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新聞

這個星期有數宗與學生有關的新聞。

最「吸引」的自然是那名讀中二的軒哥。軒哥為博紅顏一笑,在學校大派現金四萬大元,另加八部 iPhone (也不知是 iPhone 3 還是 4),代價只是叫他一聲軒哥。拿了錢的,轉身大概都會再免費多送他一聲傻仔。

至於軒哥心儀的對象有否被他的豪氣感動了,新聞沒報導,大家便不得而知了。

有人說何不將錢直接花在取悅那女同學身上,這就是軒哥之為「哥」的原因了。需知直接送禮,是你去求她,萬一挾重金而仍失手,實乃雙重羞辱。現在可不同,吸引到她的話軒哥自會跟進,就算是做媚眼給瞎子看,頂多白花了金錢,面子卻無虞;一不小心失一橙而得數柑,這筆帳化算得多。

軒哥事件引起很多社會聲音,認為年青一代的價值觀已被嚴重扭曲。

其實扭曲的又豈只年青一代。

另一新聞報導說,有一名在李國寶中學就讀中四的學生,因家境貧窮而遭教師歧視,上課時被老師侮辱「你爸爸沒有工作嗎?」而當他以貧窮題材作文章時,又被教師奚落「你用第一身去寫,試寫自己到底有多窮。」

他可能常常問自己,為什麼我沒有一個富爸爸,只有窮爸爸?我猜想,如果這位同學突然擁有四萬元,有可能,他也會用之來出一口烏氣。

對家人的苦況,可能從未有機會認真地去了解過,更不要說體諒支持了。當周遭的人都是拿著同一把尺時,要求一個中學生看破世情,是有點強人所難吧。

另一邊,則報導了一個感人的故事。一個女學生,在三年多前考進大學,兩個月後卻發現患上骨癌,受盡化療之苦。但因為媽媽曾說,全個家族都是大學生,只得他們三兄妹考不到,所以今次考上了,一定要努力讀書畢業,以報答父母。

畢業典禮定於十一月,她就在等這一天。醫生卻認為,她能挺到十一月的機會甚微。校方決定提早於九月給她送上畢業證書。校長家人到醫院去為她舉行一個獨家的畢業典禮。十七日後,她離世去了。

她最終完成了媽媽的期望……又或者,其實是她自己的願望。她受的苦固然不少,但別人為她做的,難道便少了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