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誰的?》

在讀范疇的《中國是誰的?》。

沒有亂罵,亦感到范氏對中國的前路仍然存有一絲樂觀的希望。

偷偷懶,分享書中幾段文字。

(一)

「然而隨著中國現代化的進程,一黨專政的正當性越來越受到質疑及挑戰。中國百姓中絕大多數其實並不那麼在意「被專政」,因為數千年來皇朝專政已經習慣了。他們目前爆發的怨氣,主要來自因專政而導致的特權橫行以及權貴經濟。」

就我觀察,大陸人民對權貴橫行確實非常痛恨。當然,如果他們自己也有機會變成權貴時會怎樣,你自己去猜。

***

(二)

「瑪雅懷特應邀到上海,以西方人力資源專家的身分演講。第一次到中國的她,驚訝的發現上海的公路比波士頓還要好,華廈天際線驚人,夜間燈火耀眼。錯愕之餘,她問隨行的中國人:中國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建設成這樣?中國人回答:威權式民主。

百分之百被折服的懷特,回到美國後就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對威權式民主的讚嘆》。她認為,美國之所以能夠成為經濟強國,必須感謝二戰後的威權式企業文化,但後來的種種「主管人性化」,「員工參與化」價值觀,使得企業開始民主化大大損害美國企業的競爭力。懷特呼籲美國企業應該重返威權式管理,她並以自己的運動員經驗指出,所有的冠軍都是在嚴師帶領下養成的。

懷特的反應,應該是只來過中國一次,且只在上海待三天的西方人反應。」

***

(三)

「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實質上是寫入憲法的,我不期望它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夠改變,事實上我也不認為它應當很快改變,凡是在中國大陸做過廣泛深入旅行的人都知道,七、八億農民還未意識到現代文明生活的可能模樣,兩億多進城打工的農民工也多半還在生存線上下掙扎。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城市的物理現代化。完全是少數菁英操作超過十億基層人口的成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一小步一小步地解決溫飽乃至小康,這絕對是一場世紀工程。」

上面兩段可一并來看,觀點我是完全同意的,之前也曾寫過了。

***

(四)

「從種種現實條件來看,世人不要期望中國出現兩黨政治或美式民主,更佳方案是一黨專政下的黨內民主,讓實質的民主機制在黨內實現。世人在看中國時不應該被「一黨」的死概念拘束,要知道這「一黨」就有七千萬人,七千萬個頭腦,七千萬張嘴,那可相當於一個法國啊。法國七千萬人容得下幾派意見競爭,為什麼中國共產黨的七千萬人容不下幾派意見競爭?」

這個想法其實不錯,而且也容易為當權者接受。事實上權力角力一直都有,一黨可以分兩派便可以分三派,再分裂成兩個黨三個黨也不出奇。

***

(五)

「一位女牙醫為我看牙到半途突然有個看來和她關係很好的病人闖進來,說他今天沒有掛號,想拿某種藥,女牙醫打開抽屉,拿了幾管藥給他然後回過頭極其自然地問我,你的費用能報銷嗎?我說我是自費,不是公費。她說:「哦,那你就負擔一部分就好了。」我開始不太明白,等我去付費領藥時,才恍然大悟。女牙醫把剛才給出的人情藥,一部分算到我頭上了,她很自然地認為,我已經和她熟到可以參加她的人情圈,而且我也應該明白,下次她會用某種方式補償我的人情。顯然這是無需言明的。」

這種關係網人情圈,大家不會陌生,至少也聽到過。

***

范也提出「網絡民主」這概念,說現在基本上是一事一公投,比起傳統的選舉更有效率。四年一次的投票,就像以前趕集一樣。

他甚至認為,中國可能第一個能直接跳過代議制民主,而直接到「數位民主」,靠的,便是在網路時代出生的一代。

我希望他猜中。

9789868790636z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