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援助

近日梁美芬建議政府應全面檢討法援制度,包括把資產上限提高至 100 萬元,並增加法援署職能,讓法援署可向市民提供法律意見。

法律程序所費不菲,要正義得到更好的申張,便有必要對低收入人士作出支助。在 1949 年英國通過了法律援助條例,並設立法律援助署,香港的法援署則到 1970 年才成立。初期成效顯著,頗受市民歡迎。

中產人士一向都是交稅多福利少的一群,法律援助只是其中一個例子。現時申請法援的,申請人每年可動用資產上限為 167,500 元,亦即是可稱得上為中產的,若遇上有法律糾紛時便只好自掏腰包了。可惜訟費高昂,動輒數以十萬計,一般人都只好望門輕嘆,暗恨自己怎不貧窮一些,或富有一點。以前有人說「法律面前,窮人含撚」,其實一直在含撚的都是中產。

那假若如梁美芬所建議,將資產上限提高至 100 萬元,是否可解決問題呢。

其實法援那條線應放在那裡,是一個老問題。隨著法援用者日多,有關支出亦以倍數上升。香港的情況比英國好得多,每年的支出保持在四億元左右,只是英國的一成。而這些支出,當然其實也就是稅收。

將資產上限增加,當然會讓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受惠,更可包括那些窮中產,但同時也意味著有關支出會大幅提升。再說,這又會否對擁有110萬資產的人不公?

線,放在那裡都有問題,但總得找個落墨點。

50萬、90萬、100萬、110萬、120萬……天曉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