上午的航班,大約在下午 1 時多到達吉隆坡國際機場。當天遊人很少,基本上我是唯一一個過海關的人,不用 10 分鐘我已經拿著行李了。

感覺上馬來西亞的景點不多,大部份以前都已經去過,所以今次來馬來西亞的目的,主要就是「吃。東。西。」。

馬來西亞很多餐廳都是以合營或分租的形式經營,一店多攤的,基本上隨便一店都可以滿足你各種需求。

入城後先吃了一個乾撈喇沙 (Sarawak Laksa),然後在旁邊的店再吃了一個豬肉丸粉,味道十分不俗,價錢又便宜,不用港幣 15 元一道。


之後到了一家印刷公司改建的咖啡店 Pulp 去,店內故意留下老舊印制機,環境不錯。喝咖啡的時候旁桌的一對本地人還跟我聊天,又介紹一些咖啡店給我,非常友善。


這天是伊斯蘭齋戒月的第一天,教義訂明教眾由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都不能吃東西,甚至不能喝水。有一些嚴格的甚至不能碰食物,所以在這個月一些原本是買衣服的市場會轉而賣食物,讓伊斯蘭教徒可以到時間便有晚餐吃。

今天便來到位於 Bangsar Baru 的市集參觀一下,並嚐嚐當地的地道小吃美食。


傍晚去到有號稱小印度的 Brickfields 區和一旁的新建商場 Nu Sentral 逛街,晚上到一個多是當地人才去的 foodcourt SS2 為食街吃晚餐。

點了幾款海鮮,價錢都只是十多元港幣左右,而那一份蟹,大大的兩隻,竟只是大約 90 元港幣,真的便宜得很,而且非常好吃。

最後在那裡的人氣咖啡室 Rekindle 吃蛋糕,結束第一天。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檳城,車程四小時左右,早上 5 點便出發。先到 Campbell Street Mall 逛街找吃,卻發現幾乎全部商店都休息。走著走著看到一家叫「桃園」的舊式茶樓賣雞飯、點心的仍在營業,便在這裡吃早午餐吧。

點完菜問了店主,原來這裡的店星期天都休息。看來我是選錯日子了。

檳城有好幾個宗祠,當地人稱之為公司,比較大的那個邱氏宗祠,叫「邱公司 Khoo Kongsi」,可算是當地特色之一。

「姓周橋」本是一個像香港大澳那樣建在水上的民居,被打造成一個旅遊景點。


之後到所謂的市區 Gurney Drive 逛一下,這裡一個商場,因為要遷就一座歷史建築,把一部分包在商場內,算是有點特別。

逛完了當然又到吃的時候,在這裡的市集吃了一個不錯的晚餐。只是在東南亞吃飯總會遇上這種情況,就是幾乎全部都沒有冷氣,實在有點熱。


回到吉隆坡時間已經不早了,便到唐人街的「勝記」吃著名的老鼠粉,口味還成;另點了炒燒肉,卻出奇的好吃。

第三天去怡保,早上 6 點出發,車程約 2 小時。這兩天真的沒時間睡覺,有一天連把 iPad 充滿電的時間也不夠,便又要出門了。

我們常聽到的舊街場白咖啡的舊街場便在怡保。

怡保出名的,便是美食。

直接到舊街場,先看到的是「二奶巷」,現在當然沒有二奶,取而代之的是小店,巷子也不長,慢慢走不用 15 分鐘便從另一邊走出來了。

先在「南香」喝白咖啡和咖哩麵,再加一份半生蛋治,味道不錯。

芽菜雞是另一怡保名菜,來到「老黃芽菜雞」,味道也不錯。芽菜是短短胖胖的,卻別處沒有。

隔壁的「天津茶室」,出名的是他家老師傅堅持親手製作的雞絲河粉,非常不錯。另點了燉蛋,更像布丁。

「靈仙岩」是依石而建的廟,廟的內部基本上就是山洞,可連接樓梯上山頂。不過我沒有走上去,報導不了情況。

回吉隆坡路上有一個古堡 Kellie’s Castle,部分已經在二戰時被破壞,幸好古堡大樓仍然完好。



晚上回到 Bangsar Baru 吃印度蕉葉飯,入鄉隨俗,用手。

襯還來得及,跑到 KL Tower 看吉隆坡夜景。

最後到 Jalan Alor 阿羅街夜市吃了一個冰,早一點回酒店休息。

第四天早上以乾撈雞絲河粉做早餐。肉骨茶還未吃,當然也得安排一下。

最後到雙子塔把最後兩小時殺掉,完成這個馬來西亞美食之旅。


怎樣裝得不像一個中國遊客?

最近有大陸媒體發表了一篇文章,引起網民熱烈討論。只要看看題目便能猜到原因了。題目是:「怎樣裝得不像一個中國遊客?」。

洋洋四十條,包羅萬有。

其中好些其實也不是中國遊客專用。例如第二條。

又或者有些本身也不能算是錯,也不一定會影響到別人。例如第四條。

但第一條嘛,真的很大陸。不過觀察所得,近年大城市的年輕人已經接受了休閒服。

第 5 條說排隊的習慣也已經開始形成,只是總堅持不到最後一刻。門一打開,人仍然一湧而上,排隊是為起步。所以要中國人做到第 29 條,萬難。

說話大聲,本已令人不快,但更嚴重的他們說話又尖又響亮。第 8 條的要求,幾近不可能。

第 31 條真的非常常見,尤其在等車的地方,總能從袋子裏拿出一包水果瓜子之類的東西,而又都是有「手尾跟」的食物,結果弄得滿地垃圾。

~~~

1)登山的時候,穿運動衣褲和運動鞋,背登山包;而不是穿長裙和高跟鞋,拎手提包。

2)學兩句當地的語言,時刻假裝你聽得懂他們說什麼。

3)在名牌店鎮定自若,保持儀態,堅守樸素美德。

4)行李裏堅決不裝老乾媽(內地一款辣醬)和即食麵。

5)好好排隊,而且要排成一條直線,後面的臉蛋不能被看見。

6)逛博物館,只是看看,不拍照,或者只拍幾張可以拍的展品。同一個展品,不要拍3遍。

7)到了景點,壓抑住想在大門口拍照的欲望。

8)在公共場合講話輕言細語,連隔壁的人都聽不見。

9)不要帶那麼多現金,即使你把它們塞在皮帶裏。

10)要是已經背了一個LV的包包,就不要再穿印着CHANEL的衛衣,恨不得將所有logo印在腦門上。

11)如果壓抑不住中國胃,請挑合適的地方吃即食麵,而不是在街上或者Gucci門口。

12)正正經經給小費,不要假裝忘記。

13)到了餐廳要在門口等服務員帶路,即使眼見只剩一個位置。

14)煙蒂和果皮等垃圾只有兩個去處,垃圾桶,或者你拿着,而不是地上。

15)誰開車插隊誰缺德。

16)香港習慣右立左行,日本習慣左行右立……走錯位置被撞是你的錯。

17)展品在你面前可以碰到的地方,不代表可以摸。

18)既然都爬到雕塑頭上了,不如爬爬自由女神像呀——請不要跟任何公共物品親密接觸。

19)人不是景點,請別用相機「強姦」他們。拍照請詢問。

20)外國的草叢,不是可以隨意撒尿的地方。

21)馬路不是你的吸煙區。後面的人不想吸你的二手煙。

22)馬路也不是裝口水和痰的地方。

23)記住,穿牛仔褲、涼鞋和T恤去聽音樂會,跟穿唐裝去disco跳舞差不多。

24)站在馬桶上撒尿,就不要怪摔到腰間椎盤突出。

25)你說的所有髒話,都會反彈到自己身上。

26)紅燈也等不了的人,等不到愛情。

27)你講話那麼衝,口水會噴到別人碗裏的你知道嗎?

28)搓腳在家裏搓就好了。

29)什麼時候你能慢慢地等着前面的人拿行李、收拾好,再走出機艙,你就學會正確的節奏了。

30)沒有人看着的東西、別人丟了的東西,不一定可以拿。比如牀底的馬桶蓋。

31)別在路上一邊剝皮一邊吃橘子。

32)別戴紅色或黃色鴨舌帽,特別是旅行團發的那種。

33)電影院打電話和拍照,是會被打的,OK?

34)不在已經夠遊客照的遊客照上P怪怪的文字。

35)不哄搶旅行地的贈品,還大聲叫「這個也多拿幾個!」

36)不在朋友圈小視頻現場直播。

37)不在朋友圈刷屏。

38)自助餐不要爭先恐後,每次只拿一點點,學習優雅用餐。

39)不要鼓勵孩子用蹩腳英語跟外國人搭訕,而自己閉口不言。

40)別釣走別人的保護動物。

(新周刊/微博/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