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識的誤解

公民黨及社民連議員集體辭職所引發的「變相公投」,一直都沒有為之寫點什麼,只因自己對之沒有太強烈的意見,不完全贊成也不完全反對,只是覺得成本大太(並非指重選的費用),不怎麼樣化算。

贏了是應份,輸了卻可能連否決權也拱手於人,雖說可以在民眾中激起話題,但民意取向一直鮮明,實無必要再確認一次。再說,人家不出來競選,又或者走了幾個「巴士阿叔」出來跟你爭,贏了又如何。現在最有可能的是贏回議席,卻輸去中間溫和派的選票支持。

但今次想談的不是這些。

自發起「變相公投」以來,中央政府與其喉舌一直都在發表不滿言論,指公投活動違憲,不能接受。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李飛(當然不是舞劍那位)即發炮,說中國憲法和《基本法》均沒有設「公投」制度,故發動「公投」有違基本法。他更指有看法指因基本法沒限制,議員辭職「公投」不屬違法,他駁斥:「這是對法理常識的誤解……就公法上,法律沒有授權就不允許。」

對啊,這真的是對法理常識的誤解,只不過誤解的不是別人,而是李飛自己。

中國政法大學的王友金教授指李飛「實際自己不識法律,就算是國家憲法,只要法律沒規定,就沒有罪。」

我沒有研究過中國憲法,但以常識而論,如果每一個行為都必須經法律明文准許才算合法,而又無一法律條文說明睡覺的法定時間,那是否代表我晚上二時才進睡,其實乃一違法行為?

李飛先生補充說,不能用民事法去解釋公法,在公法上,法律沒有授權就不允許。這番言論卻不是完全沒道理。可惜的是,今次不是真正的公投,本質上只是議員請辭。

退一步說,就算真的搞了一個公投,在缺乏明文法律基礎下,也只會令這公投欠缺法律效力,變成一個集體意見收集,但仍然沒有違法。

中國政界習慣了人治,誰的官人誰的嗓門就大,一向少理說話內容的理據邏輯,只要不辱及皇上先帝的,政治壓力也不會有多少。像上周湖北省長李鴻忠被北京一名女記者問及鄧玉嬌案時惱羞成怒,當場罵:「你還問這個問題?你叫甚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還動手搶走記者錄音筆,責令她寫悔過書。香港官員無能遠近馳名,亦不至於會公然這樣。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常識的誤解

  1. The problem is, maybe he didn’t think it was an excuse, he thought it was the answer, a lecture we all have to lear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