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

黎明時分踏出首爾機場,雖然說只有三度,但感覺並沒有想像中的冷。

這裡室內都開了暖氣,好些還關懷備至的開得頗大,一進室內便弄得面紅耳赤,差不多要找杯冰水來降溫才成。

因為我住的酒店座落東大門,東大門的夜市又差不多通宵營業,不像明洞般十一時左右已開始打烊,正適合我這夜鬼,每晚深夜都得去打個轉才安心。只是想不到星期六反而休息,商埸則如常繼續到五點。

在首爾到處都是皇宮,每個占地也很大,而且更在市中心區。從遠處看,一邊是古代城牆,對面馬路卻是現代商廈,那個世宗像還大剌剌的坐在路中心,古今對照頗有趣的。

首爾市政府明顯沒有像香港政府般努力「活化」這些百年老建築,宮內既沒有 Gucci 亦沒有 Starbucks 駐場,只是儘量將建築物保持原狀,又如何能夠吸引中國同胞花錢?

這裡能說英語的不多,反而會國語的售貨員倒碰過好幾個。在明洞 Missha 遇到的更是一個中國人。她看在大家份屬自己人,多送了一個極度嬌艷的迷彩粉紅色大肩袋給我用來裝著產品。本來之前 Etude House 的那個紙袋已經是粉紅色的了,但我九秒九內已將之放進背包,傷亡還不算慘重。但如今這個袋子實在太大,我的背包可放它不下,拿著走在街上真想死掉一了百了。要我到 Missha 買東西的那位當事人,看到的話怎都應該有所表示吧。

話說回來,雖然語言不通,幸好大家都懂「手語」,這幾天便少說語多比劃的以手勢溝通,倒也四海通行。只是好些韓國人不知是因為民族性還是什麼的,你跟他做手勢他用韓語回答,那不是作弄我嗎,難道他以為我「識聽唔識講」?

第一天預約了一位韓國觀光會社安排的翻譯義工,原來他可是個英語老師,主要教授中至高級英語。但跟他溝通雖不用手語協助,他的英語老實說當教師的話我有點擔憂。

碰巧當地有線電視正在製作一個有關遊客與當地傳統文化的資訊節目,聯絡上了韓國觀光會社,於是便被邀兩天後參與拍攝,結果花了三個多小時,不知節目出街效果如何。

可能因為語言的關係,這裡的人都對你不大理會,感覺有點冷淡的。例如當你在排隊,她處理完第一個客人後,你不開聲她可以繼續自顧自工作而對你視若無睹。幸好當你叫她時,她還是會努力嘗試幫助你,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會同時奉送笑容。

雖說近年韓國政府開始在路標中也放上中英文,但只限市中心,始終是少數,很多還是連英文譯音也沒有,店舖大廈等亦只會有韓文,結果很多時侯只好將韓國文字依字型對照,以猜到底身處東西南北。遇上手上地圖只有中英文,便想對照也辦不到。

這裡的食店都多用矮檯席地而坐,對我來說自然不很習慣,吃上三五分鐘便開始要不停轉姿勢,至防雙腳麻痺。

吃的不離烤肉與人參湯飯餐。烤肉易飽又熱氣,近年已開始減少,反是那大大的一煲湯加上配菜白飯,味道實在不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湯大煲了點。用著小小的鐵湯匙,喝了二十四匙已有點不奈煩,第三十六匙只想拿起湯煲往嘴裡倒,到第四十八匙時,決定放棄。

一天晚上來到鷺梁津的海鮮批發市場,打算試一試這裡的新鮮刺身,可惜又是語言的關係,未能自行購買海鮮,最終只好在食店隨便叫個最小份量的二人魚生拼盤,盛惠 60,000 圜。那知配菜不停的來,我看著眼前十多碟東西,只好苦笑地問侍應菜應該已來齊全了吧,她答我說沒有了,我便開始埋頭苦幹。那知接著還是再來了兩碟蝦及一煲魚湯,四個我也吃不了。

如果不計路邊用膠布圍繞的小鋪,街頭小吃可供的選擇其實不多,來來去去都是烤雞串、日式魚蛋和天富羅,用大竹枝串著,本來很容易把食物從一頭咬到另一頭再進食,但他們卻一般會把竹枝剪斷,所以店主都備有鐵鋏。雖浪費,但也確保沒有港式車仔魚蛋檔的噁心循環再用。那雞串大部分都烤得很嫩口,魚蛋也不錯,難得是那杯湯,十分惹味,很多時候買魚蛋,其實都只是為了那杯熱湯。

首爾是個北方城市,這裡的女姓有部分長得頗高,卻不是大塊頭的那種,雙腿也很長,但不論高矮都總要加上一雙三吋的高根鞋。反而男人,卻不像一般北方男人般高大威猛,他們很多都很矮小。因此,街上到處可見擺賣加厚的鞋塾讓人裝高。幸好高男高女的比例差不了多少,倒也平衡了雙方的供求。

這裡的女人受了日本影響,大多經過刻意打扮,甚少不施脂粉的,走在街上人人都花枝招展。雖然對韓國女人難免帶了有色眼鏡,對後天加工的美麗打個折扣,但看在眼裡,還是賞心悅目的。

事實上,她們比我想像中要漂亮,也比我想像中要醜。怎麼說呢,印象中韓國女人天生都不好看,但同時這裡又是一個整容國家,所以預期看到的女人容貌會兩極化,但結果美醜分怖卻很平均,不知是價錢問題還是本質所致,平有平做小有小做了。

可惜她們說話的語氣略厭豪邁了點,當然這可能是韓語音調的問題,不應算在她們的頭上,但到處吐痰應該沒有藉口吧。我第一次看見還把我嚇一大跳,以為只是個別事件,卻原來吐痰對男女皆頗普遍,不知是否學自我們偉大的祖國。整容得再漂亮又如何?韓國受中日文化影響至深,又得一證明。

首爾的地鐵網絡很完善,每程不論距離皆為 900 圜,據說共有三百多個站口,覆蓋全市每一個地方。一線轉四線,五線轉七線,轉到頭昏之餘也行到腳軟。站與站距離很近,已不只一次我在一個站找個什麼地方,結果未找到卻已不知不覺走到另一個站去。

iPhone 明顯並未能攻陷韓國,五天裡看見不超過十部,反而車廂內很多人在拿著手提電視在看,可見電視還是主要消閒工具。

地鐵站內有很多人席地擺賣,當中不乏賣翻版影碟的,有點跟我想像的韓國不同。再者,想找個影音店還不是那麼答易。奇怪演藝事業如此發達的韓國,竟然不是影音店到處可見。說到翻版貨,想不到首爾到處皆是,皮包時裝應有儘有,活脫深圳東門。

地鐵站內有很多轉車通道,晚上十一時左右便開始見露宿者「回家」睡覺,保安員亦不加理會,又是別一個驚訝。

這幾天的氣溫由 -1 到 14 度,韓國人明顯早已習慣了寒冷天氣,有一天回暖到十二、三度左右,我們眼中的秋夏衣服已相繼出爐,難為我還穿得像隻米芝蓮,她們卻熱褲低胸的在贈慶。

不知自己是否長得特別友善可親,平時已常常有人向我問路,那知出國後依然如此。在台北台中墾丁吉隆坡皆碰到過,那知在首爾更被問路四次,三次韓國人一次中國遊客,可見本人面貌 Global 得可以。

龍山是首爾的黃金商場,專賣電子產品,可惜款式不比香港多,價錢卻比香港貴,可以不理。

離開商場時看到對面馬路有一橫街,兩旁都是亮著粉紅燈的玻璃小屋,活像兩排金魚缸,有理由相信正有不法勾當進行中。一個箭步閃進街頭,拿起相機拍下證據,即時已有人從遠處喝罵,只得落荒而逃。幸不辱命,還拍得罪證一張。

知道首爾也有櫻花,最後一天便去位於回基的 Kyung Hee University 碰碰運氣,結果當然失望而回。櫻花樹見我意誠,開了六七朵以作安慰,聊勝於無。

這裡咖啡店很多,尤其在弘大 Hongik University 那一帶,隨便挑一間閒坐看書,感覺很不錯。反而那些「出名」的,例如拍咖啡王子的店,看到已經不開胃。

就這樣坐著,廢話寫滿一紙。

p.s.

2011.06 – 釜山首爾

2013.02 – 首爾

2014.01 – 首爾

2015.02 首爾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首爾

  1. Pingback: 首爾 | 椅背上的塗鴉

  2. Pingback: 首爾 | 椅背上的塗鴉

  3. Pingback: 釜山 | 椅背上的塗鴉

  4. Pingback: 首爾 | 椅背上的塗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