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變,人也在變。只是有些人想慢慢的變,有些想不知不覺地變,亦有些要求快點改變。這當中也有較溫和的或激進的。

不久之前,當大部分人都認為希拉莉將會是美國下任總統的時候,奧巴馬靜靜的走出來,一句 “We can change”; 為他帶來提名初選十一連勝,如果今天在德州和俄亥俄州還能保持勝利的話,他可能便是美國第一個黑人總統了。美國人民用選票去求變。

與此同時,在彼岸的俄羅斯,普京用欽指的方式去選定接班人梅德韋杰夫。就像中國一向以來的傳統一樣,不是沒有求變的反對聲,只是聲音不太大,遠在香港自是沒有什麼感覺了。

早前科索沃宣佈獨立,血流成河,又是另一種改變方式,我們可以說這是激進嗎?或者有人會說,幹甚麼獨立,不搞獨立不是便不用死那麼多人嗎?

昨天一些美國環保人仕放火燒了某富豪的大舍,又激進得過了頭。當然在他們心中或認為,非常時間必須用非常手段以喚醒人心。

年前韓農來港示威抗議世貿,港人當戲般看。但對在立法會持反對意見的人,便被打做為搞事者,上街遊行的便成了激進派。他們,跟激進可還差了那八萬里路。

以前天主教迫害任何「異教徒」,今天中東地區戰爭還是因為宗教的問題。香港有宗教信仰的人自然溫和得多,他們也想改變別人,也會認為其他人的神是邪靈,卻也不會去傷害別教的信徒。教徒希望別人信他的主,原意當然不是害人,結果不同,是人們對其信仰執著程度的分別。一方會覺得你對神不忠,你又會覺得他們曲解神的意旨。

不論采取那一種方式,總還是有人會看不過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