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獄

元朝是中國(當然以前不叫中國)第一次被「外族」完全統治的朝代,對外武功雖強,漢人的生活卻像狗一般。

跟著來的明朝,雖然漢人搶回當家作主,卻沒有如其他朝代般至少開首幾十年有大治的時刻。

反之,在中國歷史上,明朝被稱為最黑暗的時代。

那時侯也開始了文字獄、詔獄這種鬼東西。

例如,那時有一奏章上有「作則垂憲」四字,只因「則」與「賊」在江南方言同音,朱元璋認為是上奏者在諷刺他作過小偷,結果:處斬!

又有一印度高僧告辭回國,留詩曰:「殊域及自慚,無德頌陶唐。」「殊域」本只是說自己來自别的地方,朱元璋卻解釋「殊」為「歹朱」;「無德」說的是自己沒有能力,朱元璋卻認定高僧在指他沒有品德。結果:處斬!

這樣的政權,中國人民竟然也能忍了差不多 300 年!

後來的清朝,外族又一次入主,也不見得高明。

禮部侍郎查嗣庭,在其所擬的試題中含有「維民所止」一句,雍正認為「維止」兩字是砍掉「雍正」的頭,結果:一家處斬!

道士賈士芳的一句咒語:「天地聽我主持,鬼神歸我驅使」竟然也出事了。結果嘛,被判謀反,處斬!

清朝科舉八股一類的制度,也是志在摧毀獨立思考,學人不敢著書立説,大家如不去做科舉模擬標準答案的,便只好都走去做考據、訓詁。這也是思想、文字獄的一種,人民對政治變得不關心,正合朕意。

帝制名義上結束,民國來了又去,袁大總統雖沒有搞文字獄,但一般的尊横,最後還要過過皇帝癮。結果只是病死,雖已眾叛親離,也算他先祖積的福緣深厚。

後來中國被「解放」了,好日子卻沒有來。

毛澤東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要人民劃分香花和毒草。吳晗教授寫的京劇《海瑞罷官》,被視為諷刺彭德懷被毛澤東罷官,而為彭翻案的毒草。再發展到後來紅衛兵的砸「封、資、修」,任何跟毛上帝說話有些微分別的都會被大整。

歷來各種形式的思想限制,還不是當權者作賊心虛之故。什麼天之子,承天命,還不如得人民支持,選你出來。

到了今天,2012 年,600 多年過去了,人民所面對的,本質竟然仍是差不多。

畢竟文明了,大都只是删除了你的說話,較嚴重的便請你留在家好好照顧,做個中國昂山素姬。

處斬嗎?不會了,他們都只是自殺的。

奇怪的是他們總是説什麼「封建專制」是罪惡的根源,但今天他們卻堅守「一黨專政」,想必有些玄妙之處吾等凡人未能明白。

如果我們橫向地跟同期數百年的歐美比較,就只會更令人悲哀。

每一次中國人民以為有好日子過的時候,每次也失望。

中國人,實在太命苦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