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說鹿鼎記

韋小寶平步青雲,由一個市井小流氓至封公封侯,相信大部份人都會覺得,這全因為他「拍得個好碼頭」,甚至是「拍得幾個好碼頭」。要是自己的話,便千萬不要會如韋小寶般不求進取,白白浪費了天賜良機,自己必得好好利用這一切機遇,幹一番功業。

可是,正正就是因為韋小寶心裡從沒有半點野心,他才能一直官運亨隆。而事實上,所有功名都是別人加在他身上的,很多時候還是強加的,韋小寶自己從來沒有追求過。

從第一天開始,韋小寶便是如此。

他入宮是海大富捉他進去的,認識小玄子是巧合,擒拿鼇拜一半是幫朋友,一半是少年心性貪玩而矣。後來皇太后賞他一個六品的品級,升為首領太監。海大富用了十三年才爬到的品級,韋小寶心裡的反應卻是:「辣塊媽媽的六品七品,就是給我做一品太監,老子也不做。」

抄鼇拜家分了四十五萬兩銀子,是索額圖的主意,能把這天文數字的財富推丟的,恐怕就是聖人也不是每個都做得到。

常人如果機緣巧合進了皇宮識了皇帝,是打死都不會走的了。韋小寶卻不同,他那時心想:「在皇宮中老是假裝太監,向小玄子磕頭,也氣悶得很。鼇拜已經拿了,小玄子也沒什麼要我幫忙了。明日我就溜出宮去,再也不回來啦。」他求的是自由自在,留在皇官只為幫朋支捱義氣罷。

他後來以為被拆穿了假扮小桂子的身份,趕著要逃的時候,便自我開解的想:「『西洋鏡已經拆穿,老烏龜既知我是冒牌貨,宮中是不能再住了。只可惜四十五萬兩銀子變成了一場空歡喜。他奶奶的,一個人哪有這樣好遠氣,橫財一發便是四十五萬兩?總而言之,老子有過四十五萬兩銀子的身家,只不過老子手段闊綽,一晚之間就花了個精光。你說夠厲害了罷?』肚裏吹牛,不禁得意起來。」可能是有點阿Q精神,但如此放得下的人相信沒有幾多個。

天地會當香主,神龍教做白龍使,在羅剎國被封為管韃靼地方的伯爵,都不是他刻意爭取的。但如說他只是萬分幸運,對韋小寶便有欠公道了。他的官固然愈做愈大,當香主也沒有給人「雞蛋裡挑骨頭」,「做一天便廢了」,陳近南死了後,眾人更有意推他做總舵主,做皇帝。幸運最多只能帶來名利,卻不能為你把它留住。

韋小寶雖是個在妓院長大的小孩子,但說到視名利錢財如浮雲,很多人都不比他。

後期他夾在康熙與天地會中間難做人,更增去意。他把心一橫,終於決定做自己一直最想做的事:「『老子不幹了!一不做官,二不造反,那麼老子去幹什麼?』想來想去,還是上回去揚州最開心。」

而他最終亦如願,接了母親一家人同去雲南,「自此隱姓埋名,在大理城過那逍遙自在的日子。」

只有他自己不知,也不理,原來在不知不覺間,他已幹了多少大事。

鹿鼎記

又說鹿鼎記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三說鹿鼎記

  1. Pingback: 又說鹿鼎記 | 椅背上的塗鴉

  2. Pingback: 鹿鼎記 | 椅背上的塗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