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

近月大陸有一場魯迅作品的大討論。

事源今年的中學教材中,魯迅的散文詩《風箏》被換掉了,因為魯迅作品太過深奧陰暗,不合時宜,亦不適合中學生閱讀。

中國魯迅研究會前副会长陳漱渝認為「晦澀難懂」之說並不成立,而讀不𢤦不該成為魯迅文章淡出中小學課程的理由。

當時心想,魯迅從何時開始「晦澀難懂」了。印象中魯迅用的是白話文,比紅樓夢所用的更接近現代中文,也沒有其他民初時期作家的文酸味,非常耐讀易明。

找來「吶喊」重讀,更只確認了我的印象正確。

隨便抄一段:「聽人家背地裡談論,孔乙己原來也讀過書,但終於沒有進學,又不會營生;於是愈來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孔乙己》

哪裡晦澀了?怎樣難𢤦了?

不知道當權的心裡又在打什麼算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