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

鹿鼎記是金庸十五部長短篇小說中的最後一部,於1972年完成。它打破武俠小說的傳統,不再以英雄豪杰作主角。書中的韋小寶,非但不會武功,更是一個不學無術,滿口粗話的市井無賴。

小說發表初期,讀者還以為韋小寶是另一個楊過,經過苦難後,終能成為武學宗師民族英雄。可惜故事發展到中段,韋小寶除了官職高了之外,仍然還是那個滿嘴「辣塊媽媽」的無賴。事實上,整部鹿鼎記中連對武功的著墨也不多不深,實在一點也不像一般的武俠小說。

讀者開始覺得不妙,有好些甚至認為鹿鼎記並不是金庸自己寫,而是有人代筆的。金庸曾對這回應說:「很感謝讀者們對我的寵愛和縱容,當他們不喜歡我某一部作品或某一個段落時,就斷定:『這是別人代寫的。』將好評保留給我自己,將不滿推給某一位心目中的『代筆人』。 」

後來人們開始用另一個角度去評讀鹿鼎記,大眾也開始接受、以至推崇這部作品。倪匡更稱之為「古今中外第一好小說」,據之所改篇電視電影漫畫無數。

近日內地電視又重拍鹿鼎記了,偶爾看過幾集,總覺得滿不是味兒。書中的韋小寶乃是小滑頭一個,雖無賴,卻不奸,對朋友還算有義,對主子總算有忠,有好處不會獨佔,有選擇不會害人。當然不是俠仕,郤也不是壞人。例如小說初期韋小寶遇到欽犯茅十八時,書中有這樣的一段描述:

韋小寶道:「揚州城裏貼滿了榜文,說是捉拿江洋大盜茅十八,又是什麼格殺不論,只要有人殺了你,賞銀二千兩,倘若有人通風報信,因而捉到你,那就少賞些,賞銀一千兩。昨天我還在茶館聽大家談論,說道你這樣大的本事,要捉住的,殺了你,那是不用想了,最好是知道你的下落,向官府通風報信,領得一千兩銀子的賞格,倒是一注橫財。」
茅十八側著頭看作他,嘿的一聲。
韋小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我如得了這一千兩賞銀,我和媽娘兒倆可有的化了,雞鴨魚肉,賭錢玩樂,幾年也化不光。」見茅十八乃是側著頭瞧自己,臉上神氣頗有些古怪,韋小寶怒道:「你心裏在想什麼?你猜我會去通風報信,領這賞銀?」
茅十八道:「是啊,白花花的銀子,誰又不愛?」
韋小寶怒罵:「操你奶奶,還講什麼江湖義氣?」
茅十八道:「那也只好由你。」
韋小寶道:「你既信我不過,為什麼說了真名字出來?你頭上臉上纏了這許多布條,和榜文上的圖形全然不同了。你不說你是茅十八,誰又認得你?」
茅十八道:「你說咱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倘若連自己的姓名身份也瞞了你,那還算什麼他媽巴羔子的好朋友?」
韋小寶大喜,說道:「對極!就算有一萬兩,十萬兩銀子的賞金,老子也決不會去通風報信。」心中卻想:「倘若真有一萬兩,十萬兩銀子的賞格,出賣朋友的事要不要做?」頗有點打不定主意。

韋小寶雖顯然不是聖人,但他跟茅十入素不相識,自己亦是窮人一個,一千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他郤選擇跟欽犯共同進退,這又能有多奸了?反而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每個人心中都有把尺,十萬兩出賣一個萍水相逢的人,自然會打不定主意。其實他還要考慮一下,已經比絕大部分人要高貴得多。

可是這戲中的韋小寶,分明就一副小奸雄的樣子,一點也不討好。數天前看到「床上捉欽犯」的一場戲,新劇裡的韋小寶,只見其淫賤,一副得勢大老爺的討厭面目,完全沒有原著中的胡鬧可笑,樂而不淫的感覺。不知是否先入為主,還是覺得當年梁朝偉做得較有原著味道。

其他例子數不勝數,只看過這新劇的,實在應該找原著來讀一讀,為韋小寶平反平反。

又說鹿鼎記

三說鹿鼎記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鹿鼎記

  1. Pingback: 三說鹿鼎記 | 椅背上的塗鴉

  2. Pingback: 又說鹿鼎記 | 椅背上的塗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