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看過電影,把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小說也買回來讀一下。

不是因為太喜歡,只是因為已經很久沒有讀過青春小說,有點好奇,想去懷舊。

電影基本上是忠於原著的,畢竟拍的寫的是同一個人。

沈佳儀在書中其實比電影裡要活潑一點,更像一個初中生。其中有一段描述柯景騰與沈佳儀兩人玩象棋:

~~~

「強辯,沒收你的馬。」沈佳儀一說完,竟真的將我的馬硬生生拔走。

「你是瘋了嗎,哪有人這樣下棋?」

「你那麼強,被拔走一隻馬有什麼關係,你是不是在怕了?真幼稚。」

「這跟幼稚有什麼關係?算了,讓你一隻馬也沒差啦,我遲早把妳剃光頭。」

「剃光頭?」

「是啊,就是砍得只剩下帥一顆棋。超可憐,呴呴呴呴,超慘!」

「好過份。」沈佳儀迅速將我的「車」也給拔走,毫無愧疚之色。

我咬著牙,冷笑,繼續用我僅剩的棋子與沈佳儀周旋。由於我們班女生的腦袋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很快我又控制了局面。

「將軍抽車。」我哈哈一笑。

「什麼是將軍抽車?」沈佳儀似乎不太高興。

「就是如果妳的帥要逃,妳的車就一定會被我的炮給轟到外太空。完全沒有選擇啊哈哈!」我單手托著下巴,像個彌勒佛輕鬆横臥在床上。

「你真的很幼稚,連玩個象棋都這麼認真。」

沈佳儀嘆了一口氣,好像我永遠都教不會似的……然後伸手沒收了我的「炮」。

「喂?」我只剩下了苦笑。

經歷無奈的半個小時後,由於我的棋子不斷被沒收,最後沈佳儀跟我打成了不上不下的平手。

沈佳儀將象棋跟棋盤塞在我的手裡。

「你還說你很強,結果還不是跟我打成平手。」沈佳儀關上門。

「原來如此。」我有點茫然地看著關上的門,腦子一片空白。

~~~

女生通常就比男孩早熟,但始終是小女孩,很難完全像電影裡的沈佳儀般成熟穩重,小説中的她便真實得多了。

一個懂耍嬌的女生,總讓男孩子沒她辦法。就像小説中的她一樣。

耍嬌卻不是容易掌握的,更需性格配合。耍得太少人家感覺不到,太過了頭又容易變得惹人討厭。

耍嬌得宜,總能得到男生相讓。最重要的是,他們讓得甘心,因為他們知道這只是相讓,而不是情理上輸了一杖。

現在的女生性格較强,不甘耍嬌,而要從道理上贏過男生。本來這沒有問題,但當爭得不相上下時,又會怪男生太沒風度怎不相讓。需知既選擇了這條路,不論結果,反正最後便不會走到相讓的路上。

所以要麼便強到底不要要求相讓,雙方平等相處,要麼便做個你看不起的嬌柔女子,到時便不用講道理了。

沈佳儀也是一個強者,早熟又聰明,更是學校的高財生。但作為一個女生,她比很多現在的女生,還是可愛一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